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沈翘全本免费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妩 2018-11-10 阅读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主角:沈翘,夜莫深
 
讲述了:
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精彩试读
 
    亏她还生怕夜莫深误会,就这样跑过来了。
 
    没想到,他居然直接对夜凛寒说如果他想要的话,可以找老爷子把她要过去。
 
    想到这里,沈翘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推门进去。
 
    “夜莫深,你把我当成什么?垃圾桶还是玩物?随手可扔吗?”
 
    陡然出现的女声让三个男人一愣,然后同时朝门口看去。
 
    沈翘推开门走进来,她身上穿的是一套淡蓝色的套装,临走前女佣拿出来给她换上的,沈翘觉得当时自己要来公司了,总不能穿着睡衣就走吧?
 
    所以就接受了,蓝色的套装跟她淡雅的气质很接近,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更加剔透晶莹。
 
    因为脸色苍白缘故,却并没有特别难看,相反看起来还有一种病态的美。
 
    夜莫深没料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一时有些诧异,可是当目光触及到她身上那套蓝色的套装以后,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给她买了那么一大堆衣服放在衣柜里她从来都不去看一眼,甚至为此自己去买了新的衣服穿,可是现在她居然穿了新的衣服来他面前晃?
 
    呵,夜凛寒给她买的?
 
    “弟妹,你怎么来了?”夜凛寒见她出现在这里,便快步走上前:“没事了吗?”
 
    她的眼眶因为之前哭过,所以还有些红红的,相比起夜莫深的冰冷,夜凛寒的态度可以说是雪中送炭,她朝他笑了笑,声音低下来。
 
    “谢谢大哥,我没事了。”
 
    这一幕落进了夜莫深的眼底更为嘲讽,他冷漠地勾起唇角:“你当我夜莫深死了吗?过来!”
 
    听言,沈翘一顿,朝夜莫深看了过去。
 
    可她没有动,夜凛寒微皱起眉:“弟妹?”
 
    “大哥,你先走吧,我没事的。”沈翘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夜凛寒有些不放心,“我留在这里吧?还可以替你解释两句什么的。”
 
    “不用,越解释越麻烦。”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
 
    夜凛寒离开以后,沈翘才朝夜莫深看了过去。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萧肃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低得吓人,便朝沈翘使了眼色,沈翘抿了抿唇,还是上前几步开口跟夜莫深解释道。
 
    “夜莫深,就算你不想娶我,但我们既然已经订好了交易,你就应该遵守承诺不是吗?”
 
    “遵守承诺?”夜莫深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薄唇翘起:“身为夜二少奶奶,你是不是觉得勾三搭四很正常?我之前是不是告诉过你,让你别招惹夜家的人?”
 
    萧肃的身子默默地往外移了移,见夜莫深没有什么异常,便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他走了,沈翘跟夜莫深就更好说话了。
 
    “是,你是说过,但我也遵守了。”
 
    夜莫深滚动轮椅,高大的身子朝她靠近,气压也随之欺了过来。
 
    “遵守了?”他大手探出,如电一般扣住了沈翘细白的手腕,沈翘一惊,瞪大眼睛被他拽进了怀里,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的大手便挑起了她的衣摆:“身上这套衣服夜凛寒帮你买的?”
 
    沈翘脸色一变,咬住下唇。
 
    “我给你买的衣服你不穿?跑去穿别的男人买的?”
 
    夜莫深冷笑一声:“这就是你所谓的遵守?二婚女,离婚以后着急找接盘,找到了接盘还不满意,还想再多圈几个?是不是这样更好捞更多的钱?”
 
    沈翘脸色惨白:“我跟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哥?”夜莫深将她的衣摆拉得更高,语气越发嘲讽:“叫得好生亲密,在床上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叫他的吗?”
 
