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噬心罂粟花全文免费阅读_噬心罂粟花许若月叶辰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

云烟 2018-11-09 阅读





布加迪威龙的车里,一男人一袭黑色的香奈儿t-shirt,脖子上戴着一根项链,是许若月手工制作的,是一副微型画,他让人特别找来大师进行了加工,铂金的链子挂起来,画镶在了贝母上面,然后用钻石和珠宝进行了镶嵌,瞬间使得这个项链高端大气上档次。车内并没有开灯,在淡淡的月光下,只看见一张异常俊美、妖孽的脸透着阴冷,他的一只手正在把玩着脖子上的牌子,牌子在淡淡的月光下,闪发给阴冷的光,只是他的脸色比那个阴冷的光还要阴冷,而他此时正用着凶狠和恶毒的眼神看着车前大约十米处的一对男女,握着电话的手不知是因为太过用力握着还是什么原因,青劲一根根的暴露出来,显得无比的恐怖和诡异。
 
    “辰少,我去把少夫人给接过来。”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于以安看到这个情况,小心的转头对着黑暗里嘴角挂着一丝丝笑容的男人,就是那么一下,他吓了一跳,完了,辰少笑了,这个笑不是快乐的笑。当辰少出现这个笑容的时候,表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他要出手了。
 
    “以安,”男人开口说话了,只是手里拿着的电话并没有挂掉,声音无比的冷冽,“你跟我多久了?恩?”在恩的这个字时,特意把音拖长了点。
 
    于以安感觉到无比的压迫感,好想深吸一口气,可是他不敢,这会连出气都是小心小翼的,“回辰少的话,整整十年。”
 
    “对于前面的这个情况,你觉得下一步,我应该会怎么做呢?”男人说话的口气相当的温和,只是正因为这样的温和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是多么的不搭,所以才显得多么的可怕。
 
    还没等于以安回答,分别坐在副驾驶和男人旁边的两个凶狠男人下了车。
 
    许若月看到这个情况,忙对着电话喊道:“叶辰,你在听吗?”
 
    “一直都在。”男人淡淡的回答,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睛仍然死盯着前方,眼神流露着一股冷冽,让人不寒而栗。
 
    许若月把电话还给李林忙以小跑的速度跑向了车子。只是刚刚从车里下去的两个男人却朝着李林走去。
 
    车窗玻璃是关着的,车门被反锁了,许若月看到这个情况,着急的拍打着车窗玻璃。“叶辰,叶辰,你快开门啊,你听我解释”
 
    男人的眼睛瞟了一眼许若月,冰冷,没有一点的感情,另外还有愤怒,俨然一副要吃人的猛兽样。
 
    突然之间她想起了她曾经问叶辰的话。
 
    她问:你为什么会买布加迪威龙,难道只因为它贵吗?
 
    他的回答是:因为它是速度猛兽,我是人中猛兽。
 
    看到两个男人已经走到了李林的面前,许若月忙转身跑了回去,只是还没跑出两步,只听见一声很大的摔车门声音,接着传来一个阴冷声。
 
    “若你想他死,你就再多走一步。”男人的话不多不少,却就这几字已经足已让人胆颤惊心。
 
    “叶辰,放了他,他不过是我的同学,真的只是普通同学。”许若月强调着。
 
    “普通同学?”顿了顿,男人挑起了眉头,声音里带着讥笑,“只有你会那么单纯的认为,他可是男人。”他同样的强调着,那个人是男人,他警告过她的,她身边的男人只能有他一人。
 
    “求求你,放了他。”许若月的口气缓和了起来,她知道若是她再强硬下去的话,只怕李林会出事,平时的他再生气,似乎还没有见过他这样。
 
    叶辰在听到许若月的哀求之后并没有显得开心和心软,相反的是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八度,“许若月——!”
 
