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爱你如初沈翘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小妻爱你如初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时妩 2018-11-10 阅读


《小妻爱你如初》
 
主角:沈翘,夜莫深
 
讲述了:
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小妻爱你如初》精彩试读
 
    砰!
 
    门关上,偌大的会议室里安静得只有二人的呼吸声。
 
    特别是沈翘的,刚才她受到了惊吓,所以呼吸极为不稳。
 
    二人保持原有的姿势半天,沈翘听到夜莫深的胸腔传来一股震动,他清冷的话语也跟着钻进她的耳朵里。
 
    “你想坐到什么时候?”
 
    沈翘一顿,猛地反应过来,抬起头。
 
    夜莫深也正好顺势低头。
 
    沈翘整个人被他宽大的衣服罩在里面,抬起头来的时候只露出一张小脸,眼角还红红的,看着可怜巴巴的。
 
    夜莫深的心好像被一双手揪紧一样,他薄唇紧抿,片刻后冷声道:“好看么?”
 
    沈翘猛地回过神来,先前升起的愤怒早被那些人给吓走了,这会儿心有余悸,生怕还有人会过来推开会议的门。
 
    而夜莫深像是能探知她心底的想法似的,低声道:“萧肃会在外面守着,如果你再不去穿衣服的话,那我们就继续?”
 
    沈翘:“”
 
    默了两秒,她迅速将身上的西装拉紧,然后从他身上爬起来,因为要一手护着西装防止自己在夜莫深的面前走光,所以她的动作极为笨拙。
 
    柔弱无骨的小手在他的身上按了半天,才起身。
 
    然后转过身,赤着脚小跑到门前。
 
    夜莫深的西装穿在她的身上就好像小孩偷了大人的衣服穿一样,长长的几乎盖到了膝盖,她弯腰下去拿衣服的时候,衣服垮了一下,有些不忍直视。
 
    “”夜莫深微闭了闭眼,伸手拧着自己的眉心。
 
    该死的,他今天是怎么回事?
 
    沈翘拿起衣服,才发现里面是一色淡橘色的花色裙子,花色娇小,精致可爱,倒是不落俗气。
 
    只是,这偌大的会议室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有,她去哪里换衣服?
 
    想到这里,沈翘便顿在了原地。
 
    身后传来夜莫深不悦的声音。
 
    “如果你再磨磨蹭蹭,我不介意打开大门让其他人来围观你一下。”
小妻爱你如初
    沈翘抓紧了手中的衣服,咬紧下唇。
 
    果然是个恶劣的男人。
 
    她顾不得其他的,起身离夜莫深远远的,在角落里背对着他迅速将裙子给换上。
 
    等她换完以后,才抱着西装走回夜莫深面前。
 
    “还给你。”
 
    夜莫深冷笑,眸光冰冷地睨着她:“这件西装被你穿过了,你以为我还会要?”
 
    听言,沈翘下意识地抓紧手中的西装,咬唇道:“我身上又不脏。”
 
    “你还想说你很干净?”夜莫深还在介怀她跟夜凛寒来往的事情,身上还穿了他买的衣服。
 
    不过现下看到她换上了新的裙子,淡淡的粉橘将她的皮肤衬得晶莹剔透,看起来很是粉嫩可口,而且收腰的裙型将她腰线收笼得更为别致。
 
    夜莫深看得喉咙一紧,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然后滚动轮椅朝外面走去,一边郁闷地丢下一句:“不三不四的女人。”
 
    沈翘涨红了脸,转身瞪着他的背影。
 
    “我才没有不三不四!”
 
    他没有理会她。
 
    沈翘又道:“你西装真的不要了吗?”
 
    “丢掉!”
 
    无情的话像冰一样砸过来,会议室的门打开,萧肃站在门口,上前来将夜莫深推走。
 
    会议室里就只剩下沈翘自己一个人,她低头看了手中的西装一眼,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
 
    这件西装看起来就很贵重的样子,可是他说不要就不要了。
 
    原因是因为被她穿过的。
 
    他是嫌她脏吧?沈翘脸色微微发白。
 
    如果真的嫌她脏的话,那他之前为什么又要
 
    想到这里,沈翘及时打住自己的想法。
 
    “沈翘,这种恶劣的男人你就别再多想了,他除了戏耍你什么都不会!”
 
    既然西装不要了,那就如他所愿丢掉好了。
 
    沈翘气急,直接将西装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会议室的垃圾桶只丢纸张,所以不算脏。
 
    沈翘穿上鞋子离开了会议室。
 
    五分钟后,娇小的身影又返了回来,迈着犹豫的步子走到了垃圾桶前,沈翘看着被丢在里面的西装外套,默了默还是弯腰将西装重新捡了起来。
 
    算了,看在他没有让她被其他看光光的情况下,就替他保存一下吧。
 
    沈翘抱着西装离开了会议。
 
    与此同时,夜莫深在自己的办公室监控里看到了这一幕,眼角多了几分冷冽。
 
    站在他身后的萧肃出声替沈翘说话:“沈助理看起来还挺宝贝夜少这件西装的,虽然丢掉了,但是她想了想又回来捡了。”
 
    夜莫深没有答话。
 
    “夜少,那件西装可是独一无二的,您真的不要了吗?”
 
    夜莫深指尖动了动,声音冷傲:“脏死了,谁要?”
 
    萧肃:“会议室的垃圾桶每天都有清理,而且只是丢的纸张,不算脏吧?”
 
    “该死的,垃圾桶就是垃圾桶,垃圾桶还有干净的?”
 
