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狂卫(张幼斌)最新章节列表_天降狂卫张幼斌陈嫣全文免费阅读

博多之子 2018-11-09 阅读





男孩不好意思的说:“这个我做不了主,等我们老板过来,你可以跟她谈一下。”
 
    “好的。”张幼斌点了点头,道:“待会你们老板来了的话,还麻烦你帮我引荐一下。”
 
    几分钟后,一个女人快步走进吧台,站在吧台里的男孩急忙开口道:“嫣姐,这位先生想应聘咱们店里的服务员。”
 
    张幼斌一听这话,急忙转头看去,心情顿时郁闷到了极点。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酒吧的老板,竟然就是刚才在卫生间坏了自己好事的那个绝色美女。
 
    陈嫣也没想到,刚才那个在自己店里非礼女客人的臭流氓非但没有逃走,反而还跑过来要应聘自己店里的服务员
 
    四目相对,陈嫣用极其愠怒与鄙视的眼神盯着张幼斌,让他浑身不自在。
 
    不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再加上吧台吊灯的映衬,张幼斌也有机会真正看清这个女人的容貌,心中不禁暗叹,这女人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完美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娇美的面容、完美高挑的身材、曼妙多姿的曲线以及优雅大方的气质,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听说张幼斌要应聘服务员,陈嫣表情中带着一丝冷笑,开始打量起他来。
 
    张幼斌本人的外在条件不差,一米八五的个头、健硕无比的身材,五官有棱有角,硬朗之中带着几分帅气与邪气,完全是可以让美女眼前一亮的类型。
 
    只是,陈嫣在看张幼斌的时候,并没有眼前一亮,相反,她此刻对张幼斌格外反感。
 
    陈嫣心中本就非常恼火,自己刚到酒吧,准备先去趟卫生间,却发现一对男女正准备在自己酒吧的卫生间里干那种事情,而且,从那女人称呼他“帅哥”这一个细节上,她就知道,这两人并不认识,很可能是那种一 夜情。
 
    而且,那个女人明显已经喝醉了,这也让陈嫣本能的以为,张幼斌是趁人之危,故此,她对张幼斌非常反感。
 
    更让陈嫣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还要应聘自己店里的服务员,简直无耻至极!
 
    而且,陈嫣看到张幼斌上身穿着淡蓝色的阿玛尼衬衣、下 身穿着黑色范思哲修身西裤,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限量表至少值七位数,这样的一身装扮,来应聘服务员?他的动机一定有问题!
 
    张幼斌见陈嫣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表,当下也有些尴尬,这表确实值很多钱,但这是自己大哥送给自己的礼物,哪怕穷到没钱吃饭,张幼斌也不会动卖表的心思。
 
    在彼此沉默了半晌之后,陈嫣决定弄清楚这个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她看着张幼斌,冷冷问道:“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做服务员?”
 
    张幼斌虽是尴尬,但既然已经开了口,又见到了酒吧老板,自己也就豁出去了,点头说道:“我刚到燕京,没有工作,也没地方落脚,所以想知道你这里还招不招人。”
 
    “招人。”陈嫣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不招禽兽!”
 
    张幼斌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因为刚才的事情对自己很有成见,便耐下心来解释道:“刚才的事儿,你应该是误会了。”
 
    陈嫣伸手打断了张幼斌的解释,依旧是一副冰冷无比的表情说道:“我相信我的眼睛。”
 
    张幼斌心中不禁有些窝火,这个极品老板娘确实有够冷傲,也不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在这里针对自己,明明是刚才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勾 引自己,自己怎么就沦为禽兽了?
 
    于是,张幼斌语气不善的冷哼一声,道:“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如何?知不知道有一个成语叫做一叶障目?”
 
    “你说什么?”陈嫣火气瞬间就起来了,脱口道:“刚才我要不是一直在敲门,恐怕你已经在我的店里把我的客人给侵犯了,还跑来说我一叶障目?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张幼斌表情也逐渐冷峻起来,淡淡道:“无论我之前和那个女客人发生了什么,都是我跟她两个人的事情,你情我愿,我想也不需要第三方来干涉,我现在只是想应聘一个服务生的工作而已,你要是觉得我可以,那我们就谈一谈工作和待遇方面的事情;要是觉得我不行,直接给句痛快话,我现在立马走人。”
 
    陈嫣看着张幼斌,心中开始揣测,这个人明显不缺钱,还跑来应聘服务员,究竟是什么居心?
 
