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嶶葛言小说章节目录_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梁嶶葛言小说章节目录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由作者南方有二馨创作,主要讲述葛言、梁嶶的都市爱情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更新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在线阅读<<<<

婚姻游戏:总裁,爱你成伤小说

我雄赳赳气昂昂的率先走到办事窗口,对工作人员说:“你好,我们办理离婚手续。”

“请出示证件。”

证件在葛言那儿,我回头叫他,看到他在门口打电话。

我以为是何笙督促他离婚的电话,便低下头玩弄着手指,他挂断后朝我快步走过来,拉起我的胳膊往外走。

“去哪儿?”

“爸住院了。”

“哦……那婚不离了?”

他却突然发起火来:“我说我爸刚被救护车拉去医院,现在还是谈离婚的时候吗?”

大厅里那么多人,一下子就全转过头看着我,我尴尬而狼狈的甩开他的手:“离婚手续办得挺快的,把证件拿来吧。”

我见他不动,便去翻他的手拿包,刚把离婚协议拿出来准备签字,他却夺过去撕碎了扔进垃圾桶,转身就往外走。

工作人员温声安慰我:“看得出来你老公不想离,回去好好谈谈吧。”

我点头道谢,走出去时葛言的车子还停在路口,想到葛江成待我一直不错,我到底还是上了车。

葛江成住进了市一人民医院,一番检查后确诊是移植后的肾脏产生了急性排异。现在的治疗手段是透析为主,若实在不行,可以考虑二次移植。不过暂且不说肾脏匹配的概率不高,而且风险也会增加。

这个消息让周惠崩溃,让葛言沉默,晚上周惠留下陪床,葛言开车送我回别墅看旭旭。

我们一路沉默,就连眼神都没对视过,到别墅后我刚要下车,葛言却突然开了口:“梁嶶,我们暂时别离婚了吧?”

“为什么?”明知不该有期待,但我还是问了出来。

“我爸现在不能受刺激……”

葛言是个孝心满满的人,但他善良的人格却是刺痛我的触角,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儿:“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

他默了默:“我不知道,可能等我爸好了后吧。”

“那不可能,你葛言有备胎,离了后可以迅速另娶,可我不能在你这里熬成黄脸婆后又被你抛弃,这对我不公平。”

“我知道……”

我打断他:“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若知道我有多痛苦,就不该变着法子伤害我。眼看就要到年底了,来年我想有个新开始,所以我们明天就去把手续办了吧,早点结束这段从开始就是错误的婚姻。”

我顿了顿,又说:“离婚的事我会保密,免得传到你爸耳朵里,这是我对你、对这段婚姻最后的慈悲了。”

我说完就走进别墅,从李嫂房里抱出旭旭,他正捧着奶瓶喝奶,见到我后放弃了吮吸,嘴里发出“妈妈、妈妈”的音调。

旭旭会叫妈妈了?

我激动得流出了眼泪,觉得旭旭肯定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把我拥堵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

但下一秒,我又怀疑这是错觉,便大声的叫李嫂:“李嫂,旭旭刚才叫妈妈了,你之前听过吗?”

李嫂小跑出来时,旭旭又叫了一声“妈妈”,李嫂立马笑得合不拢嘴:“夫人,旭旭确实是在叫妈妈,而且今晚是第一次叫,估计是见到你高兴的。”

李嫂说着又对我身后的葛言说:“先生,旭旭会叫妈妈了!”

葛言似乎也是高兴的,笑着从我怀里抱过旭旭,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暖意:“让爸爸听听,宝贝,叫声妈妈。”

旭旭也给力,还真的又软糯的叫了一声,葛言眉头舒展开来:“宝贝真棒,再叫声爸爸听听,叫爸爸,叫爸爸,爸爸……”

旭旭不愿叫,可葛言不放弃的一直重复,没想到几分钟后旭旭真的发出了“爸爸”的音。

旭旭叫出“爸爸”的瞬间,我在激动过后却感到一抹更大的悲凉,因为他明天就得和爸爸分开了……

葛言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估计也是激动的,他在旭旭的脸上连亲了好几口,像是对旭旭又像是对我说:“爸爸以前陪你的时间太少了,我会改正,尽量陪你长大。”

当晚我们在别墅住下,葛言去书房后,我带着旭旭回卧室睡觉。

本想反锁门的,但觉得这不恰当,便只是关上了。

旭旭很快就睡着了,我却没有睡意,便用手机翻看他从出生到现在的相片。他变化挺大的,我正翻得起劲儿时门就开了。

我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闭眼装睡,有个脚步声朝床边走来,后来又慢慢的爬上床在我身后躺下。

我的身体一阵紧张,不自觉的绷紧了,在呼吸越来越重时葛言支起上身贴向我。他的鼻息掠过我的脖子和耳朵,弄得我痒痒的,却在我没反应过来时贴上我的唇。

“不……”

