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乱寒紫晴君北月全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君北月 2018-11-09 阅读


《长安乱》
 
主角:寒紫晴,君北月
 
讲述了:
她是雇佣兵中的翘楚,我行我素,纨绔狂傲,谁知一朝穿越竟被欺负,还不知道欺负她的人是谁,只记得淡淡的青草香味……他是大周的战神王爷,冷酷无情,威震天下,却亲临相府选妃,不顾她庶女身份,直指她的鼻尖,“本王选你!”一入侯门,她表面虚伪装乖,暗地借用王府权势寻找夺她清白之人,他表面冷酷霸道,暗地里却绝对的护短宠溺,直到有一日,她一剑刺入他心口,亲手揭开了他的蒙面
 
《长安乱》精彩试读
 
  轩辕昭汐一走,所有侍卫立马落荒而逃,一室寂静,就是剩下轩辕离歌和紫晴两人,
  轩辕离歌静默不语,正低着头小心翼翼替紫晴解开十指铁戒。
  紫晴亦是静默,并非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却是头一回如此认真地看他。
  少见的丹凤眼,十分高挺的鼻梁,单薄的双唇,一头天生的银白长发,光泽极好。
  本就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尘之美,如今苍白的脸色,更为这一份绝美凭添一种凄然,这种感觉正如同他的名字,离歌。
  如果说君北月是冰与火的共存体,那么眼前这个男人,便是最纯粹的冰。
  看似平静,冷漠,可紫晴分明看到他胸口还微微起伏着,这家伙必定是快马加鞭,疾驰赶过来吧!
  “你……没事吧?”紫晴淡淡开了口,虽某种意义上,同他是敌对的立场,可却从来不把这家伙当做敌人。
  “没事。”轩辕离歌淡淡道。
  “没事,吐血不止还会没事?”紫晴又问。
  轩辕离歌手微微一僵,还是淡淡道,“没什么大碍。”
  “你患的是什么病,很久了吗?”紫晴很直接。
  “在服药了,没什么大碍。”轩辕离歌分明就是不想说。
  紫晴正想再问,轩辕离歌便打断了,“突然想起还欠你一样东西,所以回来瞧瞧。”
  他说罢松开紫晴手指上最后一枚铁戒,只见紫晴的手指末端,全都充血地红肿膨大,若再迟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紫晴这十指末端怕早就全毁了。
  “欠我东西?”紫晴不解,其实这点儿疼痛于她,真算不上什么的。
  轩辕离歌却没有回答,取来药膏小心翼翼替她涂抹,这药膏冰凉凉的,比他的手还凉,紫晴顿觉火辣辣的十指一阵凉爽,道,“多抹一些,很舒服。”
  “这药是我平素练琴用的,多用有毒。”轩辕离歌淡淡解释道,上完药便小心翼翼扯了布条为紫晴包扎,至始至终都低着头,一脸专注。
  男人专注的样子,真的好看。
  很快,十指末梢那种难耐的肿疼感竟渐渐消失了,不一会儿轩辕离歌便要替她解开绷带,紫晴有些不可思议,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快速见效的药物。
  “这药叫什么,如此神奇?”紫晴问道。
  “玄冰紫泥,是上万年的玄冰为融成水,和药物混和炼制而成的,全天下就这么一罐。”轩辕离歌淡淡道。
  紫晴瞥一眼一旁那紫色的药膏,见只剩下一半,心想,这东西必定是轩辕离歌练琴必不可少的东西吧!
长安乱
  如此高超的琴技,如此强劲的指力,必定是常年累月训练出来的。
  布条被解开之后,只见紫晴的手指竟完好如初,她忍不住动了动,除了还有一点点疼痛之外,便没有什么大碍了!
  “谢谢。”紫晴淡淡道,都没有意识到一向话不多的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似乎总愿意多说几句。
  轩辕离歌这才缓缓抬头看来,竟道,“曜王妃,抱歉。”
  抱歉?
  紫晴不解,只见轩辕离歌从袖中取出了一卷琴谱,用紫色的绸缎套子套着,上头分明写着“离殇”二字!
  这……离殇!他最负盛名,至今无人能敌,至今无人听完整曲的曲子!
  “我答应过你,一个月为期,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一个月还未到,却没护好你的手,着实抱歉。”
  他的抱歉,竟是为她的手,那一承诺,也包括她抚琴的手吗?
  “这一卷“离殇”,包括琴艺和琴攻,按照我教给你的指法来练习,以你的天赋,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竟然真的兑现当日的承诺,将琴谱放到她身旁。
