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情深,知微不负小说全文阅读_经年情深,知微不负余无晴全文资源在线

余无晴 2018-11-10 阅读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
 
主角:傅知微,沈竞年
 
讲述了:
和沈竞年的婚姻,是傅知微算计来的。她是声名狼藉的私生女,被亲生父亲送给年过半百的老男人。为了改变命运,她想方设法爬上沈竞年的床,成功怀孕,成了人人羡慕的沈太太。婚后,他们相敬如宾,是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她以为自己是胜利者,后来才知道,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她费尽心机,他将计就计。其实真正的胜利者是他。而她,输得一败涂地……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精彩试读
 
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傅知微自然不敢问,只能在心里胡乱猜测。 
 
    猜来猜去,最后的结论是——这个男人是因为被自己“连累”了,所以才心情不好。 
 
    想想也是,每次遇到她都没什么好事。 
 
    在尊爵酒店的时候,电梯毫无征兆地发生故障,两个人一起被困在电梯里;今天晚上又无故搅进她和苏政的争吵,然后被她连累得大半夜了还得呆在医院。 
 
    遇到这种“飞来横祸”,换成谁都会心情不好。 
 
    想到这里,傅知微突然有些过意不去——不知道这样下去,他会不会觉得她很烦很讨厌? 
 
    “不好意思啊……”她下意识又要道歉,话刚出口才意识到什么似的,连忙改口,“这些药水滴完估计都要两三点了,三哥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了。” 
 
    沈竞年极轻微地蹙了蹙眉,也没说走还留,安静了片刻之后才问她,“要不要打电话通知你家人?” 
 
    “不用了!” 
 
    傅知微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双手攥了攥被子,努力勾起笑容,“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个人可以的。” 
 
    这些年,她都是一个人熬过来的,没有人关心过她的生死,于是渐渐的,她便也不关心自己的生死了。 
 
    一个人又怎样?一个人多好啊,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虽然只是瞬间,可是沈竞年还是捕捉到了她眸底那丝落寞。 
 
    他突然就想起自己位于纽约的那套公寓,空荡荡的,空旷,冰冷。许多个雪夜,他坐在那扇高大的落地窗前买醉,看着窗外万千灯火,身体一点点僵冷。 
 
    一颗心蓦地沉重起来,他没有再说什么,走到窗边给孔致和打电话。 
 
    约摸半个小时后,孔致和拎着两份粥走进病房。 
 
    刚刚在电话里,沈竞年只说让他买两份粥到医院,也没说什么事。孔致和一听说医院,还以为自己老板出什么大事了,连忙扔下女朋友火烧火燎地赶来。 
 
    谁知一进门却看到老板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孔致和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再一看,病床上躺着个人,一截白皙的手臂搁在床沿,虽然看不到那人的脸,不过看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就知道是个女人。 
 
    孔致和决定给予老板几分理解,于是很识趣地放下饭盒,见沈竞年没有其他吩咐,便轻手轻脚地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拍一下老板的马屁,于是又折了回来,“沈先生,您明天一早还要去台投新区开会,这会儿已经十一点了,要不您先回去休息,我在这里陪着这位病人?”
 
    “不用了,你回去吧。”沈竞年淡淡道。 
 
    孔致和听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转身走了。 
 
    谁知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沈竞年叫住,他苦笑了一下,转过身来,笑,“沈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 
 
    “明天早上帮我送一套衣服过来,还有,开会的材料安然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你带过去。” 
 
    “好。”由衷地笑。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
    孔致和离开后,沈竞年才起身走到病床边,拉开床尾的桌子,把那两份粥放在桌上。 
 
    看了一眼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睡着了?” 
 
    没有回答,只有清浅的呼吸声传进耳中。 
 
    沈竞年走过去拍了拍被子,“如果还没睡,就起来吃点东西。” 
 
    傅知微终于还是睁开眼睛爬了起来,乖乖接过沈竞年递过来的调羹。 
 
    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后,她就很自觉地选择沉默,只怕一不小心又惹恼了他。 
 
    这会儿看他的脸色…… 
 
    额,好像缓了一些。 
 
    傅知微暗暗松了一口气,抬眸朝他笑,“我吃不了这么多,三哥也吃一点吧?” 
 
