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你一往情深林宛白顾左司完整版章节目录及大结局

夏小霜 2018-11-10 阅读


《赠你一往情深》
 
主角:林宛白,顾左司
 
讲述了:
林宛白深爱着这个人,可这人……却在她怀孕七月时,仍旧狠狠的折磨她。林宛白求她放过自己,放过还未出世的孩子。可他却毫不留情的说:“一个贱人怀着的贱种,没了就没了。”他如此厌恶着林宛白,口口声声说着,恨不得她去死。可当她真的消失了,他却疯了一般的寻她……
 
《赠你一往情深》精彩试读
 
和跳跳告别后,林宛白和威廉回到了他在这边的一栋别墅中。
 
    这一片应该都是富人区,对住户的隐私保护得特别好,独门独栋的别墅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中,来来往往尽是豪车,却非常低调。
 
    威廉帮林宛白打开车门,笑着说道:“欢迎来到我在你故乡的家,美丽的林女士。”
 
    林宛白的脸稍红了红,装作不在意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这小子,拿你姐姐打趣呢?”
 
    威廉嘻嘻笑着没搭话,两人走进庭院中,林宛白抬头,站在门口就能看到对面若隐若现的白色建筑,她伸手指着那个小小的房顶:“那是你的邻居吗?”
 
    威廉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住在这间屋子里。”
 
    顾左司带着两个小家伙回家洗洗刷刷完毕就到九点了,把裹着浴巾的两个小可爱抱到床上躺好,他习惯地从床头拿起一本书,继续给两个小子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爸爸,为什么王后要给公主毒苹果吃啊?”蹦蹦歪着头问道。
 
    “因为她不是白雪公主的亲生母亲,她嫉妒白雪公主比她长得美貌。”顾左司耐心地回答。
 
    “那白雪公主的妈妈呢?”跳跳趴在顾左司的怀里,好奇地问道。
 
    顾左司拿着书的手一颤,暖色的灯光照在他俊美的面容上,竟然有几分苍白。
 
    “她的妈妈生病死掉了。”过了好一会尔,他才这么说道。
 
    “你们乖乖睡觉,爸爸也要去洗澡了。”丢下这么一句话,顾左司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怕再待在那里,两个孩子会不小心问出自己的妈妈去哪里了这样的话,他还没准备好拿什么来回答他们。
 
    洗完澡的顾左司偷偷去俩孩子的房里看到他们睡着了才慢慢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拉开窗帘,今晚的月色很好,隐隐约约能看到对面那栋别墅的影子。
 
    和林宛白分别后,他就叫人查清楚了两人的底细,那个威廉据说是国内某位位高权重人物的私生子,这样的身份注定不能见光,所以从小就养在美国的农场里,只是这几年那位大人物的妻子病逝,所以才准备把这孩子接回来。
 
    至于林宛白,虽然口口声声是他的姐姐,但两人并无血缘关系,具体是怎么在一起的不得而知,只知道是突然出现在威廉的生活中,两人以姐弟相称。
 
    其实不用查他也能确定,那就是他要找的林宛白。
 
    淡色的月光洒落在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上,他专注地凝视那幢房子,瞳仁中倒映出它小小的模样,仿佛要把它连同房子里的女人共同刻进心里。
 
    林宛白,无论她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既然再次出现在他眼前,那就注定她逃不掉了。
 
    第二天,林宛白还在睡梦中,突然听到有人按门铃。
 
    她以为是威廉请的家政,穿着拖鞋就下了楼,在楼梯拐角正好撞上顾左司的视线。
 
    “呃,真巧。”她惊讶地说道。
 
    顾左司点了点头,把两个孩子放下,蹦蹦跳跳顿时像离弦的箭一般朝她冲了过来。
 
    林宛白只得伸出手抱住他们,跳跳立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响亮地喊道:“林阿姨早上好。”
 
    就连不怎么说话的蹦蹦也上来亲了林宛白一口,羞涩地向林宛白问好。
 
    林宛白已经处于当机状态。
 
    这时已经反映过来的威廉,大呼小叫地说道:“发生了什么事?顾先生您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国内的安保措施这么差吗?”
 