    稍稍迟疑了片刻,陈嫣心里不由自主的,将他与那些追求她的那无聊公子哥归类到了一起。
 
    这也不怪陈嫣自作多情,只是这样的事情她经历过太多次。
 
    就在前两天,她刚赶走了一个服务员,那个服务员便如张幼斌一样,年少多金,假惺惺的告诉自己是想来体验生活,但是刚做了没几天,就语言轻佻的向自己表白,那人,与现在的张幼斌看起来如出一辙!
 
    想到这里,她对张幼斌的反感又多了几分。
 
    不过,她心中忽然想恶心一下张幼斌,表情也逐渐缓和下来,冷笑道:“我们这里每天下午四点上班,凌晨两点下班,特殊情况也有可能延长,平时没有节假日,你觉得如何?”
 
    陈嫣说的这些都是在故意刁难张幼斌,在她看来,每天工作十个小时,没有节假日,这样的苛刻条件,就算真想应聘服务生的人都不会答应,更不用说张幼斌这种公子哥了。
 
    可是,出乎陈嫣预料的是,张幼斌一点都不在意工作时间的问题,只是问道:“那待遇方面呢?”
 
    “待遇?”陈嫣,心中更是轻蔑,暗忖道:“你一身穿着打扮就得过百万,还跟我聊服务生的待遇?演戏演的还真是投入!”
 
    随即,陈嫣淡然道:“每月底薪3000,奖金另算。”
 
    关于待遇,张幼斌在意的不是薪资,而是能否提供一个住的地方,于是他便问道:“那你这里包吃住吗?”
 
    这一问,让陈嫣彻底摸不着头脑,心道:“包吃住?难道你想住我的员工宿舍?不用下那么大的功夫吧?就你这样的,能吃的了那份苦?”
 
    想到这里,陈嫣开口道:“我们有职工宿舍,但是宿舍条件比较一般,房间里是上下铺,现在还空一个床位。”
 
    “那就好。”张幼斌松了口气,问道:“那我从今天开始上班?”
 
    “什么?你来真的?”陈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张幼斌,她本以为这家伙是故意套近乎混个眼熟或者要个电话号码就会走,没想到他却是一副铁了心要做这份工作的模样。
 
    随即,陈嫣心中很是鄙夷的想着:既然你自己求虐,那我便成全你,不把你虐到自己主动滚蛋,我就不叫陈嫣!
 
    打定主意后,陈嫣开口道:“如果你想干的话,今天就开始上班。”
 
    张幼斌心下一喜,便道:“那好,以后便请你多关照了。”
 
    说罢,向着她伸出右手,道:“你好,我叫张幼斌。”
 
    陈嫣站起身来,摆摆手道:“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



 陈嫣、龚玥还有陈枫三人一直在大厅等着,张幼斌走到跟前,看到陈枫也在,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走上前笑道:“没想到你也来了。”
 
    陈枫笑道:“听说你有事我怎么能不来?”
 
    张幼斌虽然惊讶他的态度,但还是点头淡然道:“谢谢。”
 
    龚玥抓住张幼斌的胳膊就嚷嚷道:“师父快回酒吧,我还等着继续跟你学东西呢。”
 
    张幼斌对眼前这个活泼可爱的大丫头十分无奈,便对陈枫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又想起了什么对陈枫问道:“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喝杯酒?”
 
    陈枫笑道:“求之不得。”
 
    龚玥拉着张幼斌笑道:“师父,我坐嫣嫣的车,她的车就能做俩人,师父你没意见吧?”
 