    “吃不完就放着。”沈竞年淡淡道,“我不饿。” 
 
    傅知微闻言便不再说什么,很识趣地低头吃饭。 
 
    沈竞年站在旁边,正好看到她乌黑的发顶,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庞,看不清她的眉眼。 
 
    可是,她安安静静吃饭的样子,乖巧得像一直猫。 
 
    沈竞年心里莫名泛起一股烦躁,伸手揉了揉眉心,走到阳台摸出一支烟来点上。 
 
    阳台的门关上后,傅知微才抬起头来。 
 
    转头就看到男人沉静的脸庞,脸部线条利落,只是眉眼被烟氤氲得有些模糊,情绪莫辨。 
 
    算起来,这是他们第四次面,而她已经第二次进医院——当然了,两次医院之行都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虽然不是迷信的人,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怀疑自己和沈竞年是不是八字不合了。 
 
    哎,自作孽,不可活。 
 
    可能她真的是太坏了,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要惩罚她吧?!
 
    傅知微平时胃口就不怎么好,再加上身体不舒服,更加没胃口。沈竞年抽完烟从阳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捏着塑料调羹坐在那里发呆。 
 
    垂落的发丝遮了半边脸,只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虽然看不清她的眉眼,可他却下意识地觉得此刻她的眼底一定藏着落寞。 
 
    明明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怎么会给人这种感觉? 
 
    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傅知微才回过神来,脸上依然是那副浅浅含笑的模样,“很晚了,三哥早点回去休息吧,真的不用陪我。” 
 
    “……” 
 
    “只不过是胃痛而已,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再说了,这里还有护士,有什么事我可以找护士呀。” 
 
    这场胃痛不在她的算计之内,内心纠结了很久,她终于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意外得来的机会,不想给他添麻烦。 
 
    沈竞年抬眸看了一眼桌上那份几乎完整的粥,拧眉,语气很冷,“把饭吃完,不要浪费!” 
 
    “……” 
 
    傅知微只得乖乖拿起调羹。 
 
    一个晚上,沈竞年的电话一直在响,傅知微自然不敢打扰她,吃了小半碗粥后就乖乖躺床上。 
 
    沈竞年从阳台上进来时,就看到她缩着身子躺在床沿,披散的长发如墨水晕染开来,衬得一张小脸更加苍白。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
    额上黏着几缕碎发,那只没有打点滴的手搁在胸口,手指微微蜷缩。 
 
    沈竞年捏着发烫的手机,站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片刻,心里又想起无数个寒冷的雪夜,还有那套空荡荡的公寓。 
 
    心情莫名不好。 
 
    傅知微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到沈竞年收拾餐具的声音,然后是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以为他走了,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谁知几分钟后又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来他是出去扔垃圾了。 
 
    沈竞年回到房间后便关了灯,只留沙发旁边那盏落地台灯,然后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傅知微偷偷睁开眼睛,橘黄色的灯光将他的脸氤氲得清晰柔和,挺拔的鼻,刚毅的下巴。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看。 
 
    也不知看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睡着,只是睡得很浅。期间护士来换药水,沈竞年起身去阳台抽烟,她都知道。 
 
    第二天早上醒来,窗外晨光微曦。 
 
    看了一下,房间里已经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估计一早就走了,毕竟他早上还要去台投新区开会。 
 
    想到他不在这里,傅知微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起身去卫生间。 
 
    胃已经不痛了,只是浑身有些乏力,脑子里一直晃过沈竞年缩着身子睡在沙发上的画面。 
 
    “啪嗒”一下拧开洗手间的门,然后,她就看到了另一幅香艳刺激的画面,然后…… 
 
    她瞬间清醒了。 
 
    卫生间有些小,沈竞年高大的身躯往里面一塞,空间便显得逼仄。 
 
    逼仄的空间最大限度地拉近,然后画面中的某个点被放大——花洒下那具结实饱满的男性身躯。
 
    傅知微整个人都懵住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古铜色的肌肤,宽肩窄腰,线条流畅,若隐若现的腹肌。 
 
    再往下是……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