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傲天下最新章节|(小蜜蜂)凤傲天下全文阅读

小蜜蜂 2018-11-10 阅读


《凤傲天下》
 
主角:顾青菀,楚慕昭
 
讲述了:
五年前,她曾救他一命,爱他入命。五年后,他恨她入骨,杀她家人,灭她满门。他说她这样下贱狠毒的女人,就应生不如死……可等她真的消失成灰烬,他却癫狂成魔,相思难忘。
 
《凤傲天下》精彩试读
 
楚慕昭的呼吸也随之窒了窒。
 
    顾倾柔轻摇慢步走到楚慕昭的面前,对着面前的人盈盈地拜下去。
 
    “皇上——”
 
    一双手及时扶住她,接着掐住她的下颌往上一抬,顾青菀那张绝美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眼中是楚慕昭从未见过的柔顺。
 
    他眼中瞬间就升起了痴迷之色。
 
    然而楚慕昭下一瞬却移开了手,有些淡漠地说道:
 
    “怎么不好好将养着,刚换了脸也不知多歇着,出来乱走动什么。”
 
    顾倾柔盈盈一笑,拉了面前这位九五之尊的手,楚楚可怜地说道:“皇上,臣妾想您了——”
 
    几乎是同时,顾倾柔就被楚慕昭狠狠地吻住,几个旋转间就带到榻上,宫里的人很有眼色的离开,只留一室旖旎。
 
    “菀菀。”楚慕昭痴迷地叫着面前人的名字,将顾倾柔摆弄成羞耻的姿势方便他的进入,声音低沉沙哑,尾音打了几个转,有股说不清的缱绻意味。
 
    在他身下承受着楚慕昭暴风雨般掠夺的顾倾柔却暗自攥紧了手指,尖利的指甲掐进掌心,令她那张刚从顾青菀脸上揭下来的皮扭曲成令人心悸的表情。
 
    但最终,她却将手臂柔柔地缠上楚慕昭的脖子,发出一声又一声甜腻的呻.吟。
 
    楚慕昭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倾柔的床上叫着那个卑贱女人的名字;
 
    他更没想到,没有了顾青菀在他面前碍眼,他竟是如此的不适应。
 
    明明那个女人心肠歹毒,划花了倾柔的脸不说,更是妄图李代桃僵,利用倾柔对她的毫无防备不择手段地逼自己娶她。
 
    这样的一个心机深沉、卑贱下作的女人,死了活该!
 
    他冷哼一声,看着站在他身前亲自为他整理衣冠的顾倾柔,心想,还是这个样子顺眼多了。
 
    “恭送皇上。”
 
    顾倾柔恭敬地送走楚慕昭,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算计。
 
    午时,她招来自己贴身的小婢耳语了几句,小婢便领命去了。
 
    顾青菀,便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你捉回来,日日折磨你,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慕昭并不知道顾倾柔背后的一番动作,如今政局渐稳,朝中能臣不少,一般的政务也不需要他亲自解决,来上朝多半是走个形式罢了。
 
    而今日,却真碰上了一件需要他亲自定夺的事。
 
    楚墨言呈上奏折,竟自请回封地!
 
    因着楚墨言是嫡长子,所以这皇位原本是他的,只是先帝昏聩,迟迟不立太子,宫中皇子互相倾轧、人人自危,最终倒是楚慕昭这个贵嫔所出的六皇子脱颖而出,恰逢先帝病逝,皇子们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最后这皇宫之中竟只剩了楚墨言这个大皇子。
 
    倒不是楚慕昭对这个大皇兄有多仁慈,只是楚墨言手握三军之西南军军权,又从未露出对皇位的半分肖想,甚至当年的夺嫡大战中,对方更是若有若无地帮了他一把
 
    楚慕昭把他拘在京城,那他手里的兵符就形同废物,如若放他回西南封地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他将眼中的忌惮之色隐去,略抬抬手说道:“朕仅政务繁忙,还需皇兄辅助一二,这回封地的事再议。”
 
    楚墨言却未应承,只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道:“皇上劳心劳力,原本臣不应在此时离京。奈何昨日先帝托梦,将臣痛骂一番,臣这才幡然悔悟,今将西南军护符归还皇上,还请皇上放臣去做个闲散王爷!”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虎符,由楚慕昭身边的侍卫拿了递给他。
 
    楚慕昭却没去看那虎符,只是盯着楚墨言问道:“你可只是为了做个闲散王爷?”
 
    “正是。”楚墨言俯首作揖,声音平静。
凤傲天下
    “不是欺瞒于朕?”
 
