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的二婚新妻沈翘夜莫深全文小说阅读|夜少的二婚新妻全本完结版小说阅读

时妩 2018-11-10 阅读


《夜少的二婚新妻》
 
主角:沈翘,夜莫深
 
讲述了:
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夜少的二婚新妻》精彩试读
 
    这个女人是真的吃是熊心豹子胆子,才敢连续对他出手两次。
 
    夜莫深捏住她的下鄂,力道大到几乎要将她的骨头给捏碎,沈翘吃痛,脸色瞬间又变得苍白起来。
 
    “你既然这么讨厌我,那你不如给我来点痛快,要把我扔下楼就把我扔下楼,或者你想杀了我都可以,何必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羞辱我?!”
 
    尽管下巴被他的大手捏着,那力道疼得她额头冒出冷汗,可沈翘还是决定跟他杠到底。
 
    “羞辱嗲?”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
 
    她居然觉得刚才那个吻对她来说是羞辱吗?
 
    其实夜莫深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就吻上去了,只是当靠近她的时候,他忽然瞧见那双平静的眸子似有了灵气一般,然后他就不自觉地吻了上去。
 
    然后,越是吻下去,就越是沉溺其中。
 
    他还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就被她咬破了舌头。
 
    那他当然也要以牙还牙了。
 
    “你是第一个敢打我耳光的女人!”
 
    “打都打了,你想怎么样?”沈翘不怕死地说道。
 
    他想怎么样?
 
    按理说,依照他以往的脾气,她就算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可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下不去这个手。
 
    “呵,不怎么样?你不是觉得我羞辱你吗?”夜莫深冷冷一笑,猛地凑近欺上她的嘴唇,声音模糊:“这样,你觉得怎么样?”
 
    “混唔。”沈翘想要推开他,他的唇又猛地贴紧,把她的声音封住。
 
    沈翘心里生起厌恶,下一秒却瞪大了眼睛,因为夜莫深的双手居然从她的衣摆底下探了进去,然后覆上了
 
    她几乎是一刹那间就弹跳起来的,用力地将夜莫深给推开,自己的身子往后退去,可是沈翘来不及去想其他的,费力地跳下床,然后离夜莫深很远。
 
    夜莫深挑眉:“逃?你觉得你能逃到哪去?”
 
    沈翘咬住下唇,又忽地想起什么,她伸出手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嘴唇。
 
    当着夜莫深的面,夜莫深很轻易就被她的动作激怒,她居然在擦嘴唇,夜莫深脸色阴沉起来,冷笑着朝她靠近:“你再擦试试!”
 
    他的声音冷峻,如同地狱传来的修罗,沈翘见他滚动着轮子朝自己靠近,身上仿佛罩了一圈黑色,吓得动作一顿,下一秒却咬牙道:“再擦又怎么样,反正你也追不上我!”
 
    话落,沈翘转身就朝外面跑。
 
    正好跟进来的萧肃撞了个满怀,萧肃的身子直往后退,沈翘撞得心口发疼,后背贴在墙上,萧肃捂着胸口:“沈助理,你这是要干嘛去?”
 
    沈翘没理他,越过他就朝外面跑去。
 
    萧肃有些纳闷,走到夜莫深面前询问:“夜少,沈助理她醒了啊?”
 
    夜莫深转动轮子的动作停下来,他脸色阴沉地停在原地,眸光冰冷地睨着他。
 
    “你不是看见了吗?”
夜少的二婚新妻
    萧肃点点头:“是啊,没想到她一天不吃饭刚醒过来就有力气跑耶,把我撞得有点疼了。”
 
    夜莫深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萧肃:“夜少,沈助理跟你吵架了?”
 
    夜莫深:“”
 
    萧肃:“您不去追吗?”
 
