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不温暖全文阅读_爱情从来不温暖最新章节列表

夏小霜 2018-11-10 阅读


《爱情从来不温暖》
 
主角:林宛白,顾左司
 
讲述了:
林宛白深爱着这个人,可这人……却在她怀孕七月时,仍旧狠狠的折磨她。林宛白求她放过自己,放过还未出世的孩子。可他却毫不留情的说:“一个贱人怀着的贱种,没了就没了。”他如此厌恶着林宛白,口口声声说着,恨不得她去死。可当她真的消失了,他却疯了一般的寻她……
 
《爱情从来不温暖》精彩试读
 
此时,大洋的另一端,某家农场的小路上,一个面容秀丽地女子从路的尽头走过来。
 
    “今天回来得很早哦。”刚走到家门口,隔壁邻居就探出一颗脑袋,笑嘻嘻地朝她打招呼。
 
    林宛白唇角扬起一抹真诚的笑容:“是啊,那帮孩子今天放假,我就早些回来了,我买了些菜,今天来我家吃饭,我给你做正宗的中国菜好不好?”
 
    她抬起手晃了晃自己路上买的菜,那个叫威廉的少年一下子就跳了出来,连声点头。
 
    林宛白摸了摸他的脑袋,威廉脸色一个爆红,扭扭捏捏地躲开了。
 
    她好笑地对躲得远远的小孩说:“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我有个弟弟和你差不多大,我看你和看我弟弟是一样的。”
 
    威廉点点头,少年有着非常英俊的长相,虽然也是黑头发黑眼睛,但五官明显比东方人更立体深刻,个子也比林宛白高了半个头不止。
 
    如果他绷着脸不笑,看起来就是一个成年人了。
 
    她笑了笑,嘱咐了威廉一句等会记得过来吃饭,就进门了。
 
    她叫林宛白,一年前被眼前的这个少年从海里救起,于是就在这里定居下来,甚至找了一份幼教的工作。
 
    她记得自己有个弟弟,还有个赌鬼老爸,但是当威廉问她为什么会掉进海里时,她却记不起来了,医生说这是选择性失忆,是病人对痛苦的记忆做出的应激性封闭反应。
 
    于是她也就不再想了,威廉是这一片的农场主,跟在身边的只有几个仆妇,林宛白也很好奇威廉的父母去哪儿了,但后来又忍住没问。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小秘密,何必非要揭开看个究竟呢?
 
    想到这里,林宛白洗菜的手一顿,脑袋隐隐有些钝痛,她也有秘密吗?
 
    吃饭的时候,威廉跟林宛白提起最近他要去zhong国一趟,为以后考国外的大学做市场调查,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林宛白夹菜的手一顿,然后笑着说:“我没有什么好回去的吧,弟弟有妈妈照顾过得应该不错,至于我爸,回去了还麻烦,不如不回去。”
 
    威廉却缠着她不放:“去嘛去嘛,每次听你说起你的故乡,我都特别感兴趣,以前都是匆匆来去没有好好见识过,正好你回去带我玩一玩。”
 
    林宛白被他缠得不耐烦就答应了。
 
    陆梦雪最近的日子过得也不好,当时她连夜逃到了外地,却发现警察已经开始通缉她,她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买了张机票飞往国外。账户已经被冻结了,她手里的现金也没带多少,一直都靠朋友接济。
 
    最近朋友对她白吃白喝近一年的行为也颇有意见,几次三番暗示她,她不得不向朋友借了最后一笔钱,偷偷潜回国内,看看顾左司消气了没有。
 
    谁知就让她在顾左司公司门口看到顾左司大跨步从车里接出两个小孩,一左一右地抱着目不斜视往公司门口去了。
 
    陆梦雪气得狠狠揪着路旁绿化的叶子,一张漂亮的脸狰狞成凶神恶煞的模样。
 
    她恨恨地看着顾左司大跨步走进公司的背影,气愤地把自己蹂躏得不成样子的树叶扔到地上,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刻骨的恨意。
 
    “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凭什么也能拥有左司哥的怀抱!该死,你们都该死!”
 