    “臣不敢。”
 
    楚慕昭盯着台下的人看了很久,文武百官皆屏气凝神,生怕一个呼吸大了,惹得这位阴晴不定地新帝不高兴。
 
    顾家满门抄斩的教训犹在眼前,此时整个大殿的人都不敢造作。
 
    良久,楚慕昭笑了,大手一挥:“准了!”
 
    回到后宫,便有侍卫将朝上收上来的虎符交给楚慕昭,他摩挲着 虎符上精美的纹路,狭长的眸子眯了眯,一个大胆的猜想浮现在他心头。
 
    “叫小七跟着他,我倒是看看他这么着急回封地连军权都可以不要是为了什么!”
 
    暗卫领命应了,如一只飞燕般掠了出去。
 
    楚慕昭批阅了一会奏折顾倾柔便过来了,不知为何,看着她那张顾青菀的脸,楚慕昭的心中又是生气又是怜惜,有时竟分不清到底是对着顾青菀还是对着顾倾柔。
 
    “柔儿,别忙了,这些自有宫女们做,你别累着。”楚慕昭拉过顾倾柔的手臂,将她按坐在榻上。
 
    顾倾柔也就顺势停了手,示意婢女将剩下的几样精致吃食摆上来,轻轻执了楚慕昭的手,说道:“皇上看会奏折也要歇息歇息,臣妾不才,做了几样小吃食,为您解解乏。”
 
    楚慕昭拈了一块桂花糕,却没有放进自己嘴里,而是喂给了对面的顾倾柔,一双俊美的眸子掠过一抹玩味。
 
    顾倾柔一愣,瞬间升上来一股狂喜,她就着楚慕昭的手吃下那块桂花糕,待还要说些什么话时,却在看到楚慕昭眸中一闪而过的神色时想到了什么似的,吃进去的糕点仿佛也变成了梗在喉咙里的一颗刺。
 
    用那种怀念的眼神看着她的脸,不是想起了顾青菀又是谁?
 
    她强自压抑下心中的嫉妒,对着楚慕昭柔柔地笑道:“不知皇上为了何事忧心,说出来或许臣妾也能分担一二。”
 
    她可没忘了此行的目的,楚墨言当着朝廷百官的面交出虎符,只求昔日六弟放他回西南封地的消息,早就通过耳目传到了她的耳朵里,这次来 ,她是专门刺探楚慕昭对这件事的态度的。
 
    毕竟楚墨言手握兵权,便是楚慕昭想要动他也得思量一二,如今主动把保命的东西交出去,除非有比他性命更重要的东西在西南封地等着他。
 
    果然,楚慕昭面色一变,下一瞬,就打翻了桌上的青花瓷杯。
 
    滚烫的茶水泼在顾倾柔的衣袖上,她惊叫了一声,捂着手腕看向楚慕昭。
 
    意外的是楚慕昭并没有注意到她,而是垂头在思索些什么。
 
    “皇上——”她颇为委屈的叫了一声,楚慕昭抬眼看到她被茶水打湿的衣裳以及那张和顾青菀一模一样的脸,不知为何心底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厌恶。
 
    不过那点厌恶很快被他压了下去,他吩咐侍卫把顾倾柔送回宫,接着细细思索起刚刚升起的想法来。
 
    顾青菀被大火烧死、顾青瑶失踪,楚墨言偏偏在这个时候自请回封地,连保命的兵权都不要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顾青菀就在楚墨言的封地!
 
    但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立即修书一封,着令分布在楚墨言封地的暗探细细查访。
 
    夜里,顾倾柔不请自来,逶迤的烛火映着她明丽的面容,偏生做着顾青菀绝对不会做出的承欢表情。
 
    楚慕昭突然就烦了,从顾倾柔身上下来,抬手招来了身边的主管太监:“送皇后娘娘回宫。”
 
    顾倾柔半身赤.裸躺在床上,眼眸通红却只能恨得抓紧了手里的被子。
 
    七日后,楚慕昭接到飞鸽传书,证实顾青瑶确实是被楚墨言救了,藏在府上养着。
 
    至于顾青菀,暗探表示查不到
 
    楚墨言追根究底是皇子,府中护卫也不是吃素的,暗探也只敢在前院转转,若他真心想藏人还是能不动声色的。
 
    几乎是一瞬间,楚慕昭就明白了其中关窍,传令下去,他要“微服私访”。
 
    此时,楚墨言早已将救出来的顾青瑶安置在府内,这是他的封地,倒比京城安全多了。
 
    只是顾青瑶受的刺激太重,看见谁都是一副敌对的姿态,楚墨言为此请了无数名医也无用,只好命府里人精心伺候着。
 
    这日,他吃了早饭便叫府中小厮收拾了物事,他要去山中打猎几天,不要任何人跟随。
 
    刚到打猎的山脚下,迎面便来了不速之客。
 
    楚墨言骑在马上,微微蹙眉看着朝他迎面走来的楚慕昭,待楚慕昭的马车离得近了,才下马对着马车作了一揖。
 
    “不知皇上大驾光临,臣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凤傲天下
    马车上下来一人,不是楚慕昭又是谁。
 
