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锦最新章节_繁花似锦温婉顾桦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繁花似锦最新章节,繁花似锦温婉顾桦在线阅读,我和狄拉到达汇锦雅苑时,宁霄正在门口等着,狄拉一见到宁霄便优雅的上前去拥抱,这些我早已司空见惯,狄拉总能在举手投足见让男人沉沦。但我依旧怔愣在原地,不是因为狄拉

繁花似锦最新章节 :

而是因为宁霄的身边站着的正是顾桦。

我又想起他刚刚同那个女人的相谈甚欢,不免有些烦躁。

顾桦似乎也很惊讶,但他始终不喜形于色,此刻也只是微笑着问我,“你们认识?”

因为刚刚的事情,我不太想同他多说,只是随意的点头称是。

况且,就算我不说,以顾桦的能力想了解这种小事也是轻而易举,我也没必要遮遮掩掩。

当晚,我们都留在了宁霄家中吃饭,我本就是跟着狄拉来的,所以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与自己无关的顾桦,可是我却依旧觉得晚餐,如同嚼蜡。

好在这场尴尬的晚餐终于结束了,我正欲自行打车离开却被顾桦拦住。

“坐我的车吧,这个时候,不好打车。”顾桦一边说话,一边绅士的将车门打开,似乎笃定了我会坐他的车。

事实上,作为一个女孩子,我长久以来一直都很小心谨慎,毕竟人心叵测,又是在异地他乡,我从不会轻易相信谁,大多时候,我在面对比较陌生的人的殷勤时,我都是拒绝的。

况且,今天狄拉对我说的话,还犹在耳畔,我也因此对顾桦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疏远还是亲近。

我犹豫着要如何拒绝,可是当我对上顾桦眼神的那一刻,所有拒绝的话却都说不出口,我竟然鬼迷心窍的坐进了他的车。

其实,我也觉得以顾桦的身份,不会对我怎么样。

顾桦的优雅体始终现在各种细节,他会在我上车时,细心为我护住头,也会细心的为我系好安全带,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让我心安。

我随意道出目的地,顾桦了解的点头并启动他的跑车。

我想这车大概需要几千万,我终于直观的体会到顾桦的阔气,但这也让我有点心酸我们的差距。

“等我有钱了,拿钱砸死你。”

我自己小声的嘟囔着,却似乎引起了顾桦的注意,他扭头看向我,我唯恐他听到了我的话,不免有些紧张。

“你很怕我?”

顾桦轻问我,我知道他误会了我,于是赶忙摇头,我看到他的脸色泛起温柔笑意,他微笑道:“婉婉,你该知道我很尊重你,所以别怕,我不会对你用强的。”

我会意的点头,即使顾桦不说我也知道他做不出那样的事,不然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大可以占我的便宜,而他如今刻意表明此事的态度,更是让我相信,他是个好人。

最起码对我而言,他不坏。

顾桦继续开车,嘴却没有停下,问道:“选择这一行,为什么?”

我没想过顾桦会问我这个问题,而经他一问,我又突兀觉得心酸,此刻又想起重病的父亲,我不由得叹气。

“...嗯,我爸治病需要钱。”

仅是轻描淡写的一句,毕竟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可能让自己的烦心事饶了顾桦的心情,只是他问,我便实话实说,也不奢望他能给我帮助,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小姐出身,人家没有理由帮我。

“还是个孝顺姑娘,你这样的好姑娘现在可不多,我都想娶了你。”顾桦似笑非笑着。

我摸不清顾桦的想法,但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我也只当他在同我玩笑,于是随意回答道:“顾总再开这样的玩笑,我可要当真了。”

这话我可没撒谎,顾桦若是再这样说几次,我这情史了无的女孩,难免不心动。

“那就当真吧。”顾桦没有看我,只是淡淡的说着。

我没能从他的语气里获知他的情绪,唯恐他再和我开玩笑,我也没再回应。

后来我才知道,顾桦那一晚的话没有一句谎言,一切都是我自己太过胆小谨慎,我也因此错过了太多,太多。

顾桦似乎因为我的不做声而有些烦躁,我隐隐感受到他微妙的变化,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我只好努力寻找话题。

“顾总,这么多年,你一定去过不少地方吧。”

“没错,整个华夏我恐怕已经走遍了。”

“都走遍了?这可不是十天半月的事情,你到底多大年纪了?”我料想过他一定去过不少地方,却没想到会这样多。

“三十三。”

“...”

