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劫数难逃沈翘小说免费阅读|爱上你劫数难逃完结版小说在线阅读

淡定的小编 2018-11-10 阅读


《爱上你劫数难逃》
 
主角:沈翘,夜莫深
 
讲述了:
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爱上你劫数难逃》精彩试读
 
    “夜少,根据资料上显示,沈助理小的时候曾经被拐卖过。”
 
    萧肃的话响起之时,夜莫深正好看到他所说的地方。
 
    “因为沈助理跟别的孩子不一样,所以她被单独关到了一个小黑屋子里,据当时警察的说法是,她被关在屋子里整整三天三夜吧,没有给一口水和一口饭,也没有人去探视过她。”
 
    听到这里,夜莫深捏着资料的手已经无声地收紧。
 
    “三天后人贩子进去打了她一顿,据当时所说,警察找到她的时候,沈助理已经奄奄一息,进了医院抢救了很长时间才救活的。”
 
    说到这里,萧肃停顿了顿,然后不是特别自然地道:“当时沈助理只有四五岁”
 
    四五岁,被饿了三天,没给水喝,居然
 
    夜莫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他的心灵,资料在他的手中揉成一团,萧肃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提醒了一句。
 
    “夜少,您好像有点不对劲?”
 
    闻言,夜莫深眼神一变,反应过来,冰冷的眼神刀朝萧肃射去,他立即不敢噤声了。
 
    “沈助理,大概是昨天被关到房子里,停电以后,满屋子的漆黑可能让她回忆了之前吧,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一段那么黑暗却绝处逢生的经历,对于当时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来说应该是有多绝望。
 
    她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之下,才能熬过来?
 
    夜莫深忽然想到了她刚进夜家时,听到让她滚出夜家时,那双茫然无措的眸子,后来又猛地追上前跟他谈条件争取留下来的机会。
 
    “去医院。”
 
    夜莫深将资料丢至一旁,然后滚动轮子朝外面而去。
 
    医院
 
    沈翘睡了整整一个晚上,陈妈守了她一夜都未见她睁开过眼睛,医生来查过一趟,见她实在太虚弱了,于是给她输液。
 
    输到一半的时候夜莫深来了,陈妈立即起身。
 
    “二少爷,您来了。”
 
    “陈妈,醒了没有?”
 
    陈妈摇头:“没有,我这看了一晚上了,二少奶奶就没睁开过眼睛。”
 
    听言,夜莫深眼神一冽,到现在还没醒?
 
    “不过医生倒是来看过了,说她的情绪已经恢复,一切都正常,应该很快就能醒了。”
爱上你劫数难逃
    说到这里,陈妈顿了顿:“我想医生的话应该没有错,既然二少奶奶快醒了,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下,一会送点新鲜的食物过来。”
 
    “嗯。”夜莫深应了一声,声音沙哑。
 
    萧肃开口,声音同样嘶哑:“陈妈,你熬了一个晚上,我送您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去坐个公交车,很快就能到,你跟二少爷黑眼圈都很重啊,是不是都一夜没休息?”
 
    提起这事萧肃叫苦,他没睡正常,但夜莫深怎么就也一夜没睡了?
 
    萧肃还真的将身子探前,去查看夜莫深的眼圈。
 
    “找死吗?”然而,他刚把脑袋凑到他跟前,夜莫深阴沉的目光便落在他的脸上,萧肃立即退后。
 
    “夜少昨晚没睡是因为担心沈助理?”
 
    “”夜莫深蹙起眉。
 
    “夜少,您有没有发现,您对沈助理”
 
    “你想说什么?”夜莫深的声音冷傲得不似正常人,阴郁的气息也随之外露。
 
    萧肃舔了舔嘴唇,紧张地道:“夜少是不是喜欢上沈助理了?”
 
    夜莫深瞳孔一缩,倏地回过头,眼神幽深如狼一般。
 
    萧肃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紧张到额头冒汗:“夜,夜少我只是开个玩笑!!您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夜莫深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和眼神摆明了格外凶狠,似要吃人一般,萧肃突然有些后悔,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夜少如果您不喜欢沈助理的话,那否认就可以了啊,为什么要这么大的反应呢?”
 
