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小说凉凉_入瓮小说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小说叫做入瓮

梁渊把我扔进驾驶室,让我自己开车过去。

我头皮一直麻着,手忙脚乱开始操作。

夜深路黑,好不容易开车到纹身店,尚未打烊。

梁渊拖着我进去,纹身店的小伙都被他吓得不敢动了。

我第一眼看过去觉得那小伙眼熟,再看第二眼,汗毛立刻竖起了。

“认识?”梁渊把我推到柜台前面。

小伙已经缓过神来,点头哈腰给梁渊递烟。

我脚底发凉,这不是陆擎苍身边的那个绿毛?

“认得认得,前几天她照顾过我生意。”

他话刚说完,梁渊拿起桌上调整器械的扳手捅到他腰上,死死抵着。

我再次确认,他就是绿毛。

虽然今天他头发是黑色,但我还是认出他来了。

“陆擎苍是你什么人?”

绿毛往我身上看了一眼,双手举高,一副投降的样子:“我哪知道什么陆什么?什么苍?我只认识姓苍的,是个女的,拍电影的,在我电脑里,老……老板你要吗?”

让张婕给我联系个纹身师,结果联系到这货,真特么的点儿背!

“不说实话?那你给她纹的东西,在哪儿见过?”梁渊用力把扳手往外送,绿毛痛苦地抓着扳手,五官皱在一起,牙都咬错位了。

“我……我也忘了哪儿看到的。”绿毛人瘦,被梁渊制得死死的,“我这儿……我这儿打的是原创设计招牌,你别说我是抄的,别砸我牌子!”

梁渊生性多疑,并不是三两句话可以糊弄过去的,他拉着脸,不寒而栗。

我扯了扯他的衣角:“二爷,是真的不知道这子弹有什么含义,现在网络上到处都是子弹图,我让他设计,结果他直接找现成的……真是……”

我也没说完话,梁渊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我替他拿出按下接听键,他直接眼神示意我开了扩音器。

是金牙急吼吼的声音:“二爷,陆擎苍让人把我们山洞里的货烧了,那王八犊子!”

梁渊把手上的扳手往地上一扔,夺下手机就走。

“二爷,我……”

我小跑两步想跟上去,可他停脚半秒:“自己走回去,反思!”

梁渊开着车赶去金牙那边了,我拍了拍脸,瞪着绿毛。

“你怎么在这儿?”

“苍祖安排的。”

苍祖?

擎苍祖宗?

我翻了个白眼:“麻烦你转告他,以后别老‘意外惊吓’这么多,会死人的,放我胆儿小!”

“是么?”

我闻声转头,一侧房门撩起,陆擎苍堂而皇之出现在我眼前。

刚才金牙不是说他去烧山洞了?

绿毛见他出来,把头发一抓,黑色头套落下,又是一头绿毛。

我领教过陆擎苍的可怕,不想跟他以卵击石地周旋。

可他先我一步走到前面,把我手腕抓着将我拉出去。

店铺一侧有条小巷,陆擎苍抓着我腰一捞,将我提起来。

“腿分开。”

“……”

“分!”

我老实听从安排分开腿,被他抱上机车。

紧跟着他跨坐到我后面,撩开我耳后的头发,在我脖子上狠咬一口:“带你看戏。”

一番风驰电掣,颠簸忐忑。

刚到山脚下,就看到半山腰熊熊火光。

“到了。”他单手扶着车前,另一只搂到我腰上,在我小腹前抚摸。

我一眼看到山腰上的梁渊,他在高处,雄姿英发。

“别玩了,陆擎苍,到了就上去,别浪费时间在折腾我身上。”

陆擎苍的手收紧,嘴凑到我耳畔:“硬了,上不去。”

“混蛋!”

我手肘往后猛戳,而后迅速下车。

再回头,陆擎苍目光狡黠,看着我笑。

他问我,如果今晚他弄死梁渊,我跟不跟他。

我一愣,眼睛立马就酸了,本能反应。

从前我没想过我会有金主,会有依傍。

现在我没想过依傍别人,只想梁渊。

我说:“谁死还不一定!”

即便上一刻梁渊还扔下我让我自己回去反省,但现在我还是选择护短。

谁让我没见过世面,没见过男人,只惦记梁渊。

陆擎苍轻蔑冷嗤,下了机车一步步往山腰去。

山腰并不高,不到一会儿他已经赤手空拳站在梁渊他们面前。

金牙一见他就恨不得冲过去将他碎尸万段,口口声声骂他叛徒。

我才是背叛梁渊的叛徒,除了隐匿在黑暗中不被他们发现之外,别无选择。

“前几天让你们喘了口气,现在倒以为自己是胖子了?”陆擎苍的人之前在山洞口跟梁渊他们对峙,现在陆擎苍一到,全都站到了他身后,“帮里规矩,谁打开盒子拿到里面的东西,谁就有话语权,怎么,现在你们不下跪磕头,还要扑过来搞我,到底谁是叛徒?”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