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痴缠只为君魏涟漪上官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三千痴缠只为君完整版全文在

定离 2018-11-09 阅读





不留。
 
这两个字让魏涟漪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起来。
 
两个年轻的太监拿着碗口粗的木棒走向她,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道:“李公公,可以给我一碗避子汤吗?”
 
“皇上说了,让奴才们好好照顾您。”看到魏涟漪害怕的想要躲开,李公公拉下来脸:“还来人按住她。”
 
两个粗使宫女将她按在地上,太监捧着木棒,用力的捶打着她的小腹。
 
“好痛……”她忍不住脱口喊出来。
 
每一棒子,就像是要把她的骨头都敲碎一般,直到一股白浊从她的腿间流出来。
 
冷汗浸湿了她的发丝,两个银锭子咚咚咚的滚到了她的面前,太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这是皇上给魏姑娘的卖身钱。”
 
“这是……一百两银子?”“皇上说了,你一文不值,就看在打发乞丐的份上,魏姑娘要是嫌少,咱家就拿回去复命了。”
 
“不不不,不少。”
 
她捡起两个银锭子就像是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放进钱袋里面。
 
太监捂着嘴巴轻笑:“看看这个模样,听说还是前大学士的掌上明珠,大学士博学多才,怎么教导出来这么一个掉到了钱眼里面的女儿。”
 
太监的冷言冷语,宫女的冷待,在被上官宇关在冷宫的这几个月里,她已经尝尽这些冷暖人情。
 
她头也疼、手也疼、身子也疼,双手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
 
一百两银子,平时连打赏奴才都不止这么少,在上官宇的眼里,她真是够廉价的。
 
她知道上官宇恨她。
 
也是,当年她亲手把他打下了太子的位置,害得他被发配边疆,他怎么能够不恨她呢?
 
已经过去了五年,她以为再也不会回想起来的事情,现在历历在目,痛的让她无法呼吸。
 
五年前,匈奴的王子来秦国觐见,一眼就看中了她,不管她的意愿,就要强迫她。
 
上官宇为了救她,失手将匈奴王子打成了重伤,匈奴人要秦国给个说法,如果匈奴王子有什么闪失,就让魏涟漪嫁给去给王子守寡。
 
上官宇带着她准备私奔:“涟漪,你不要怕,就算是不要这个太子之位,我也不会让你嫁到那样凶残的地方。只是放弃这世界上最尊贵的位置,就不能让涟漪你成为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不过我知道,你要的一向不是这些东西,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就愿意,对不对?”
 
匈奴的人性子凶残,秦国送过去的和亲公主,没有一个活过三年,他不会让涟漪出事。
 
她还记得那天夜里,她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跟上官宇一起走,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白青莲站在门前。
 
“魏涟漪,二皇子的眼线就在大学士府的门前,这里有一份奏折,是证明太子伤了人的是太子殿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署名是你。”
 
“不,这件事情不是太子殿下的错,都是因为我!”
 
“如果你坚持这样,一刻钟之后,太子殿下就会走进大学士府,然后我哥哥是京兆府尹,会带兵亲自抓走太子殿下,二皇子虎视眈眈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白青莲挑眉轻笑:“但是你要是承认这份奏折就不一样。我哥哥还是会进来带着太子殿下,到时候哥哥会宣布是你向他告密的。”
 
“这样他还是会失去太子之位,一样会被二皇子打压!
 
“不要忘了,我大哥二哥是谁,等白家成为了太子殿下的妻族,将来就有重新夺回皇位的机会。”
 
白青莲大哥是京兆府尹掌管京城的兵权。
 
白青莲的二哥是北疆战神。
 
可是白家不会无缘无故站队。
 
白青莲要她彻底离开上官宇,她要成为上官宇的妻子。
 
上官宇被士兵按倒在地上,深邃的眼睛录着难以置信的光芒:“我不信,涟漪,他们说的话我一句都不相信,不相信是你想白照告密的,你说一句话啊!”
 