    咔嚓——
 
    萧肃听到了关节响动的声音,他仿佛可以预料到如果让夜莫深打上一拳的话,他可能要断掉几根骨头,于是他悄悄地往后挪着步子。
 
    “咳咳”
 
    然而在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人咳了两声,化解了这一场僵局。
 
    刚才还满身杀气眼神冷冽的夜莫深,在听到沈翘的咳嗽声之后,立即扭过头滚动着轮子到了病床边,“倒杯水来。”
 
    萧肃也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倒了杯温水递上前。
 
    沈翘昏睡了很长时间,睁开眼睛的时候对室内的光线还有些不太适应,眼睛微微睁开,然后又不适地闭上,适应了许久才重新睁开,映入她眼帘中的却是一张俊美熟悉的脸。
 
    沈翘的眼神呆呆的,还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之下。
 
    夜莫深看她这样的眼神,额头的青筋跳了跳,该不会还跟昨天一样吧?
 
    下一秒,沈翘闭起眼睛,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又轻咳了一声。
 
    “坐起来。”夜莫深伸手慢慢地扶着她起身,萧肃上前递水:“沈助理,先喝水润润嗓子和胃吧。”
 
    沈翘躺在床上,没有听夜莫深的话坐起来,也没有去接萧肃的水。
 
    “沈助理?”
 
    沈翘没动,就安静地躺在那里,可是眼神却是直勾勾地看着夜莫深的。
 
    她这副样子,让人看着有些毛毛的。
 
    夜莫深没注意沈翘的眼神,伸手想帮忙扶沈翘坐起来。
 
    啪——
 
    然而他还没有碰到沈翘,手就被沈翘吃力地拍开了。
 
    萧肃:“”
 
    夜莫深:“”
 
    夜莫深微蹙起眉,眯起眼睛跟她对望。
 
    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恨意?
 
    是他看错了,还是她真的恨他?怪他把她关进了房间里么?
 
    “走开!”对视片刻后,沈翘出声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干哑枯涩。
 
    夜莫深眉头蹙得更深,声音渐冷:“二婚女,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沈翘咬住下唇,不答。
 
    “起来。”
 
    他命令。
 
    她不动。
 
    夜莫深出手,沈翘想要拍开他,但同样的法子夜莫深怎么可能会中招两次?这一次索性扣住她的手腕,另一只直接绕到她的背后将她扶了起来。
 
    沈翘纤瘦,所以轻,再加上饿了一天一夜,她都没什么力气了。
 
    所以一下子就被夜莫深给托了起来。
 
    “你放开我!”她气愤地挣扎着,手上扎针的地方歪了,然后渗出血来
 
    那鲜艳的红色一下子就刺红了夜莫深的眼睛,手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沈翘,眉头却很深地蹙了起来,“该死的,你在闹什么脾气?”
 
    沈翘不顾手上的鲜红,身影缩到角落里去。
 
    她环抱住自己,眼神带了恨意。
 
    夜莫深眯起眼睛,“你恨我?”
 
    沈翘不说话,但那双眼睛里摆明了对夜莫深就是满满的恨意。
 
    “为昨天的事怪我?”夜莫深冷笑一声,目光却不自觉地看向她手腕上流血的地方,声音逐渐冰冷:“你服一句软都不会,一句解释都不给,关你一天,有什么问题吗?”
 
    沈翘咬住下唇,仍旧愤愤地盯着他。
 
    夜莫深心中无奈,只能道:“过来。”
 
    可是沈翘根本不为所动。
 
    夜莫深额头的青筋凸出,眉间藏着隐忍的怒气,他声音清冷:“我的耐心有限,你是自己过来,还是要惹我生气?”
 
    病房里陷入了很沉重的气氛,沈翘的手还在流着血,可她就是坐在那里不肯往前,一双美眸愤怒地瞪着夜莫深。
 
    萧肃站在后面看着这一幕,都觉得极为心惊。
 
    沈助理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昨天晚上可是夜少把她亲自从别墅里带出来的啊!
 
    “该死的!”夜莫深低咒一声,大手朝沈翘探去。
 
    沈翘想要避开他的触碰,可却一下子就被他抓住了纤瘦的手臂,然后拽了过来,听到他咬牙切齿地道:“去叫医生过来。”
 
    萧肃愣了一秒点头。
 
    医生来了以后,给沈翘的手包扎了一下,然后叹气道:“醒了就好,但是这位小姐身体太虚弱了,最好还是不要再乱动啦。”
爱上你劫数难逃
    “知道了,谢谢医生啊。”萧肃一边给医生道谢,一边将他送出去。
 
