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梁渊陆擎苍是哪部小说_凉凉梁渊陆擎苍是什么小说

admin 2018-09-16 阅读


凉凉梁渊陆擎苍是哪部小说,凉凉梁渊陆擎苍小说入瓮

“啪”一声,他手拍在我屁股上,脖子被勒着,连叫喊都出不了声儿。

“抬高!”

我压下腰,抬高臀部,不敢有半分松懈。

这晚没有女人哭声,只有我战栗的喊叫。

好不容易梁渊玩儿累了,总算是放过我。

我手脚还被胶带束缚着,头压在他肩上。

空气里尚有暧昧的味道,我身上被皮带抽过的地方胀痛不止。

“好了,别一副委屈的样子!”梁渊把我身上的胶带扯开,放过我的手脚,让我去洗澡。

我看到他小臂上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看得出来,很深一道口子。

“二爷,受伤了?”我试探地摸在他伤口上,凑过去用嘴舔了舔,“是不是那天,你把我扔在纹身店,然后……”

“陆擎苍弄的!”梁渊声音都冷下几度。

我知道再问下去就得出事了,老实下床洗澡。

***

终究我还是没去把纹身给洗了,一来是不想折腾,脚底本来就有伤口,不好看,洗了纹身就露出伤口了。二来也是因为梁渊没再提过。

他,选择相信我。

不过上次陆擎苍烧了他的货,现在他胳膊上的伤好了,总该讨回点东西。

那天金牙找他找到我这儿来了,他被敲掉的金牙也装了新的回去。

客厅里,我给他们倒了茶,在一旁候着。

“二爷,也让你休息了几天,现在你伤好了,就别怪我着急!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白鹤堂重振了,而且老大还是他陆擎苍,丢脸!”

金牙这人粗俗无比,连喝口茶都要先吐痰。

梁渊把表扣在手上:“他想烧我的货,断我的财路,那就再让他断一次。”

金牙想了半天,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

“三个月前,陈警官要政绩,把我们一批货“借”过去了,你找人跟他说一声,让他“还”来用用。”梁渊左手捏着茶杯,右手把我搂到他腿上坐着,“我们的货烧了就烧了,但要抢警局的,够他陆擎苍吃!”

金牙一拍大腿:“你是说,陆擎苍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警察的货截了,让他直接和警局人干?我们坐看他们斗?”

我知道梁渊做事有的是手段,但跟我一个床上睡着的人,我竟然还是只了解他一星半点,想来也心里发怵,恐惧在骨子里渗透出来。

“万一他不上当怎么办?”金牙又啐了口痰在垃圾桶里。

“他现在人手不多,家伙也不多,我们那批货是用来孝敬陈警官的,都是好货,为了笼络人心,陆擎苍就算冒险,也会把它们搞到手,分给底下的人。”

是枪?

我没敢胡思乱想,这已经超出了我能接受的范围。

***

梁渊是和金牙一块儿走的,他走的这晚没回来,我又听到女人的哭喊声。

声音凄厉,毛骨悚然。

实在待不下去,我又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想听说声音到底是从哪儿传过来的。

但实在太特么难了,这种音量,这种声音的内容,就特么是3D环绕的一样,找不到生源,奇怪得很。

连家政的清洁阿姨都来过两三次了,并没有跟我说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东西。

哭声还在继续,我拎起一件单薄的外套套在身上,楼上突然有东西掉在地板上发出声响。抬头的瞬间,突然脑子灵光一现,这房子是中间儿楼层,复式。

楼上楼下的人都不认识,甚至不知道有没有人住。

匆忙跑到楼上,贴着耳朵在门上,果然能听到里面奇奇怪怪的声音,就是从这儿传过来的!

立马砸了几下门,里面没反应,我直接开嗓:“开门!”

好久没得到回应,我踹了几脚,不开就一直踹,终究还是让里面的人开了门。

是个中年妇女,穿着睡衣,没什么特别,看到我的时候目光有些躲闪。

我打量她几眼,没废话,直接进去。

“你……你……你做什么?深更半夜私闯民宅?”那中年妇女膀大腰圆,一看就是个放纵自己胃的主儿。

这屋子东西又杂又乱,我走到茶几前,拿起一个空杯子砸在女人脚边。

“你说吧,这些天在折腾什么?如果你主动认了,我饶了你,毕竟你不是主谋,但你死不承认到底作什么妖,信不信我碎的就不是这杯子,是你这人!”

胖女人虽然胖,但长得剽悍也没用,被我一吓唬,刚才指责我私闯民宅的那点力就“软”下去了。

“说不说?”我上前两步,捡起一块地上的玻璃渣子,一只手抓着胖女人胳膊,玻璃渣子就抵在她短粗的脖子上,“机会就一次,要死要活?”

我一只脚踩在玻璃渣子上,咯吱响。

胖女人不敢动,只眼珠向下努力往自己的脖子看。

我稍一用力,她脖子破了皮。

胖女人脸上的汗往下滴落:“我……我说我说……”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