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人刘虎娃李香草by七楼

admin 2018-09-16 阅读


山村美人刘虎娃李香草by七楼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山村美人是近期非常火热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要角色有刘虎娃、李香草,在最近,小说正式更新了,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山村美人》在线阅读<<<<

山村美人小说

刘家沟的刘虎娃家里穷,高中才上了两年他爹妈便没钱供他上学了。

他本来是个挺聪明的孩子,学习成绩算得上是上乘,很有希望考上大学,摆脱农村生活。爹妈不让再读书,他一气之下便不肯好好生活,成天在村里厮混,这都五年过去了,他还像个小痞子一样游手好闲,净知道在村里逗那些大姑娘小寡妇说荤话。

得亏他是个人高马大小有英俊的在小伙子,要不然那些女人不爱搭理他。

说是游手好闲,刘虎娃对家里倒也不算是全无贡献,虽然农活他不肯干,但却常跟村里打井队的刘长寿混一块,只要打井队接到活,大多不会少得了他一份。

打井对以前的人来说又累又少钱,现在不一样了。一口稍深的好井,贵的能要到好几千块。

当然,这钱大多会进了打井队老大刘长寿的口袋,像刘虎娃这种出苦力的,出一趟活能分到两三百块就不错了。

这天打井队没差事,他闲得无聊,便跑去村头大榕树下找那些常在那地儿汇聚的大姑娘老娘皮扯淡。

不想,去到一看,没人。

他也是无聊得紧了,大中午的也不嫌晒,竟跑到田野一带瞎转悠。

中午田里哪还会有人农忙,他正失望,突然瞅到最远处边角里稻田间直起一个身子来。

他一看到那人眼睛便是一亮。

那块地他认得是刘大壮家的。

刘大壮常年在外打工,他家里死剩他一个,这时会在田里干活的除了他媳妇李香草就没别人了。

刘大壮媳妇李香草在刘家沟是个名人。

不是因为她德高望重,而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村里那些泼皮懒汉,每每讲到她都两眼放光。

刘虎娃这个闲散人士自然也不例外,每回经过她家门口总忍不住向她家建在院子里的洗澡间瞄上几眼,邪恶揣测她是不是在洗澡。等听到洗澡间里隐隐传出泼水的声音后,要不是念着她男人刘大壮有些手腕,他肯定爬墙进去偷窥。

李香草年纪不小,今年都二十八了,比刘虎娃足足大了六岁,她那皮肤还水嫩得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的似的,就算整天在田里忙活似乎也不见粗糙。

刘虎娃一想到她那颤巍巍的胸脯就一阵激动。他大模大样地走过去,来到李香草家田畔她也没注意到有人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正背对着刘虎娃的方向弯腰割稻,那肥臀挺得高高的,让从来没享受过女人滋味的刘虎娃见了直流口水,两只眼直往她肥臀间裤裆的凹陷处瞅,恨不得把那里那块布看穿了,更想直接冲上把她裤子给扒了,然后提枪就撞进去。

刘虎娃看她的肥臀解不了谗,贪心之下又悄悄兜了个圈绕到田的另一头瞅她的胸。

李香草的胸跟臀部有得一拼,那规模壮观得吓人,刘虎娃看她领口大开,轻易便瞅见了那垂下的两团粉嫩,她里面竟然没穿胸衣,峰顶的两颗红豆隐约见。

刘虎娃看得专注,被发现了也不知道,直到李香草咳嗽几声他才醒悟过来。正要解释,李香草却笑眯眯地抢先说道:“虎娃,看得爽不”

刘虎娃脸皮厚,一点都不红,只是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道:“爽倒是爽,就是没看清楚。”

李香草翻了个白眼后板起脸道:“少流氓,看都看过了,赶紧过来帮忙干活,要不然我告诉你大壮哥让他收拾你。”

刘虎娃不怕大壮,但却很想跟李香草呆在一块,于是爽快的答道:“好咧!嫂子,多余的镰刀放哪呢”