“上官宇,我是大学士的女儿,想要娶我的人从长安街头排到街尾,明明是你跟匈奴王子口角,打伤了王子,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过颠沛流离的生活?真是笑话?你的罪名还有证据,我已经呈给了陛下!”
 
她背对着上官宇,不敢回头,害怕眼泪会落下来。
 
白青莲让她选择,可是她又何从有过选择。
 
她如何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男人去死。
 
抱歉,宇哥哥,我要离开你。因为我别无选择啊。
 
“啊,人老了,就是爱回忆往事。想这些做什么?”她苦笑的从地上爬起来。
 
冷风呼啦啦的吹着,魏涟漪裹紧了薄薄的里衣,拖着蹒跚的步伐,走进了冷宫里面。
 
冷宫的冷硬的木床上,躺着一个雪玉可爱的孩子,肉呼呼的脸颊烧的通红。



重重的一巴掌扇下来,她的身子飞了出去。
 
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来红色的掌印。
 
“青莲,你怎么样?你怎么会跑来冷宫这里。”上官宇将白青莲从地上扶起来。
 
白青莲捂着腹部的伤口,眼睛留下来两行清泪,道:“皇上,臣妾清醒过来,听了红叶说您为了臣妾把所有的太医都送到这里,臣妾知道涟漪姐姐的孩子还生着病,害怕孩子出了什么事情,就带着太医过来探望姐姐,谁知道姐姐一见面就说臣妾设计害了孩子,要臣妾偿命,呜呜呜呜,臣妾不怕死,就害怕以后不能陪伴在皇上身边!”
 
“魏涟漪!”他恶狠狠的咬着牙,怒视着她:“让太医全部都去莲妃那边的命令,是朕亲自下的,你要让下命令的人偿命,是不是想要朕来偿命?嗯?”
 
白青莲抓着上官宇的长袖,抽泣道:“皇上,您别生气,涟漪姐姐应该不是这个意思,毕竟通儿是她跟齐王的亲生孩子,姐姐当年冒天下之大不韪,非要嫁到齐国去,应该是因为她爱着齐王,臣妾换位想想,如果跟心爱之人有了子嗣,一定也会像是姐姐那样的担忧紧张。”
 
白青莲越说,上官宇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来人,把这个小贱种绑在城墙上面,张贴公告,让齐王拿莲妃的弟弟来换人,否则朕就亲手手刃这个小贱种!”
 
当年他太子之位被夺走,她转身就取消了他们的婚事。
 
他还来不及亲口问她一声为什么,她就嫁给了齐王。
 
这些年来,唯独一股恨意支持着他走到了今天。
 
他在齐国安插了很多的探子,却从来不敢听关于她和齐王陆生的一点点事情。
 
今天亲口听到了白青莲说,他才猛地发现,他以为伤口已经过去,原来那伤口一直都在腐烂,痛苦越来越深,从来就没有好过。
 
这个女人爱的是齐王。
 
她还替齐王生了孩子。
 
她要让伤害了齐王孩子的人偿命,那个人是他,所以为了齐王的孩子,她也可以杀了他偿命!
 
她到底有多爱那个男人!
 
怒火燃烧了他全部的理智。这个孩子就是她背叛的证据,他只想要把这个孩子毁掉!
 
“不,放开通儿,不要碰他。”
 
魏涟漪抱着孩子不肯松手。
 
她的手腕被扣住,剧痛让她放开了通儿,太监趁机把孩子抱了出去。
 
魏涟漪想要追上去,却被人死死的拉住。
 
“上官宇,你知不知道通儿他是……”她张张口,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眼睛充满了泪水:“我知道你恨我,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何必为难一个孩子?”
 
魏涟漪的话,上官宇听不进去。
 
一个孩子?
 
这是她为了齐王生下来的孩子。
 
这个孩子就是威廉为背叛了他最大的证明,他一口一个母后,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上官宇。
 
“当年你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了朕的头上,朕当然不会放过你!”他的眸子里带着冰渣:“但是齐王竟敢把主意打到了莲妃身上,我也不会放过他的子嗣!”
 
豆大的泪珠落下来。
 
为了白青莲,他就要逼死她的孩子吗?
 
心脏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敲击了一下。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