    下班后,顾左司又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儿子去买衣服了。
 
    他没有去自己常去的高档场所,反而选了一家人来人往的商场,里面也有一些面料舒服做工简单的衣服,给小家伙穿足够了。
 
    自从林宛白走后,他的生活习性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喜欢安静优雅的私人会所,现在偏爱人来人往的商场街道;以前喜欢格调高雅的西式餐厅,现在喜欢具有烟火气息的饭店大堂;以前觉得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才是自己游刃有余的地方,现在却厌倦了一切不必要的社交,安心在家带孩子
 
    一个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在她走后的这么长时间里,他慢慢把自己活成了她。
 
    顾左司捏捏鼻梁,被抱在怀里的蹦蹦见状也摸了摸爸爸的鼻梁,小心地呼了呼气:“爸爸不累,我给爸爸呼呼”
爱情从来不温暖
    “嗯。”顾左司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一些惨痛经历,蹦蹦自小就身体不好,也不太爱说话,心思敏感细腻,好像生怕会再被扔掉似的。
 
    再反观自家早就跑得没影的小子,顾左司摇了摇头,觉得头更痛了。
 
    “蹦蹦,帮爸爸看看跳跳在哪里。”
 
    蹦蹦有个特殊技能,就是不管人多人少,总能一眼找出跳跳藏在哪里,绝对不会让跳跳脱离自己的视线,要是跳跳要去做危险的事情自己都阻拦不了的话,蹦蹦也会立刻跑过来像顾左司告状,因此顾左司从来不担心乱跑的跳跳会遇到什么危险。
 
    有时候他也会自私地想着,蹦蹦真是跳跳的福星,小时候帮他挡了那么多灾祸,长大一些又这么喜欢跳跳关心跳跳,怪不得那时候连爬都不会爬的跳跳看到从急救室推出来的蹦蹦就一定要拉住人家的手。
 
    以前他不相信命运,现在却觉得有些东西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吧。
 
    蹦蹦黑漆漆地眼睛在人群中逡巡了一圈,立刻抬起小手指着一个大盆栽对顾左司说:“在那里。”
 
    顾左司抱着蹦蹦走到盆栽前,忍着笑说道:“出来吧,看到你了。”
 
    跳跳这才嘟着嘴从盆栽后面露出来,气鼓鼓地说道:“不好玩,蹦蹦帮爸爸。”
 
    顾左司在蹦蹦脸上啾了一口,挑眉看向自家小子:“蹦蹦比你乖,我喜欢乖孩子。”
 
    跳跳扁扁嘴,赌气转过身不看爸爸。
 
    这时蹦蹦从顾左司的怀里下来,像个小大人似的摸了摸跳跳气鼓鼓地脸蛋,在他脸上啾了一口。
 
    “跳跳最可爱了。”
 
    这时,人群前方传来一阵骚动,顾左司连忙抱起两个孩子护着他们不被人挤到,抬头往前方看去。
 
     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纠纷,堵住了上下电梯唯一的通道,所以人才会越聚越多。
 
    顾左司向来对这些热闹没什么兴趣,他一手一个孩子,用背格挡开人群,嘴里说着借过的话,试图穿越人群坐电梯下去。
 
    这时跳跳惊呼了一声,抱着顾左司的脖子喊道:“阿姨好漂亮。”
 
    顾左司抬头看了一眼,仗着身高优势看到人群中有个高个子年轻人抓着一个男人在说着什么,他飞快地低下头,说道:“你这小家伙是不是又见了好看的阿姨走不动路了。”
 
    跳跳抱着顾左司的脖子撒娇:“爸爸你也看看嘛。”
 
    顾左司拗不过儿子,只好挤开人群走向人群中央,嘴里还漫不经心地说道:“要是没有,回去我就打你”
 
    话音未落,他的喉咙就算被什么人瞬间扼上了,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只是墨黑色的眼眸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林宛白被顾左司盯得发毛,伸手拉了拉威廉的衣服,低声说道:“算了吧,他也没偷到你的东西,好多人都看着呢。”
 
    威廉瞪大眼睛,仔细看那双黑色的眼珠还泛着似有若无的蓝:“为什么要看着我?”
 
    不过林宛白这么说了,他也就乖乖把那个已经被他教训得焉头巴脑的小偷放了,拍拍手道:“算了,快过年了,不跟他计较。”
 
    林宛白:“”
 
    这地地道道的国话是谁教你的?
 
    她看他根本就不需要有人带他了解国内的文化嘛!
 
    威廉拉着她的手准备离开,这正和林宛白的意,对面那个男人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可怕。
 
    这时,顾左司上前一步攥住了林宛白的手腕,眼眶泛红,盯着她的目光仿佛要吃人。
 
    林宛白也突然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
 
    威廉一拉没拉动,回头一看就炸了:“怎么你故乡的小偷这么猖狂,刚刚要偷我东西,现在又来个偷人了,我要投诉你们,投诉你们!”
 
