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小说by后妈_入瓮后妈小说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后妈原创小说入瓮

陆擎苍边说边用手顺力带着我,速度不快,温度很高。

我从未体验过除了梁渊以外的男人,梁渊的我相对熟悉,知道怎么逗弄会让他舒服。

可陆擎苍……

想快点帮他折腾出来,解放我的手,可他逗弄着我的耳垂,让我本能地去迎合,撒不了手。

“手这么生,我会怀疑你是个雏。”陆擎苍吻得我心尖都在颤,他埋着头,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是真的太会玩弄。

唇齿舌而已,灵活自如。

好不容易,我手都快废了,他终于闷哼一声,埋头在我身前,一口咬住我,释放得干干净净。

待气息匀净,他抬头双眼些微迷离地看着我。

“把你的手剁了送我。”他表情认真,不像是戏语。

要不是他受伤,恐怕就不是玩儿我手这么简单。

“那你剁了拿走就是,反正也脏了。”我伸手想把手上的东西蹭在他身上。

谁知他眉目一拧:“你敢蹭,就让你吃了。”

我怂,这句话就把我唬住了。

我们对视了好一会儿,这男人长得就邪性极了,也难怪,他可以从梁渊手上翘了钥匙和盒子,成为什么白鹤堂老大。

深知,一场属于他们的暴风雨就要来了,但我没想到,我一个局外人也会卷入其中。

***

之后绿毛开车来接我们下山的。

我让他们把我送回纹身店,而后自己走路回去。

也不知梁渊在不在我那儿,他会不会发现我不在家……

到家已经很晚了,屋内漆黑一片,我松了口气,梁渊不在。

可我隐隐听到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奇了怪了,这房子虽是梁渊的,但我也住这么久了,他这人讲究,选的这房子绝对不会有什么阴骘的事。

晃了晃头,那声音还在,却判断不出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

顾不上它,上楼洗澡倒头就睡,折腾一宿,天快亮了。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第三天,乃至第四天晚上,一到十一二点,屋内就开始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一开始不怕,但久了,心里开始发毛。

白天在学校还好,傍晚回来吃过饭就开始犯怵。

第七天晚上,我实在被缠得不行,试着给梁渊打电话。

打了两遍,他才接。

我瘫在沙发上,听到他呼吸就清楚地意识到他在女人床上。

脑子里明瞬间出现一张人脸。

该死的,被我折了十根手指头都还不消停!

“二爷,你让我在家反省,都反省好几天了,凉凉知道错了,我已经约了纹身师傅,回头就把它清理干净,二爷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压低声音,用悄悄话的音量讲,“想你了……”

第二天晚上,我洗澡的时候便听到有人上楼了。

快速将身上的泡沫冲开,听他走近,在他推门的后一秒,我把浴巾遮到身上。

“二……二爷!”

梁渊走进来,身上仅有一件衬衣,眉宇间煞气满满,令人震慑。

我下意识朝他胳膊和小臂看了眼,看样子伤好得差不多了,宝儿虽然人蠢,但照顾人的本事还不赖。

“遮什么!”

梁渊把我本来就没裹紧的浴巾一扯,我整具身体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

毫无征兆地,梁渊把我拖出去,从床头柜下面那格取出静电胶带往我身上一圈一圈缠。

我傻愣的瞬间,他已经将我手反缠住,跟脚缠在一起,被他扔到床上趴着。

此时此刻,我无比庆幸自己学过舞蹈,身体柔韧性还不错,各种扭曲拉扯。

梁渊一言不发,扯开皮带,手一扬……

啪地一声,甩在我身上。

我“啊”一声大叫,眼泪直线落到床单上,身体止不住抖。

“抖什么?不是打电话说想我么?”

他说完,手里的皮带又一下甩在我身上,皮开肉绽地痛,直往心里钻。

我痛得往一边倾倒,可皮带的一端立马甩在我肩膀上:“趴好!”

“二爷……”

梁渊倾身捉住我下巴:“发浪的是你,求饶的也是你……”

我只不是过想让他回来听听那女人的哭声,该死的今晚她知道梁渊来我这儿,就不作妖了。

我四肢动弹不得,咬着牙边掉眼泪边笑。

“凉凉知道二爷疼我。”我趴好,“二爷要是不开心,想怎么样我都……都愿意。”

如果我没有咬紧牙,恐怕说话都在发抖。

这种无助感,反抗不了的绝望……

梁渊手上的皮带绕过我脖子,用力往后。

我脖子猛地后仰,他跨在我身上,跟骑马无两样。

梁渊力气很大,他几乎没留余力地在折腾我。

脖子上的皮带差点令我窒息,他就留了口能勉强喘几口的余地给我。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