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瑾年中(陈氏十三)全文在线阅读_花开瑾年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陈氏十三 2018-11-09 阅读





没有身份证,怎么去坐回程高铁?何况他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一开始她说丢了钱包,玥玥还离了公司旅游队伍,好心的陪她回来找,半个小时过去了,也忍不住心浮躁起来,玥玥看了眼手机:“芊芊,我刚收到我妈的消息,她说给她带点a市的特产,我先去买点东西,回头再跟你联系,手机你可别再掉了啊”
 
    薛芊芊点了点头,看了眼玥玥去赶队伍离去的身影,再瞥了眼自己的手机,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二十了,心里说着不急,也不禁直冒冷汗。
 
    来过a市的人都知道,a市这么大,商场购物广场尤其多,会不会是在哪个商城落下了?
 
    这下可糟了,刚才去过那么多商城,鬼知道是什么时候丢了的。
 
    就在薛芊芊一筹莫展的时候,商场广播响了起来,八百年不曾响起的扩音喇叭,声音极度美妙的响在薛芊芊耳畔。
 
    “薛芊芊女士,您在本商场购物时遗失了钱包,内有身份证,银行卡,现金等重要物件,请薛女士尽快到一楼保安监控室认领您的钱包。重复播报一遍”
 
    就这样,薛芊芊急匆匆赶去保安监控室,就猝不及防撞见了好整以暇手插着口袋,站在监控室里的那个人,严瑾。
 
    薛芊芊直愣愣的呆住了,听到他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半点没有愧疚的打招呼:“薛芊芊,好久不见了”顿了顿,就见他皱了皱眉,低沉的嗓音响起,“你怎么还是这么粗心马虎?”
 
    薛芊芊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那种亲昵的口吻,难道他们很熟吗?当年她那么凄惨,他怎么可以若无其事得舔着脸皮说“好久不见”?
 
    她脸色一下子惨白,心头一阵阵心痛划过。
 
    “还在h市吗?”他继续问,口气竟然十分熟捻,就好像他们中间隔着的八年时光和那些仇怨根本不复存在。
 
    薛芊芊咬牙不答,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好像被一只大手攥住,正被狠狠揉捏着,一下一下的刺痛。她原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尝到这样的痛苦了。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薛芊芊听见自己这样回答,声音有几分颤抖。她想努力镇定下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严瑾敛下深沉的眼,一言未发。
 
    原来,他们已经到了对面不识的程度了吗?严瑾几不可查的讽刺一笑。
 
    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保安的制服,朝薛芊芊走了过来:“姑娘,这钱包是你的吧,身份证上的照片跟你很像。”
 
    薛芊芊这才注意到,保安就站在她身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挪过来的。
 
    呵呵,她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严瑾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似乎都能占据她所有的视线,让她眼里再看不见别人,一如当年还是学生的时候。
 
    可是她不,她偏要忽视他!
 
    薛芊芊强打起精神,笑对着身侧的保安,给了严瑾一个后脑勺:“对,谢谢您了。”
 
    “下次小心点,可不是每次都有人捡到的。”
 
    薛芊芊尴尬的笑,眼角却瞥见严瑾将插在口袋里的手放下,转身朝门口走去。
 
    就这样走了?
 
    薛芊芊愣然,心头的失落,说不清道不明。
 
    保安倒是没有任何察觉,笑得和蔼:“看您这样子不是本地人,是来旅游的吧?”
 
    薛芊芊牵起一抹笑意:“是的,您真厉害,一猜就准。”
 
    “这有什么的,我都在这商场做了多少年了,这点认人的经验还是有的”保安大叔胡侃了会儿。
 
    薛芊芊记挂着公司同事,怕他们着急找她,便打算离开,刚走到保安室门口,就听保安一个人低声嘀咕:“还真是怪事,刚刚那男的说认识钱包主人,非要在这里等着失主过来,结果人倒是过来了,却半句话没有,古怪的紧。”
 
    薛芊芊心下一个咯噔,转身,话已经脱口而出:“钱包难道不是刚才那个男的捡到的?”
 
