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锦全文免费阅读_温婉顾桦章节目录

admin 2018-09-16 阅读


繁花似锦全文免费阅读,温婉顾桦章节目录,也许是我和顾桦的动作太过亲密,姜宇等人见状开始掩面偷笑,我知道他们一定是误会了我和顾桦,但我并不介意,自己已经进入这个圈子,没有资格谈什么误会不误会的

繁花似锦全文免费阅读:

这些事情也很正常。

“说实话,我认识桦哥这么久,还没见过他这幅样子,我都觉得自己在做梦。”姜宇说笑着。

陈欢顺着话茬继续说:“你懂啥,婉婉丫头这么单纯可爱,正是对了桦哥的胃口,对吧?桦哥。”

“嗯,还是你懂桦哥,咱们这艳俗的眼光可是比不上桦哥。”

“那不一样,咱玩的是个痛快,桦哥,那才叫交际,高级。”

“嗯,确实很高级。”

“哈哈哈...”

包间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着,但我并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里,我知道他们也只是开玩笑,况且我已经入了圈子,脸面这东西,是最先需要扔掉的。

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个小姐,即便和顾桦再亲密,也不过逢场作戏,大家哈哈一笑就过去了,他们的想法我不需要在意,只要自己明白自己就行,我就算现在说自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他们也只会当玩笑,谁又会相信。

谁会相信?我偷偷看向顾桦,如果真的有人相信,我觉得一定是顾桦。

“他们开玩笑的,别往心里去,我相信,你和她们不一样。”

顾桦的话犹如冬日里的暖阳,融化着我冰冷的心,一句“我相信”,给了我太多的感动。

且不说我入这行,从前,我作为一个平面模特时所遭受的非议也不少,虽然大家表面和和气气,但我知道他们暗地里都觉得我是出卖身体上位的。

毕竟圈子里最不缺漂亮女孩,我能选上,他们自然会觉得有猫腻。

这是人之常情,所以我从来不去解释,我觉得只要自己守住底线就够了,何必在意他人。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段时间过得很快,姜宇喊人结账。

意外的是,连同服务生一起进来的,还有金玉姐。

金玉姐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便对顾桦热络道:“顾总今天过来我都不知道,下次可要叫我哦。”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顾桦和金玉姐认识。

也对,金玉姐是这个圈子的名人,时常在高档场所出入,与顾桦相识也不稀奇。

顾桦并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古南把金玉姐拽进了怀里,坏笑道:“金玉,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桦哥,有这功夫不如多看看我,我可最得意这样成熟性感的。”

金玉姐见状也不气恼,小声说:“南哥还这么爱开玩笑,人家最喜欢了。”

金玉姐一边说话,一边顺势贴身在古南的身上,一双小手在古南的胸口摸索。

“南哥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人家太爱你了,这次就算了,咱们私下联系哦。”

古南被金玉姐逗得大笑,狠狠亲在金玉姐的脸上说:“你真是个妖精,身体再好的男人也得被你给吸干了。”

两个人一来二去也说的差不多,顾桦也算好了账,临走前他给了我五万块。

“今天很开心,这是你应得的,拿着吧。”

“桦哥,谢了。”我立刻接过了钱,也算是今晚没白干,顾桦如此大方,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顾桦很快离开,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有些出神,等我回过神时,只见金玉姐正绕有兴致的看着我。

“金玉姐,我...”

还没等我说完话,金玉姐便抬手制止了我,她轻笑说:“婉婉,你真是好福气,第一天入行就认识了顾桦这样的大人物。”

我被金玉姐的话弄得糊涂了,我原本还以为她会怪我招惹了吴总和孙总。

“这样也好,吴总和孙总那边我一会去交代,你不用担心,有顾桦这棵大树,身为他的女人,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金玉姐笑得意味深长。

我听了这话,立刻解释说:“金玉姐,你可别笑我了,我真的是走投无路才求助了顾桦,要不是他心好救我,我现在指不定成了什么样子,所以我才陪了他,你别想歪了。”

“别说了,无论如何这也是你的福气。”

“金玉姐,你知道顾桦的身份吗?”

