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包养了姚谦by西瓜皮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_被前男友包养了小说全文阅

西瓜皮 2018-11-09 阅读





见他走到门口嗅花香,就没出声打扰。
 
“是啊,意外的被我养活了。”林荫笑着给姚谦沏了杯茶,就跑去窗台看她的宝贝盆栽了。
 
姚谦摇了摇头,调笑道,“难不成花比我好看?”
 
林荫弯起嘴角,用手拨弄了几下花土,“如果姚先生不顶着两个黑眼圈的话,或许我还会多看您几眼。”
 
姚谦颇觉尴尬的抬手揉了揉眼底,“有很明显嘛?”
 
“有啊,简直明显的不得了。”林荫拉好窗帘,施施然的走到姚谦面前坐下。
 
“那....再给我开盒药吧。”姚谦笑眯眯的看着林荫,上次林荫给他的药前两天吃完了,寻思着这次来就想再要一瓶。
 
林荫剐了他一眼,叹道,“姚先生,您是我见过最不听话的病人了!”
 
姚谦立刻赔笑,“我已经尽量按照剂量在吃了,很省的。”
 
林荫无奈的摇摇头,“药只是饮鸠止渴,这道理姚先生不会不懂,您以前就.....”
 
“打住打住,你一提以前我脑袋就疼。”姚谦马上摁着脑袋装作很不舒服的样子。
 
林荫抿抿嘴,拿起桌上的六方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然后开口道,“这样吧,我问您几个问题,您如实回答,回答完了就给你开药。”
 
姚谦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好....”林荫站起来,把灯调暗了些,才坐下,“那么,第一个问题,您最近还会做噩梦吗?”
 
姚谦看了她一眼,觉得也没必要骗她,便说,“嗯,会做。”
 
林荫尽量放低了声音,继续问道,“每晚都会?”
 
姚谦低下头,搓了搓手心,他刚才突然感觉那里有些刺痛,一瞬间,纷杂的情绪便涌了上来。
 
姚谦逃避一般的闭了闭眼睛,有些无措的用力的搓着手指,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开口道,“差不多,可能最近事情太多了。”
 
林荫将姚谦的一举一动都收进了眼底,她知道姚谦又要开始跟她打太极拳了,沉默了许久,才有些失望的说道,“姚先生,您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如果您还不打算面对的话,再这样的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姚谦握了握自己的手,过了很久,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忽然脱力一般,把头沉了下去。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花香,灯光微暗,一切都是那么适合的让他去倾诉。
 
姚谦皱了皱眉,缓缓说道,“我....感觉...最近,很不好...”姚谦压低了声音,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自己的不好。
 
林荫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她每一次都试着去撕开那个假的姚谦,可每次都差一点,但这一次却很容易的成功了,这说明,姚谦真的快扛不住了...
 
“可能...也不是最近...一直都坏透了....”姚谦把头埋进手掌里,声音有些漂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总是...逼我,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姚谦在自己掌心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他很久没向别人倾诉过了,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真的...糟糕透了...我...”
 
林荫微微皱眉,她看到了另一个“姚谦”,一个脆弱,不知所措,压抑的人。
 
她几乎要屏住呼吸了,她怕打扰到这个人难得的倾吐,她静静看着陷入沉默的姚谦。
 
姚谦努力的在脑中寻找能形容自己心情的词语,他努力的想去表达。
 
“我———”
 
那种压抑激烈的情绪马上就要冲到嘴边,姚谦甚至连身体都忍不住有些微微颤抖,但,就在这个时候,姚谦兜里的手机响了...
 
这是个设定的特殊铃声,姚谦一下就知道是谁。
 
他眼中的那些情绪瞬间化为乌有。
 
林荫愣了一下,她看到姚谦眼中的变化,心里想,完了,错过了好时机....
 
姚谦抬起头深呼吸了几下,说了句抱歉,站起来转身进了隔间里。
 
林荫看着姚谦消失的背影,垂下眼眸叹了口气,她知道错过了这次,就很难会有下一次了。
 
林荫不禁暗暗的骂那个打电话的人,她赶着救人,那个人却赶着害人....
 
