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痴缠只为君魏涟漪上官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三千痴缠只为君在线阅读

定离 2018-11-09 阅读





秦国,冷宫。
    
秋风萧瑟,斑驳的宫墙散发着萧索的气息。
    
她在梦中,被人从床上抓下来。
    
“说,齐王去哪里了?”
    
他一身黑色的铠甲,面容冷峻,传说中的冷面战神,一双夺人性命的手扼着她的脖子。
    
这个男人,夜夜都在她的梦中,如今他从梦里走到了她面前,梦里的温柔缱绻全部不见,反而是要置他于死地。
    
“上官宇,你是不是想我了,我现在就能给你侍寝。”
    
啪得一声,她被男人一掌扇倒,嘴角留下来一道血迹,耳朵嗡嗡作响。
    
“魏涟漪,你就这么缺男人,怎么,齐王以前就没有满足过你吗?还是你就是欠上的命!”
    
已经入了秋,她还穿着一条薄薄的白色的里衣,勾勒出来她盈盈一握的细腰,丰满的胸脯几乎就要涌出来一样。
    
穿着这个样子,就是专门在勾引男人。
    
上官宇,她恋着十年的男人,如今看着她就像是一个妓子。
    
他的语言就像是锋利的刀剑,恨不得能够将她撕碎。
   
他恨她。
    
“提什么齐王,你才是这座皇宫的主人,我能够依靠的当然只有皇上您。”她搓搓手:“听说皇上大方的很,其他嫔妃侍寝的时候,都会有不少的赏赐,皇上也会给我赏赐吧?”
    
“你……”上官宇气急攻心,他抓住她的下巴:“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是不是当年齐王也是许了金银珠宝?为了这些铜臭你什么都可以做?”
    
上官宇的眼睛里带着一团愤怒的火焰,当年他们是定了亲事的青梅竹马,他太子之位被废除,她就立即解除婚约,远嫁成为了齐国的皇后。
    
他发配边疆九死一生重新夺回皇位,带兵攻破了齐国,就是想要亲眼看看这个女人美梦破碎的样子。
    
她应该跪在他脚底下哭泣。
    
她凭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魏涟漪扯开她单薄的里衣,笑颜如花的抱着上官宇的胳膊:“这世间还有不喜欢钱的人吗?我一无所有,想要在这宫里活下去,可不是就需要钱,皇上若是不喜欢我,不如给我赐个婚,我看赵丞相的……”儿子。
    
他一把将她从提上提起来,拉开了她双腿,就要了她的身体。
    
他的动作粗鲁,她的身体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冷宫的大门大大的敞开着,外头的宫女太监都好奇的往里面张望,魏涟漪对上他们的视线,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眼里的鄙夷。
    
“皇上,我们到里面去吧。”她忍着疼痛,声音幽若蚊蝇。
    
“魏涟漪,你就这么贱,赵丞相年纪都已经可以当你的爹了,你还敢把注意打在他身上,齐国的皇后竟然如此的天生水性杨花,你敢做,又何必怕人看呢?”
   
上官宇抱着她的腰转了一圈,将她抵在柱子上,叫外头的人看的清楚,他们二人在做什么事情。
    
魏涟漪低着头,无助的抓着他的手臂,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她是齐国的皇后,他却带着秦国的兵马踏平了齐国皇后,他夺取了她皇后的尊荣,将她关在他的冷宫之中,下了圣旨赐给她“贱人”的称号,在这冷宫之中,就连最低等的宫女太监都能磋磨她。
    
上官宇肆意的挞伐着她的身体,等到他发泄完,她就像是经受了酷刑一样,动弹不得的躺在地上。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布满了汗珠。
    
太监问:“皇上,留还是不留。”
   
“不留。”他冷冷的目光收回来,转身离开了冷宫。



“她还跪在外面?”
    
“是的,皇上。”李公公低声应道,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见到上官宇再有吩咐,试探性的问:“要不要奴才让人把她赶走?”
    
“她要跪,就让她跪下去!”男人的声音冷的就像是要结冰一样。
    
明黄色的身影站起来,转身走进了寝殿。
    
李公公上前整理上官宇的书桌,看到了最上面的奏折,却是一愣。
   
红色的朱砂在明黄色的奏折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上官宇闭目躺在了柔软的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脑子里清楚的闪过一幅幅画面。
    
自从那日莲妃被魏涟漪伤了,已经过去三日,魏涟漪就在他的宫门前跪了整整三日。
    
“证据是我亲手送上去,和亲是我到先皇面前求来的,上官宇,你要平息怒火,你要报复,我就在你面前,你冲着陆生和通儿做什么,难道是说……你还爱着我,谁不得伤我?”
    
不!
    
当然不是!
    
“那就冲着我报复!”
    
她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笔直,轻薄的衣裳下,就像是一颗挺立的小松树一样,坚定倔强。
    
跟以前一样,还是那样的倔强。
    
幼年的时候,他贪玩,总是作弄小太监和小宫女。
    
他是太子,从来没有人敢说什么,只有小小的魏涟漪站出来。
    
他把过错推到了魏涟漪身上,父皇面前,她跪在地上,就是这样笔直笔直的,跟他印象中的女子,都不一样。
    
那时候他的目光就开始不自觉的追着魏涟漪的背影。
    
黑夜中,躺在床上的男人的嘴唇勾起来一抹浅浅的弧度。
    
若是李公公在,一定会更加惊讶,因为自从上官宇从北疆复起,重新夺回皇位的时候,他的脸上就再也没有温润的笑容,冷面杀神这是上官宇在战场上得到了称号。
    
雍和宫之外。
    
秋风和着落叶,魏涟漪身上只有薄薄的里衣,还破了几个口子,像是刀子的秋风从口子钻进来,割在她细嫩的肌肤上。
    
三天三夜一滴水一口吃的都没有碰,北风吹得是刺骨的寒冷,可是她的身子就像是火炉一样燃烧着,膝盖早就失去了知觉。
    
“魏姑娘,你回去吧。”宫女看她可怜劝道:“宫灯熄灭了,皇上已经歇息。”
    
她就算是继续跪下去,皇上也看不到的。
    
她摇摇头,她的通儿,还在受苦,她怎么能走?
    
那个孩子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勇气,她不能看到孩子有任何的问题。
    
只是她身体疼,脸颊烧的通红,脑子里的意识就像是被人一点点的抽离。
    
上官宇刚刚有了些许睡意,就听到了宫外喧闹的声音,他眼睛里带着薄怒,听到了一个名字之后,他就掀开被子小跑了出去。
    
“魏姑娘昏迷了,李公公,这可怎么办?”
    
李公公浮尘一甩:“先带下去……”怎么办,她得罪了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莲妃,还能怎么办?
   
话音还未落下,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就冲了出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