我这时才知顾桦竟然大了我整整十岁,我觉得自己与他的距离似乎更远了。

“顾叔叔,长得可真年轻。”我忍不住开起玩笑。

听到我的称呼,顾桦显然有些郁闷,他抬手轻弹我的额头,愤愤不平道:“丫头,你真的很大胆,这些年,还没人叫过我叔叔。”

“我没有很大胆啊。”

顾桦坏笑道:“那你可真谦虚,豹子胆也不如你的大。”

这条不算短的旅途,我和顾桦一来一往的玩笑,也算有趣,我们因为这次交谈也更加了解彼此,恍惚间,我竟觉得我们像多年旧识的老友一样,亲密又热络,这样的亲密感,让我着迷。

我看着顾桦完美的侧脸,心跳微有加速,我想他一定从不缺少追求者,他举手投足间散发的魅力,实在太吸引人,尤其是女人。

终于到达我居住的小区,我让顾桦把车停在门口。

“今天...谢谢啦。”我朝着顾桦摆手道别,随后大步离开。

小区里此刻已经静悄悄,皎洁的月光撒在我身上,安静平和,可我的心却无法安静。

“婉婉,以后叫我叔叔吧!”

顾桦深沉的声音突兀而出,我闻声怔愣在原地,等我回过神再想回应他时,才发现他早已经驱车离开。

我站在原地不住地自嘲,我想我和他大概不会有以后了,我们本就是小姐和客人的关系,能有这次的交际已经实属不易,我也不奢望还能有他有所瓜葛。

当我第二天睡醒时,已经近午时。

我拿起手机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我疑惑的查看,却发现来电人是辛婷。

她说:“婉婉,怎么办,我...怀孕了。

繁花似锦温婉顾桦在线阅读:

等我到达金域蓝湾,只看到辛婷正失魂落魄的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我赶忙坐到她身边,问询情况,“辛婷,到底怎么回事?”

辛婷眼圈乌黑,一看就是许久没有睡好,她同我说起事情经过。

就在我入行的那一晚,辛婷认识了吴总的手下——黄兴,随后他们就一直在一起,这段时间,他们在辛婷的出租屋里甜蜜无边,如今,黄兴得知辛婷怀孕,却就此失踪了。

“他...是那晚和你在洗手间的那个?”

“嗯,婉婉,我到底该怎么办?所有人现在都不理我,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辛婷紧紧的攥住我的手,眼里溢出泪水。

虽然我入行不久,但我也知道身为圈内人是不能怀孕的,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我想如果金玉姐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辛婷一定免不了要挨骂,甚至被赶走。

毕竟,怀孕这种事传出去,只会砸了金域蓝湾的招牌,那些客人都是出来玩的,哪能接受小姐怀孕。

面对这种事情,我只能尽力保持镇定,以免让辛婷更加激动。

“辛婷,这个孩子不能留,趁着事情没闹打,我陪你去打掉他。”我尽力劝说辛婷,希望她能听从我的话。

辛婷听了我的话,却有些犹犹豫豫,她小声说:“婉婉,我做这一行这么久,我也知道怀孕不是小事,但这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想打。”

我想辛婷也一定舍不得,毕竟做这一行,身体多少会有影响,有很多人到老了都无法怀孕,辛婷一定也怕错过了这个孩子,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唉...”我正想再劝劝辛婷,可是辛婷的眼神让我无法再说出让她打掉孩子的话。

几经思索,我决定先把辛婷送回家,毕竟她怀有身孕,我唯恐她有些意外,随后我又去找金玉姐,将此事尽数告诉她。

没办法,如今我也只能求助金玉姐,毕竟,她是我们的大姐,能为我们出头。

和我料想的一样,金玉姐得知此事非常气愤,我看着她在房间里踱步,心里也有些急躁。

“婉婉,我们做这行,怀孕也是大忌,辛婷如今只能吃了哑巴亏去把孩子打掉,至于那个黄兴,虽说他是吴总的人,但我也不认识,实在没办法帮辛婷出面。”

“金玉姐,辛婷她...”

