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凉凉梁渊陆擎苍_入瓮凉凉梁渊陆擎苍小说

admin 2018-09-16 阅读


入瓮

月黑风高,没有星辰。

他们手里的光,就是所有光源。

“你什么意思,想怎样?”

陆擎苍身边的小喽啰道:“苍祖烧了你们的东西,只是想告诉你们,从现在起,白鹤堂重振,他是老大!”

现在山脚下就我和一辆机车,孤零零地在黑暗中。

我猫着腰往上面走,山路难行,我借着他们的火光步步往上。

“这批货是二爷从南边边境搞来的好货,被你一把火烧了,今天你不留下点东西,怕走不了了!”

金牙把手上的火源往陆擎苍身上一扔,跟着人就冲过去。

我半蹲在一颗树后面,金牙一扔火源,一股热气从我眼前过去。

陆擎苍身侧的一个小喽啰拦住金牙,一拳闷在他脸上。

金牙气急,张嘴咬了小喽啰的耳朵。

陆擎苍的脸被火源映红,他从金牙手里夺过刀子,刀柄一推,金牙惨叫一声,金灿灿的牙,掉了。

我差点惊呼出声,急忙捂住嘴。

“我X你大爷的,陆擎苍,老子的……”

金牙还没说完,陆擎苍没听他瞎叫,推开他走到梁渊面前。

两人身高相近,梁渊看起来更像个野路子的生意人,而陆擎苍就完完全全是从黑暗中来的,神秘,至痞,放浪形骸。

谁都没想到,眨眼间,梁渊的胳膊被陆擎苍划了到血口子。

梁渊也反应极快,从身后的人的腰间拔枪抵在陆擎苍小腹。

“啧……”陆擎苍手指夹着刀,举高双手,“梁渊,你的身手比从前慢了,女人玩儿多了,亏了?”

梁渊微眯眼睛:“狂什么?现在持枪的是我。”

陆擎苍和梁渊的人同时把两人围在中间,谁都不退让半寸。

之后陆擎苍迅速一扎,同时一脚踹在梁渊身上。

砰……

一声闷响。

梁渊的小臂上还扎着刀,刀尖全在里面。

金牙几人不敢拔刀出来,也顾不得再折腾陆擎苍,哄着梁渊下山。

陆擎苍身后的小喽啰全追了下去。

这一仗,陆擎苍还是没让梁渊占了便宜解了心恨。

我后背层层汗水,腿软地单手撑着树干喘息。

“还不出来?”陆擎苍靠在山崖边上。

我后背一僵,他在叫我?

“让我过来抱你?”

我喘匀气息,绕了出去。

这儿刚才一场“大战”,又烧了东西,浓烟未散,呛鼻得很。

陆擎苍不等我走近就将我跟他调了位置,把我抵在洞口的墙壁上,抓着我一只手就往他小腹上按。

“苍祖……”刚才跟他一块儿的小喽啰向胆战心惊,“您……您要不要下山去看看伤?”

“死不了!”

最后小喽啰走了。

“你有病?把他打发走了,我怎么把你弄下去?”我又气又怕,还担心梁渊的安危。

可陆擎苍又点了把火,借着火光,他捡了铁丝掰弯,然后靠坐在墙边地上。

“你来,把子弹弄出来。”

“用这个?”

“不然用手?”

“……”

我把铁丝在火上烧了会儿,又等它冷却一半,愣是把他腰上的子弹勾出来了。

伤口一直流血,流到我都心疼,没忍住用手去捂。

陆擎苍满头是汗,却没吭一声,抓着我的手:“把衣服脱了。”

“啊?”

他眼眸下垂,话也不说,单手扯开我的外套,另一只手抓着我,拽着把我内搭拉下,我下意识护着胸口。

出门前,我和梁渊正在床上,出门时根本没顾上穿内衣,就一件内搭一个外套。

上身完全没有遮掩地暴露在陆擎苍面前。

他也一滞,随后嘴角上挑着用低到几乎是唇语在说:“好大……还挺……”

我气急,捡起地上的外套披在身上,夺过他手中的内搭,撕碎缠在他伤口上,用力勒了下。

疼得他闷哼一声,但嘴角仍是上扬。

“好了,你还是早点下山,子弹虽然取出来了,但伤口要清洁要消毒,不然……嗯……”

他把我脖子勾到他面前,直接吻住。

我战栗两秒,大脑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梁渊几乎不会吻我,除非我们做到忘情的时候,他只把我当泄欲工具。

“走不了了。”陆擎苍把我的手往他小腹下面挪,一点点,直到按在……

“今晚不弄出来,就不走了。”

“你身上都有窟窿了,能动?”我真服了他命都不要也还想着这事儿的精神,“保命要紧,OK?”

他指腹在我手背上来回抚动:“用手,你的手。”

“如果我不呢!”

陆擎苍把我按在他怀里,侧着头,玩弄我的耳垂,耳垂在他唇齿间晃,我的心也跟着荡。

“你怎么拒绝?”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