    整个过程中沈翘都是不愿意配合的,可是她的力气根本挣不开夜莫深的束缚。
 
    很奇怪他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夜莫深,你放开我”沈翘气得不行,一直试图从他的手里挣脱开来,可夜莫深的手就如同铁链一般紧紧地锁在她的手上。
 
    他的眼神漆黑慑人。
 
    “你最好给我安静下来,要不然我把你从这里扔到楼下去。”
 
    听言,沈翘动作一顿。
 
    夜莫深薄唇微动,补充了一句:“这里是六楼。”
 
    沈翘:“夜莫深,你混蛋。”
 
    “呵。”夜莫深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握住她胳膊的手逐渐用了几分力气,“真是胆大了,都敢直呼我名字了。”
 
    沈翘见他眉头蹙着,漆黑的眼里泛着慑人的光,下意识地就逞强道:“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有本事,你把我扔下去。”
 
    夜莫深:“”
 
    沈翘咬住苍白的唇,“反正如果我死了,你也逃不了。”
 
    杀人偿命。
 
    “呵,谁说摔下去会死?”夜莫深手移至她的脑后,按住她的后脑勺靠近自己,二人的距离猛地拉近,呼吸几乎相融。
 
    夜莫深俊美的脸在眼前放到最大,大到她的眼神无法聚焦,眼中只有他那双漆黑的眼睛透露出来的锐利眼神,以及耳边响起他低沉魅惑的嗓音。
 
    “不死半残才是最可怕的,到时候摔断了胳膊或者是腿,就跟我一样每天都坐在轮椅上。”
 
    “”沈翘呼吸一窒,瞳孔放大了几分。“你!”
 
    没想到他居然跟自己说这样的话,明明他一直坐在轮椅上,明明那是他的痛处啊!
 
    他居然这样堂而皇之地说出来了。
 
    “要试试吗?”夜莫深压紧她的后脑勺,二人的额头相抵在一起,呼吸相融。
 
    沈翘听到自己的心跳开始慢慢地变了。
 
    如果之前是因愤怒而剧烈跳动,这会儿,却是因为夜莫深的靠近,他身上的气息逐渐笼罩包围过来,男性的荷尔蒙气息萦绕着她。
 
    她的心跳逐渐因为紧张而加速跳动。
 
    只要一呼吸,就感觉全是他的气息。
 
    沈翘紧张地眨眨眼睛,美眸里的情绪产生了些许变化。
 
    她紧张得不行,伸手推着他的胸膛,“你放开我唔”
 
    毫无预警的,沈翘柔软的唇被吻住。
 
    夜莫深几乎是下意识地的往前一步狠狠地攫住了她的嘴唇。
 
    沈翘瞪大眼睛,美眸里的光因惊讶而颤动。
 
    他居然又吻她了。
 
    在纵容手下把她关进那个黑房子以后,连她被带走都未曾转头看她一眼之后,却在这里按着她的脑袋吻她。
 
    他究竟把她当成什么?当成什么????
 
    是觉得她这副样子很惨很可笑,故意羞辱她?
 
    沈翘一开始很惊讶,后来想通了这其中的曲折之后,心口的怒火越积越多。
 
    可夜莫深的吻越来越深,甚至放肆地将舌探进她的口中,汲取属于她的更多甜蜜与芬芳。
 
    “唔。放”沈翘用力地挣扎着,不挣扎还好,一挣扎,夜莫深吻得更深,甚至另一只手探出捏住她的下鄂,不让她逃脱半分。
 
    沈翘几乎是被迫承受着他的吻。
 
    这种吻没有半点美好可言,只有羞辱!
 
    无尽的羞辱!
 
    沈翘推不开他,只能想其他办法。
 
    她突然用力地咬住他的舌头!
 
    “嘶”夜莫深倒吸一口凉气,痛苦地哼了一声。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二人的唇间弥漫开来,就在沈翘以为他会松开自己的时候,谁知道他居然对着她的下唇也用力地咬了一口。
 
    “唔——”沈翘脸色痛苦地嘤咛一声,小脸的五官皱成一团。
 
    慢慢的,夜莫深退回自己的唇舌,眼神邪气地盯着她。
 
    “还咬吗?”他抵着她的额头问了一句,因为沾了鲜血的关系,所以他的嘴唇格外鲜红,搭配那双深邃幽深的眼眸,他此时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妖冶。
 
    沈翘碰了一下自己被咬破的下唇,气得直接抬手给了他一耳光。
 
《爱上你劫数难逃》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