    保安大概是没料到薛芊芊去而复返,有些怔愣:“不是啊。”
 
    他道:“捡你钱包的好心人,把钱包送到这儿就直接走了啊!刚才那个男的,也是后来听广播才过来的。”
 
    薛芊芊感觉一阵恍惚,这么说,严瑾是听到她丢了钱包,特意跑来的保安室,只为了再见她一面,亲自确认她安全?
 
    薛芊芊甩了甩脑袋,不可能的,明明他当初那样坚决,说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将她撇了个一干二净,也看着她被学校退学,就因为她爱上了自己的任课老师,还当众表白。
 
    当时,他说,她是他的学生,而他是老师。
 
    只是这样简单明了,却毫不留情。
 
    梦里的世界,永远是那么令人不设心防。
 
    这一夜,薛芊芊梦到严瑾了,也梦到了他们最后的那一次见面。
 
    明明不是孩子了,也明白永远的陪伴什么的太过奢侈,可是明明答应要一块儿勇敢面对全世界的人,突然间对你冷淡了,甚至恶言相向,还是会难受。
 
    薛芊芊明白,也知道没有谁有义务一直陪着谁,可是突然间的失去和若即若离还是会让心变得脆弱,然后学会伪装,学会冷漠,学会若无其事。
 
    其实,严瑾和她,一开始并不是薛芊芊喜欢的严瑾。
 
    恰恰相反,是严瑾最先撩拨了这一池春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只不过,一发不可收拾甚至疯狂的人却变成了薛芊芊,而不是始作俑者严瑾而已。
 
    这看起来很不公平,但薛芊芊当初却是甘之如饴的。
 
    于她而言,这样的甘之如饴代价太大。这样的代价,不光光只是退学而已,还有心灵上的创伤,难以愈合。
 
    严瑾之于薛芊芊,就像是白月光,就像是朱砂痣,无法抹灭,却也无法得到,同时也让她痛彻心扉。从此,再难以对另一个人交付一颗真心。
 
    严瑾与她的初遇,不同于一般老师和学生的认识,就像一场戏剧,更多的,是故事性和戏剧性,就好像这个故事的开头就在暗示着薛芊芊,他们不会是普通的师生关系。
 
    薛芊芊喜欢晚上的校园,尤其是刚入学的时候,看什么都是那样新鲜。坐在操场吹上几小时的冷风,凉意飕飕,衬得整个环境都凉了不少。或者,在林荫道上一个人散散步,用手机反复播着自己喜爱的歌曲。夏夜迷人,就一个人。
 
    那种惬意、无忧无虑的感觉,她离开校园了想起来还是那么美好。
 
    那天,新生入学才没几天,她独自离了宿舍,跑来操场,只为了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时间已将近十一点,女生宿舍是有门禁的,她不能再继续在操场呆着了,得赶紧回宿舍。遗憾叹了口气,薛芊芊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缓步往东南方向的宿舍楼走。
 
    晚上的校园,漆黑一片,操场外的林荫道上是没有路灯的,因此,只有月色照着些许的光亮。
 
    而今晚,无月。这气氛,就不免显了几分漆黑恐怖。
 
    薛芊芊远远看到一个人伫在林荫道的中央位置,漆黑一团,隐约是个人影,连是男是女都看不清。
 
    薛芊芊心中一跳。鬼?应该是个人吧,她胆子可大着呢,想吓唬她可早了点。
 
    她一步步朝那个鬼影走去。
 
    近了一点,发现是个背对着她而站的年轻男子,一身西装,手里还拎着个塑料袋,里面竟然装着几瓶罐装酒。
 
    好啊,竟然有学生敢在门禁时间外出,还在操场上作案饮酒,这可是要被记过的。
 
    让她吓吓他!吓到不管,吓死活该。哈哈哈!
 