没等我说完,金玉姐就摆手示意我闭嘴,随后他语重心长道:“婉婉,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做这一行,人人都是泥菩萨,你能保护好自己已经不易,你我又不是神仙,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会意的点头,但也不甘心的说:“可那个黄兴,就这么饶了他?”

“不然呢,这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我就是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她自己作的,就得自己受着,这也是个教训,你自己以后也要注意。”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金玉姐,我不能接受金玉姐的话,也不愿意相信那个对我极其照顾的金玉姐会这样冷漠,金玉姐许是看出我的困惑,她伸手想拉我,却被我下意识的躲掉。

金玉姐也不气恼我的动作,只是笑眯眯的说:“婉婉,忘了这些事,今晚还有客人,你回去准备一下,别忘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没错,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我随后离开公司,走在街上,我也想通了金玉姐的话,其实她的话也没有错,我入了这行,就是为了赚钱。

身为一个小姐,我们也算是高危职业,自然应该学会保护自己,况且,我自己都还身处在危险之中,确实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事情。

我当初为的就是赚钱,等赚够了父亲的医药费,我也就退出这一行了,至于这圈子里的人,她们有自己的选择,我也无暇照顾。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金玉姐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毕竟她做这行这么多年,经验一定比我丰富。

晚上我换好衣服,再次跟着金玉姐去了金域蓝湾,这也是我第二次来这里。

“婉婉,今晚的客人是个上市公司的总监,你可要好好服务。”金玉姐始终不忘叮嘱我。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再出现上次的情况,我会意的点头,随后走进客人所在的包间,只见一个穿着得体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喝酒,周围人都以他为中心。

看他的样子确实像个文化人,我扭动腰肢走了过去,男人开始还算老实,只是和我简单的聊天,唱歌跳舞,我甚至觉得他人还不错。

但我显然低估了来寻乐客人的底线,那男人在金玉姐走后,又多喝了些酒,也就原形毕露了。

他开始顺着我的胳膊摸上我的肩头,笑容油腻又讨厌的说:“小妞,今天晚上哥包你了,一会跟哥走。”

幸好我在狄拉的身边学了不少婉拒的本事,也学会如何应付这样的客人,于是故作遗憾的说:“赵哥,我今天不方便,你也得理解理解妹妹,妹妹也很无奈啊。”

“真的假的?”

也许这赵总监是个老油条,听多了这样的托词他自然也心生怀疑。

我轻轻点头称是。

赵总监见我这个样子,也无可奈何,于是咒骂了句:“你可真会赶时候,真他妈扫兴。”

我听着这话,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但脸上已经笑靥如花,不断的陪笑。

赵总监也没有再纠缠我,但却不停的让我喝酒,我虽然酒量不错,但也架不住他三番五次的劝酒,多少有些晕眩。

趁着赵总监不注意的时候,我就悄悄把酒吐掉一些,这样才能保持清醒,但很快也被赵总监发觉,他略有不快道:“妹子,你这可不地道。”

“赵哥,人家也说今天不太舒服,但你放心,我今天一定陪好您,等人家休息会,都补给你。”我亲密的搂住赵总监的脖子撒娇,这也是从狄拉那里学来的,虽然我觉得有点恶心,但对这些男人确实很受用。

赵总监见我这样,顺势一口亲在我的脸上,坏笑着说:“那可不行,哥哥就爱看你喝酒,来来来,服务员,给妹妹换个大杯子。”

金域蓝湾的服务员倒是很有眼里,不过一分钟,一个大号的酒杯就拿了上来,我此刻也是欲哭无泪。

本来我的胃就不太好,虽然能喝,但是胃里却极其不舒服,看着这硕大的杯子,我只想

繁花似锦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