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小说_葛言梁嶶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小说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由作者南方有二馨创作,主要讲述葛言、梁嶶的都市爱情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更新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在线阅读<<<<

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小说

汤洺生把话说完就挂了,我感觉事态挺严重的,便打开车门:“改天再聊吧,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免得被葛言撞见又误会。”

“我只送你到门口,何况这里是郊外很难打车。”

钱子枫说的也有道理,我便点点头说:“那麻烦你了。”

大概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尚品人间门口,一辆救护车鸣着笛刚走。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莫非是葛言出事了?

我一边下车一边给汤洺生打电话,连路都顾不上看,眼看一辆摩托车要撞上我时,钱子枫揽住我的腰把我往后一拉。

“魂不守舍的,当心车。”

惊魂未定时,有稀稀落落的鼓掌声传来。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对上了葛言冷如寒潭的双眼。而站在他身边的何笙,则微笑着鼓掌。

我如触电似的甩开钱子枫的手,我当时处境艰难,若是逃走会让葛言更加认定我和钱子枫有猫腻,若是解释只怕会换来他的羞辱。

思忖一番后,我还是朝他们走了过去。在这个过程里,我的双眼像雷达似的把葛言打量了一遍,看到他只是脸上有轻微擦伤时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儿。

当我站到他面前时便嗅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气,他的眼神有些飘忽,像是在看我,又像是在看我身后的钱子枫。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儿,尽可能控制住声音里的颤抖:“葛言,是汤洺生让我过来的,我们回家吧。”

我说着就去拉他,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甩开了我的手,我咬着唇解释:“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我和钱子枫真的只是朋友关系。我们俩刚才就底价泄露的事做了讨论,已经基本确定真凶了,我们先回家休息,等清醒了再谈。”

我说着特意瞪了何笙一眼,她做贼心虚的看了葛言一眼,见葛言一言不发后长了胆子,阴阳怪气的说:“你和钱子枫应该是就撇清关系达成共识了吧。”

跟上来的钱子枫冷声道:“何笙,你还真是贼喊捉贼,你就算想嫁给葛言,也没必要冤枉无辜的梁嶶。”

一直面无表情的葛言突然笑着看向我,可那笑比生气更令人心颤:“梁嶶,看来你们俩还真挺情深义重的,他竟然敢在我面前维护你。”

我摇头解释:“不是这样的。”

而钱子枫见我委屈也忍不住帮腔:“葛言,你能把葛丰世家经营得风生水起,双商应该不低吧,可你怎么就看不穿何笙的坏心肠呢!”

何笙估计怕被揭穿吧,开始用眼泪博取同情:“我怎么坏了?我喜欢葛言就是坏么?若不是我因为畸形子宫不能为他生儿育女,那葛太太的位置早就是我的了!”

何笙话语刚落,葛言立马转向她,扶住她双肩的手都是颤抖的:“你的意思是,你当初离开我是因身体原因,而不是你所说的移情别恋?”

何笙一把捂住脸,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没……没有的事,你妈……你妈没有逼我分手,是我自己怕连累你,才离开的……”

我见识过何笙的演技,一眼就识破她是在演戏,可葛言的脸上却迅速涌现出了内疚、自责、懊悔甚至是欣喜的表情。

他把她搂进怀里:“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怎么会因你不能生育而抛弃你?何况我原本就不太喜欢孩子,总觉得孩子挺吵的,我会把亏欠你的都弥补给你。”

他对何笙深情款款的话,却像一把钝钝的刀,一下又一下的凌迟着我的心脏。我讪讪的开口,听到自己特别绝望的说:“葛言,你可以恨我,但你真的没喜欢过旭旭吗?”

他沉默了大概一分钟后,用平静到无情的声音说:“我白天已经说过了,我会和你离婚。”

我当时特想哭,但眼泪在这种时候已经唤不起他的任何怜悯,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所以我也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眉毛一挑笑了笑,眼都不眨的看着葛言抱起哭得全身颤抖的梁嶶上车离开。

他们刚走汤洺生就从酒吧里走出来:“葛言呢?”