    只是这次他打着“微服私访”的旗号,身边也就带了几个侍卫随从,都是从他夺皇位就跟着他的人,于是对楚墨言说话也就没有那般客套。
 
    他神色阴戾地盯着楚墨言,冷笑道:“我竟不知你还有金屋藏娇的本事?”
 
    楚墨言身体一怔,随即微微笑道:“臣不知皇上所说为何,只是看着青瑶着实可怜,皇上您九五之尊,还请不要和她一个半大孩子计较。”
 
    楚墨言这番话着实给足了楚慕昭台阶,楚慕昭冷哼一声,说道:“你知我说的不是顾青瑶那丫头!”
 
    楚墨言略作惊讶地说道:“哦,不是顾青瑶吗?难不成是那个被您亲自下令生生剥了脸皮的顾青菀?”
 
    “楚墨言!”楚慕昭一声厉喝,神色陡变:“你所说何意?”
 
    “皇上,我所说有何不对?”楚墨言已经敛了脸上的笑意,神情冷肃地说道:“顾青菀嫁与您为妻,为皇后,您却在大婚之夜当众羞辱于她,任凭不知哪里来的野女人对她上私刑,令她手指变形肿胀流血,最后竟然生生揭了她的脸换到另外一个女人的脸上,您不觉得恶心么?”
 
    “信口雌黄!”楚慕昭指着他的鼻子,周身的气温瞬间降了好几个度:“她顾青菀不择手段要嫁给我不过是贪慕虚荣罢了,单是试图顶替倾柔这一项罪名就足以令我把她打入大牢,何况她嫁与我之后还与你有染,若非如此,我怎会——”
 
    “会怎样?”楚墨言冷斥一声,眉目间的冷意开始扩散:“如您这般不明事理、不辨是非,被一个狐媚子女人就哄得团团转的人不配为君、为夫、为天下万民谋福祉!”
 
    “楚墨言!”楚慕昭一声厉喝,身后的侍卫早就飞出两人,将楚墨言押在了地上。
 
    楚墨言并未反抗,乖乖地跪在地上,清俊的面容满是气愤。
 
    “不要以为你当初帮了朕就可以这般肆无忌惮!这是朕的江山,你是朕的子民,明白吗?”楚慕昭冷着眸子对跪在地上的人说道。
 
    却听得楚墨言不卑不亢地声音传来。
 
    “皇上,您心虚了吗?”
 
    楚慕昭心中一顿,像被一只千斤大锤轮番锤过一般,竟突然说不出话来。
 
    他有什么好心虚的,一切都是顾青菀的错,是她心如蛇蝎在前,他怎么为倾柔讨回公道都不为过。
 
    确定了这一点的楚慕昭底气足了一些,他最后看了楚墨言一眼,说道:“你最好在这里乖乖地做你的闲散王爷,否则——”
 
    话未言尽而其中意味已明,在场的人都眼观鼻鼻观心,把自己当做木头人。
 
    唯有刚刚从地上起来的楚墨言揉了揉手腕,朝楚慕昭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楚慕昭放下帘子,马车缓缓远去。
 
    行出一里来地,楚慕昭突然想喝水,侍卫带过来的水已经喝完了,于是便停在了路边,由几个侍卫去周边的庄户人家讨点水喝。
 
    楚慕昭被气得不轻,待在马车里只觉得憋闷,便出了车来透气。
 
    此处是一处山脚,远处有着三三两两的农户,此时袅袅炊烟生起,倒有几分怡然自得的味道。
 
    楚慕昭的心境也平和了不少。
 
    约莫是傍晚的原因,也有不少村民往家里赶,经过马车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看一眼,只是那马车平平无奇,楚慕昭身上的服饰寻常得很,那些村民便也只看了一眼便走了。
 
    倒是有一个用黑纱蒙着头的女人不看马车反而偷偷摸摸朝他这边看了好几眼,待对上他的视线又慌慌张张地抬脚就走。
 
    楚慕昭心下生疑,便张口叫住了她。
 
《凤傲天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