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人面前喝那么多酒,她才有问题。”日本女孩被高官性侵、被网友羞辱,却

效率妹 2018-08-10 阅读


看到图里这名化着妆的高颜值小姐姐,你觉得她是干什么的?

姣好的面容与得体的打扮,就像是一名平面模特或高级白领。

可是,坚定又带着忧郁的眼神,却让人觉得:她仿佛经历了许多磨难。

小姐姐叫伊藤诗织,是一名在日本家喻户晓的性侵受害者。化完妆后,她要去参加法院庭审。庭审的案件,是两年前的性侵案。

但她不只是一名受害者,还是孤身试胆地发声,并因此推动了日本法律的女战士。

伊藤诗织的故事惊动全国,连BBC也专门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日本之耻》,记录这名27岁的被性侵女生,如何凭一己之力,挑战政府与权威。

事情要追溯到2013年,23岁的伊藤诗织在纽约读新闻学。

大学第二年,她在一家酒吧兼职做服务员赚学费。某个晚上,四五个男性一起来到酒吧喝酒。

伊藤诗织惊喜地发现,其中一个男人是日本的著名记者、也是当时一家日本电台驻华盛顿分局的机构代表,山口敬之。

山口敬之非常有名,是撰写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传的作家。人人都知道,他和首相的关系非常亲近,经常一起聚会、打高尔夫球。

看到自己自己梦想行业的领头人,诗织既开心、又特别尊重对方。

而且眼前这个男人很和蔼,不仅给了她联系方式,还对她说:“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随时联系我。”

2015年,刚毕业的诗织忐忑联系了山口:“请问您是否招实习生呢?”

没想到山口热情回应:

“我们有很多实习生岗位。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位制作人,你有兴趣吗?”

面对这个天上掉馅饼般的机会,诗织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不过山口转头又说,因为需要安排美国工作签证,下个月两人要在东京见个面商量。

那是周五晚上,到了寿司餐厅后,山口点了很多清酒,闲聊着自己认识哪些政治名人。

慢慢地,诗织开始觉得气氛有些古怪。不是约好来谈签证吗?山口却对此只字不提。

越来越多酒下肚,诗织觉得越来越昏眩。她起身去了卫生间,把头靠在水槽边想休息一下......

这是她那晚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

等诗织醒过来时,她已经不在餐厅,而身处一间陌生的酒店房间床上,浑身都那么疼。

“我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好痛。可他没有停下来。”

诗织很害怕,她借口要上厕所,想赶紧找到自己的衣服物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可山口,再次强迫了她。

“他又把我推回到了床上。我试图反抗,但他很强壮。我呼吸不到空气,他压在我的身上。”

让诗织感到更加耻辱的,是山口最后说的那句话:“很好,你通过了。”

他把性侵犯罪,硬掰成一场面试、一次肉体交易。

说到这里,诗织的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像是回到了那被屈辱感淹没的一刻。

被性侵后的诗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五天后,她才鼓起了全部勇气,去当地警局报案。

而日本警方的调查方式,就像往她的伤口大把撒盐——

“我记得当时总共有三名警员,全是男性。”

“我需要躺在一块软绵绵的蓝垫子上,随后他们拿来一具与真人体积相当的木偶,放在我的身上,并开始摆弄它。一边拍照一边问我,像是这样吗?”

诗织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正在发生的“二次强奸”。

这是日本警方的常用方法,看来,他们并不在乎对女性造成再一次心理创伤。

而接下来政府的行为,更令人愤怒——

几个月后,他们认为诗织提供的证据与酒店监控记录,足够将嫌疑犯逮捕。可前去逮捕的路上,却突然接到“高级长官”电话,命令绝对不能抓捕山口。

自此之后,警方以证据不足为借口,没有再理睬此案...

诗织求诉无门,也一度想过放弃。

从小在日本文化中长大的她觉得:“也许我应该忘记它,这也许是作为一名女性本应承受的。”

可同时,在纽约受过的大学教育又告诉她,选择忘记与沉默,自己就会一辈子困在绝望里,出不来了。

在日本,这种“要不算了吧”的观念比比皆是。

这是一个充满了性意味的国家。身处这个国家,你可以买到任何想都不敢想的性服务。

可讽刺的是,一旦涉及到约会强奸、性侵犯,所有人便突然缄默。

人们似乎认为,对女性的性暴力并不是一个多么严重的社会问题。强奸罪法定最低刑期,甚至短于盗窃罪。

事发过后,受害者听到最多的话是“忘记吧”。一旦说出来,揭了丑与恶,还要被说博出位。她们总被告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以至于,受害者集体沉默,让伤口自己烂掉。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调查就显示,英国每百万人里,有510名性侵受害者报案。而在日本,只有10起。

但是啊,性侵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我们还要再对此熟视无睹多久?