    顾左司朝威廉微微点头,不急不慢地替国内的安保解除黑锅:“真是太巧了,没想到我们住在一个辖区。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你们下车,我就住在对面,冒昧前来打扰真的很抱歉。”
 
    嘴里说着抱歉的话,表情上可看不出太多抱歉的意思。
 
    威廉撇撇嘴,看到林宛白开心地给小孩子做糕点去了,拒绝的话最终也没说出来。
 
    为防止他们起疑心,顾左司带着两个孩子坐了一会就走了。
 
    以后时不时的带孩子来坐坐,威廉回国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更多时候家里就只有林宛白一个人,所以林宛白非常希望两个小家伙来做客。
 
    两个小家伙还不懂事,只是对林阿姨有种莫名的亲切之感,所以经常缠着爸爸过来林阿姨家里玩。
 
    这天,和往常一样,顾左司拿小家伙当幌子在林宛白家里蹭了一顿午饭,正准备带两个小崽子回去的时候,公司那边打来电话有些紧急事情要处理。
 
    顾左司也就托付了林宛白照顾一下两个孩子,便往公司那边赶去。
 
    以前顾左司也把孩子放她这里让她带过,所以林宛白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赠你一往情深
    顾左司走的时候刚刚中午,林宛白想想下午也没什么事情,就换了一套衣服,带上两个小宝贝去小区附近的公园玩了。
 
    小家伙一见到游乐设施就撒欢了似的,几乎就没有精疲力尽的时候。
 
    林宛白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微笑地看着两个小家伙,心里想,自己儿子应该也和他们差不多大了吧。
 
    几乎就是下一瞬,她就摇了摇头,她什么时候有过儿子了?
 
    可能是这两个孩子太招人喜欢了吧,她这么安慰自己。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再过一会顾先生该来接人了,他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孩子还那么上心,要是他的妻子还在人世的话,一定会很幸福。
 
    想到这,她的精神突然恍惚了一下。某个瞬间“他的妻子一点也不幸福”这种念头占据了她整个脑海,让她抱着头休息了好一会儿。
 
    一手牵一个小家伙往家的方向走去,跳跳突然看到路边上一家甜品店就走不动道了。
 
    林宛白好笑地给他们买了一份小蛋糕,告诉他们只能在这里吃了再回去,而且不能告诉爸爸。
 
    因为顾左司不让他们吃太多甜的东西。
 
    看着两个小家伙左一勺右一勺专心地吃蛋糕,林宛白笑笑,走过去结账。
 
    这家店开在小区里面,来的人非富即贵,林宛白也不担心有人偷孩子什么的,所以就安心去了收银台。
 
    等她结完账回来,眼前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她心中警铃大起,连忙朝蹦蹦跳跳坐的方面看去,确定人还在就放心了。
 
    她走过去,问两个已经吃完了蛋糕乖乖坐在座位上等她的孩子:“刚刚有没有人和你说话啊。”
 
    两个小孩齐刷刷摇头,林宛白松了口气,带着孩子回家正好碰到了回来的顾左司,于是就把孩子转交给了顾左司。
 
    跳跳趴在顾左司肩膀上朝林宛白用力地挥手,他才不会让林阿姨知道刚刚有个服务员阿姨送了他一瓶饮料,不然林阿姨会不喜欢他的。
 
    小小的孩子,心思却灵活得很。
 
    第二天下午,原本赖在林宛白家里午睡的跳跳突然发起了高烧,林宛白急忙打电话给顾左司,两人开着车载着孩子就往医院去。
 
    “孩子最近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医生摘下口罩问两人。
 
    林宛白茫然地摇摇头,最近她就带孩子吃了一个小蛋糕,可是蹦蹦也没有发烧啊。
 
    顾左司的目光转向蹦蹦,虽然心里焦急但还是尽量温和地问道:“蹦蹦,告诉爸爸跳跳有没有吃奇怪的东西?”
 