    萧肃:“”
 
    夜少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也是,夜少这种有超级洁癖的人,西装被丢进了垃圾桶里,怎么可能还会再拿来穿?
 
    而这边,沈翘抱着西装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然后翻开柜子从里面取了一个袋子出来把西装折叠好了放进去,嫌脏她就给他洗干净好了,到时候再还给他,看他还怎么说。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下班的时候沈翘拎着袋子下楼,起身的时候正好跟从办公室里出来的夜莫深碰上,大概是作贼心虚,她下意识地把袋子往身后藏。
 
    这些动作全部都落进夜莫深的眼底,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沈助理,下班了啊?”萧肃大脑像是突然缺了一根筋似的,笑容满脸地跟沈翘打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萧肃也没有得罪她。
 
    沈翘见他笑容满面,便也跟着勾起了唇角,点了点头。
 
    “一起坐电梯下去啊。”萧肃又道。
 
    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蹙起眉,这个萧肃是吃错药了吗?难道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不,不用了,我”
 
    “走吧沈助理,你不来等我们下去你还要再等好一会儿呢。”
 
    盛情难却,沈翘只好走上前去,跟在他们的身后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以后,沈翘独自站在角落里,袋子拼命地往自己的背后藏,夜莫深低沉冰冷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西装我不是让你丢掉吗?”
 
    听言,沈翘倏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咬住下唇解释道:“我会给你洗干净的。”
 
    “怎么洗?”夜莫深嘲讽地扫了她一眼:“手洗吗?”
 
    沈翘顿了顿,眨了眨眼睛,“当然不是,我会给你送去干洗店的。”
 
    她家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但常识她还是知道的,西装不能水洗,特别是这种值钱的。
 
    “呵,还不算太无知。”夜莫深冷笑了一声:“但你觉得洗完我会穿?”
 
    沈翘抿唇不说话。
 
    夜莫深继续满不在乎地扎她的心:“西装被你穿过了,我嫌恶心,就算洗干净我也不会穿。就跟一个内心爱慕虚荣的女人一样,表面装得再无辜,她也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懂?”
 
    沈翘一开始还能不在意,听了这番话以后实在忍无可忍:“不就一件西装吗?是我求你给我穿的吗?是你自己把西装披到我身上的,你觉得西装脏,那你刚才在会议室里摸我半天,你怎么不洗手?”
 
    夜莫深:“”
 
    萧肃:卧槽,信息量太大了。
小妻爱你如初
    摸了半天??萧肃悄悄地打量了沈翘一眼,忍不住想竖起大拇指给她点赞!
 
    夜莫深没想到小猫的爆发力居然这么惊人,连这种话当着第三人的面她都说了出来,但一时也被噎住了,只能恶声恶气地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没洗?”
 
    沈翘顺着他的话往上爬:“洗了又如何?反正都洗不干净,不如砍掉!”
 
    夜莫深:“”
 
    萧肃在心里作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沈助理实在太强大了!
 
    沈翘也是被他气坏了,想她是好心替他将西装拿回来的,都说要替他送去干洗了,他不穿就不穿,非得说那些话来讽刺她。怒气,直接怼了过去。
 
    电梯里的气氛嚣张跋扈,沈翘身上战斗的气势不减,夜莫深身上的戾气逐渐加重。
 
    他眼瞳深眯,一双墨色的眼眸带着慑人的光芒盯着沈翘。
 
    面对这种慑人威压的眼神,沈翘的后背发寒,但还是挺直了腰杆跟夜莫深对视,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片刻,夜莫深怒极冷笑,“还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叮——
 
    沈翘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出电梯。
 
    萧肃想了想,觉得这个沈翘的脾气还挺大的,再看看夜莫深的样子,他的情绪波动虽然很大,可明显被沈翘给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忽然之间,萧肃有些暗爽是怎么回事?
 
    谁不知道夜家的二少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喜怒无常,而且嘴特别毒,别说对男人了,对女人都没有客气的时候,参加宴会的时候哪个只要有女的来跟夜莫深搭讪,最后肯定会被夜莫深的话说的眼睛红红的,不是哭着跑掉的,就是恼着跑掉的。
 
    沈翘平时都是一副软柿子好欺负的模样,没想到理论起来也是挺知道抓重点的。
 
    那么问题来了
 
    萧肃绕到他面前,表情贱兮兮地问:“夜少,需要我给您备刀吗?”
 
    “滚!”夜莫深一脚朝他踹了过去。
 
    沈翘离开公司以后,准备直接去公交车站,在等车的时候一辆银灰色的宾利停在她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夜凛寒温柔的眉眼。
 
    “弟妹。”
 
    “大哥?”沈翘顿了顿,“您怎么会在这里?”
 
    “回家吗?上车,大哥送你。”
 
    坐夜凛寒的车回夜家?那必定会跟夜莫深撞上,到时候夜莫深又要说她不三不四,朝秦暮楚了。思及此,沈翘便委婉地拒绝了夜凛寒的好意:“不用了大哥,我坐公交车坐习惯了。”
 
    夜凛寒不死心,笑着道:“公交车人多,坐大哥的车更方便。”
 
    沈翘:“真的不用,大哥,您先回去吧。”
 
    夜凛寒:“弟妹是怕坐我的车落人口舌吗?”
 
    沈翘:“对不起,大哥,我”
 
    “还是弟妹在怪大哥早上没有替你隐瞒?”说到这里,夜凛寒的表情有些落寞,就连脸上温柔的笑意都淡了几分:“罢了,既然如此”
 
《小妻爱你如初》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