    夜莫深:“”
 
    找一个这样的助理,是他的错。
 
    沈翘一口气跑出了医院,停下来的时候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要瘫软下去。沈翘只得赶紧扶住墙,慢慢地蹲下去闭上眼睛。
 
    休息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睁开眼睛。
 
    眼前已经恢复明亮。
 
    她蹲在冰冷的地面上,才发觉自己连鞋子都没有穿,舌头传来的痛楚清晰地提醒着她先前夜莫深对她的羞辱,她不能再回去。
 
    夜莫深那个混蛋!
 
    沈翘握紧了拳头,然后再一次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
 
    最后,她缓缓地站起身,瞧着周围的人来人往。
 
    大抵是她现在的样子有些奇怪,所以路人看她的目光都有些奇怪。
 
    沈翘苦笑一声,垂下眼帘往前走。
 
    “翘翘?”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沈翘的步子一顿,那人就冲过来,“翘翘,真的是你?”
 
    沈翘抬头,发现朝她走来的人居然是林江。
 
    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
 
    沈翘脸色微变,加快步子往前走着,可她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饭,走了两步差点摔倒,林江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翘翘,我给你打电话发短信你怎么都不理我呢?”林江面上挂着焦急之色,可是语气又充满质问,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她此时穿着病服,看起来残弱不堪的样子。
 
    沈翘推开他的手,冷笑着往后退了一步。
 
    “离我远点,你这个渣男。”
 
    林江想要往前的步子就这样停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沈翘:“翘翘,你说我是渣男?”
 
    沈翘目光冰冷地望着他。
 
    “翘翘,我是有苦衷的你信吗?”
 
    沈翘转身就走,林江快步追上来拉住她的手,沈翘恶心得反手就甩开他:“你放开我,别碰我!”
 
    林江一脸受伤地将手收了回去,站在一旁目光幽幽地望着她。
 
    “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离婚手续我们已经办了吧?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因为宝儿怀孕了,所以我必须对她负责任,翘翘,你可以原谅我吗?”
 
    沈翘:“”
 
    他居然有脸说出这种话,沈翘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看向林江:“林江,你是不是觉得我沈翘看起来像个傻子,或者说,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个傻子?永远都会无条件地为你做饭洗衣,永远为你着想,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可以不介意,就算你把小三带到家里来,甚至她怀孕生子了,我都可以原谅你?”
 
    “难道不是吗?”林江反问,他皱着眉:“我以为你就是这样的,翘翘,作为我的妻子,难道你不应该应谅解自己的丈夫吗?”
 
    沈翘:“”
 
    她真的是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奈,第一次意识到一个人的脸皮厚到底有多可怕。
 
    她冷笑着:“我没想到你居然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翘翘,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哪个男人不在外面找小三?就你那天找的那个?他是谁?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林江,你凭什么质问我这些?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沈翘倒退两步,跟林江保持距离。
 
    她不懂的,自己以前到底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为什么在两年的时间里会对眼前这个男人死心塌地,而今天才发现林江居然是这么无耻的人!
 
    是他以前伪装得太好了,还是一直以来都是她太蠢了?
 
    “当然有关系!”林江往前一步,扣住她的肩膀:“你怎么会可以在我们刚离婚以后就去找别的男人?他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他那么有钱,你是不是早就傍上他的?是不是在我们还没有离婚的时候你就跟他在一起了?我一直以为你还算个不错的女人,没想到你这么爱慕虚荣这么不要脸!”
 
    沈翘震惊了!
 
    她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发觉他真的是无耻到了一种境界。
 
    再跟他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沈翘冷笑着,眼神冷冰冰地望着他。
 
    “对,我就是爱慕虚荣,我就是不要脸,我承认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真是她的好前夫!
 