    蹦蹦被林宛白抱着,眼眶红红的,听到顾左司问他,他突然抽咽了一声:“爸爸对不起”
 
    顾左司看着蹦蹦委屈的样子心里也跟着泛起疼来,毕竟亲手照顾了快两年的孩子,不是亲生也和亲生的差不多。
 
    他从林宛白怀里接过蹦蹦,轻柔地拍着他的背:“乖,爸爸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跳跳现在生病了,要是不找出原因的话他会有生命危险,跳跳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爸爸才会问你的。”
 
    这个孩子心思从小敏感细腻,又怯生生的,顾左司对他花的耐心怕是比跳跳都多。
 
    “呜呜有个服务员阿姨送了一瓶饮料给跳跳,跳跳就喝了一口我抢过来扔了。”蹦蹦哭着说道,他很害怕跳跳生病。
 
    “好孩子,你做得很好,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等跳跳好了我打他屁股。”
 
    顾左司一边安抚蹦蹦,一边拜托医生检查跳跳血液里的成分,过了好一会蹦蹦才打着哭嗝睡着了。
 
    顾左司把蹦蹦放在医院陪床上帮他盖好被子,回头就看到林宛白低着头站在门口,踌躇着不敢进来。
 
    他失笑,朝门口内疚得快要死过去的女人招了招手:“过来休息一会儿。”
 
    林宛白蹭着脚尖进来了,一张秀丽的脸涨得通红:“对不起,跳跳是在我的看管下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我没看好他。”
 
    顾左司把她按坐在床上,故意板着脸说道:“知道错了就好好休息,罚你等跳跳稳定了就照顾跳跳一直到他病好。”
 
    这时,医生推门进来,说道:“你们谁是孩子家长,出来一下。”
 
    林宛白霍然站了起来,随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跳跳的妈妈,又泄气的坐了回去。
赠你一往情深
    顾左司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休息一会,他去去就来。
 
    跟着医生到走廊上,顾左司才搓了搓疲倦地脸,说道:“医生,查出来是什么原因了吗?”
 
    医生说道:“我们根据你提供的信息在孩子的血液内发现了一种慢性毒药。”
 
    顾左司的眼眸霍然一睁,一股骇人的气息瞬间充斥全身。
 
    医生不由得后退了一点,才咽着口水说道:“这种毒对人体本身没有作用,只是会破坏人身体里的免疫力,让孩子感染上病毒的几率大大增加,长此以往孩子很容易死于免疫力低下引发的各种并发症下。”
 
    顾左司的眸色随着医生的话越来越深,许久,他才低哑着嗓子问道:“那毒,能去除干净吗?”
 
    医生笑了笑,说道:“没事,这种毒不难解,孩子已经没事了,烧也慢慢退下去了,只要好好养着不会对他将来造成什么影响的。”
 
    听到这句话顾左司的眸子才稍稍回暖些,随即就听到医生在那说道:“下毒的人也真够恶毒的,这么小的孩子也能下得去手”
 
    说着摇着头离开了。
 
    顾左司冷笑:“下个毒算什么,几个月大的孩子她都敢捂着嘴往他体内扎针,她还有什么不敢的?”
 
    只是这句话压得极低,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瞬间就随风飘散了。
 
    陆梦雪,你最好乖乖当你的缩头乌龟,否则你这些年对孩子,对宛白做的事,我一定百倍千倍还回来!
 
    如果陆梦雪此时站在他的面前,看到如此狠戾的顾左司,说不定早就腿软到跪下了。
 
    但她并不知道。
 
    此时的陆梦雪,正偷偷潜回了自己家中,事情早就过去了一年多,她犯的事可大可小,警察不可能因为她浪费警力在这盯着,于是她优哉游哉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眼中露出快意的神情。
 
    她要在这里亲眼看着林宛白的孩子死去。
 
    左司哥,我要让你知道,林宛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上心,还能指望她能对你有多上心吗?
 
    何况,林宛白不是失忆了么?
 
    她倒要看看,如果林宛白捡回记忆,想起你对她的所作所为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你和颜悦色!
 
    她猛地把酒杯砸在地上,破碎的高脚杯混合着猩红的酒液染湿了地毯,她却宛如未觉,狰狞的神情在那张漂亮的眼眸中闪现。
 
    林宛白,我要让你知道,就算左司哥不再喜欢我,他也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你!
 
    绝无可能!
 
    林宛白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中有个女人用恶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诅咒她不得好死,还拿着一个小娃娃似的草人,用针一下一下地扎进去又拔出来。
 
    她一身冷汗地醒过来,发现顾左司正用一种温柔到深情的目光看着她,抬起的手掌将落未落。
 
    她连忙干笑了一声,躲开了顾左司要落下来的手掌,抬头去看另一张病床跳跳的情况。
 
    这一看,差点让她一头栽到地上去。
 
《赠你一往情深》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