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特工妃君北月全本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君北月 2018-11-09 阅读


《独宠特工妃》
 
主角:寒紫晴,君北月
 
讲述了:
她是雇佣兵中的翘楚,我行我素,纨绔狂傲,谁知一朝穿越竟被欺负,还不知道欺负她的人是谁,只记得淡淡的青草香味……他是大周的战神王爷,冷酷无情,威震天下,却亲临相府选妃,不顾她庶女身份,直指她的鼻尖,“本王选你!”一入侯门,她表面虚伪装乖,暗地借用王府权势寻找夺她清白之人,他表面冷酷霸道,暗地里却绝对的护短宠溺,直到有一日,她一剑刺入他心口,亲手揭开了他的蒙面
 
《独宠特工妃》精彩试读
 
 一步一步,紫晴走得不紧不慢,袖中冰凉凉的匕首紧紧贴着在她手臂内侧。
  这一战,本是西楚挑衅,本是东秦构陷,本是君北月借机,而她却平白无故成了祸水红颜!
  如今,她可不想再成为人质,落得一个阻碍曜王东征的罪名,何况,她还有她的事要做,兵荒马乱总,最是杀君北耀的最佳时机!
  终于,紫晴止步,离轩辕昭汐仅仅一步之遥。
  轩辕昭汐这才认真打量了她一眼,不屑道,“我道大周战神的妻子是多风骨之人,不过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紫晴淡淡笑着,道,“那昭汐公主可是……”
  话才说一半,袖中匕首顿出,立马就刺入轩辕昭汐的下腹,速度之快,动作之利索,力道之狠绝,根本无人反应过来,哪怕是轩辕昭汐,都慢了一拍,紧紧地握住紫晴的手时,只能阻止紫晴提劲深刺,根本无法完全阻挡主她!
  紫晴这才抬头正眼看她,继续道,“那昭汐公主可是不怕死之人?”
  “贱人!”轩辕昭汐猛地一掌便朝紫晴击来,紫晴立马狠狠拔出匕首,一脚朝她伤口踹去!
  她伤人,一贯只上一个部位,要害,反复重伤!
  这分明又一次出乎轩辕昭汐的意料,她急急手掌躲开,才一后退,立马跌坐在地上!
  紫晴一脚踹空落地,另一脚随即竖劈而下,轩辕昭汐立马双手来拦,谁知道紫晴不过一个虚招罢了,竟是劈腿而下,躲过周遭袭来的侍卫,一把抓住轩辕昭汐的腿猛地要拽下!
  然而,就在这时候,侍卫一把大刀架在了她脖子,“不想死就别动!”
  紫晴心下无奈,她明明知道以一敌百,敌不过的,可是她还是想拼呀,无奈,就差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便可以要挟住轩辕昭汐了!
  也不知道十两那丫头可替她管好了那一批小乞丐,没有自己的势力真心混不起来呀!
  她无奈松手,耸耸肩,却随即,就躺在她前面的轩辕昭汐捂着腹部,狠狠一脚就冲她腹部踹来!
独宠特工妃
  紫晴闷哼一声,整个人都被踹退了三步,只见力道之大!
  “寒紫晴,若不是君北月要你,本公主现在就杀了你!”轩辕昭汐怒声,被侍从搀起来,也没有多停留,急急就往马车去!看样子是伤得不轻呀!
  紫晴也好不到哪里去,轩辕昭汐若非腹部重伤,这一脚,一定把她的命都踹没了吧!
  她发鬓边沁出豆大的汗,却低着头,任由侍卫粗暴地五花大绑,一声不吭!
  逗了一圈,终究还是要那个男人来救,他是真心来救,还是借口而已呢?
  紫晴被压到了东秦兵营,离深峡入口不到三里的山区下!
  这个深峡同无邪深涧走向一致,从北往南,大部分位于东秦境内,只有一小部分位于三界之地,属大周!
  深峡虽隐蔽,对利于藏兵,却也是对容易遭埋伏的地方,能否顺利同行,又活着能否埋伏成功,便要看双方各自的算计了!
  无疑,这一回东秦被君北月算计了!
  大营里,轩辕昭汐依旧是一身华丽的紫衣,端坐在虎皮椅上,腹部缠着的白纱,伤口才刚刚被处理好!
  “公主,太子殿下已经被送回帝都了,女皇陛下说了,这里一切由公主殿下做主。”侍从恭敬禀告!
  “我哥没事吧?”轩辕昭汐冷冷问道,她是东秦皇位的继承人,也是一名女将,可惜却无人知晓,相较于楚飞雁来说,她少了一份高调,多了一份心机!
  “太子殿下还是老样子,太医说暂时不会有大碍。”侍从如实禀告。
  “派人告知君北月,到深峡分界线来,只要他退兵,我一定把人送到!”轩辕昭汐冷冷说罢,便拂袖而去。
  就在主大营旁一个小营帐中,紫晴被五花大绑在木桩上,周遭数名侍卫把守,防备森严!
