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无心果)最新章节_小说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全文阅

无心果 2018-11-09 阅读





杨映岚醒来的时候,眼睛酸涩的几乎睁不开,头也快炸开了一样,她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一切。
 
好像是她收到韩砚的微信,让她在酒店等她,并且说房间已经开好了,直接进去就行。
 
好在她和韩砚已经订婚了,不然依着她比较传统保守的个性,婚前性行为她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呢。想到这,她就有些娇羞的侧过头,想看看和自己同床共枕的韩砚,她的准丈夫。
 
“啊。。。”一声叫喊响彻整个酒店。
 
杨映岚慌慌张张的开始检查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以及散落在床周围的凌乱的衣衫,还有这整个房间充斥着的暧昧气息,都在宣告着昨晚的不寻常。
 
但是为什么她身边躺着的不是韩砚,而是韩墨?
 
正在熟睡中的男人显然也被这一声惊叫惊醒了,眉头皱的很深,谁不知道他有着很重的起床气,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敢这么叨扰他?
 
他睁开双眼,就看到抱着身子缩在一角,身子瑟瑟发抖的杨映岚。这个女人他是认识的,是同父异母的弟弟韩砚的未婚妻,她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他眯了眯眼,危险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
 
他起身,同样的一丝不挂,居然临下的看着她,口气冷的让人哆嗦:“是韩砚让你这么做的?”
 
杨映岚看都不敢看韩墨,他为什么不将衣服穿好再说话?可是想一想,自己不是也没穿衣服吗?她赶紧将裹着自己的被子更紧了紧,一直不停的摇头,她真的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说话!”韩墨似乎没什么耐性,语气更冷了点。
 
杨映岚被他逼的快哭了:“大哥,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接到韩砚的微信让我来这里,进来后的事情我就一点也不记得了。”
 
杨映岚没有撒谎,昨晚是韩砚给她发的微信,给她的房间号,只是到了房间以后,她头就特别晕,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韩墨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体,有那么一刻的怜悯,他不耐烦的将衣服捡起来,扔给她::“穿上衣服!”
 
然后自己也开始穿起衣服来。
 
边穿衣服的同时,脑子边飞快的转动着,昨晚的房间是秘书给自己订的,看眼前这个小女人的模样,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他们俩都被人算计了。
 
很好,敢算计到我韩墨头上,看来是活够了,韩墨心里想着。
 
杨映岚赶紧接过衣服,匆匆的穿起来。这边两个人刚穿好衣服,那边房门上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杨映岚的手一滞,更加慌乱起来,拼着自己最快的速度将地上收拾干净,外面的人每敲一下门,她的心就被拧一下,来人会是谁?
 
而韩墨却是不慌不忙,他的嘴角上扬,略有讽刺的味道,果然这就等不及来了么?不过来的正好,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算计他。
 
就在他伸手要去开门的时候,杨映岚像只兔子一样,飞快的奔到他的身边,双手捉住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她摇着头,很小声的求着他:“求求你,不要开门!”
 
她已经和韩砚订婚了,她来不及细细理清到底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外面不管是谁,只要是看到她和韩墨共处一室,都是说不清的。到时候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韩砚?
 
韩墨瞥了她一眼,然后毫不客气的说道:“对方的目的就是要看见这一幕,你认为不开门,他们会罢休吗?”
 
说着不管不顾杨映岚的阻拦,径直开了门。
 
然后就看到门外站着的一脸黑色的韩砚和神色不明的韩墨的秘书宋倾。
 
时间刹那间静止,天地静默。
 
杨映岚的脸色瞬间苍白,脑袋充血,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此刻就晕过去,哪怕不会再醒来,她也愿意。
 
最终还是韩砚先有的反应,他直接冲进去,照着杨映岚白皙的脸就是一巴掌,咬牙切齿的说了声:“贱人!”
 
除了韩墨,谁也没有看到宋倾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
 
宋倾,韩墨早知道她是韩砚的人,故意留在自己身边的,看来这次是时候该除去她了。
 
杨映岚白皙的脸蛋上立马出现了几条红红的掌印,她一边用手捂住脸蛋,一边拉着韩砚:“韩砚,你听我解释,我昨晚是接到你的微信才来这里的,不是你发微信让我来这个房间等你的吗?”
 