就在林荫不知道在心里骂了多少遍的时候,姚谦已经整理好表情走了出来。
 
一脸歉意的跟林荫说,“我还有别的事,今天就到这里吧,谢谢。”
 
“姚先生!时间还早呢!”林荫企图挽留他,她看到姚谦要离开,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姚谦对她苦笑,“下次再聊吧,林医生。”
 
林荫张了张嘴还没等她说话,姚谦就开门走了。
 
桌上的茶已经凉透了,茶杯底沉着些没过滤掉的茶叶,六方杯的杯面水光莹莹的,灯光映在上面,闪着幽幽的暗光,颇有几分别样的韵味。
 
林荫关上灯,拉开窗帘,阳光照了进来,暖洋洋的让人有些昏昏欲睡,窗台上的春兰开的正是时候,墨绿色的兰叶向四周舒展着,花香淡淡的,正适合人去观赏。
 
原本姚谦可以再这样的环境里,尽情的诉说他所有的不安与执念。
 
林荫伸手捻了捻花盆里的碎草,心情有些说不出低落,仿佛她也跟着姚谦变得压抑了不少。
 
姚谦每一次来,林荫都要这样无由来的低落一会儿,她在消化那些负面情绪。
 
林荫吁了一口气,放松了些才想起来,姚谦的药还没有给他。
 
说来也挺无奈的,她每次觉得姚谦好转一些的时候,下一次见他就会变得比以前更严重。
 
林荫看过姚谦的病历,他自杀过,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在昏暗的地方待着,一度对生活失去希望....
 
他把自己封闭了起来,而且封闭了至少五年,林荫每每想到这,就有些心疼,那种心慌的感觉就会再次涌上来。
 
林荫想,再过几天,就打个电话让姚先生来拿药吧...



白路被人追杀过,重伤到昏迷,而在他濒死的时候,那眼神和笑便成了他唯一的救赎,支撑他苟延残喘的活到现在。
 
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回头一看才知道那个时候他做了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
 
他活生生的亲手把一颗心剥了出来,一颗炽热无比的真心.....
 
姚谦是笑着走出去的,他终于把一切都交给了白路,唯独留下了一颗血淋淋的心。
 
他想着,五年前的种种因果,现在大抵也该结束了。
 
姚谦打了车去了市外一座靠海的山,走到山顶的时候刚好整点。
 
远处烟花齐放,五颜六色烟火腾空在漆黑的夜里,映在海面上
 
让波澜的海水变得绚丽起来,美极了。
 
姚谦坐在山顶的石阶上,上面堆了层薄薄的雪。
 
天气还是很冷的,姚谦心里想着。
 
他看着远处的烟花一簇一簇的升起,他觉得白路也在看,他绝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景色。
 
一阵凉风吹来,姚谦不禁缩了缩脖子,他暗骂自己有病,没事大冬天来这看烟花。
 
没人会知道,他只是存着些无望的私心,想最后跟白路一起看看这烟花而已。
 
其实细细想来白路也没错,他之所以无知无畏,只是因为他不爱自己。
 
姚谦早就知道,越爱一个人就会越卑微,就活该被人践踏,这是他咎由自取。
 
姚谦闭上了眼睛,他脑子里跑马灯似的掠过以前的种种。
 
当年他旧伤复发,原本已经快好的肩膀不断恶化,导致他再也拿不稳枪,这是狙击的禁忌。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鹰牙大队的人来看他时什么表情,像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姚谦这才知道,他的丑闻已经被传到部队去了,他也明白,他梦寐以求的军区再也回不去了……
 
所有人开始唾弃他,他被赶出了姚家,他终于变成了孤儿,开始一无所有。
 
他母亲在他刚开始记事时就去世了,他最后对姚谦说,“谦谦,以后活得开心点,不要像妈妈一样,抑郁而终,人间不值得……”
 