“傻丫头,他是万华集团的董事长。”

“什么?”

我只觉得玄幻,顾桦竟然是万华的董事长,万华那样出名的集团,我当然知道,这一刻,我的心情极为复杂,我跟顾桦之间隔着的是巨大的鸿沟。

后来,金玉姐介绍我认识了狄拉,狄拉是圈中有名的女人,她在圈子里的地位,如同皇后,受人瞩目。

狄拉总会说:“女人提升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通过男人,要踩着男人的肩头才能登上金字塔顶端。”

这话是她在圈里这么多年所总结出来的,我承认狄拉确实有过人之处,比如这么多年来狄拉始终能在各**人身边流连,那些人非官既贵,却都对她唯命是从。

狄拉从来不缺钱,也不缺男人,而能和狄拉在一起的男人都是上流社会的男人,这也变相彰显了狄拉在圈中的地位。

我是在一个舞会上被金玉姐介绍给狄拉的,为的是让我跟着狄拉多学学本事,免得再出现那晚的事。

狄拉对我也很照顾,我们两个总会一起去逛街,也慢慢要好起来。

在这个圈子里有狄拉的照顾,我也没那么难熬,也不算孤独。

而狄拉给我的还不止是照顾,她同样教会了我很多圈内女人所需要的圆滑和嘴甜,我空下来时,就会去做些兼职,拍些平面广告,父亲的医药费我也赚的不少,但却还需要至少三十多万块才够。

狄拉这日约我去咖啡馆,我闲来无事就早早去那里等她,她还是一如往常般,花着精致艳丽的妆容,配上原本就不俗的长相,狄拉很快成为人们眼中的焦点。

她的魅力在于,不止男人会对她动心,甚至有很多女人都投来了关注,狄拉价值不菲的穿着确实为她增分不少,但我相信,她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种世间少有的自信。

也是那种自信,让我每每见她,都觉得她高贵无比,甚至让我忘了她的职业。<

温婉顾桦章节目录:

我的余光落在狄拉身边的十几个奢侈品袋子,她每次都是这样,购物不少于六位数根本不会罢休。

狄拉觉得女人只有对自己好,才能更好的吸引男人,做我们这一行不能和金主产生感情,因此在情感上的缺失,只能在物质上弥补和满足,而挥霍金钱则是最好的方式。

这是狄拉的世界观,我很佩服她的洒脱,因为这是我望尘莫及的,因为即使已经事到如今,我却依然抱有能遇上一个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的公主梦。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个理想主义者。

狄拉刚坐下不久,机灵的服务生却已经把酒水单送到了她的面前,狄拉没有翻看,而是随口道:“和以前一样。”

服务生有礼的收回酒水单,狄拉纤手一抬,指尖闪亮的银行卡透露着她的贵气,她轻飘飘道:“没密码。”

服务生拿着卡去结账,狄拉却饶有兴致的和我说:“婉婉,我真的觉得刷卡的时候感觉超棒,也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觉得踏实和满足。”

我十分能理解狄拉的话,当下这个世道,没什么比自己重要,尤其是我们这样的身份,别人只会贬低我们,如果我们自己再阴郁堕落,一定会迷失在这座繁华的城池里。

狄拉让我对这个行业里的女孩有了更深层的了解,那些样貌不俗的女孩甘愿出卖身体和灵魂去赚钱,也不过是因为这样轻松,她们不能接受一个月拼死拼活却只能赚几千块的日子。

咖啡迟迟没有上来,狄拉有些不耐烦,起身去洗手间补妆。

我无聊的四处闲看,不由得怔愣。

一到熟悉的身影让我停下了流转的目光,只见不远处的角落,顾桦正和一个女人相谈甚欢。

女人,优雅又漂亮的女人。

自从上次一别,我和顾桦就再也没见过,只是我时常会收到顾桦的小礼物,那些大多是姜宇送过来的。

平心而论,能收到那些礼物确实让我很开心,我也始终觉得顾桦是喜欢我的,所以当我看到这一幕,心里不免抽疼。

我就这样看着他们二人,许是我的注视引起了顾桦的注意,他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了,但他的目光并没有过多的停留便转开了,他似乎刻意忽略了我。