韩砚嫌恶的挥开了杨映岚的手,似乎她的手有多肮脏似得。然后他绝情的声音又在杨映岚的耳边响起:“你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韩砚,我们已经订婚了。。。”
 
韩砚立马打断她的话:“婚礼取消,现在让我多看你一眼都让我觉得恶心,立马给我滚。”
 
就在这时,宋倾开始出声了:“韩总,映岚说你有发微信给她,何不先看看微信再说呢?”
 
杨映岚简直是用着感激的眼神看着她了,宋倾本是杨映岚的闺蜜,被韩砚安排在韩墨身边,这点杨映岚是知道的。那些商场上的事她不是很懂,所以她也不会过多的过问。
 
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只有自己的闺蜜肯帮着自己说话了,完全忽略了一大清早韩砚和宋倾一起出现在这酒店就已经很是奇怪了。
 
杨映岚听着宋倾的话,赶紧点头,然后在没有完全收拾好的一片狼藉中开始翻找自己的手机,终于手机找到了,几乎是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自己的微信,开始找韩砚给她发的消息。
 
可是怎么没有了?昨晚明明是收到了的,怎么现在就是找不到韩砚的聊天记录?
 
她的脑袋越来越空白,场面也越来越尴尬。
 
过了一会,韩砚说:“杨映岚,你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偷人偷谁不好,非得要偷他?”韩砚说着,几乎有点吼了。
 
杨映岚自然是知道韩砚和韩墨之间的纠葛,知道他们水火不容,因为当年韩砚的母亲插足了韩墨爸妈的婚姻,然后小三成功逆袭上位。所以韩墨一直为母亲报不平,两兄弟明里暗里争斗的很厉害。
 
可是她没有偷人,更没有和韩砚的大哥偷情,可是现在的状况,她又该如何解释?
 
别晾在一边的韩墨看到战火终于烧到自己身上了,才开始有了一丝表情。
 
他一贯冷漠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嘴巴放干净点,惹了我,你一点好也讨不到。”
 
韩砚顿时火冒三丈,最讨厌韩墨什么时候都压着自己一头,任何时候都是一副冷漠自负的样子,可是偏偏所有人都愿意买他的帐,和他在一起,自己任何时候都显得是个陪衬的。
 
可是这次明明让他捉奸在床,他睡了自己的未婚妻,凭什么还在这里和自己趾高气扬?
 
韩砚顿时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收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恶狠狠的说:“韩墨,我一定要告诉爸爸,让他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韩砚心里还想的是,如果爸爸知道了韩墨居然和自己未来的弟媳妇苟且,那么他在爸爸心中的形象肯定大打折扣,那么韩氏接班人的位子又向他倾斜了点。
 
韩墨冷哼一声,丝毫不将他的委屈放在眼里:“哦?在你去告诉爸爸之前,是否要解释一下,你和我的秘书为何会清晨出现在我的酒店门口?”
 
韩砚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异样,而更兜不住的是站在他旁边的宋倾。
 
可是韩墨可不给他们缓气的机会,继续说:“宋倾,从今天起,你被解雇了。”
 
宋倾象征性的说了声:“韩总,你听我解释。。。”
 
在看到韩墨皱起的眉头时,她赶紧闭口,当韩墨的秘书久了,自然知道他在发怒之前肯定会先皱一下眉头。她如果还不住嘴,可承担不起韩墨发怒的结果。
 
事实上,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她巴不得不做韩墨的秘书了,天知道做她的秘书到底有多苦多累。
 
韩墨见宋倾不再说话,眉头才稍微舒展一点,他接着继续对韩砚说:“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理理清楚,你和这位宋小姐的关系爸爸应该会更感兴趣。”
 
韩砚立马变了脸:“韩墨,你血口喷人!”
 
“不见棺材不掉泪?很好,一定要我将你那些见不人的照片给爸爸,你才会认么?韩砚,你还是不是男人,有胆量做,怎么就没有胆量认?”
 