  轩辕昭汐一进来立马就眯眼看她,紫晴低着头,认得出她的长靴,却不多理睬!
  “寒紫晴,抬起头来。”轩辕昭汐止步,冷声。
  紫晴不动,轩辕昭汐冷笑,“怎么,有勇气刺本公主,没勇气抬头了呀?”
  紫晴这才缓缓抬头看来,然就这瞬间,轩辕昭汐立马“啪”一声,狠狠一巴掌甩过去,怒声,“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本公主动手!”
  鲜血,立马从紫晴唇畔溢出,她双眸顿眯,冷厉得骇人。
  “啪!”随即,轩辕昭汐又是一巴掌狠狠甩去,“看什么看,本公主打的就是你!”
  紫晴还是不语,明净的眸子几乎眯成了一条线,凌厉中透出的杀气竟让轩辕昭汐不自觉都心虚,正又要扬手,却硬生生停主了,“不许看!”
  然,紫晴那血迹模糊的唇畔却泛起了一抹蔑笑,“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你!”轩辕昭汐一巴掌立马又扬起,可却怎么都甩不下,她确实杀不了这女人!
  她狠狠放下手,冷声,“仗着君北月护着你是吧!本公主要你生不如死!”
  说罢,立马冷冷下令,“来人,给我拿铁戒来!”
  这话一出,就连一旁的侍卫都惊了,不敢耽搁连忙去取。
  铁戒是什么东西?是东秦特有的一种刑具,十个铁链相链的玄铁戒指,套在犯人十指上,戒指很大,不管是谁的手都戴得下去,一旦戴上,从大拇指处一条铁链猛地一拉,十个玄铁戒指便会七七锁紧,而要锁得多紧,就看动刑之人的手劲,还有心情了!
  传言,曾经有人将铁索拉到极致,凡人的十指骨头紧碎,十个手指上半截竟一齐掉落,场面恐怖得令人不敢想象!
  紫晴并不知道什么叫做铁戒,此时此刻,她仍是冷冷地看着轩辕昭汐,逼视得轩辕昭汐竟不敢看她,猛地拉起她的手,冷声,“我哥把无筝送给你了……是吧?”
  “紫晴不语,轩辕昭汐骤然提劲握紧她的手,“我会让你知道,你不配拥有无筝,它是我的!”
  无筝和血筝是当年救治哥哥的那位神医送给哥哥的,她一直想要无筝,可是哥哥却不给,她怎么都想不到,哥哥居然会将那么珍贵的东西送给这个女人!
  寒紫晴这双手,她毁定了!
 小小的营帐里,紫晴被五花大绑得就只有双手勉强能动弹,方才至今,那双平静地令人人背脊发寒的双眸就片刻也没有离开过轩辕昭汐,哪怕她如今根本无力动弹,可是就这一双眸子,却足以令人不敢靠近。
  虽然很想知道这个女人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却又无人敢过问,就连轩辕昭汐也早背过身去,等待刑具的上场,没有再直视她的眼睛。
  终于,刑具送到了!
  轩辕昭汐唇畔勾起一抹阴鸷,明知故问,“这是什么东西呢!”
  “禀公主,这是咱们东秦特有的刑具,名唤铁戒,套在犯人十指上,只要拉着这条铁链,嘿嘿……”
  侍从笑得奸诈,继续道,“依据力道的不同,铁戒便可以压碎十指的肌肤,可以压断食指的经脉,也可以压碎十指的骨头!”
  “是嘛,还有吗?”轩辕昭汐饶有兴趣继续问道。
  “还有就是可以直接压断十指骨头,让戒指以上十个手指节断落!”侍卫连忙答道。
  这话一出,轩辕昭汐故作惊慌,哆嗦了好大一下,“这么恐怖!”
  “公主,这还不算恐怖呢,这套刑具有种最恐怖的用法!”侍从幽幽说道。
  “还有最恐怖的呀,啧啧啧,真是可怕呢!”轩辕昭汐说着,眸中掠过一抹得意,这才缓缓转身朝紫晴看去,谁知,竟没见到预期中寒紫晴的反应!
  她居然一点儿都不害怕!
  她不是应该恐惧得要求她了吗?为什么她还可以这么平静!
  轩辕昭汐不自觉怯步,只觉得寒紫晴此时此刻在凌乱的血丝和模糊的血迹掩映下,那张小脸就如同炼狱里的修罗之脸,而她自己就像是要面临审判的罪人!
  “最恐怖的用法是什么!”她陡然怒声。
独宠特工妃
  “公主,最恐怖的办法有两种,第一种是先慢慢地压碎十指肌肉,然后松开铁戒,将那一圈碎肉残渣剔除掉,让十指见骨,然后再重新戴上铁戒,慢慢地压裂指骨直到粉碎!”
  侍从说着,都忍不住朝紫晴瞥去,谁知,紫晴似没听到一样,死水一般的眸子映出的全是轩辕昭汐的影子。
  “另一种呢!”轩辕昭汐几乎是怒吼,她并不知道越是怒,看在紫晴眼中便越是慌张。
  侍卫不敢怠慢,连忙回答,“公主,除了大拇指外,人的指头都有三节,另一种办法便是从最上面的一节指头开始,一节一节压断,直到双手就剩下掌。”