    薛芊芊依稀记得,当时,那个炎热的夏天,她一身血红的衣服,月光巧妙得照射过来,一头的长发恰好遮住面容,散乱的模样,再加上隐在黑暗处的黑色长裤,真有几分女鬼的犀利。
 
    而他,初遇时的严瑾,一开始并未听到薛芊芊靠近的脚步声,等意识到有人走近,再回头,顿时,浑身僵硬。
 
    高度近视下,只见一个红衣女鬼,看不清面容,走路竟然没有声音,更可怕的是,似乎没有脚,在月光下只有极为显眼的红色纱状上衣从他身边缓缓移过。
 
    那时的严瑾,那样青涩,被吓得屏住了呼吸,浑身僵硬,一动未动,傻掉了。
 
    薛芊芊伴做女鬼,缓步路过严瑾,然后走到林荫道的尽头,从三号公寓旁的小道抄近路回去。
 
    严瑾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甘心就这样撞鬼,于是直接追了上去。本以为只是女孩子恶作剧,却不想并未见到一个人影,整个校园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哪里知道,薛芊芊早就抄近路逃走了,可怜的严瑾被吓坏了。
 
    那天是他跟同事一起约好,趁晚上操场没人,就一起去聚一聚。
 
    他把这件怪事跟同事姜玉阳说了。哪知道姜玉阳是个不安分的主,嬉笑着告诉他,学校曾经有个自杀的女学生,受尽欺辱含恨而死,她死时一身红衣裹白骨,已经是学校不传的秘密。
 
    当时,严瑾并不熟悉姜玉阳,不知道姜玉阳身体里的恶劣因子,只以为是真的。



会议后,薛芊芊独自一人去了彭老先前说的那个地址。
 
    这是一栋戒备森严的别墅,光是门口就有十来个黑衣保镖。
 
    见到薛芊芊,那十来个排成一线的人哗啦一下让了开去。
 
    母亲的担心完全战胜了忐忑和未知的恐惧。
 
    薛芊芊朝别墅里头飞奔,绕过巨大的雕塑喷泉,直接冲进别墅正厅的大门。
 
    薛母正坐在里面,见到薛芊芊急匆匆冲进来那着急的模样,愣了一下。
 
    薛芊芊见到母亲完好无损坐在那,还有心思喝茶,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二话不说,脸色一凝,拉了母亲就要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拉了一下,没有拉动,回头去看,就见薛母一脸奇怪得看着她:“你拉我去哪?”
 
    薛芊芊是真的急了:“妈,快跟我走,趁着他不在,赶紧啊。”
 
    薛母懵了。
 
    “薛小姐打算去哪里?”一道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
 
    薛芊芊浑身一僵,心道不好。
 
    回头去看,就看见彭老正缓步走下楼梯,这句话正是从他口中说出的。
 
    薛芊芊脸色暗沉,很不好看,心中思索着脱困的办法。彭老恐怕因为今天的事情一定恨透自己了,现下她和母亲都在他的地盘上,如何才能让这个老狐狸心甘情愿放人?
 
    薛母却牵着薛芊芊的手,朝彭老走了过去:“爸,这是我女儿芊芊。”
 
    薛芊芊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薛母。妈她在说什么?为什么她都听不懂了?
 
    彭老缓缓点头:“我想我跟芊芊已经彼此见过了。”还不止见过一次。
 
    薛母有些惊讶显在脸上,转瞬释然,觉得两个人事先见过也没什么,笑起来:“那真是太好了。”
 
    说完,拉了薛芊芊,给她介绍:“芊芊,这是你外公,叫外公”
 
    薛芊芊一愣一愣的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情况,看母亲不像是在开玩笑,而彭老则笑得一脸高深,薛芊芊怒了。
 