  “你兵败了,不是?”紫晴禁不住反问,这一个月的等待,他等来的全是失败,而且,这件事其实她要负很大的责任的,若非那日她在洞口挡他,君北月早就命丧无邪深涧,这一场战争或许会有转机呀!
  如今,君北月已经攻破东秦南大门,她是敌军的人质,是敌军之王的女人,这个男人,却还如此礼待?
  “胜败,都是男人的事情,与你无关,准备一下,我送你过去。”轩辕离歌说着,便起身要走。
  “你的药!”紫晴连忙道。
  “一并送给你,练琴的时候用……”轩辕离歌似欲言却又止,从紫晴淡淡笑了笑,转身便走。
  紫晴怔着,一时间她禁不住对这个男人有了探究之心,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并非君子,却给了她君子之诺。
  轩辕离歌一出营帐,轩辕昭汐便迎面而来,怒目看他,这兄妹俩的关系似乎不怎么好呀!
  好歹轩辕离歌也病重在身,轩辕昭汐却至今问都没有问一句。
  “皇兄,你为什么要那么护着她,她是君北月的妻子,你知不知道君北月那匹恶狼都攻陷的南疆大门了!”轩辕昭汐质问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侍卫急匆匆慌张来报,“公主!使者回来了,曜王爷说不走深峡,要我朝太子殿下亲自送曜王妃到南大门,否则他便亲自率三万虎军从南疆大门来迎。”
  话音一落,轩辕昭汐陡然大惊,“君北月他猜到了!”
  她原本同他约好,在深峡交还人质,各自一兵一卒的,这个家伙居然要皇兄出面,这场战争皇兄根本没有落面过,知晓他身份的就只有寒紫晴一人!
  而君北耀,他居然料到了!
  “寒紫晴!一定是她传出去的!”轩辕昭汐怒声。
  轩辕离歌骤然蹙眉,十分厌烦轩辕昭汐的聒噪,不悦道,“白虎军埋伏在南疆,他早就猜到了!”
  “那他什么意思?”轩辕昭汐质问道。
  “你还代表不了我东秦皇室。”轩辕离歌淡淡道,看都没有多看轩辕昭汐一眼,转身便走。
  东秦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太子,他若非重病在身,岂轮的到轩辕昭汐到这军营来来指手画脚?
  他无命坐上皇位,开始,这个妹妹也没必要如此心急要取代他吧。
  轩辕离歌都远去了,轩辕昭汐才缓过神来,明白他刚刚那话的意思,气得直跺脚。
  而这时候,侍卫又匆匆而来,呈上密函,“公主,七皇子的密函。”
  一听是君北耀,轩辕昭汐的气立马消了不少,君北耀可是她爱慕多年的男人,她一直坚信,这个男人会是将来大周真正的主人!
  然而,密函一打开,轩辕昭汐便怔了,君北耀不许她动寒紫晴,他说寒紫晴的命是他的,怎么回事?
  翌日清晨,轩辕离歌亲自驾马车送紫晴离开,并没有带一兵一卒,远赴已经被攻陷的南城门。
  行不到半里,轩辕昭汐便率一支精兵追来,拦截在马车前。
  马蹄一停,轩辕昭汐便怒声,“轩辕离歌,你去找死吗?”
  轩辕离歌压根就不理睬,掉转马头要从一旁走,轩辕昭汐立马翻身下面,张臂拦在他面前,质问道,“轩辕离歌,探子来报,君北月留一万人马在南大门,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这件事跟你无关,让开。”轩辕离歌淡淡道,并没有将轩辕昭汐放在眼中,他非常清楚这个亲妹妹为何会追来!
  她关心的,岂是他的生死。
  她关心的,是他手上虎符,他手上还有兵,东秦北疆,一支绝对无人敢小视的琴兵,以琴攻为兵,保东秦不受北疆的匈奴欺凌。
  他若死了,那支常年镇守雪域的琴兵,该交给何人管辖呢?
  “母皇有令,要你回帝都修养,南疆之兵全交接于我!”轩辕昭汐说着,一手扬出了圣旨,“来人,送太子殿下回去!”
  紫晴在马车里静默地盯着外头的动静,听得“交接”二字,终于是嗅到了夺权的意味,心下暗笑,所谓手足亲情,原来不是在落难之际,相互扶持,而是落井下石呀!
  轩辕昭汐约君北月在深峡见,无疑是有埋伏,难得有人质在手,轩辕昭汐岂会白白便宜了君北月呢?
  无疑,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还想再战!
  而轩辕离歌的做法也令紫晴不解,这个男人如此单枪匹马,真要去送死吗?
  君北月可绝对不是穷寇不追之人呀!
  圣旨一出,侍卫便涌了上来,紫晴正想掀起车帘,谁知外头却传来轩辕离歌冷漠几乎不着温度的声音,“铁骑虎符在此,圣旨算什么?将在外,皇命有所不受。”
