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去兮雁不归完结版全文阅读

宜步 2018-11-10 阅读


《归来去兮雁不归》
 
主角:宇文炫,萧依雁
 
讲述了:
一寸同心缕,千年长命花。 豆蔻年华,塞外荒漠,一瞥惊鸿,俊逸如仙的他攫走了她的心魂。 为了救他,她舍弃了半条性命,而他,却听信别的女人的谗言,下诏将她赐死。 她不甘心,含泪质问他,可曾记得,迎亲七年的艰辛?他冷漠地回答,迎娶她,只是为了让她国破家亡。 那一刻,她的心寂灭了。
 
《归来去兮雁不归》精彩试读
 
在他身后,那匹据说可逐日而行的越影马轰然倒地,气绝而亡。
 
  邓宁容惊愕地望着那匹倒地而亡的马,心中隐隐感觉不妙。
 
  越影马通身汗汽腾腾,想必是飞驰了一夜,被活活累死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马,是宇文炫的心头之爱。
 
  别的且不说,单说它的草料,宇文炫也要亲自验看之后方可饲喂。
 
  可,究竟是什么,让宇文炫归心似箭,连越影的死活都不顾了呢?
 
  看他的神态,似乎是为了萧依雁。
 
  不,不可能!
 
  邓宁容马上否认了这可怕的推断。
 
  她宁愿相信宇文炫是为了她才连夜赶回的。
 
  这么想着,邓宁容紧走几步,拉住了宇文炫的战袍,似有满腹委屈似的哽咽一声:“皇上……”
 
  宇文炫却推开了她,怔怔地盯着那具焦黑的蜷缩的尸体。
 
  “这是什么人?”他喃喃地问,仿佛梦呓一般。
 
  邓宁容给心腹宫女扫过去一个眼神。
 
  那宫女会意,匍匐在地,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答:“皇上,是,是,是萧皇后……”
 
  “胡说!”宇文炫当即喝止,“朕的皇后怎么会是这黑黢黢的样子?!”
 
  宫女伏首,哭道:“皇上,冷宫走水,萧皇后被烧,烧……烧……”
 
  “一派胡言!”宇文炫一脚将宫女踢翻在地,“来人,拖出去斩了!”
 
  宫女吓得脸色都变了,趴在地上不住地叩头:“皇上饶命啊,是……”
 
  邓宁容怕宫女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忽然也跪了下来,满脸是泪地哭道:“皇上,是臣妾没有照看好皇后,臣妾甘愿受罚。”
 
  她笃定,宇文炫是绝不会也不舍得惩罚她的。
 
  宇文炫且不发落那宫女,只冷冷地盯着邓宁容:“我只问你,这火,究竟是怎么起的?”
 
  邓宁容被宇文炫的森寒的目光惊得一激灵,遂含泪道:“昨夜,似乎是天降大火,无端地焚烧了冷宫。看见火起,我们都来相救,可这火也烧得奇怪,明明不见一点柴薪,却怎么泼水都扑不灭,而且,竟然只焚烧萧皇后所在的住所,而紧邻着这儿的柴薪一点燃烧的痕迹都没有。”
 
  她指着宫墙过道的柴薪,有意将这场大火说成天降大火,好掩盖她纵火的实情。
 
  其实,是她用魏国朝廷送来的一种罕见的油脂泼在了萧依雁所住的小屋,那油脂见火即燃,并且无法扑灭,直到燃烧殆尽才会自然熄灭,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担心宇文炫不相信,她又对周围宫人说:“大家说,是不是这样的?”
 
  宫人都惧怕邓宁容,皆伏首叩头:
 
  “皇上,邓娘娘所言属实。”
 
  “这火着实烧得奇怪。”
 
  “是的,好像只为了烧冷宫。”
归来去兮雁不归
  见宫人们为自己说话,邓宁容心下得意,面上却还是那么悲痛:“皇上,天降大火燃烧冷宫,必是皇后遭了天谴,皇后虽然心狠手辣,但看她死得如此悲惨,容儿心中委实不忍……”
 
  说着,竟然用帕子掩着脸呜呜咽咽地悲泣起来:“皇后和我一起从突厥来到大周,纵然她害了我的孩子,可毕竟是……”
 
  一边哭,一边偷觑宇文炫的脸色。
 
  然而,让她失望和不安的是,宇文炫竟然没有来安抚她。
 
  若在之前,只要她稍微有一点不开心,宇文炫都会放在心上,温言软语地抚慰。
 
  可现在,她这么悲伤地哭着,宇文炫就像是没听见似的。
 
  雪后天晴,空气异常的冷冽。
 
  他仰望着湛蓝的碧空,半晌,断然否认:“不,她不是皇后,不是,决不是,朕的皇后不是这个样子的!”
 