    听言,沈翘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领:“你不要含血喷人。”
 
    “究竟是我含血喷人,还是你朝秦暮楚,让我检查一下就知道了。”
 
    话落,那双温热的大手从她的衣摆下探了进去,一路往上覆在了某处起伏。
 
    “啊,放开!”沈翘脸色一热,耳朵也禁不住发红起来,刚才还揪着夜莫深的衣领这会儿改成去扒拉他的手,可她的劲哪里有夜莫深的大,他越是扒拉,夜莫深的动作便越是肆意。
 
    他手上的动作加大力度,沈翘疼得嘤咛出声,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因此暴红,让人看着就特别想欺负。
 
    于是夜莫深直接上口了,倾身狠狠地攫住了她粉嫩的嘴唇。
 
    “唔。”沈翘这边还在奋力地跟夜莫深作着斗争,没想到他这边又吻上来了,她的一只手禁锢着她的腰身,令她动弹不得。
 
    这个吻带着狠戾的味道,沈翘被他吻得嘴唇发麻,再加上他手上的动作,沈翘很快缴械投降,整个人好一瘫水软在他的怀里。
 
    夜莫深下手很重,他自己也能感觉到。
 
    可她就是愤怒,愤怒于这个女人在他吻她的时候,她居然上手擦。
 
    思及此,夜莫深退回自己的唇舌,语气低哑:“你不是嫌弃我么?我今天让你知道,嫌弃我的下场。”
 
    话落未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再一次狠狠地攫住她的嘴唇,沈翘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半推半就地瘫软着身体。
 
    突然,大腿传来一阵凉意,被吻着的沈翘眼神往下瞟,发现裙摆居然被夜莫深撩了起来,她吓得差点失声尖叫。
 
    这个混蛋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一张口所有的呼吸都被夜莫深吞咽进去。
 
    他一点顾忌她感受的想法都没有,手上和唇上的动作很非常肆意,并且很粗暴。
 
    沈翘一边唔咽出声,仍旧没有放弃推他。
 
    她咬了夜莫深一口,夜莫深吃痛退开,二人的唇边拉出血丝,夜莫深的眼神阴狠了几分,将她的裙子直接撕裂。
 
    “我让你穿别人的衣服。”
 
    嘶啦!
 
    刚穿上的裙子就这样应声碎在他的手中,沈翘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之人。
 
    “他买的衣服比我好?”夜莫深就像一个疯子一般,撕扯完了裙子又扯她的上衣,总之是誓要把她身上这套夜凛寒买的衣服给撕烂为止。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行为,已经暴露了他心中所想所思。
 
    沈翘一开始还生他的气,后来见他为了一套衣服居然这么勃然大怒,一时之间竟然觉得他好像是在吃夜凛寒的醋一般。
 
    一想到是这样,沈翘
 
    忽然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夜莫深的动作有些疯狂,等到他平静下来才察觉到不对劲,怀中的人过于安静了,比起之前抗拒推搡着他的模样相差太多。
 
    低头,夜莫深幽冷的目光对上她的。
 
    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懊恼,相反,她的眸子很平静,就像一面没有波澜的湖水。
 
    怎么回事?
 
    他对她这么粗暴,她居然连反应都没有?
 
    下一秒,沈翘眨了一下眼睛,盯着他:“夜莫深,你是不是吃醋了?”
 
    夜莫深:“”
 
    沈翘继续眨眨眼睛,细细地盯着他幽深的眸子,似乎是试图想从他的眼底找出些情绪。
 
    “是不是?”见他不回答,沈翘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夜莫深:“”他额头青筋凸起,他那么愤怒,头一次被一个女人惹到勃然大怒,在做了一系列事情之后,她居然平静地问他是不是吃醋了?
 
    沈翘见他不答话,低头看了一眼那碎了一地的蓝色套装,声音轻细:“如果不是吃醋,你撕它们做什么?”
 
    现在的沈翘,全身只剩下贴身的衣物,隔着夜莫深身上的衬衫,紧紧地贴着他。
 
    夜莫深眼神幽深地盯着她半晌,忽而嘲讽地冷笑出声:“二婚女,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我撕这件衣服是在吃醋?”
 
    沈翘眸色清冷:“不是吃醋,你那么生气做什么?”
 
    她一双眼睛比水还干净,直勾勾地望进他的心底,那种探知与好奇的情绪在她的眼底呼之欲出,隐隐还带有一丝期待。
 
    期待?
 