  这样,寒紫晴应该害怕了吧!
  然而,侍卫话音一落,一直沉默的紫晴却突然轻轻哼了一声,不屑一顾!
  “寒紫晴,你傲是吧,本公主今儿个就要看看,你到底能傲到什么时候!”轩辕昭汐怒声罢,立马下令,“来人,动刑!”
  侍卫都怯着,谁知紫晴不但没有反抗的准备,居然主动抬起手臂,伸手展开十指,冲侍卫勾起一抹礼貌的微笑,似乎在对侍卫说,“请!”
  天啊,她怎么会这样!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人,这种关头上,她居然还是这种反应,她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啊!
  突然,“哐当”一声,侍卫竟慌得手软,铁戒刑具重重砸落在地上!
  轩辕昭汐见状,愤怒的抚媚妖娆的面容都扭曲狰狞了,她非得没能洋洋得意,反倒在寒紫晴面前丢尽颜面!
  “没用的东西,统统都给本公主滚!”她怒声,亲自拾起铁戒刑具,“寒紫晴,你好样的呀,一会儿如果还能抬着你这双金贵的手,本公主就服你!”
  说罢,利索地将替紫晴待上十个铁戒,这铁必是玄铁,十分沉重,紫晴一下子就感觉到十指不堪重负的力量,可是,遇上了疯狗,她能怎样?
  反咬一口也得有机会呀,如果一定要问此时此刻这妮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这么说,她在想,没了十指后,她该让自己受到的影响降到最低呢?
  她就是这样的人,对任何事情都有预估,可以做的,便一定要做到最好,做得漂亮,不能做的,不会再多浪费心思和心情。
  她表现出极度的害怕,甚至求饶,轩辕昭汐就会饶了她吗?不可能的。她只会得意地大笑。
  很快,十指便全被套上了玄铁戒指,无疑轩辕昭汐选择了最残忍的一种办法,想一节手指一节手指毁掉她的手。
  此时此刻,轩辕昭汐拉着铁索坐在她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翘起了二郎腿,手中的铁索,看似气定神闲,实则胸口正剧烈起伏着。
  这个女人,比她还紧张呢!
  见轩辕昭汐又要开口,谁知紫晴竟抢了先,“昭汐公主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轩辕昭汐心下大喜,立马冷笑道,“说出来本公主听听!”
  “昭汐公主,我求你……不要再废话,要动手就干脆点。”紫晴淡淡道。
  然而,这话一出,立马全场寂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轩辕昭汐火山爆发一般怒吼,“寒紫晴,你找死!”
  语罢,她陡然一扯铁链,十个铁戒立马缩紧!
  “寒紫晴,本公主今日如果没让你求我,本公主轩辕二字就倒过来写!”语罢,立马一手抓住一大段铁链,猛地便要拽!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风刃立马凭空而来,“嘭”一声凌厉,竟一下子就弹断了铁链!
  风刃!
  是他!
  紫晴平静的双眸里终有异样,抬头朝门外看去,只见轩辕离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大门口了,一袭紫衣,三千银发,恍若天神。
  原本就略微苍白的脸上,不见丝毫血色,原本总是淡漠如冰的眸中,竟凝着少见的愤怒。
  轩辕昭汐猛地转身看来,脱口而出,“哥,你不是……”
  “我的人质,谁准你动刑了?”轩辕离歌淡淡问道。
  “这个贱人她居然敢捅我一刀!”轩辕昭汐怒声。
  “滚。”轩辕离歌并不管那么多,语气淡漠,迈步而来。
  “皇兄,母皇已经将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我了,你好好回去养病吧,我可以……”
  轩辕昭汐话未说完,一道风刃骤得就从她脸颊飙过,轩辕离歌没出声,只冷冷朝她看来,轩辕昭汐骤然眯眼,她分明敌不过这个哥哥,只得狠狠地瞪了紫晴一眼,拂袖而去。
 
《独宠特工妃》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