    许若月莫名的看着叶辰,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想怎么样。
 
    “你竟然为了一个普通——同学来求我?”叶辰在说普通这两个字时,特意的加重了口气。看到一脸无措的许若月,叶辰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两个男人正在等着他的指挥。他的眼睛又移到了她的身上,“上车。”
 
    这下,许若月不敢违背,慌忙的上了车,只是在屁股刚坐下,叶辰就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搂着她,应该是说钳住她,车子缓缓开动的瞬间,听到了砰的一声,接着是一声惨烈的叫声
 
    许若月恐惧的看着叶辰,“叶辰,你把他怎么了?”难道杀了吗?最后一句话她不敢说出口。
 
    叶辰不说话,搂着许若月的手搂得更加的紧了,一种无比的恐怖笼罩着许若月,她知道他的厉害,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杀过人,她的身体颤抖越加的厉害,接着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次,他杀人,他不让她看见,只因怕她害怕,这一次,故意让她听到,是要给她一个教训,不然是不会长记性的。
 
    叶家的主卧里。
 
    宽大的床上,一个绝美的男人半躺着,身体半裸在被子外面,远远看去,简直就是一副美丽的雕塑,他腹部的肌肉非常的明显,说明他是个极其热爱锻炼的人,他的身边躺着一个女人,女人清纯白嫩的脸微微的发红,看起来犹如熟透的红草莓一般,此时眼睛闭着,眉头紧锁,时不时身体抽搐的挣扎一下,像是梦到了什么痛苦的事。
 
    男人仔细的看着女人脸上的每个表情,像是在观摩什么天大的稀奇事物一般,只是看到女人一直皱着眉头时,他的眉头也不禁的皱了起来,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女人皱着的眉头中间,然后轻轻的揉着,想把女人紧锁的眉头给揉开,只是女人的眉头仍然紧锁着。“若月,有我在,别怕。”
 
    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许若月皱着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嘴角挂起了笑容。
 
    男人俯下头,荷花般红润的嘴唇覆在了许若月柔软的唇上。
 
    “一辈子都呆在我的身边,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我只有这个要求而已。”男人又开口了,声音特意的压低,看着怀里搂着的许若月,静静的说给她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今晚我要你。”说完男人不再说话,整个身子压在了许若月的身上。
 
    强烈的压迫感使得许若月醒了过来,她微微的睁开了美丽、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自己身上正半躺着一个男人,这男人有着一张绝美和妖孽的脸,此时正一脸柔情和温柔的看着她。
 
    只是砰的一声又在许若月的脑海里回响了起来,她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她怎么忘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看到许若月眼里的惊恐和害怕,男人十分的不满,原本满是柔情的眼里闪现了一丝丝的冷意。“怎么?怕我?”
 
    “没,没有。”许若月把眼睛移开,她不敢去看这个男人,他的眼神好恐怖。
 
    男人不说话,只是伸出手把许若月的脸摆正,逼着她正视着自己。
 
    下一秒,许若月大叫了起来,因为她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丝不挂,而自己也同样一丝不挂,自己的隐私部正被一个巨大的硬物顶着。
 
    许若月想要说什么,只是她的嘴却被眼前的男人给严实的堵住了,先是温柔的,接着是浓烈的,吻得她快要喘不来起的时候,他给了她一个喘息的机会,只是下一秒,她却尖叫了起来。“好痛”
 
    “一会就不痛了。”一个带有磁性又满是温柔的声音入耳,许若月觉得是不是自己做梦了,为何这个平时她惧怕的声音如此的动听。
 
    “叶辰,不要”
 
    他的若月竟然对他说不要,“还从来没有人在我的面前说这两个字。”这是威胁,也是警告。
 
    前一秒还温柔的男人一下子可怕起来,许若月紧闭着嘴,不要他的亲吻,他整个身体压着她,一只手紧紧的捏住她的鼻子,使她出不了气,然后性感的红唇在她的身上游走,最后定格在她的胸前,那么瘦弱的她却拥有着一对丰满的双峰,看起来那么的柔软有弹性,只是他的猎物并不是那柔软的球,而是那球中那枚红樱桃,他一口下去,细细的吸允着,她只觉得身体有一种躁动在游动,就在她感觉自己要叫出来的时候,他松开了口,对着胸上方,一口咬了下去,这下她是真的忍不住叫了起来,“疼!”同时还有大口喘息的声音,因为没了鼻子的呼吸,她终是憋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舌头快速的伸进了她的小嘴里,贪婪疯狂的允吸着,他的下身在她的下身插入又拔出,插入又拔出,被子随着他的一进一出一上一下的浮动着。
 
    “嘶”一丝的疼痛使得男人皱起了眉头,她竟然咬他的舌?很好,很好。
 
    男人不管舌有多疼,仍然拼命的亲吻着身下的女人。
 
    许若月惊讶的看着这张离自己不到一厘米的脸,他真的是人吗?是人的话怎么不知道疼痛?她分明狠狠的咬了他,她分别感觉到了口腔里弥漫着的血腥味,可是他却不把舌头给抽离开她的嘴。
 