两人忙得一阵,大中午的热得人发慌,便坐到田边小树下的草垛堆里歇息。

李香草拿水壶灌了口水后,毫不在意的把水壶递给刘虎娃。

刘虎娃就着壶口喝水时,想到这壶口刚被她的小嘴儿滋润过,不禁心头火热,仰头喝水时还瞅了她的小樱唇一眼。

李香草浑不在意地忙自己的事,她热得狠了,便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还拿衣领煽风。

刘虎娃正往嘴里灌水,被她若隐若现的胸脯刺激到了,一岔气,呛着了。

他猛烈咳嗽时,李香草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凑近来就替他拍胸顺气。

她这一凑近那还得了,刘虎娃下面那玩意儿就像吃了激素一样猛地竖了起来,把裤裆顶起很大一个帐篷。

“哟!这么高假的吧”李香草看到他的大帐篷,不仅没害羞避让,反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打起趣来。

她一个女人家独守家门,少了男人滋润,往常被刘虎娃这一类的男人调戏得惯了,心理难免有想法,调戏男人对她来说也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男人哪受得了别人对自己那玩意的怀疑,刘虎娃气一顺,马上不服气的嚷嚷道:“你家大壮的才是假的,我这是十足真金!”

“哦!真的吗”李香草一副怀疑的表。

刘虎娃气不过,头脑一热就叫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摸摸。”他说着一挺下身就凑向李香草。

李香草心里偷笑,脸上却一本正经,道:“我才不摸,你要到处跟人说我摸过你那里,被我们家大壮听到了那还得了。”

刘虎娃一时没听出她这是以退为进之计,便拍着胸口道:“放心,我保证不跟人说,你摸吧!”

“真的不说”李香草手已经伸了过去,嘴上犹自矫。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摸就摸。”刘虎娃拉着她的手就放在自己裤裆上。

李香草早听村里的女人说刘虎娃那玩意儿长得吓人,这回有了机会亲自验证,哪里还会错过机会,她手一抓便抓在了刘虎娃的神器。

刘虎娃一个哆嗦,这才醒起自己在让一个女人在摸自己那玩意儿,这刺激比自己摸强多了。跟村里那些老女人偷袭自己裆部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

在他面前的是个称得上了全村最美的女人,被她那嫩手握着把柄,再想到她是个有夫之妇,夫不在家,田地早旱,正是需要灌溉的时候,他心思一转,不禁想到了一种诱人的能……

李香草摸得一阵,内内早潮了,脸上却是装作很不满意的松开手撇嘴道:“肯定是假的,哪有人这玩意儿长得这么长。”

刘虎娃见她眼波流转,老偷瞧着自己的裤裆,哪还不知道她的真实意图。他心中大喜,脸上却还装作像之前那样生气叫道:“还不信好,我脱裤让你看。”

说着他打量四周一眼,见大中午的,只有很远的地方才有人在田里忙活,根本不能看清自己这边在干什么,于是他起身把裤带一解,外裤加内内一块扒了下来。

他裤子这一扒,不得了,里头的长物一下子跳了出来,直挺挺的竖在李香草面前,就像根标枪一样,差点没戳到还坐着的李香草脸上。

李香草吓了一跳,一声轻呼后,按耐不住好奇心不禁伸手去摸。

她逗弄几下,感觉刘虎娃那玩意儿虽长却不失坚硬,不禁心中窃喜,忍不住两手一握去丈量长度,两手一对接,竟然也没能把刘虎娃那话儿握全,还有个和尚头露在外头一胀一缩的。

“怎……怎么这么长呀要进去,能进得完吗”李香草终于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刘虎娃的神器被她抓着,只觉得热血澎湃,要不是被她的手握着,都想直接捅到她嘴里了。他接着李香草的话意图明显的道:“那要试过才知道了,嫂子,你要不要试试”他说话时口气都喷到了李香草的脸上,那暧昧的神就好比是发的公狗。

“养娃!你说什么呢我都是有男人的女人了,怎么还能跟你干这种事要让人知道了我还有脸做人么”李香草说话时直吞口水,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早把她的心思出卖了。

刘虎娃知道有戏,于是嘻笑着道:“不让人知道不就行了。你看周围,哪有人能看到我们在干什么”

“去你的,没人看到也不能跟你做,我不能对不起我家大壮。”李香草嗔了刘虎娃一句。

刘虎娃知道她其实已经动心,就差最后一把火,于是说道:“不做就不做。”他说完略一停顿接着道:“不过,嫂子,我这里你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是不是也该让我看一下你的呢吃亏的事我刘虎娃不干,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

李香草哪还不知道他在挑逗自己,她心如鹿撞,长久没有男人滋润的空虚铺天盖地而来,那里急需东西去填满。

她装作很为难地想得一阵这才说道:“好吧,我也让你摸一下,不能使坏!”