  邓宁容揩了揩眼泪,匍匐上前,伸手拈起焦尸身边那支镶嵌着猫儿眼的金钗,悲咽一声:“臣妾记得,这金钗是宣政三年,您初见皇后的时候赠与她的。”
 
    宇文炫接过金钗。
 
  他的手开始颤抖,却依旧否认:“不,即便有这金钗,也不能证明这就是朕的皇后!若是她把金钗赠与他人呢?”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皇上赐予的东西,哪个不要命了,敢赠与他人?
 
  而且,说出这话的,竟然是皇上本人。
 
  显然宇文炫也被自己的话惊到了,他怎么可以容忍萧依雁将他赐予的东西赠与他人?
 
  然而,即便如此,他亦是多么希望,事情就像他猜想的那样,是萧依雁把金钗赠给了他人,这烧死的,一定是别人。
 
  邓宁容迟疑了一下,上前温柔地握住宇文炫的手:“皇上,您赐予的东西,谁敢随便赠与他人呢?即便皇后心中没皇上,把金钗赠与他人,但昨夜整个冷宫之内,也只有萧皇后一人。”
 
  “何进呢?”宇文炫似乎想起了什么,急急道,“宣何进!”
 
  邓宁容脸色稍微变了变,连忙说:“皇上出征那日天降大雪,何进给萧皇后送晚膳,可能是大雪路滑,跌倒在雪中,魏太医来看过了,说是跌死了。”
 
  “是吗?”宇文炫的目光扫过众人,愈加觉得事态可疑。
 
  宫人们跪着一片,都答道:“是的,何公公确实是跌死的。”
 
  邓宁容假惺惺地拭着眼泪道:“自从何进跌死之后,臣妾每天都遣宫女给萧皇后送饭菜的,我吃什么,萧皇后就吃什么,从未有过一丝差池。”
 
  宫人们都附和道:“邓娘娘念旧恩,待萧皇后极好。”
 
  因着宇文炫独宠邓宁容,现在,萧依雁已经死了,谁也不敢得罪邓宁容。
 
  谁也不敢将邓宁容不许任何人送饮食给萧依雁的事情禀告于宇文炫。
 
  “都给我滚!”宇文炫拳头握得紧紧地,声音里含着惊雷般的咆哮。
 
  宫人们皆叩首起身,仓皇倒退着离开了。
 
  唯有邓宁容没有滚,宇文炫这态度让她惊惶不已,她紧紧地抱着宇文炫胳膊,浑身颤抖着悲泣起来:“皇上,你可算回来了,容儿这几日可是担心得紧……”
 
  “朕这不是回来了么?”宇文炫淡淡地回了句。
 
  邓宁容错愕了一下,不明白宇文炫何以突然对她如此冷淡。
 
  一双秋水般的美目含满了泪水,似有无限委屈,哀哀地望着宇文炫。
归来去兮雁不归
  宇文炫回避了那哀婉的眼神,轻轻地推开了她:“冷得很,你也回去吧。”
 
  “不,容儿舍不得离开皇上。”邓宁容却双臂一伸,紧紧地将宇文炫拥抱住,哭着撒娇撒痴道,“容儿害怕……”
 
  这一招,一直是邓宁容俘获宇文炫的制胜法宝。
 
  可,今天,这一招一点也不管用了。
 
  这撒娇撒痴的哭泣宇文炫根本听不到,他只是怔怔地盯着那烧得可怖的焦尸,喃喃地说:“你走吧,朕想单独和皇后待一会儿。”
 
  他甚至用力掰开了邓宁容环抱着他的手指。
 
  邓宁容紧握着手帕,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说:“好,那容儿回去了。”
 
  她搞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宇文炫竟然忽然对她冷淡起来。
 
  还好,萧依雁已经死了。
 
  那十年前的真相,宇文炫不会知道了。
 
  这么想着,她不屑地看了一眼那焦黑的尸体,在心中说:“萧依雁,终究是我赢了。”
 
  继而志得意满地迈步离开。
 
  邓宁容走后,宇文炫蹲下来,颤抖着伸出手,握住了那只烧焦的手,哽咽道:“朕以为……以为你在冷宫中,就会安全,是朕倏忽了啊……朕知道,你是清白的,太后的死,寿安的死,都不是你做的……只是,朕欠容儿的,得还……”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惊愕地发现,萧皇后的死,就好像从他的心头挖掉了一块肉,痛不可忍。
 
  手紧紧握着那只焦黑的手,泪水从染满风尘的脸颊滑落。
 
  倏然间,那只焦黑的手中,坠落两块白色物事。
 
  宇文炫诧异地捡起。
 
  待看清那物事时。
 
《归来去兮雁不归》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