    一个晚上无休止的折腾着,直到许若月昏睡过去。
 
    阳光照进了房间,许若月起身感觉到腿间一阵一阵的疼痛,不由得朝着凌乱的床上望去,只见纯白色的床单上有着一抹的艳红,显得特别的扎眼和突兀。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抹去,赤裸的胴体可见一处又一处的斑痕和齿痕印记。
 
    她走到镜前,看着镜子里红肿的眼睛下面还有着更加红肿的嘴唇,唇边被咬破,现在已经结痂,再往下看,只见肚脐周围布满了红草莓,全部都是昨晚叶辰的作品,那么多年她保护好的那层膜,就这样破了
 
    这一年,叶辰二十九岁。
 
    这一年,许若月二十五岁花季的时候失去了那层代表贞洁的膜。



“我在家里见一个人,这个可以吗?”许若月讯问道。
 
    “不可以!”于以安回答。
 
    许若月的眉头一皱,“那现在是将我禁锢起来了吗?”
 
    “少夫人慎言!辰少听到了会生气的。”于以安平淡的提醒道。
 
    许若月看了看大小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她的行动自由又被限制了,那么她怎么才能找出她和叶辰是兄妹的证据?可以告诉叶辰吗?他会相信吗?他若是怀疑,那么他会怎么做?
 
    想到这里,许若月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因为她知道,若是她和叶辰是兄妹的事情是假的,只怕她的妈妈李以沫这个招摇者会死无葬身之地,而莫家一家只怕也难逃一劫,而她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她。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许若月问道。
 
    于以安摇了摇头,“少夫人就安心在家休养,大小双会时刻陪伴着少夫人,不会让你感觉到无聊的。”
 
    许若月还能说什么,她摆了摆手,于以安就带着大小双出了房间,于以安离开了,小双守候在房间门口,而大双却不见了踪迹。
 
    晚饭的时候,叶辰回来了。
 
    “怎么了?心情看起来不好。”叶辰看到许若月一脸的平淡,脸上有强忍着的不悦。
 
    许若月淡淡的道:“没有。”
 
    “若月,你不知道我有读心术的本事吗?”叶辰一边夹了一块菜放到许若月的碗里,一边微笑的说道。
 
    许若月拿着筷子的手一紧,她抬起头看着叶辰质问道:“为什么又不让我出去了?”
 
    “家里让你呆着不愉快了吗?是谁?既然伺候你不开心,留着无用!”叶辰说这个话的时候,声音异常的冰冷,冰得许若月的心一颤一颤的。
 
    “没有,没有人让我不开心。”许若月急忙辩解道。因为她知道,若是她不这样说的话,只怕她身边照顾她的佣人们就性命不保了。“我只是想要见见我妈妈,我”
 
    “因为她要你离开我,你就和她一条阵线了吗?”叶辰头也不抬的问道。
 
    听到这个话,许若月手里拿着的碗啪的一声,掉落地上,瞬间就破碎了,地上一片的狼藉,有米饭颗粒,有菜,有陶瓷碎片
 
    “来人,还不赶紧打扫!”叶辰急忙放下手里的碗,几大步走到许若月的身边,轻轻的拉起她的手,生怕她再因为碎片受伤。“没事吧?”
 
    听到叶辰温柔关切的问候,许若月这才回过神来,她恍惚的看着叶辰,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她是真的看不懂,前一秒他还咄咄逼人,凶狠阴冷;后一秒他又温柔如水,深情款款。
 
    许若月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碗破了。”
 
    “只要你没事就好!”叶辰关切的说道。
 
    一会就有人过来打扫卫生,在叶辰的吩咐下,马上有大厨重新去做菜。
 
    叶辰拉着许若月来到隔壁的茶室品茶等着新一轮的菜品做好。
 
    “你什么都知道?”许若月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叶辰品了一口茶,略苦,心头都感觉到了这丝苦涩。
 
    “我们真的是兄妹吗?”许若月心里紧张的问道。
 
    叶辰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上许若月紧张的眼神,淡淡的道:“你希望吗?”
 