韩墨说的不带喘气的,韩砚那些龌龊肮脏的事他并非不知道,而是不屑于说罢了。
 
“你!”韩砚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宋倾的脸上看似悲哀害怕,其实一点悲伤也没有,反而特别开心韩墨说出这些。
 
只是这话再笨的人也听出来深意了,杨映岚不可置信的看着韩砚和宋倾,喃喃而语:“你们。。。你们。。。”
 
后面的话她怎么也说不出来,一个是她深爱的未婚夫,一个是她信任的闺蜜,他们什么时候。。。
 
宋倾却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映岚,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就不瞒你了,如今你也有了新欢了,你就放了韩砚吧,我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了,我爱韩砚,我要和他在一起,请你成全。”
 
韩砚没想到宋倾会在这种状况下说这种话,暴躁的开口:“你闭嘴!”
 
宋倾也委屈了:“为什么每次都让我闭嘴,我忍让?我们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我受够了!”
 
杨映岚可没有心情听他们吵架,此刻她完全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一早上发生的事情真的让她一时半刻难以接受。
 
她双手捂着耳朵,痛苦的“啊”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韩墨在看见她走了之后,立马也追了出去。。。



深城的采访很顺利,所以回去的时候,小心建议奢侈一把,坐飞机回去。
 
其是杨映岚哪里不知道,她是归心似箭,瞧她每天煲电话粥那个一脸幸福的样,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小心,敢爱敢恨!
 
杨映岚和小心坐在飞机上,小心还一直在那喋喋不休:“映岚,等会杨帆会来接机,先送你回去啊。”
 
“好!”杨映岚无奈,这句话小心反反复复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的幸福似的。
 
当小心终于不再聒噪,两个人都准备阖眼休息一会的时候,飞机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一开始只是稍微强一点的颠簸,没一会儿就变成强烈的晃动,机上所有乘客都变得人心惶惶。
 
终于广播开始播报:飞机遇到强气流干扰,正在找地方紧急迫降!
 
这一瞬间大家都意识到发生什么了,“空难”一词不约而同的跳入乘客的脑中。而且更加让人胆战心惊的是,空姐开始给每个乘客纸笔,让大家开始写遗言,事态已经很严重了。
 
机内终于有人开始哭起来,听到哭声,小心终于也吓得哭了:“映岚,我还不想死,我还没结婚,还没生孩子,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映岚,我不想死啊。”
 
杨映岚比小心稍微镇静一点,但是内心还是颤抖害怕的,虽然她现在的生活真的可以够得上生无可恋了,但是她还是不想死的这么惨烈啊。她抱着小心,苍白的安慰:“小心,没事的啊,一定会紧急迫降成功的。好人不在世,祸害遗千年,你那么坏,阎王不会收你的啊。”
 
小心并没有因为杨映岚的话而安定一点,身体越来越抖,说出的话也含着颤音:“映岚,我发誓,我这次要是顺利脱险了,我一定不再吼杨帆了,我一定会对他好一点!”
 
这句话其实是触动了杨映岚的,在这样生死关头,危险时刻,小心想到的人是杨帆,那么自己呢,自己此刻最牵挂的人是谁?
 
其实她骗不了自己,自己在刚才就已经想到了韩墨,在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对韩墨有着深深的牵挂,如果此后不能再见,她发现呼吸都变得困难,这远远比飞机迫降不成功给她带来的害怕要大。
 
如果这次能够顺利脱险,她放下脸面,也一定要将韩墨追回来,什么豪门深似海,什么伦理道德,都得给爱情让路。
 
机内已经有人开始按耐不住,开始走动起来,机内本来就摇晃,走得不稳,摔得到处都是,更加增添了所有人的害怕。
 
机组人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细心劝导,才让所有乘客回归座位,但是机组人员的脸上也并不轻松,谁说他们又不害怕呢?
 
遗书还是得写,以防万一!可是杨映岚拿着笔,就是不知道该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写给谁,但是如果这如果真的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必须得留下点什么。
 
她终于拿起笔,缓缓写下了:“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有一个爱我的母亲,并且希望还能遇见韩墨!”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