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识女人香时湘小说全本免费资源阅读入口

簌簌一语 2018-11-09 阅读


《莫识女人香》
 
主角:时湘,莫仁杰
 
讲述了:
洁白的病床上,女人静静躺着,平静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刚刚倒在血泊里的惨烈。站在床边,莫仁杰俯视着自己的妻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识女人香》精彩试读
 
  叮铃铃。幼儿园内响起了悦耳的下课铃声,无数小朋友背着书包,如放出笼的小山雀一样,纷纷跑向了家长的怀里。而在这背后,唯独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小肉手揪着包带,孤零零地站在所有人的背后。傍晚的温度依旧很热,时忘的小脸晒得红扑扑的,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妈妈很忙,她一定会记得来接豆豆的。”
 
乖巧地坐在秋千上,时忘望着周围的小朋友挨个被接走,两只大眼睛里还是装满了羡慕。就在这时,一个小胖子和个炮弹似的冲出来,直接将时忘推了出去,狠狠摔在了面前的沙坑里。“哈哈,看你不摔个狗吃屎!”捂着红肿的额头,时忘强忍着眼泪,委屈地说,“你为什么推我!”小胖子叉着腰,鼻孔一昂,“你这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不许你和我们一起上学!”时忘脸涨得通红,努力辩解,“我不是野孩子,我有妈妈!”
 
“你就是野孩子,是你妈和别人鬼混生下来的!你妈真不要脸!”一听到对方侮辱自己的妈妈,时忘顿时捏紧小拳头,不顾一切地和对方扭打了起来。片刻后,鸡飞狗跳间穿出一阵尖锐的哭嚎。“啊!流血了,我的鼻子被打流血了!”——面对怒火正旺的女人,老师赔笑得脸都发僵了。
 
“刘女士,您消消火,我已经通知时忘的家长了……”时忘抱着断掉的破书包,小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眼泪挂在腮帮子上,要掉不掉。胖女人搂着嗷嗷大哭的儿子,气急败坏地说,“你少给我推来推去的!快把打了我儿子的小畜生交出来,老娘要扒了他的皮!”搂住吓得一哆嗦的小家伙,老师当然回绝了,“小孩子之间打架是常有的,您怎么能迁怒到孩子身上呢?
莫识女人香
您再等等,时忘妈妈的电话暂时没有人接通,我们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等等等,鬼知道他妈妈什么时候来!”小胖子躲在妈妈怀里,贼溜溜的眼睛一转,继续干打雷不下雨的叫唤起来,“妈,快把那个野孩子打一顿,不能放过他!”胖女人又心疼又火大,竟然不顾阻拦,就要去拽过瘦小的时忘——啪!一只修长的大手直接扼住了胖女人的手腕。对上男人俊美而冷硬的面庞,胖女人又惊又恼,“你是什么东西,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识相的快把我放开!”莫仁杰没有说话,缓缓加重力道,顿时疼得她哎呦一声,原地跳脚。“放开放开!我的手要断了!”扔垃圾一样扔开了她的手腕,男人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小男孩儿,语气中染了一丝沉怒。“你不是要找时忘的家长吗,我就是。”一时间,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莫仁杰缓缓走到泪痕未干的小男孩面前,尽量温和地说,“走吧,我带你去找你妈妈。”不知道是不是父子间天然的孺慕之情,时忘犹豫了一会儿,竟然真的伸出小手,牵住了男人的手指。眼看着莫仁杰要带走人,胖女人回过神来,骂骂咧咧追上前,“别想跑!”一记眼刀射来,莫仁杰气场逼人的态度,直接将她的双脚钉在原地。“再乱伸手,我不介意让你的儿子再断一次鼻子。”
 
不理会那对母子又气又怕的样子,莫仁杰牵着小家伙,头也不回地上了车。“司机,去最近的医院!”——坐在治疗室的椅子上,时忘卷起裤腿,小腿距离地面一段距离,不自觉晃啊晃。他撑着双手,乖乖地任由护士阿姨给自己擦药,两只眼睛又黑又润,看的人心都化了。问他疼不疼,他只是软软一笑,露出小米牙,摇头说“不疼”。
 
莫仁杰站在一旁看着,心里涌起浓浓的心疼来。时忘比那小胖子小,又瘦,其实伤口比他多得多。他却不哭不闹,只会小小地痛嘶一声。蹲下身,莫仁杰看着小家伙腿上的伤口,低声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明明每天都会让人暗中保护着时忘,却还是晚来了一步。
 
其实他早就知道时湘给自己生了个孩子,但几年来,他却只能躲在暗中,悄悄地关注着这对母子俩,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尽其所能地帮助着。时忘眨了眨眼睛,“那个……我能摸摸你吗?”莫仁杰浑身一僵。小家伙缓缓伸出手,在男人的头上摸了摸,小声说,“原来这就是爸爸啊。”一个会说话,会呼吸的爸爸。霎时间,莫仁杰心里一震,失去了回答的能力。  
  