我耸耸肩,咧着嘴笑:“抱着何笙离开了。”

汤洺生不信:“葛丰竞标失败的事我也知道,我便叫了几个哥们陪他喝酒。本来是想帮他解闷解压的,其中一个叫卢超的不知道从哪儿听到的消息,说是你把底价泄露出去的,就因这句话葛言就把他揍得满地找牙,差点没把人打死,刚才救护车才把他拉走。就冲葛言的这种护妻行为,就能看出他是真的喜欢你。至于何笙,他们俩的故事早结束了,溅不起什么水花的。”

我再也憋不住了,带着哭腔说:“是真的,葛言要和我离婚,要娶何笙了。

情绪压抑太久,一旦爆发必定会很迅猛,但我不想在熟人面前卖悲惨人设,说完这句话就往葛言离开的反方向疾步狂走。

汤洺生和钱子枫都说送我,但我专走小道,很快就把他们甩了。

从尚品人间到公寓大概有10公里的路程,我走了三个多小时,也哭了三个多小时。到家后才发现高跟鞋的鞋底都快掉了,而两只脚板都磨起了水泡。

我随便冲了个澡,所谓十指连心,脚部的痛感一阵阵袭来,却不及我心里疼痛的万分之一。

我裹着浴巾回到卧室,正准备吹头发,可当目光触及到宽大的床时,心徒然一抖,吹风机便掉到地上摔坏了。

都说日久生情,可他却抽身无情,前些日子还与我每夜缠欢的人,没有一点前奏的就给我判了死刑。

他说他曾经有努力的接受我,只是我后知后觉没能把握。如今在何笙的手段之下,我们是真的完了。

……

想到这些,原本干涸的眼泪又充盈起来,我湿着头发捂着被子又是大哭一场。

这一晚我几乎没醒,第二天犹豫了下,还是顶着浮肿的眼泡去了公司。

刚到办公室,我桌上的座机就响了,我接起来喂了一声,葛言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来我办公室。”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挂了,我犹豫了下还是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可能是我的样子太磕碜,他的眉头迅速皱在了一起,低下头递给我一张纸:“这是离婚协议,你确认一下,没问题的话我们下午就去办理手续。”

我一把接过来死死的抓在手里,却突然看不懂上面的字了。我卑微而艰涩的小声开口:“可不可以不离?”

他显然没听到,眉头皱得更深了:“你说什么?”

我咳嗽了几声润润嗓子,提高了音量:“我说,你真要离吗?若是因为出卖竞标底价的事,那我真的很冤,你可以查的,我坦坦荡荡我不怕;若是因为何笙,那我不得不说你们有的只是过去,而我和旭旭才是你的现在,你应该冷静下再做决定。”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实则小腿已软得都快站不稳了。

他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其实底价的事只是个导火索,若我爱你,就算你让我损失更多,我也会无条件的包容你、体谅你。底价泄露的事我会找人来抵,你可以选择留在葛丰,也可以随时辞职。至于旭旭,考虑到你以后的婚姻问题,旭旭的抚养权归我,但你随时可以探望,同时我会给你三千万人民币作为补偿。这些协议里都写得很清楚,你可以好好看一下。”

我强逼自己笑了一下:“抵?这么说你知道底价泄露的事是何笙所为了?”

他的喉结滚动了几下,继而点了点头。

我在绝望的同时,也知道我和他没可能了,心脏一下子就变得空落落的,总觉得要说点什么才能好受些。

我仰着下巴看着他:“我本以为你葛言是个纵情人间的花心大少,如今看到你偏袒何笙的样子,才知你是个多情种。感情的事无法勉强,你要离婚我也不怨你,但离婚协议得改一改。”

他听到我这么说,却如释重负了:“补偿金的金额你可以往上加。”

我冷笑了一下:“我知道你葛言有钱,但我一分都不稀罕,我要带着旭旭净身出户。”

其实我是有点试探的,想试试用孩子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

我第一次看到他犹豫的样子,原以为会有转机,可他却说:“我是无所谓,但我怕我爸妈接受不了。”

我所有的希冀都在这刻化为泡影,原来他真没爱过孩子。

我提高音量:“说服你爸妈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现在就去写辞呈办理辞职手续,你让律师火速把协议改了,一小时后我们就去办手续。”

我说完转身就走,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旭旭的问题不能周旋了吗?”

“不能,他是我的命。”

我砸门而去,也顾不上同事们的眼光了,回到办公室就开电脑写辞呈,然后拿去找方雨签字。

方雨的眼神有点怪:“梁嶶,昨天才出了底价泄露的事,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你辞职恐怕会引起他人的猜测。”

我笑了一下:“我现在有不得不辞职的理由,若总监担心我就是泄密的人,怕我是为了避责而辞职,那你拿到证据后可以报警。”

“那个……”

“总监,你不签字我就直接找葛总吧。”

方雨到底还是签了字,之后我直奔葛言办公室,不顾秘书的阻挠踢开了他的门,把辞职信往他面前重重一拍,力度大到溅起了灰尘。

“你先把辞职信签了,然后我们去签协议。”

他拿起笔时却又犹豫了:“要不……我们下午去?”

我以前就说过我猜不透葛言的心思,就如同现在这样,明明是他火急火燎的催我离婚的,生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会让他没办法和何笙携手并进,可又在临门一脚时犹豫了。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