案发两年后,诗织决定不再沉默,她召开记者会,将一切事实公布于众,向几个世纪的传统宣战。

可想而知,接下来会遭到多少非议。首先是家人,非常反对她的做法。

“我清楚地记得妹妹和我说,为什么一定要你做呢?”

接着是各种荡妇羞辱。

“(她)召开了令人震惊的新闻发布会,声称自己被强奸了。这真的让人生疑。我们从未听说过性犯罪的受害人,会愿意在电视机前抛头露面......”

网上的骂声一片:

“她靠和别人睡觉获取利益。”

“她肯定是个妓女。”

甚至有一个同是女性的政府议员,发表了奴性十足的“见解”:

“作为一名女性,她有很明显的问题。在男人面前喝那么多酒,还失去了记忆。”

“我认为男性才是受到巨大伤害的一方。”

而诗织的公寓楼下,也开始出现奇怪的车辆,仿佛有人在监控她一样。

公开事实后的每一天,诗织都活得精疲力尽。

她想念以前无所顾虑和朋友们去咖啡厅、酒吧闲聊的生活。走在路上,没人会用有色眼光看她。上网,也不会看到骂她的留言。

可是,如果不去面对这件事情,她只会更痛苦。

除了召开记者会,诗织也想尽了一切办法寻求正义,比如向法院上诉,要求重审案件。可是最后却失败了,也不再有提起刑事诉讼的可能。

刑事上诉失败后,她又对山口提起了民事诉讼,尽管审理会耗时一年半,她还是不停奔走......

为追求正义而发声,是诗织支撑下去的动力。她绝不仅是受害者,更是一个在破碎中重建自己,因而变成世上最强壮的女人。

她去东京上智大学做演讲,为大学生们普及正确的性许可观点。希望自己的遭遇与行动,能改变哪怕一个人也好。

她在内阁府与政治家对峙,街头为女性权益游行,希望帮助别人少受哪怕一点伤。

也与年轻人们讨论平日里人们不会提及的话题。

她惊讶地发现,基本上每一个接触过的日本女生都曾遭遇性暴力。地铁上被猥亵、学校里被男同学掀短裙或摸、亲戚熟人作案更不在少数......

学生们被问:“你是否认识过被强奸的人?”

答案令人悚然:“班里有二十二名学生说,认识。”

但大家都习惯了沉默与忍耐:“有时就会这样啊,没办法。”

2017年10月,好莱坞米兔运动爆发。一个又一个女演员站出来,说出曾经性骚扰甚至强奸自己的名人。

这个运动,也让很多人对诗织的案件产生新的认识。

开始有同样的性侵受害者,主动联系诗织。

“我只想忘记过去,但你却公布姓名,在公众前露面。我那时就想,这位女士将改变日本。”

最后拥抱着痛哭的她们,并不全因痛苦,更是由于这份痛苦,终于不再寂寞。

越来越多沉默的人,表态支持诗织。

诗织走在街上,会被老奶奶团团围住:“我是你的支持者!”、“一定要加油啊!”

等诗织走远了,奶奶们还在讨论:“就是那个日本还没搞起来的米兔!”

街上有支持者举着牌子为她游行。

议员柚木道义也一次次为诗织发声,甚至在当面质问首相,要求他给一个回复。

当诗织在家里,念着大家给她寄来的鼓励信,忍不住眼眶红了。

“别放弃,你不是孤身作战”、“我从未意识到我们可以如此强壮”、“性经历应该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而不是痛苦”。

诗织不畏权力与谩骂的一次次发声,让同样的受害者不再孤独,也让自己真正有了归属感。

因为诗织的不断努力,政府开始认真对待性侵事件。

时隔110年之后,日本议会首次对强奸法案进行了修改,从法定最低刑三年增至五年。

2017年,日本也成立首家支援性犯罪受害者的基金会,政府为基金会资助了一百万英镑。

事情就全部朝好的方向发展吗?并没有。

案件的嫌疑犯山口,依旧活得有姿有色。不仅从未被成功逮捕起诉,还能继续上节目、出书、做记者。

法律啊,裁定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在纪录片的最后,诗织的民事案件再一次被法院驳回。

但她不会放弃,战斗仍在继续。因为——

“一滴水改变不了什么,但聚集起来,就能形成海啸。”

来源:本站原创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