    张幼斌笑道:“我有什么意见,我坐陈枫的车走。”
 
    陈嫣一句话也没说,看张幼斌没事便放下心来,和龚玥一起走了出去,开着她那辆slk350回了酒吧,张幼斌则坐着陈枫的宝马760跟在后面。
 
    张幼斌得知了陈枫刚听到自己出事就赶了过来,还是很感谢他的这份心思,自己不但一穷二白,还和陈枫剑拔弩张的较量了一次,他现在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多少也算个值得结交的人。
 
    四人先后酒吧里,趁着还没正式开业,张幼斌拿了些酒,与陈枫对面而坐,笑道:“今天的事情,倒是多谢你关心了。”
 
    陈枫微微一笑,道:“关心,是因为我确实佩服你,你狠,非常狠,却很能抓住一个人的心理,让对手不恨你反而是深深的敬意,所以,知道你被人陷害,我怎么可能不闻不问。”
 
    张幼斌不禁笑道:“你们在道上混的,应该也是靠一个狠字行走江湖吧?”
 
    陈枫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混了这么多年,早已经不够狠了,我有老婆孩子,这让我更想过一个安逸的生活,可是道上往往就是这么一个怪圈,你在位的时候,他们千方百计想把你拉下来、甚至把你干掉,可是一旦你主动让位给他们,他们却更不会让你活着,我是很想漂白,但却没有合适的人能替我在道上继续撑旗。”
 
    说着,陈枫大有深意的看了张幼斌一眼。
 
    张幼斌笑问道:“所以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干?”
 
    陈枫点了点头:“对,你入黑、我漂白,然后我们一黑一白,相互扶持,拧成一根绳。”
 
    张幼斌笑道:“你们的生活一点都不适合我,我也不感兴趣,相比打打杀杀的日子,我现在过的很开心。”
 
    陈枫诚恳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们这个阴暗面,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加入,像你这种人,总不会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做个调酒师吧?
 
    张幼斌微微一笑,神色上波澜不惊,但表情却仿似早已经经历过这世间最猛烈的惊涛海浪,一脸淡然的说道:“混黑道,比起我之前的生活,依旧太过平淡。”
 
    张幼斌顶尖佣兵出身,生活的波澜壮阔,是陈枫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而陈枫也知道,张幼斌极不简单,一时间想让他答应自己,恐怕相当困难,便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陈枫和张幼斌聊了一会家常,接到老婆的电话便起身告辞了,临走时还邀请张幼斌去家里吃饭,张幼斌因为还在上班便没有答应,陈枫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张幼斌去家里尝尝自己老婆的手艺,张幼斌点头答应下来,将陈枫送出酒吧。
 
    今天正好是周末,到了晚上,酒吧内几乎满座,张幼斌刚在吧台里忙活了好半天,终于有机会松口气时,却看见酒吧大门走进两个熟悉的面孔。
 
    来者竟然是下午在分局审讯自己的那两个警察,此刻两人都穿着便衣,而女警察脱掉警服之后,换上一套小衬衣与短裙,在酒吧之中很是吸引男性眼球。
 
    两人一进酒吧便直奔吧台而来,张幼斌眼见两人来到身前,笑问道:“两位,这会怎么这么有时间?”
 
    女警察看着他笑问道:“今天你可说了要请我们喝酒,正好周末,我们吃过饭就过来了,张先生不会反悔了吧?”
 
    张幼斌笑道:“哪能,既然两位那么给面子,这酒我是一定要请的,来,坐吧。”
 
    两人干脆就在吧台前面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张幼斌刚与两人还是第二次见面,却不显生疏,给他们拿了几瓶酒之后,便坐在一起聊起天来,聊天中得知男警察叫李楠,女警察叫陈若然,两人都是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民警,大学还是同学。
 
    熟悉了一些之后,陈若然便直呼名字对张幼斌道:“张幼斌,我们是来想见识你调的鸡尾酒的,要是方便的话让我们尝尝怎么样?”
 
    张幼斌笑道:“这简单,想喝什么感觉的?”
 
    陈若然想了想:“轻松的那种吧。”
 
    张幼斌又问李楠道:“你呢?”
 
    李楠想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道:“给我一杯爱情的。”
 
    陈若然开玩笑道:“你又没有女朋友,要什么爱情的?小子,思春了?”
 