    许若月呆呆的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她自己在心里问自己,到底是希望还是不希望?若是他们真的是兄妹,那么他们两个人的婚姻岂不是一个笑话,若是他们两个人不是兄妹,那么她这辈子是不可能从他的身边逃走了。那么她和莫昊东的那份美好,只怕只能就此结束,之前她误认为她和莫昊东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当时的心里是难受和心死,现在她妈妈李以沫告诉她一个让她心又活过来的消息――那就是莫昊东和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和她并不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叶辰一口气把一杯茶喝掉,冷冷的说了那么一句。
 
    许若月的心一下子冰冷,她知道这个话的意思就是她和叶辰两个人并不是兄妹关系,那么她妈妈李以沫为什么会那么说呢?
 
    “你心里的想法我会去调查的,所以你就安心的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叶辰看出许若月的想法,他安慰道。
 
    “你不会”不会对我妈下手吧?许若月的话不敢问出,她不敢提及,她恨不得叶辰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是她妈妈李以沫告诉她的,但是她知道叶辰什么都知道。
 
    “放心好了,她不过是被人欺骗而已。”叶辰拉起许若月的手温柔的说道。
 
    听到这个话,许若月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现在她安心了,只要家人没有事情,只要莫家没有事,她就安心了。
 
    莫家别墅。
 
    莫昊东一个人静静的呆坐在沙发上,想着许若月恳求她送她回家的样子,他的心里就莫名的烦躁。
 
    “昊东!”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莫昊东诧异的抬头一看,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爸爸莫华。
 
    “爸,你怎么来了?”莫昊东诧异的问道,因为自从莫华带着李以沫还有莫丽离开别墅搬到那个破旧的小区去住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别墅,平时这个别墅里是没有人的,因为莫昊东大部分是住在公司里,剩下的时间要么出差,要么就是住在那个破旧的小区里。今天他的心情不好,想到了从前的许多事情,他就一个人开车来到了这个别墅,准备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了。
 
    “我猜到你会在这里!”莫华淡淡的道:“我找你有事!”
 
    “不光是你爸爸来了,我也来了!”莫华的话刚刚落下,一道温柔的女声又传了出来。
 
    莫昊东更为惊喜的看了莫华一眼,然后看向了来人,“妈,你怎么也来了?”
 
    “因为我和你爸爸找你有事商量!”来人不是别人,而是李以沫。
 
    “莫丽呢?”莫昊东问道,他们两个人都看到了,唯独没有看到莫丽。
 
    “没有叫她,她还小,这个事情不要告诉她为好。”李以沫说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莫昊东一边带着李以沫和莫华去了茶室,一边拿着遥控按了一下,整个房间的安全保护装置还有屏蔽监听和录像的设备开始启动。
 
    “想请你一个忙,救救若月!”李以沫恳求的说道。
 
    看到李以沫如此的恳求,他急忙说道:“妈,你不用这样,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而且这个事情还是和若月有关系,她的事情更加是我的事情,她怎么了?”
 
    “叶家的人都是薄情狠毒之人,还有若月和叶辰,他们两个人是兄妹关系,根本就不能结婚。”李以沫痛心疾首的说道。
 
    “什么?他们两个人是兄妹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莫昊东诧异的问道。
 
    “这个事情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还没有说,李以沫已经哭得稀里哗啦,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莫华在一旁轻轻的拍着李以沫的背上,安慰着她,想让她平缓下来。
 
    “妈,没事,慢慢的说,别急。”莫昊东也忙着安慰李以沫说道。
 
    李以沫听到莫华和莫昊东的安慰,心里积累的委屈一下子就崩溃了,她就哇哇的大哭起来,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凄惨的哭声,让人不由得痛心和害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以沫才平缓下来。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是我太傻,太容易相信人!”李以沫恨恨的说道:“当年我父母过世,家里欠下了一屁股的债,我唱歌唱得不错,就到各种场合去唱歌挣钱,之后因为我的歌声比较特别,和邓丽君的十分相似,听起来特别的甜美,于是我就开始出入一些比较高档的场所唱歌,中间有几次有人想要包养我,都被我拒绝了,因此我给自己找了一些麻烦,那些人都是有手段的人,弄死一个人犹如捏死一只蚂蚁,我基本上算是苟延残喘,就在我已经心灰意冷,准备接受包养条件的时候,他出现了。”
 
    “他是若月的亲生爸爸?”莫昊东忍不住插话问道。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