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去兮雁不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_归来去兮雁不归小说免费阅读

宜步 2018-11-09 阅读





“你不能杀他……”萧依雁急促地说。
 
邓宁容冷笑:“还挺痴情的,不过,宇文炫是永远不会知道你这一片痴心的模样,哈哈哈——”
 
“太后的死,寿安公主的死,都是你做的!”
 
“没错,都是我做的,我若是不这样做,怎么能将你从皇后的位置上赶下来呢?”邓宁容眼中闪着阴鸷。
 
“邓宁容,你竟然这么歹毒,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下得去手!”萧依雁颤抖着质问邓宁容,她不敢相信,一个密探可以冷血到这种程度,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可以作为晋升的阶梯而将其杀死。
 
“谁让她是个公主呢,她若是皇子,我定然不会杀她。”邓宁容极其冷血地说。
 
“你知道皇上多喜欢这个孩子吗?”萧依雁心痛地问。
 
“正因为皇上喜欢她,我才要杀了她,这样,皇上才会废了你这个皇后啊,哈哈哈……”邓宁容竟然笑了,好像寿安公主根本不是她生的。
 
萧依雁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妖魔。
 
忽然,她伸手,以极快的速度狠狠地掴在了邓宁容妖魔般的笑脸上。
 
“你打我?你还敢打我?!”邓宁容捂着脸颊,咬牙切齿地质问,眼中闪现出可怕的凶光,“你还以为你是突厥三公主?你还以为你是北周皇后?”
 
萧依雁伸手又给了邓宁容另一半脸狠狠一掌。
 
登时,邓宁容大怒,伸出手就要回击。
 
忽然间,她却又收回了手,大哭起来。
 
“皇后,是我不好,您放过我吧。”她一边哭着,一边将萧依雁一扯,自己就势跌倒在地,让萧依雁压在了自己身上。
 
听着身后熟悉的脚步声。
 
萧依雁明白了。
 
邓宁容亦是习武之人,自然听觉敏锐于常人,她刚才一定先于她听到了宇文炫到来的脚步声,所以才在将要打她的时候扯着她跌倒。
 
“你放手!”萧依雁想要起来,却被邓宁容紧紧地拽着胳膊,根本无法脱身。
 
而这个时候,她身下的邓宁容柔柔弱弱地哭泣起来:“皇后娘娘,你饶了我吧……我只是来给你送些吃食和衣物,并不是要害你……”
 
“萧依雁!”伴随着宇文炫的怒喝,她整个人被踹翻在地。
 
邓宁容娇弱无力地挣扎着,却似乎受伤严重,无法爬起。
 
看到邓宁容红肿的双颊,宇文炫的脸瞬间黑沉下来。迅速将邓宁容抱起护在怀中,怜惜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急急下令:“快宣御医!”
 
邓宁容伏在宇文炫怀中,委屈得哭泣着:“皇上,我只是想来看看皇后,毕竟,她是我以前的主子,可她却……”
 
宇文炫居高临下,冷冷地盯着被他踹翻在地的萧依雁:“看来你在冷宫里住得太舒服了!”
 
“她是魏国的密探!”萧依雁指着邓宁容,浑身都在颤抖。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皇上赐予的东西,哪个不要命了,敢赠与他人?
 
而且,说出这话的,竟然是皇上本人。
 
显然宇文炫也被自己的话惊到了,他怎么可以容忍萧依雁将他赐予的东西赠与他人?
 
然而,即便如此,他亦是多么希望,事情就像他猜想的那样,是萧依雁把金钗赠给了他人,这烧死的,一定是别人。
 
邓宁容迟疑了一下,上前温柔地握住宇文炫的手:“皇上,您赐予的东西,谁敢随便赠与他人呢?即便皇后心中没皇上,把金钗赠与他人,但昨夜整个冷宫之内,也只有萧皇后一人。”
 
“何进呢?”宇文炫似乎想起了什么,急急道,“宣何进!”
 
邓宁容脸色稍微变了变,连忙说:“皇上出征那日天降大雪,何进给萧皇后送晚膳,可能是大雪路滑,跌倒在雪中,魏太医来看过了,说是跌死了。”
 
“是吗?”宇文炫的目光扫过众人,愈加觉得事态可疑。
 
宫人们跪着一片,都答道:“是的,何公公确实是跌死的。”
 
邓宁容假惺惺地拭着眼泪道:“自从何进跌死之后,臣妾每天都遣宫女给萧皇后送饭菜的,我吃什么,萧皇后就吃什么,从未有过一丝差池。”
 
宫人们都附和道:“邓娘娘念旧恩,待萧皇后极好。”
 
因着宇文炫独宠邓宁容,现在,萧依雁已经死了,谁也不敢得罪邓宁容。
 
谁也不敢将邓宁容不许任何人送饮食给萧依雁的事情禀告于宇文炫。
 
“都给我滚!”宇文炫拳头握得紧紧地,声音里含着惊雷般的咆哮。
 
宫人们皆叩首起身,仓皇倒退着离开了。
 
唯有邓宁容没有滚,宇文炫这态度让她惊惶不已,她紧紧地抱着宇文炫胳膊,浑身颤抖着悲泣起来:“皇上,你可算回来了,容儿这几日可是担心得紧……”
 
“朕这不是回来了么?”宇文炫淡淡地回了句。
 
邓宁容错愕了一下,不明白宇文炫何以突然对她如此冷淡。
 
一双秋水般的美目含满了泪水,似有无限委屈,哀哀地望着宇文炫。
 
宇文炫回避了那哀婉的眼神,轻轻地推开了她:“冷得很,你也回去吧。”
 
“不,容儿舍不得离开皇上。”邓宁容却双臂一伸,紧紧地将宇文炫拥抱住,哭着撒娇撒痴道,“容儿害怕……”
 
这一招,一直是邓宁容俘获宇文炫的制胜法宝。
 
可,今天,这一招一点也不管用了。
 
这撒娇撒痴的哭泣宇文炫根本听不到,他只是怔怔地盯着那烧得可怖的焦尸,喃喃地说:“你走吧,朕想单独和皇后待一会儿。”
 
他甚至用力掰开了邓宁容环抱着他的手指。
 
邓宁容紧握着手帕,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说:“好,那容儿回去了。”
 
她搞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宇文炫竟然忽然对她冷淡起来。
 
还好,萧依雁已经死了。
 
那十年前的真相,宇文炫不会知道了。
 
这么想着,她不屑地看了一眼那焦黑的尸体,在心中说:“萧依雁,终究是我赢了。”
 
继而志得意满地迈步离开。
 
邓宁容走后,宇文炫蹲下来,颤抖着伸出手,握住了那只烧焦的手,哽咽道:“朕以为……以为你在冷宫中,就会安全,是朕倏忽了啊……朕知道,你是清白的,太后的死,寿安的死,都不是你做的……只是,朕欠容儿的,得还……”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惊愕地发现,萧皇后的死,就好像从他的心头挖掉了一块肉,痛不可忍。
 
手紧紧握着那只焦黑的手,泪水从染满风尘的脸颊滑落。
 
倏然间,那只焦黑的手中,坠落两块白色物事。
 
宇文炫诧异地捡起。
 
待看清那物事时。
 
耳畔,骤然狂风呼啸——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