沈泽庭安锦凉小说目录_爱在心口难开by梦里寻花全文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沈泽庭安锦凉小说目录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由作者梦里寻花创作,主要讲述沈泽庭、安锦凉的都市爱情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更新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爱在心口难开》在线阅读<<<<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

苏子安望着她白皙而又修长的脖颈,摇了摇头,眼中透出温柔,溺宠地说道:“本来是很累,可是一看到你,我就浑身充满了力气。”

安锦凉才不和他贫嘴,打开了门,道:“既然想进来,那就先进来喝一杯咖啡吧!”

苏子安脸上立即露出喜悦之意,闪身走了进去。

正在为他煮咖啡的安锦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刚听了几句后,脸色就大变。

苏子安见状,不由地担心起来,并走上前去,等安锦凉挂断了电话之后,这才开口询问说:“锦凉,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锦凉的脸色苍白,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任由苏子安在一旁喊了她好几声,这才回过神儿来。

“子安,我父亲,他的死已经有线索了!”安锦凉喃喃地说道。

苏子安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坐在沙发上。一摸她的手,却发现冰凉的吓人,就连嘴唇也是苍白的。

“锦凉,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来……”苏子安用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

安锦凉眼中含着泪水,浑身隐隐有些颤抖,她突然抬起头,一脸茫然地望着苏子安,道:“子安,私家侦探说,马上会送过来一些资料!”

苏子安点了点头,安慰她道:“不要怕,我会陪着你的。不论是谁杀害你父亲,我都会帮你找到凶手的!”

安锦凉心中一暖,点了点头。

过了大约二十几分钟,门外响起了门铃声,安锦凉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她的双腿有些酸软,一下子没站起来,又跌坐在了沙发上。

幸好苏子安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见她这个状态,的确不适合去开门。

门外的私家侦探带着鸭舌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当苏子安打开门的时候,他朝他递出一个档案袋,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连头也没抬,就这样转身走了。

苏子安打开了档案袋,里边不仅有照片,还有一些路口的监控磁带,以及一些别的资料。安锦凉二人仔细查看完了以后,不由地大吃一惊。

私家侦探给的资料尽管并不全面,但却很详细。安智的死,似乎跟夏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夜已经深了,可是安锦凉和苏子安二人却没有丝毫的困意。

司机已经回去,苏子安穿着白色的衬衣,坐在驾驶座上,副驾驶上的安锦凉一言不发,可是她一脸阴沉,就已经表明了现在的心情。

苏子安知道,以安锦凉的性格,他一定会找夏季问个清楚,否则的话,父亲的死在她的心中是很难释怀的。

夏季已经重新又买了一处别墅,早早睡下。

可半夜却被门铃声给惊醒,她睡眼惺忪地打开电脑,门口的摄像头,将安锦凉和苏子安二人拍摄的清清楚楚。

起初,夏季还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等她揉了揉眼睛之后,安锦凉正怒视着摄像头,并开口道:“夏季,我知道你在里面。若是你再不开门,就别怪我无情了!”

夏季不明所以,心道:五千万的违约金已经支付,就连静雯那小丫头的赔偿金也付清了。为什么安锦凉会深夜找到自己,莫非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无奈之下,夏季只好开了门,但她立即走了出来,并迅速关上大门。望着安锦凉不耐烦地问道:“安锦凉,你这又是怎么了?上次的事情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怎么又来找我?不会是现在才反悔,觉得五千万太少了,就向在多要一些吗?哼,真看不出来,你现在竟然是这么嗜钱如命的女人!”

安锦凉并未理会她这番话,而是直接拿出照片,直接甩到了夏季的面前,严肃地质问说:“夏季,我父亲离世的当天,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夏季斜眼一看,顿时愣住了。身体作势欲要后退,却被苏子安拦下了。

“怎么?你是怕了?想要躲开?”安锦凉冷笑着问道。

夏季的眼睛不敢直视她,只得咬牙道:“哼,我才没有,你觉得现在这里说这些好吗?”

当二人进了门以后,夏季趁着二人不注意的时候,立即向沈泽庭偷偷发了一个信息。

在通往郊区的马路上,沈泽庭紧紧地抓着方向盘,心中很是焦急。他和王秘书刚回到自己沈宅的院子里,就接到了夏季发来的信息。

“安锦凉在我这里,逼问安智的死因,速来!”

