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凉凉_入瓮凉凉梁渊陆擎苍小说

admin 2018-09-16 阅读


入瓮

“这就对了嘛!”我指了指眼下的黑眼圈,“你瞅瞅把我磨成什么样了!刚才问你的话,最后一次机会,赶紧说实话!知道多少交代多少!不然,我这积攒的脾气,可就都发到你身上了……”

胖女人经不住吓,哆哆嗦嗦把事情抖出来了。

说半个月之前,有个女人找到她,让她每天晚上放录音。

“你是不知道,这录音要多瘆人有多瘆人,但是……她给的数目确实可观!我为了放了录音,都把我老公赶到外面住去了。”

我心底猛地一沉,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儿都在心里过了一遍,能这么作的,除了叫宝儿那个女人,还有谁。

“现在你让我交代的我也交代了,我只是为了钱,真的没想过害人吓人的,她跟我说不会影响到别人的。”

我理了理思路,上下打量胖女人。

她在发抖,脸上的肉也跟着颤。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也不会怪你,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上前扯了扯她的衣服,“录音就别天天放了,我想听的时候,你再放!”

胖女人不知道我和宝儿的关系,一脸迷茫。

但我这么一说,她倒怕了。

“不用怕,既然你这么配合我,我也肯定不会太为难你的,更不会坑你!我会给你钱,一笔……够你花两个月的钱!”

胖女人想了一会儿,咬牙决定:“那,好!”

出门前,我回头叮嘱她:“脖子上,创可贴用一下。”

***

回去之后松口气,终于清静了,我倒了杯酒在阳台上坐着往外看。

夜色漫漫,梁渊的女人那么多,我今天应付这个,保不齐明天还要应付那个。

现在我十八岁,年轻,还有点精力。

再过两年,万一换我去应付他那些新的十八岁的小丫头呢?

光是想想,力不从心。

记得以前我调侃过张婕,说她日子惬意潇洒,拉风!

当时她没什么表情,煮着茶:“拉风什么,马上半老徐娘了,除了我养的那群狗,也没人愿意要我。年轻的时候没感觉,年纪越大,越想找个依傍,而不是被人依傍。”

“姐姐,你压根就不是那种靠别人的人!你呀,哪是看男人脸色的命,都是男人看你脸色的命啊!”

她被我逗笑,说数我嘴最甜。

现在想想,我的命,不仅是看男人脸色,还得骁勇善战。

梁渊大概是去准备对付陆擎苍的事了,有小几天没回来。

等他回来那天,我趁他洗澡的时候给楼上女人发了条短信,然后滑了删除键。

梁渊出来的时候我就躺床上,等他到床边,我就把脚掌贴到他小腹上。

隔着浴巾撩拨,就如同隔靴搔痒。

“小东西……”梁渊心情似乎还不错,抓着我脚抬高,低头在我脚心吻了一下。

刚好是那只纹了子弹的脚。

但他也没太大反应,而是俯身跟我调笑:“静电胶带还在抽屉,想再被绑一次?”

我急忙缩脚,却被他抓更紧了。

紧跟着他弯腰下来,我一只脚从他小腹滑到大腿上,另一只脚被他抓着往前压。

两条腿,几乎成了九十度。

“不要,二爷今天不准绑我……不然……”

“嗯?”他压过来,下巴在我皮肤上刮蹭摩擦,下巴刮蹭到一处,他嘴唇紧跟着贴到一处。

被他胡子划过的地方,痒疼酥心。

“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除了被我玩哭,别的时候,不准。”他膝盖压住我一条腿,扯下浴巾,腿间那东西刚好在视线中。

我脸热眼红,把头偏开了。

刚好,录音突然飘到耳中。

我一愣,吓得尖叫一声跪起来扑进梁渊怀里。

“又来了,她又来了……”我在梁渊怀里发抖,“二爷,她……”

“谁?”梁渊抬头环视了一圈,声音寡淡。

“我也不知道,很长时间了,晚上老有人哭,我……”

梁渊象征性地拍了拍我后背,起身套了裤子。

“为什么不早说?”

我爬过去把他腰抱住,下巴抵在他胸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不想给你找麻烦来着,况且,上次你来的那天,刚好又没有这声儿了。”

梁渊沉声让我穿上衣服。

我麻溜套好衣服,整个人半挂在他身上。

他的方向感很强,听觉也敏锐。

直接上楼踹了房门。

开门的还是那个胖女人。

看到梁渊,她吓得张大嘴。

我偷偷给她低了眼色,她哆哆嗦嗦问我们是谁。

十分钟后,梁渊手里拿着录音机分着腿坐在他们家沙发上,我站在他旁边不敢坐。

而胖女人跪在我们面前,眼里满是恐惧。

“真的是别人让我每天放的,还给我很大一笔钱,我……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委屈得蹲在梁渊腿边:“二爷,我没做什么亏心事,也没主动招惹得罪谁,为什么有人看我这么不顺眼!”

梁渊把录音机扔给我:“砸了。”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