    林宛白急忙用令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别说了别说了,全世界都要听到了。”
 
    接着她抬头,一眼就撞进了顾左司如海般深邃的眼眸中。
 
    那双眼眸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要把她吸进去,她晃了晃脑袋,微笑着看着面前无论是身高还是气势都高出她一大截的男人说道:“这位先生,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
 
    顾左司却充耳不闻,一字一字地喊着她的名字:“林宛白。”
 
    ——我想你想得好苦。
 
    林宛白惊讶地看着顾左司:“您认识我吗?不好意思,我这里出了一些意外,忘记了很多事情。”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自己这里受了伤。
 
    顾左司浑身一震,他抬手,似乎是想要摸摸林宛白的头发。
爱情从来不温暖
    林宛白连忙把手从他手中抽回来,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腕,心里想着这人手劲真大啊。
 
    这时威廉已经像个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似的站到了她的面前,警惕地盯着顾左司。
 
    林宛白刚抬脚想走,却感到自己的小腿被人抱住了,她低头一看,顿时苦笑不得。
 
    两个一岁多的小孩抱着她的小腿,一看她低下头,其中一个长得肉嘟嘟的小家伙就张开手,奶声奶气地说道:“阿姨抱抱。”
 
    林宛白本就喜欢小孩子,被这声阿姨叫得心都化了,她抱起了这个胖嘟嘟的孩子,笑着问道:“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呀,爸爸妈妈在哪里。”
 
    那孩子抬手——指向了顾左司。
 
    “爸爸。”
 
    林宛白一阵惊愕,眼前的男人肩宽腿长气质优雅,一看就知道气场不凡。
 
    像他这个年纪多半还在花丛里打滚呢,没想到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了。
 
    而且还亲自带孩子来逛商场,林宛白默默地在心里对他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层。
 
    顾左司此时也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出神地盯了林宛白一会,才对着林宛白优雅一笑:“抱歉,家中亡妻长得与你太像,一时激动之下认错了人,希望没有对你造成困扰。”
 
    他微微颔首,牵过蹦蹦的手,又对着还赖在林宛白怀里的跳跳说道:“还不快下来,给人家阿姨添麻烦了。”
 
    跳跳往林宛白怀里一扎,看也不看顾左司一眼。
 
    “我不。”
 
    顾左司摇摇头,准备把自家熊孩子强行抱下来,谁知跳跳又哭又叫,就是不想从林宛白怀里下来。
 
    林宛白只得说道:“算了吧,不知你们有没有吃晚餐,不如让这孩子陪我一起吃个晚餐。”
 
    顾左司正要拒绝,跳跳就已经满口答应了。
 
    他亲爹只得站在他面前干瞪眼。
 
    在商场找了个吃饭的地方坐下来,这一群高颜值组合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男帅女美,还抱着两个玉雪可爱的孩子,就连后面跟着的那个混血小哥也是帅得冒泡。
 
    威廉郁闷地跟在两人后面,谁要跟这个不认识的男人吃饭啊。
 
    吃饭间隙,顾左司若有似无地问了几句林宛白家住哪里做些什么工作之类的话,林宛白挑了一些记得的说了,不记得的就歉意地笑了。
 
    跳跳今天特别反常,全程赖在林宛白怀里没起来,要知道,这小子喜新厌旧得很,看到喜欢的人最多半个小时也就腻了,哪像这样,快两个小时了坐在椅子上乖乖吃饭。
 
    林宛白给他舀了一碗玉米粥,小家伙也不嫌弃呼啦呼啦全部喝下去了。
 
    顾左司看得叹为观止。
 
    “林小姐看起来很喜欢小孩。”顾左司微笑着问道。
 
    林宛白对这个在商场里把别人认作亡妻的深情男人很有好感,于是交往的时候也带上了几分真诚。
 
    “是啊,我的工作就是幼教,平时照顾那些孩子听开心的,可惜我自己没有。”
 
    说到这,林宛白的眼神变得失落。
 
    小腹一抽,里面像是有生命搏动过一般,她偷偷按住肚子,心想是不是自己吃坏了东西。
 
    最后,跳跳用自己死皮赖脸的方式要来了林宛白的联系方式,顾左司对儿子这么上道的行为表示非常满意。
 
    两人分别时,跳跳抱着林宛白的脖子偷偷叫了一声妈妈。
 
    可林宛白并没有听见。
 
《爱情从来不温暖》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