  顷刻之后,莫仁杰才哑声问,“你,知道我是谁?”明明自从时忘出生以来,这才是他们父子的第一次见面。时忘软声软气地说,“妈妈的抽屉里有一张你的照片,她常常会一个人看很久。她告诉我,这是我的爸爸,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生活。”
莫识女人香
时湘从来不曾隐藏过关于莫仁杰的事情,但她也不会刻意提及。血缘关系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可也仅限于此。望着时忘单纯却又早慧的眼睛,莫仁杰再度尝到了悔不当初的滋味儿。
 
他深深呼吸了一次,轻轻攥住了儿子的小手,“是的,我无法陪在你和妈妈身边。但是如果你们需要,我一定会立刻出现,好吗?”时忘点了点小脑袋,没有再说什么了——等男人抱着时忘离开医院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夜风徐徐,完全天黑了。
 
小家伙靠在他的肩膀上,一个哈欠连一个哈欠,眼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莫仁杰第一次有这种抱孩子的新奇体验,肉乎乎软糯糯的一团,简直让他不知该怎么用力,就怕碰坏了他。男人只得僵硬着身子,轻声问,“时忘,我送你回去好吗?”时忘揉了揉眼睛,点点头,又说,“可是妈妈不在家,我有点害怕。”时湘常常会加班到很晚,即使再悉心照顾儿子,总归还是有无法两全的时候。虽然时忘懂事的不去黏她,可毕竟才是个三岁多的孩子。
 
“那,你回家之后,我给你打电话,”说着,莫仁杰抬手指了指公寓的窗口,“豆豆站在那里,就能看到我在楼下,我陪你等到妈妈回来,好吗?”歪着小脑袋,时忘问,“你不可以去家里吗?”莫仁杰微微苦笑,“不用了,你妈妈……也许并不想我去打扰。”“嗯……那好吧。”
 
不一会儿,小公寓的灯亮了。时忘趴在窗口,举着电话和莫仁杰努力招手,笑得两眼弯弯。他们从没有这样聊过天,莫仁杰自认不是个会讨孩子喜欢的人,但是他们却聊得很愉快。三岁的孩子对什么都有兴趣,时忘脑袋聪明,说得很流畅,莫仁杰也会认认真真地回答他,连“天上有多少颗星星”
 
这种问题,也会一板一眼地解释。说着说着,时忘渐渐打起了瞌睡,声音也越变越小。莫仁杰低声哄着他,让他挂断电话,去床上睡觉。“我就在这儿,等你妈妈回家再走。”小家伙睡鼻音浓浓地嗯了一声,又说,“那,以后我还能和你说话吗?”“……能的。”莫仁杰说。“那,你能让我妈妈早点回家,别总是加班吗?”
 
“好。”“那,你别把我忘了……爸爸。”最后两个字,小家伙说得小声而飞快,随后立刻挂掉了电话。一声爸爸,让莫仁杰呆呆地在原地站了许久,心里的酥麻都没有平复下去。收起手机,莫仁杰还没有转身,却听见背后传来冷冷一声。“你为什么在我家楼下?”一抬头,只见时湘出现在了咫尺之外,面色不虞。
 
没等莫仁杰开口,他又见到了车后座上的钟昼,脸上挂着包含挑衅的微笑。“我……”没等莫仁杰说完,只见时湘步步紧逼而来,语气刻薄,“我说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你忘了吗?”看着女人脸上的决然和嫌恶,莫仁杰抿紧嘴角,说,“我只是看看孩子,立刻就走。”迈开长腿,他脚步滞涩,一步步与面前的女人擦肩而过。这时候,钟昼从车上下来,缓缓推着轮椅前进,挂着志得意满的笑容。
 
“莫总,时湘和豆豆,不需要你来操心。”莫仁杰对时湘母子有愧疚,可对钟昼,他根本不存在低声下气。深如寒潭的双眸,冷冷扫过眼前的人,莫仁杰一字一句地说,“豆豆是我的孩子,和你更没有关系。还有,别摆出那种胜利者的姿态。”你和我,都是输家,谁又能更胜谁一筹?火花在两个男人的眼中迸发,火药味儿一触即发。然而身处中心的时湘却毫无关心,任凭他们针锋相对,疲倦地上了楼。
 
她不是一个玩意儿,想要便要,想抢便抢。现在的她既不爱也不恨,那么谁也不能再令她动容——打开房间,床头灯暖暖地洒下,勾勒出儿童床上一处朦胧的鼓起。时湘温柔地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小脸。手指停在他额头的红肿上,女人眉头微微一皱。
 
下一秒,她看到时忘手里似乎攥着什么东西。缓缓展开小家伙的掌心,一张薄薄的照片飘落下来。上面是莫仁杰和她的唯一一张合影,还是从结婚照上剪下来的——男人冷着脸,直直地盯着镜头,毫无感情,仍旧丝毫不减俊逸完美的容貌。慢慢收紧了指尖,时湘看着儿子香甜的睡颜,和照片上的男人仿如一个模子里拓印出来。靠在枕边,她抖了抖眼睫,喟叹般道,“豆豆……你让妈妈怎么办才好……”
 
《莫识女人香》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