    这个女人
 
    “你在想什么?你不会以为我会喜欢你这种女人?”
 
    沈翘一顿。
 
    “一个二手货,被自己前夫抛弃,怀着孕还到处勾三搭四的女人,我夜莫深会对你感兴趣?”
 
    沈翘脸色白了白,咬唇替自己辩解:“我没有勾三搭四,大哥我只是无意碰到的,当时我昏倒了,所以”
 
    “所以你是在跟我解释你是怎么在大哥面前表演的吗?沈翘,你是在跟我装可怜吗?这招不适用你。”
 
    夜莫深捏住她的下鄂,笑容很是恶劣:“如果你愿意用身体来取悦我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相信你刚才说的话。”
 
    他恼她气她沈翘都觉得自己可以无所谓。
 
    可是夜莫深一用这种恶劣轻挑的语气和眼神跟她说话的话,沈翘就会觉得他是故意地在羞辱自己。
 
    而这种羞辱,正是沈翘所不能忍受的!
 
    她气愤地咬住下唇,眼神恨恨地瞪着他。
 
    “你休想!”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捏在她下巴的手重了一些,夜莫深恶劣的笑容扩大:“怎么?刚才不是还一副期待的模样,二婚女,你喜欢上我了是吧?”
 
    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沈翘眼神有些慌乱。
 
    她怎么可能会喜欢恶劣又过分的夜莫深?她是脑子透逗了才会喜欢眼前这人。
 
    “你自己动心,却要把责任推到我头上,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一想到她有可能是喜欢自己,夜莫深唇角的笑容便不自觉地扩大,墨色的眼底多了一抹愉悦。
 
    而夜莫深显然自己还没有察觉。
 
    沈翘在他询问的时候便低下头去,干净的眼中生生地多了一抹刺痛!
 
    她怎么会蠢到去问夜莫深那种问题?她是白痴吧?才会自作多情到去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吃自己的醋,怎么想都知道不可能。
 
    虽然昨天她跟着夜莫深去了别墅不知道具体发生的事宜,可是依靠女人的直觉,沈翘也可以感觉到他是在找人,而且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什么时候有她沈翘的事了?
 
    思及此,沈翘咬住下唇,重新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已经有了愤怒之光。
 
    “我才没有喜欢你!”
 
    这话是一字一句地咬牙切齿说出来的,沈翘盯着他漆黑的眸,追加了一句:“你说的对,我的确是个二婚,被前夫抛弃,还怀着孩子,任谁都不会喜欢我。我没有自作多情,但是我也想告诉你一句,你也少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嫁给你就会喜欢你吗?像你这种人,易燃易爆炸,脾气不好,性格恶劣,不尊重女性,总是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的人根本不懂是什么尊重,就这样的你,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喜欢你???”
 
    说到最后,沈翘几乎是喊出来的!
 
    夜莫深的脸色原本铁青,在听到沈翘这番对他的数落之后,可以说是完全阴沉了,他戾气极重地掐住她的下鄂,力道大到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沈翘抬高下巴,倔强地同他对视。
 
    “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那么想听,我说十遍都可以,我说你脾气不好性格恶劣,永远不会喜欢你,唔”
 
    她的话音未落,夜莫深如暴风雨般的吻便袭了上来,咬住她的嘴唇,攻城略地,火热的大手在她的后背摩擦,粗粝的掌心像电一般,引得沈翘阵阵颤栗。
 
    沈翘感觉自己就像飘浮在大海上的小小帆船,一个浪头拍过来她就东倒西歪左右摇晃不得重心。
 
    尽管这浪头危险,可帆船也不得不依靠着这浪头慢慢前进平息。
 
    沈翘一开始抗拒,后来整个人也沉沦其中,正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夜莫深突然扯了旁边的西装盖到了她的头脑上。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前便一片黑暗,然后她的后脑勺被按住,夜莫深将她压在了胸前。
 
    与此同时,夜莫深怒斥出声:“滚!”
 
    这个滚字特别有力,震动着夜莫深的胸腔,传递到了沈翘的耳朵里。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