  一时间,所有侍卫戛然止步,就连轩辕昭汐都怔了,并非被此时轩辕离歌手上的虎符震,而是被他的话所震慑住!
  轩辕离歌是什么人?
  轩辕离歌不仅仅是东秦的太子,还是东秦女皇一手栽培起来的杀手战将!
  东秦皇子必活不过十岁,女皇费了十年的心思,倾尽了皇室多少力量才保他三十年性命。
  不为别的,只为他拥有琴攻的天赋。
  他短短的生命里所有的使命便只有四个字,“服从、奉献”。
  绝对服从于女皇,绝对为大秦复国而奉献!
长安乱
  而今日,他居然公然违背圣旨!
  就在所有人都惊诧的时候,轩辕离歌淡漠的双眸里除了不耐烦还是不耐烦,“驾”得一声,从人群中疾驰而出!
  疾驰中,紫晴禁不住出声,“轩辕公子,你妹妹说的没错,你是去送死的。”
  “成王败寇,本就该死。”
  紫晴终究是忍不住掀起车帘看他,这个男人到底能不能有点情绪呢?
  这样一句话竟还可以说得如此冷漠,他同她一眼,对被人冷漠,对自己的更冷漠,可是她从来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轩辕离歌,不就是一场败仗,这是你拿十年来准备的战争有如何?就算你还要十年才重新站得起来,那有如何?一败不起,自暴自弃,才是真正的失败者!”紫晴冷声。
  然而,轩辕离歌却淡淡道,“我不死,东秦必失半壁江山。”
  听了这话,紫晴才恍然大悟。
  君北月脾气,可不是轩辕昭汐横得起的,一旦轩辕昭汐再有动静,东秦必定吃亏,轩辕离歌这是以这份不带一兵一卒的诚意,以他的性命保东秦一时的周全呀!而君北月点名要他,意图也很明显!
  两人皆是沉默,马车疾驰地越来越快,很快紫晴便远远地看到了南城门那一片银灿灿的白芒。
  此时的南城门上,高高迎风飘扬的并非东秦的旗帜,也并非大周的旗帜,而是一个遒劲有力的“曜”字!
  远远看去,城门上下、内外,一旁银芒闪闪,正是君北月白虎军的银白战袍折射出的白芒!
  而就在这白芒中,高高的城门上那一抹黑是如此的惹人眼目!
  也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见,紫晴突然有种多年不见的久违感。
  是他亲自来了,君北月。
  “轩辕离歌,送我到这里便可,我帮你,我保证君北月退兵!”
  紫晴认真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了,可看着如此静默的家伙,她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可惜。
  话音一落,马车便戛然而止,紫晴险些倾倒出来,轩辕离歌回头看她,“你?”
  “怎么,不相信我?你都相信君北月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就不相信我这红颜真能祸水他吗?”紫晴打趣道。
  “为什么?”轩辕离歌分明很惊诧。
  “你君子一诺,保我双手,是否也该保我学会离殇呢?我笨,无法无师自通,在我没学会离殇之前,你若死了,我遇到不懂的地方,找谁求解去呢?”紫晴认真反问。
  轩辕离歌怔了,迟迟都没有说话。
  紫晴只觉得好小,救他,有这么令他不可思议吗?他们从来都不是敌人,可以的话,说不定还能成为琴友呢!
  “怎么,不想兑现承诺,还是不相信我?”紫晴挑眉反问。这时候,轩辕离歌才扬声大笑,“寒紫晴,我六岁学琴,用了整整十四年的时间都还没学完离殇呢,你要多少年?”
  “我不知道,只要我没学完,我都找你,你我年纪相仿,学我当个惜命之人吧,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都跟你学。”紫晴较真道。
  轩辕离歌虽然不语,却笑了。
  紫晴不自觉看得有些痴愣,如此冷漠的人竟也会有灿烂的笑容,或许就是这一份痴愣让一贯精明的她错过了轩辕离歌眸中那一抹遗憾。
  寒紫晴呀寒紫晴,我轩辕离歌为何偏偏要在这辈子遇到你呢?
  十年,你学得完离殇吗?
  “好啊。”他终是开口。
  紫晴大喜,立马跃下马车,正要走,却回头道,“轩辕离歌,我们算朋友吗?”
  “国事之外,都算。”轩辕离歌说道。
  “明白了!”紫晴这才挥了挥手,头也不回走了。此时,南城门上,君北月远远地看得清楚一切,那寒潭半深邃的犀眸,紧盯着紫晴不放,令人琢磨不透。
  “主子,轩辕离歌要跑了,追不追。”白虎将军低声。
 
《长安乱》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