她说完站起身来,解开腰带对刘虎娃道:“你把手伸进去摸,不能让你看那里,怪羞人的。”

这两人骨子里男娼女盗,表面上却道貌岸然。

刘虎娃听了她的话,脸上一喜,裤子也不穿回去,一伸手就探进她的裤里直往跨下钻。

李香草拉得彻底,连内内的裤头也拉了起来,刘虎娃的手往下一伸,直接就摸到了一片草地,再往芳草地里一翻寻,轻易就摸到了一瓣折皱起伏的湿软物事。

他手指一勾,刚一陷入那片温软湿滑之地,李香草身子一缩,竟是嘤咛出声了。

她眼波流转,嘴角含春,一只手还抓着裤头,另一只手却扶在了刘虎娃的肩头,很有站不住脚的架势。

刘虎娃知道机不失,于是便让手指动弹起来,很快便让李香草浑身无力地趴到了他身上,那两座玉峰就像两团弹性强极的面团一样挤压着刘虎娃的胸膛,让他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

他手指弄得一阵,终于忍不住了,于是把嘴凑到李香草耳边轻轻道:“嫂子,咱试试能不能全塞进去好不好”

李香草那里早就泛滥成灾,她哪里还会拒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她声音虽轻,刘虎娃却是听到了。他就像是听到冲锋号的士兵,手猛的往下一扯便扯掉了李香草的裤子,然后把她推倒在草垛上,欺近身便压了上去。

刘虎娃虽然没做过这事,却是听人说得不少,知道自己那玩意儿要进去的地方是女人跨下最中间那个缺口,所以他一点没找错地方,只是他一刺到底,听得李香草一声痛呼,吓了他一跳。

“呀!养娃,你想整死嫂子呀怎么进去这么快!”

刘虎娃被李香草嗔捶了一记肩膀,他浑不在意地嘿嘿一笑道:“嫂子,还没进完呢!”他说着指了指下面。

他说完突然一转话题道:“嫂子,大壮哥的有我的长吗他弄得你舒服不”他问这话是因为记恨刘大壮,有落刘大壮面子的意思。之所以记恨,是因为刘大壮每次进城都带谁也不肯带他,说他人傻活粗干不好工。

“切!就他那点东西怎么能跟你比。不过,他的短归短,倒是比你的要大一些,每次进去都差点没把老娘那里挤爆。你的刚刚好,没让我难受。”

刘虎娃一听说自己的没刘大壮的大就不意了,他心里记挂着身下的女人是刘大壮的,哪还有半分怜香之意,一挺身就更深地往里撞去,进不完也要硬挤,痛得李香草一声惊呼,两手抵着他的腰往外推道:“啊!养娃,别再进去了,已到到头了。”

刘虎娃不相信女人就那么点容量,他摇头道:“嫂子,才进去这么点,怎么能到头,你就是看见它这么长,怕了才这么说的。不信你背转身看看,我从后面进去你肯定不会觉得进不完。”

李香草听着觉得有理,于是背转身来,两手放低撑在草垛上,那肥臀却挺得高高地,回头对刘虎娃道:“你进去试试,别太快了,我会受不了的。”

刘虎娃生平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瞧女人的秘谷,看那莹光闪耀,只觉得口干舌燥,答应了一声后便挺身刺了进去。

他这回怕把李香草吓跑,倒真是慢慢进去了。

刘大壮那玩意儿或许真的比他的大,早把李香草那里撑大了,所以刘虎娃进去的时候不觉得有多紧凑,倒是进了大半以后,听李香草老哼哼说着让他“慢点”“好深”,让他的虚荣心得到无比满足。

他一激动,猛的一挺就全进去了……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