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恐怖世界来(杨云)秦天秦雨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杨云 2018-11-10 阅读


《重生之都市仙尊》
 
主角:秦天,秦雨欣
 
讲述了: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一段经历都是一个剧情。人死后会成为一本书,书里的内容就是死者的生平,有人成了名著,有人成了禁书。整个世界就是一座图书馆,剧情和现实在互相影响着。而我,就是图书的谱写者。
 
《重生之都市仙尊》精彩试读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卫生间,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偌大的卫生间里,居然空无一人,只剩下蜡烛矗立在镜子前面,火光摇曳,光影在黑暗中闪烁着。 
 
    镜子最中央的一圈布满了裂缝,而镜子四周却完好无损,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镜子中间钻出来过似的。 
 
    “人呢?”秦天震惊得瞳孔收缩。 
 
    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就这么人间蒸发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他瞬间联想到那次在死寂电梯里的遭遇,和秦天同行的中年妇女,同样无故消失,而且当时电梯里的三面镜子全都裂了。 
 
    “啊!” 
 
    秦雨欣惊恐地尖叫,一把将头埋在秦天胸口不敢再看。 
 
    “齐晴,齐晴!你在哪!” 
 
    书生疯了一般冲进卫生间,到处翻找。 
 
    可是卫生间就那么大点空间,又没有能藏人的地方,齐晴不可能躲起来。 
 
    石磊站在门口,低着头一言不发。 
 
    秦天安抚完妹妹,走进卫生间查看。 
 
    卫生间的摆设很简单,一张盥洗桌,一张凳子,一面镜子,一个浴缸和抽水马桶。 
 
    凳子上有两个脚印,桌上竖着的蜡烛还在燃烧,镜子上沾染着些许血迹,还没干,是新鲜的。 
 
    有用的信息就只有这些,秦天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 
 
    秦天用力在镜子上按了一把,镜子纹丝不动。虽然中间布满裂缝,但碎掉的镜子却没有半点脱落的迹象,非常稳固。 
 
    “镜子没问题,难道说血腥玛丽的游戏是真的?齐晴是被拉进了镜子里?被镜子吃了?” 
 
    他托着下巴,陷入沉思。 
 
    “凳子上的脚印,也许是齐晴被拖进镜子中时留下的,镜子上的血迹可能是她在挣扎时被划伤残留的。” 
 
    “但是蜡烛为什么没有熄灭?”秦天不由地拧起眉头,“蜡烛就竖在镜子和桌子中间,如果齐晴是被强行拽进镜子里的,那么蜡烛会被撞倒才对。”
 
    正当秦天百思不得其解时,楼兰害怕得瑟瑟发抖:“我们走吧,别围在这里了,怪可怕的。” 
 
    “我们去客厅看电视吧。”秦雨欣也感到浑身不自在,就拉着楼兰的手离开了。 
重生之都市仙尊
    “我一定要找到齐晴!” 
 
    书生冲出卫生间,在别墅里到处寻找齐晴:“齐晴,你在哪里,回答我。” 
 
    等到他走远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石磊悄悄地拉了秦天一把。 
 
    “嗯?”秦天微皱眉头。 
 
    “小心一点书生,和他保持距离。”石磊一边说话,一边紧张地注视着远处的书生。 
 
    “他怎么了?”秦天不解。 
 
    “我告诉你实情,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不要被吓着。” 
 
    他语气停顿了一下,紧张得直打寒颤:“其实书生和齐晴都是鬼,我们在景区的山上遭遇了滑坡,我亲眼看着他们坠崖摔死的。” 
 
    秦天心里发紧,身上的汗毛全都惊得乍立:“你确定?” 
 
    “你没看到桌上的蜡烛分毫未损吗,如果齐晴是人的话,被拽进镜子里,肯定会撞倒蜡烛。除非她是鬼,才能穿透蜡烛进入镜子。” 
 
    他话还没说完,高个子的书生找了一圈之后又折返回来了。 
 
    “他们两个是想杀光所有人,把我们当成替死鬼,反正你小心点。” 
 
    眼看书生越走越近,石磊匆忙叮嘱完秦天,就转身回大厅了。 
 
    秦天愣在原地,眼神不断地变化,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正好这时候书生到了秦天面前,他看了眼石磊远去的背影,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秦天,他跟你说什么了?” 
 
    秦天抬头看了他一眼:“他说他很害怕,也很后悔,早知道就不玩这个游戏了。” 
 
    “他回来了,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书生目光呆滞,嘴里轻声呢喃着。 
 
    “什么回来了?”秦天不明所以。 
 
    书生吞咽口水,脸上罕见地露出了畏惧和惶恐:“其实石磊早就死了。白天我们登山的时候,他被一条毒蛇咬中,当场就毒发身亡了。” 
 
    “于是我们就抛下他的尸体走了,他肯定是想回来报复我们。齐晴已经被他杀了,接下来就是我,再然后就是你们。” 
 
    书生眼中满是恐惧,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容。
 
    “怎么可能!”秦天下意识轻呼,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没法保持冷静。 
 
    书生沉默了会才出声:“你知道血腥玛丽这个恐怖游戏的真正玩法吗?游戏者可以从镜子中召唤出血腥玛丽。而血腥玛丽有时是无害的,有时是凶残的。” 
 
    “当血腥玛丽是无害的情况下,游戏者可以向她提出一个要求,让血腥玛丽实现自己的愿望。”
 
    “之前石磊玩游戏时卫生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他是召唤出了血腥玛丽,和她交流,请求血腥玛丽杀了齐晴。” 
 
    秦天听得手心发冷,紧紧地抿着嘴唇没有出声。 
 
    “我也只能跟你说到这里,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齐晴死了的话,我也不想活了。” 
 
    他诚恳地看着秦天,请求秦天帮他一起找找齐晴。 
 
    秦天眼神闪烁。 
 
    石磊说书生和齐晴是鬼,书生说石磊是鬼,究竟谁是鬼? 
 