声音一变,一个低沉的男音又在他耳边说,“好啊,恰巧我也喜欢你。”
 
声音渐渐变得嘈杂起来,一群人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骂他肮脏、恶心、下三滥。
 
一个巴掌落了下来,狠狠地打在姚谦的脸上,打他的是他父亲。
 
姚谦的脑子开始嗡嗡直响,各种光怪陆离的声音和影像在他脑海中循环播放,在他脑子里狂乱的喧嚣着。
 
姚谦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深色的大海和绚烂的烟花,他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山尖,在最后一步时,停了下来。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想着,要是就这么跳下去也挺好,随着海水而冰冻起来,从此收起这颗真心谁都不给。
 
但姚谦了解白路,他不会就这么任自己耍着玩。
 
直到最后一簇烟花腾空又沉寂,姚谦才转身往山下走。
 
他只有顾子遇一个朋友,白路若是想找他只能去找顾子遇,他的疯狂姚谦不是没体验过,姚谦就打了个电话给顾子遇。
 
想着如果没事就当给他拜个年,再提醒他小心一点白路。
 
可电话响了许久却依旧没人接,等他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姚谦眼皮一跳,脚步越来越快,他记得顾子遇今晚有一部戏要杀青,可能是太忙了吧....
 
姚谦心有点慌,如果是因为他而让顾子遇受到伤害,他宁可去死。
 
他下了山就打了车去了片场。
 
抓住一个人就问,“你们顾导呢?”
 
一开始没有知道的,后来终于有人回他,“顾导走了挺长时间了,说要回家吃年夜饭,估计现在都到家了吧。”
 
姚谦微楞,突然想起白路在他走时说的话,现在姚谦真的有点后悔了。
 
他又打了几个电话,顾子遇的手机依旧是关机。
 
姚谦没想到白路行动这么快,按着他的性格,他不会对顾子遇客气的,他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他还是打了电话给白路,响了不到一声白路便接了。
 
“顾子遇呢?”姚谦垂着的手攥成一个拳头。
 
“你最好别对他做任何事,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看见我!”姚谦白皙的手握出了青筋,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跟这个禽兽同归于尽。
 
白路在那头低低的笑了一声,才说,“小谦,回来吧,只要你回来,我一根手指头都不会碰他。”
 
姚谦握紧的手,最后终于松开,原本皱起的眉也舒展了下去,一切又归于平静。
 
“你在哪?”
 
“往你九点钟的方向看。”
 
姚谦抬头望去,那里有两辆全黑的豪车,其中一辆车的车窗半开着,露出半张英俊的侧脸,一双深邃的眸子正望向姚谦这里。
 
姚谦冷笑一声,原来你早就料到我会来这。
 
这时候他也不奇怪了,白路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他挂了电话,吁了口气,整了整微乱的西装,带着他仅存傲气与冷漠走向那台车。
 
姚谦刚坐进车里,白路就压了过来,嘴唇贴着他的耳垂,张口狠狠的咬了一口,像是要要掉一样,片刻,他又含在嘴里轻轻的舔着。
 
低声对他说,“你说你不会回来,你看,你还是回来了。”
 
姚谦伸手推了推,没推开便放弃了,问他,“顾子遇呢?”
 
白路啧了一声,锢着姚谦的手紧了些。
 
“顾子遇,顾子遇,这个男人的名字最近我听的够多了。”白路偏过头,扯松了他的衣领,惩罚一样的一口咬上姚谦脆弱的脖颈。
 
那一口咬的极其用力,不一会儿,白路便尝到了血腥味。
 
姚谦疼的微微皱眉,但他还是追问着,“他到底怎么样了?”
 
白路抬头舔了舔唇角的血,眸子深深的看着姚谦,沉声道,“在你上车之前,他就被我扔下车了。”
 
说完这句话,白路就扯下他的领带把姚谦的手绑到车把手上,低头去吻他的锁骨。
 
冷冷的说道,“我不会再让你跑了,我会让你没有力气再跑。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