    在一起两年的时间,他看到她的第一时间居然就是质问她,而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也看不到她现在没穿鞋子,身上还穿着病服,脸色苍白的样子。
 
    沈翘是真的觉得自己以前真瞎。
 
    “放开你?那是不可能的,你必须向我道歉。”
 
    沈翘:“放开我。”
 
    “翘翘,跟我道歉完,你还得去跟我妈道歉,你欺骗了我们”
夜少的二婚新妻
    “呵呵,我说最后一次,给我放开!”沈翘气得不行,反手一耳光就朝林江甩了过去,林江被她甩了一耳光之后瞬间勃然大怒。
 
    “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泼妇,好,既然你这么不要脸,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林江掐住她的胳膊,用力地拖拽着她,沈翘的力气哪里敌得过他,“你放开我,放开!”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要你回去我家里跟所有人道歉,以及要你去告诉所有人,你做了什么不要脸事!”
 
    “放开我”沈翘的胳膊被他掐得很疼很疼,而且这剧烈的拖拽让她的眼前渐渐发黑。
 
    忽然,一个高大的人影挡在了林江的面前,阻止了他的前进。
 
    林江望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男人,皱起眉拖着沈翘往另外一个方向,谁知道那男人也改变了方向,又生生挡住了他的去路。
 
    林江不悦:“你谁啊?为什么拦我的路?”
 
    男人微微一笑,声音极为温润。
 
    “不好意思,你拖拽的那位女士,是我的弟妹。”
 
    “弟妹?”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翘抬起头来,便看到了夜凛寒。
 
    他穿着打理得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衬衣,尽管是拦路林江,可眼神依旧是温润的,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所以,林江看他这个样子,一副很好欺负的模样,一点都不怕他。
 
    “她是你的弟妹,那她还是我老婆呢,我想对她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说她是我的弟妹,你说她是你老婆?难道你是我弟弟?我怎么不清楚这件事?”夜凛寒微微一笑,但眼底已经浮现危险的光。
 
    林江:“烦不烦?别多管闲事,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
 
    “放不放人?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
 
    说到这里,夜凛寒拿出手机,直接按下了110。
 
    “如果在电话接通以后,你还是没有松开她的话,那就别怪我把警察叫过来了。我想警察应该会对当街拐卖人口很感兴趣。”
 
    夜凛寒放了免提。
 
    嘟——
 
    嘟——
 
    夜凛寒身上自有一股气场,让人觉得他不像是在开玩笑,林江还真的被他吓到了,听到那声音响了三声以后,终于受不住松开了沈翘,然后恶狠狠地瞪着沈翘:“你给我等着,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然后林江快步逃离了现场。
 
    夜凛寒动作飞快地按下了挂机,沈翘看着夜凛寒,嘴唇动了动:“大,大哥谢谢。”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便无力地朝前倒去。
 
    夜凛寒脸色一变,伸手接住她,然后将她揽入怀中。
 
    碰到她的时候,夜凛寒才发现沈翘很瘦很瘦,这一碰都能碰到她的骨头了。
 
    “弟妹?”夜凛寒叫了她一声,沈翘已经两眼紧闭,没有意识了。
 
    夜凛寒看着她的眼神顿时有些心疼起来,他单手将手机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一手拦住沈翘的双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而这一幕则落进了不远处追出来的夜莫深和萧肃眼里。
 
    萧肃亲眼目睹这一幕之后,在看到夜凛寒把沈翘打横抱起来之后,就感觉到夜莫深身上的气息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让站在他身边的萧肃如处地狱。
 
    他有些结巴地开口替沈翘解释:“那,那个夜少,沈助理她晕过去了。”
 
    呵,夜莫深在心底冷笑。
 
    他当然知道她晕过去了。
 
    之前咬他打他的时候不是挺有力气的?这会儿看到夜凛寒就柔弱得晕过去了,还往他的怀里倒?
 
    呵。
 
    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沈助理,昨天到今天都没吃饭,没有力气晕过去是正常的。”萧肃还在替沈翘作解释。
 
    夜莫深不答话。
 
    “夜,夜少咱们要上去把沈助理抢回来吗?”
 
    夜莫深猛地回头,眼神锐利地盯着他,萧肃立即哆嗦了一下:“那,不去了?”
 
《夜少的二婚新妻》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