我就这样目送着他们离开,我拼命地告诉自己,我和顾桦根本不可能,可我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望向他们。

狄拉回来时,正巧撞见这一幕,她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又看了看顾桦,机敏如她当然能猜到其中的隐情。

“婉婉,你认得顾桦?”狄拉轻松询问。

我问询收回目光,不由得自嘲一笑,嘲笑自己这么容易被看破,也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我简短的把自己和顾桦相识的经过说给狄拉听。

咖啡在我的舌尖散开,苦涩的滋味让我的舌根极其不舒服,但更让人难受的是,那种苦涩好像沁进了我的心里,心里的苦,说不出。

狄拉机敏过人,见我有些低落,立刻问道:“婉婉,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

“不,怎么会。”我义正言辞的回应,唯恐自己丢了气势。

但我却有些心虚,其实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对顾桦的感情,开始我真的只是想报恩,但是顾桦对我的态度却让我越陷越深,最后他甚至开始每每出现在我的梦里。

狄拉许是看出我的口是心非,她轻叹道:“婉婉,姐和你说实话,这个圈子里最忌讳的就是动感情,大家不过是你情我愿的金钱交易,说得难听些,我们...上不了台面。”

“所以,你要明白,再这样继续下去,吃亏的...只能是你。”狄拉语重心长的说着,试图将我拉出歪路。

听了狄拉的话,我的鼻尖更酸,我放下手中再也喝不下的咖啡,细细品味狄拉的一字一句,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就经验而言,十个温婉也比不上一个狄拉,这些都是她的经验之谈。

而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情场高手,这方面,可能我甚至还不如一切大学生有经验。

所以,从前的我就不愿意谈感情,可是现在,顾桦的温柔乡却让我彻底沦陷进去,我试图挣脱却越陷越深。

“婉婉,别怪姐的话重,姐是过来人,做我们这行,都是吃的青春饭,努力赚钱才是我们现在的首要工作,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况且,顾桦这人不是一般人,你惹不起他的,所以,最好离他远点。”

狄拉的语气不止是劝诫,其中甚至带着些许的警告,我不知道她为何这样畏惧顾桦,但能让狄拉说出这样的话,我明白,顾桦一定有秘密。

但那些事情我也不想深究,听了狄拉的话,我觉得确实该离顾桦这个美梦远一点。

“嗯,我明白。”我知道狄拉的话都是由衷的,我自然也不能不识好歹。

虽然嘴上答应了,可是顾桦的身影却还是在我眼前挥之不去。

之后,狄拉带着我去了她的新家,位于市中心的汇锦雅苑,我知道这里就是所谓的富人区,能住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没有过亿的身价,根本没有可能。

“宁霄把钥匙给我了。”狄拉微笑着。

我自然知道宁霄,他是狄拉的金主,当然,他很有钱。

但即便知道宁霄身价不菲,我也依旧觉得稀奇,毕竟宁霄那个局长爸爸肯定不会接受狄拉,我想狄拉肯定花了不少心思,还能让宁霄拿出这里的钥匙。

换做别人我也许会惊讶,但是狄拉掌控男人的手段,我早已经心悦诚服。

我的疑问是,狄拉这一次是认真的吗?

我认识狄拉这么久,自然知道她的性子,她向来恣意潇洒,不受约束,所以她很少在一处定居很长时间,她好像总会搬家,以求新鲜感。

但这次,狄拉却似乎想要定居于此,可以我对狄拉的了解,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此刻,我猜不透狄拉的想法,也只能顺其自然。

繁花似锦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