    “你怎么了?”书生皱眉问道。 
 
    “没什么,走吧,我帮你一起找。” 
 
    秦天决定先依着书生,就算他是鬼,只要秦天不揭穿他,他应该也不会这么早就对秦天下手。 
 
    况且秦天反而觉得石磊更加可疑,因为书生如果是鬼的话,为什么要主动提起玩血腥玛丽,让齐晴送死? 
 
    叮嘱过妹妹不要乱跑后,秦天就和书生一起去了别墅的深处。 
 
    这座别墅很大,一共有两层,一楼的面积最大,房间也最多,需要重点排查。 
 
    秦天暗中提防着书生,故意落后几步走在他身后。 
 
    “我们从浅到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 
 
    “行。”秦天推开房门,开灯查看,里面只有空荡荡的床铺,没有人影。 
 
    大多数房间都是客房,少部分是杂物间。 
 
    秦天走着走着就到了之前没关窗户的房间,里面自然是没有人影。 
 
    出来后,他随手要打开隔壁房间的门,然而这时候书生快步跑了过来。 
 
    “我来检查这个房间吧。”他焦急地开门进去,把秦天关在了门外。 
 
    秦天也没在意,继续去其他房间查看, 
 
    两人连续找好几个房间都没有收获,逐渐远离大厅,深入了别墅内部。 
 
    忽然间,秦天听到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有轻微的动静,连忙向书生比手势,把他招过来。 
 
    “里面有声音,嘘,先别出声。” 
 
    秦天走到房间外,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顿时间,一股尘封的霉味从黑暗中扑鼻而来。 
 
    “啪哒。” 
 
    秦天试图开灯,但是灯坏了。 
 
    “那么多房间的灯都没问题,唯独眼下的房间灯坏了。”秦天有种不详的预感。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难闻的味道,房间里有什么?” 
 
    书生不耐烦地打开手机照明。 
 
    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房间里的情景展露无疑。 
 
    原来这是一个卫生间,并不是卧室。 
 
    和别墅里其他卫生间的布局不同,这个卫生间里是公厕,一共有5个隔间。 
 
    秦天估计这个卫生间是接待大批客人时使用的,卫生间附近全都是卧室,入住的客人多的话,公厕就派上用场了。 
 
    也许是很长时间没用过了,卫生间里到处都落满灰尘,水龙头都生锈了,墙壁的瓷砖全都裂开,沾满各种污渍。 
 
    走进去,脚下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像是踩碎枯木或者干瘪虫类的声音。 
 
    越往深处去,脚下的“沙沙”声越大。 
 
    死寂的黑暗中,最深处突然传来轻微的异响,声音是从隔间里传出来的。 
 
    “齐晴?是你吗,齐晴。”书生没忍住,扯着嗓子喊道。 
 
    黑暗中,没人回应他,隔间里的声响停顿了几秒钟后,又“哗嚓哗嚓”地响动起来,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无比刺耳。 
 
    秦天和书生对视一眼,也拿出手机打开灯光,和他一起走过去。 
 
    来到第一个隔间边,书生猛地掀开隔门,里面只有一个空荡荡的便池。 
 
    “哗嚓,哗嚓。”声响还在。 
 
    第二个隔间门被打开,还是空的。 
 
    书生急着要找齐晴,连续打开四扇门,都一无所获。 
 
    “只剩下最后一个隔间了。”饶是秦天心理素质较高,在这一刻也紧张忐忑。 
 
    异响就是从最后一个隔间里传出的,声音十分清晰。 
 
    秦天举起手机帮书生照明,不经意间瞥到手机文档里的评论如弹幕般飞快跳动着。 
 
    秦天现在可顾不上看评论,心想看文字直播的读者也和他一样内心忐忑不安吧。 
 
    “谁在里面?” 
 
    书生猛地打开最后一个隔间的门,里面的异响瞬间消失,空气中安静了好几秒。 
 
    紧接着,一道黑影飞快地蹿出,摇晃着跑出了卫生间。 
 
    “追!” 
 
    秦天大惊失色,赶忙追上去。 
 
    到了走廊上,他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到了一道矮小的黑影跑进了更深处的一个房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秦天蹑手蹑脚地到了那间房间外,正要开门,却在此时听到了房间里有说话声传出。 
 
    书生也摸了过来,秦天示意他别出声,听房间里的动静。 
 
    房间里的说话声比较模糊,口齿不清:“为什么又要吃这个?软软的,粘粘的,不好吃。” 
 
    话语中不带有一丝情感,木讷,像是机器人在冷着脸念台词。 
 
    紧接着,话语声消失,只剩下“吧唧吧唧”的声音。 
 
    “妈妈,这是我肚子里最后一个东西了,吃完了是不是就能塞香料了?跟妈妈一样,那样就永远不会腐烂发臭了。” 
 
    秦天在门外听得脸色煞白,里面应该是有两个人在对话,可他为什么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妈妈,帮我把头缝一下吧,快要掉下来了。。。” 
 
    这句话没说完。 
 
    突然间,房间里的声音如鬼魅般消失,无尽的黑暗和恐惧如潮水般将门外的秦天包围。 
 
    秦天连忙摒住呼吸,周围安静得能听到别墅外“呼呼”的风声。 
 
    过了足足1分多钟,房间里才传出冷漠的声音:“妈妈,你说门外有人?”
 
《重生之都市仙尊》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