    李楠竟被搞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尝尝是什么味道。”
 
    张幼斌点头一笑,道:“等着,现在就给你们调。”
 
    张幼斌按照两人的要求,调了两杯酒给二人,简单叮嘱了一下喝酒时需要注意的地方,随即,两人怀揣着好奇心品尝起来,喝完之后,陈若然惊讶的道:“呀,还真有效果!”
 
    李楠却不知道怎么了,半晌没有说话,一会才抬起头问张幼斌道:“张幼斌,有烈酒吗?给我来点。”
 
    陈若然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啦?干嘛要喝烈酒?”
 
    李楠有些苦涩的笑道:“就是突然想喝。”
 
    陈若然转而问张幼斌道:“张幼斌,你调出的爱情滋味的酒就是这个效果啊?把李楠搞伤心了?”
 
    张幼斌当然感觉的到李楠心中的那一丝苦涩,笑道:“这也是一种爱情的一种滋味。”又对李楠笑道:“稍等一下,给你弄点你最需要的。”
 
    简单调制了一杯烈性的苦酒给李楠,又拿了些啤酒和点心,陈若然拿过一瓶啤酒笑道:“我最喜欢喝啤酒了,有股麦香味,特别舒服。”
 
    李楠尝了一口张幼斌给的苦酒皱着眉头问道:“张幼斌,这是什么酒啊?有点发苦的味道。”
 
    张幼斌笑道:“苦酒。”
 
    李楠砸了砸嘴道:“还真有苦酒啊?头一次尝。”
 
    “不过是调配过的酒里多加了点苦液而已。”张幼斌笑道。
 
    李楠自顾自的品味起那杯苦酒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陈若然便看着张幼斌问道:“你以前在国外到底是干什么的?身手为什么那么好?”
 
    张幼斌微微一笑,道:“私人保镖。”
 
    陈若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怪不得呢,身手这么好,一看就不是一般人。”随即,陈若然非常好奇的问道:“这种工作赚钱吗?危险吗?”
 
    张幼斌哑然道:“怎么说呢,酬劳还算可以,危险程度也还说得过去,你看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陈若然抿嘴一笑,又问道:“那你怎么回来了?”
 
    张幼斌耸了耸肩无奈的道:“被人炒鱿鱼了,再加上也不想继续做那一行了,所以回来过正常人的生活。”
 
    陈若然似乎有许多的问题,继而追问道:“那你怎么一回来就到酒吧打工呢?你这些年赚的钱,应该够你过上很好的生活了吧?”
 
    张幼斌笑答:“钱都花完了呗,身无分文,又没有落脚之处,就只能来酒吧打工了。”
 
    陈若然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张幼斌刚说的好似有些轻佻,但是对她来说,张幼斌刚在自己眼里,却是多了几分洒脱与随性。
 
    一旁正在与龚玥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陈嫣,看着张幼斌刚与陈若然聊的这么热乎,心中不禁有些醋意,龚玥鬼灵精怪,一眼便看出陈嫣此时此刻的心思都在张幼斌的身上,便忽然开口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张幼斌了吧?”
 
    “啊?”原本就有些失神的陈嫣被这句话吓了一跳,惊呼一声,半晌才反应过来,却是红了脸,不禁啐道:“瞎说什么呢!当心被别人听见了误会。”
 
    “切!”龚玥撇了撇嘴,道:“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用那么幽怨的眼神看过一个男人?说,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没有的事”陈嫣有些没底气的说道:“你别瞎说了,来,喝酒。”
 
    龚玥大有深意的看着陈嫣,低声说道:“别怪姐妹没提醒你,张幼斌这种男人可是个极少见的好爷们,虽然是穷了点,不过其他的地方几乎挑不出毛病,你要是看上了就赶快下手,否则哭都来不及,你看那边那个女警察,跟他聊的多热乎。”
 
    龚玥这句话真真是说道了陈嫣的心坎里,她早在上次酒吧械斗的时候,就从心底喜欢上了张幼斌,但是,她又怎么好意思当着好友的面吐露心思,便急忙说道:“我就是很多事情挺感谢他的,其他倒是没什么。”
 
    龚玥心知好友是在佯装,轻轻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不承认也没事,只是你自己一定要把握好,千万别到将来又后悔。”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