一边不停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一边踩着油门,开了最大的码速。终于,沈泽庭在十五分钟之后,赶到了夏季的家中。

正坐在沙发上谈话的三人,听到门铃,皆是一愣。当然,最为开心的人莫过于夏季了。只要沈泽庭来了就好,她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抛给他,让他自己跟夏季解释,也撇清楚了自己的嫌疑。

夏季对安锦凉妩媚一笑,并道:“你们现在这里坐着,我去开门。”

安锦凉的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当她看到沈泽庭走进来的时候,顿时怒从心起,霍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沈泽庭先是焦急地望了一眼安锦凉,当看到她身边的苏子安时,眼眸的深意有些异样。紧接着又用眼神询问夏季,意思是,有没有告诉她实情。

夏季微微摇摇头,立即挽上沈泽庭的胳膊,用嗲里嗲气的语气,娇嗔道:“泽庭,都这么晚了,你还来我这里。我不是说过了,若是太晚,你就睡在沈宅。不然,这大半夜的,开车来这里,人家很担心呢!”

安锦凉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狠狠地瞪着沈泽庭,隐忍着心中的怒火。

苏子安似乎看出两人只见的异样,于是便也站起来,拉住了安锦凉的手,安慰她。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沈泽庭明知故问道。

苏子安冷笑着道:“呵!沈总接到消息来的可真快啊!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十天以前,你不是还在媒体面前,向众人宣布,自己和这位夏小姐并没有一点的关系吗?呵呵呵……原来你那天说的一切,不过是做戏给我看罢了!”

被人戳到痛处,夏季有些恼怒地瞪了苏子安一眼。

可是苏子安连她也不看她一眼,又道:“若是沈总真的是护着这位夏小姐,那肯定是知道锦凉父亲死的原因了。既然来都来了,那不妨也坐下来说一说,也好叫我们众人都明白!”

沈泽庭一脸疑惑,回望着苏子安,肃声问道:“父亲的死,我早已经告诉过锦凉。为何现在又要来问?还有,安智是我和锦凉的父亲,他的离世我们都很难过。可是再难过,也不应该,更不会允许一个外人来插手。请问,你又为何会在这里?”

苏子安闻言,刚要开口,却被安锦凉抢了先去,道:“子安是我的挚友,我早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兄长。也是我允许他来这里的,我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而你——沈泽庭,不过是父亲收养的一个外子罢了。若是论起身份,似乎是你更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沈泽庭听了这话以后,脸上显出一丝怒意。方才安锦凉说什么?她早已经把苏子安当成了自己的兄长一般,是不是……是不是也像当初她对自己那样的感情呢?

得到安锦凉的肯定,苏子安脸上的笑意更深,他顺势将安锦凉揽入怀中,微微抬起下巴,向宣示占有权一样,高傲地望着沈泽庭,开口说道:“怎么,你百般推辞,究竟是真的不愿意我和锦凉知道,还是当年锦凉父亲的离世另有隐情?还有,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我们已经查到和锦凉父亲的死又莫大的关系。沈泽庭,啧啧……你方才说,安智是你的父亲,可是你现在和你的杀父仇人在一起,难道不觉得肮脏吗?也或者是,这件事情你也脱不了干系!”

沈泽庭眉眼间的冷气已经达到了冰点,怒道:“你住口!现在还轮不到你来问我!”

安锦凉对沈泽庭早已经是失望透顶,于是便道:“这些不仅是子安想要知道的,更是我必须知道的!”

“锦凉!”沈泽庭有些失神地道。

听到他这样叫自己,安锦凉的心中有一丝厌恶,于是便嫌恶地道:“住口,不要叫我的名字。这样,我只会觉得恶心!”

沈泽庭松推开了夏季的手,并一步一步朝着安锦凉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锦凉,你为什么就不明白?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查这件事情吗?若是……你真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跟我走!”

他这话一出口,余下的三人都愣住了。

在他进门的那一刻起,安锦凉就已经在心中笃定他是不会告诉自己的。不曾想,他竟然主动开口,要向自己说明真相。

一旁的夏季和苏子安心中都很是不安,夏季心道:方才沈泽庭推开自己的那一刻,令她很是不爽。这三年来,只要一提到安锦凉,他的眼中无一不是柔情。

再看看他对自己的态度,着实令人心凉,就在那一瞬间,夏季突然在心中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眼看着沈泽庭就来到了安锦凉的面前,苏子安立即挡住了他,并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沈泽庭一言不发,只是用力地一把将苏子安推向了一遍。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