    她一下子甩开母亲的手:“妈,你在开什么玩笑?”全是不敢置信。“你在开玩笑的吧?这个人怎么可能是我外公。我没有外公!”薛芊芊指着站在楼梯口没过来的彭老。
 
    母亲怎么会一下子跟彭老扯上关系,他们家不就是普通的市民吗,怎么突然就跟a市的权贵有关系了?还是彭老这个严瑾的死对头?这不可能。
 
    薛母一下子冷下了脸,一言不发得看着她,就看着她胡闹,仿佛在场就她一个人不明事理。
 
    薛芊芊的心一点点冷了下来,她意识到母亲是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的。想到母亲几日前还说要带她来a市拜访外公,而现在母亲就指着彭老跟她说这是她的外公。再一想,母亲确实姓彭,彭梅,跟彭老一个姓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可是明白是一回事,要接受今天上午还是仇人,在会议室跟严瑾同仇敌忾,下午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人告诉她,这个仇人是她的亲人,这让她怎么接受得了?也让她把严瑾跟她的关系放在哪里?
 
    薛芊芊一时无比的混乱。
 
    她忽然明白了,明白了母亲为什么对严瑾的态度会差到那种地步。因为彭老。因为母亲是彭老的女儿。
 
    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将薛芊芊霹愣在了当场。
 
    薛母见薛芊芊一脸的不敢置信,不由面生不忍:“你别怪你外公。”薛母叹气:“当年是我不好,执意要嫁给你爸,更是狠下心和这个家断了关系。现在你爸也早就走了,我便也不想再固执下去了。你外公始终还是你外公。”
 
    “所以你才让我跟严瑾分手,就因为这个人不会同意?”薛芊芊指着彭老,难以置信。
 
    薛母看着薛芊芊目无尊长的样子,面色止不住的难看,声音颇冷,透着无奈:“那是你外公”
 
    “我没有这样冷血到不择手段谋取利益的外公!你们若是想从我这里拿到严宇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好扳倒严瑾,还是省省吧。”话一落口,薛芊芊转身就走。
 
    彭老拄着拐杖,将拐杖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得直响:“站住!”
 
    薛芊芊顿住了步子。
 
    就听身后一道无比冷漠的苍老声音:“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夺严宇当家人的位置,还不是为了你跟你妈。”
 
    薛芊芊转身冷冷扫了那老人一眼,刚想出口讽刺一句。彭老就道:“我还不是为了给你们复仇。虽说你妈不顾我的意思嫁给了你爸,但我彭希仕的女婿,怎么能死得不明不白!他就是再差,我再不满意他,那也是我女婿!”
 
    “爸!”薛母低低唤了一声,突然捂着嘴呜咽出声。
 
    薛芊芊觉得彭老这话里有话,不,不可能是她想的那样。她惊恐的看着那个陌生的老人,生怕从他嘴里说出让她无法承受的事。
 
    可是父亲,父亲当年的死
 
    薛芊芊咬了咬牙,她想问个明白:“父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不是车祸吗?不是意外身亡吗?
 
    “是严家。”彭老那苍老的眼里迸射出难言的恨意。
 
    薛芊芊几乎无法置信:“怎么可能?”她惊呼。“严家没有理由”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
 
    当年,父亲出事前几天,严瑾的母亲曾找上过她。
 
    那个女人让她离开严瑾,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滚回老家,不要再对严瑾胡搅蛮缠,否则要她好看。
 
    那个时候的薛芊芊年轻气盛,她半点没在意严瑾母亲给她的威胁。甚至暗自窃喜,认为是严瑾将她的事情说给他母亲听,才将他母亲招来的。毕竟离开学校最后几天,满城风雨,严瑾一直躲着她,称得上对她避如蛇蝎,然而只要是一点关于严瑾的消息,或者他的回应,她都会高兴上好半天。
 
    难道,那个女人竟然丧心病狂到为了让她主动离开严瑾,去雇凶杀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那样做?”薛芊芊几乎是浑身颤抖得问出这句话。
 
    “因为严家那个时候顺藤摸瓜,查到了你们和我的关系,而当时,因为事业上的事,我与严家已经结下了死仇,我为了保护你们母女不得不与你母亲断了往来,却不曾想,他们竟还不放过你们。真是造孽啊,严家如此嚣张,定会有报应的。”彭老恨然,声音里咬牙切齿,恨不得啖其血肉。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