我刚张口,却让他的舌头顺势滑了进去。

因为怕吵醒旭旭,我也不敢过度反抗,这让他轻易得逞。

当他如一块坚硬的铁在我内里横冲直撞时,我渐渐放弃了抵触,就当是分手前夜的最后一战吧。

完事后他没像往常那样转身入睡,反而把我抱得更紧了,我们的身体契合在了一起,他半响后开口:“梁嶶,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

话题又绕了回去,我沉声问他:“我既然说了会把我们离婚的事保密,就一定会做到,你不必担心我会泄露。”

他突然把脸埋进我的头发里,闷声说:“其实也不全是因为我爸,是我后悔了。我原本觉得和你离婚会让我解脱,可今早在去民政局的路上时我就后悔了,我不敢想象没有你后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我的头皮有点发凉,好像是他的眼泪滴到上面了。这番吐露内心的话让我一阵悸动,但我害怕这是他为了稳住我别离婚而撒的谎,所以我让自己保持着镇定:“葛言,你昨天态度坚决的提出离婚,还承诺要弥补何笙,可不过24小时你就变卦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梁嶶特傻,才会被你出尔反尔的话所骗?”

他强行把我翻了个身面向他。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也拉合得很紧,房里几乎没有光,他在黑暗里开始吻我。

他的吻没了往日的霸道狂肆,是弧度很小的轻啄,仿佛害怕稍微用力就会把我给啃坏了似的。

在换气的间隙他说:“梁薇,你肯定会觉得我居心叵测,此时和你说这些是想给你个蜜枣再利用你。但其实不是的,可能因为我一开始就对你的接近心怀恨意,所以我总是不想正视你,就算是后来在公寓里与你同住,我也在不停地做心理暗示,把理由归为是为了孩子。”

他说着用手指轻捻我的耳垂:“可是当我看到你和钱子枫吃鸳鸯锅,当我听说你为了他出卖我时,相比愤怒我最多的是失望。昨晚和汤洺生他们喝酒时,我也因为别人说了你的坏话而和他大打出手。我以为我够精明,以为这些反应只是源自你触碰到我的底线,可是刚才听到旭旭叫我们爸妈时,我才意识到我们是一家人,是一个整体,若是拆散了那我肯定很难过。”

他说得很诚恳,我多少有些被打动了,我抿了抿唇,和他拉开了些距离:“可你昨晚还说你不喜欢孩子……”

他拉起我的手用力的握着:“那是因为看到你和钱子枫同时出现而受了刺激,加之喝了酒才胡说八道的,我当然爱旭旭,我平日里虽然忙,但也没少陪他。”

他见我不说话,拉起我的手往他脸上拍去:“即使我和你说了这些,你也不一定能原谅我,你打我吧,打到你能原谅我为止。”

我到底不忍心,缩回手说:“我才不打呢,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打你我手还疼呢。”

他坐起来:“那要用鞋底打我吗?若是你不想亲自动手,那我可以跪键盘、跪遥控器、跪榴莲之类的。”

我到底是笑了一下:“你这幅样子是我从未想过的,和你在公司里霸道冷酷的总裁范儿一点都不像。”

“老婆都快没了,谁还在意形象。”

其实在他说话时我也想了很多,我明白我对他已经有了感情,而原生家庭也更利于孩子成长,离婚之事我一直是被动的,如今他把主动权交到了我手里,倒令我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我内心里其实是不想离的,不想让旭旭没有爸爸,也不想放弃这个男人,可心里却又怕这是场骗局,思忖再三后我说:“你如何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言语都是虚的,我会用行动证明,你可以给我一个观察期。”

“哦……那……那何笙……”

他立马抱着我解释:“我刚才在书房里就是在解决这件事,我已经和何笙解释过了,昨晚那些冲动行为都是因为看到你和钱子枫在一起打翻了醋坛子才故意那样说的。”

我叹了声气,心里总感觉惴惴不安:“可何笙为了得到你,不惜把何氏地产拱手送到钱子枫手上,她会善罢甘休吗?”

“放心吧,我会妥善解决好的。”

这一晚,我们俩算是就婚姻问题达成共识,我给他三个月的考察期。

三个月后旭旭恰好一岁,若我觉得能继续过,我们就办婚礼,反之则离婚。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搬回了别墅。因为之前刚辞了职,而眼下葛江成又病了我便没去工作。选择我留在家照顾旭旭,并轮换着去医院照顾葛江成。

大概一个月后,我在财经版上看到钱子枫继承何氏地产的新闻,据说何笙在继承会议上大闹了一场。

我合上报纸时右眼皮突然跳了几下,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没想到这第六感还真准了,我下午从医院出来时,被何笙在医院门口截住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