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来孕转夏末凌亦琛最新章节列表_时来孕转(夏末)全文阅读

夏末 2018-11-09 阅读






夏末在浴缸里泡了能有一个小时,然后又在佣人的监视下,在身上仔细的涂上了护体液,才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袍,被佣人带进了一个小房间。
 
    “夫人吩咐了,你先在这里看电视,跟里面的人学着点动作,晚上别跟个木头似的,得你主动点。”佣人的声音冷冷的,满含讥讽。
 
    让她主动?
 
    夏末心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电视对面的沙发上。
 
    让她意外的是,电视里播放的竟然是那样的片子!
 
    浑身赤条条的男女,简单、粗暴、直接,让夏末目瞪口呆。
 
    她既好奇,又感觉到……反胃,她红着脸闭上了眼睛,可是那声音却又无孔不入的挤进她的耳朵,让她怎么躲也躲不掉。
 
    “把它关了!”她侧着头,有些难堪的跟身边目不斜视的佣人说道。
 
    “夫人说了,晚上得你主动。”佣人木着一张脸,跟个机器人似的盯着她。
 
    夏末的身子不由的颤抖起来,让她象片子里的女人似的?
 
    怎么可能?
 
    旁边坐着的佣人就象个正在看着重犯的狱警,好象随时都准备着要冲上前去,把她的脑袋扳正,把她的眼睛扒开。
 
    弄的夏末只能被迫的看着电视,直到反复的看了两遍,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
 
    “夫人说,可以过去了。”
 
    夏末跟个木偶似的,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记住!得你主动!”佣人在开门的时候,递给了她一粒药,再次的提醒道:“把这个吃了,今天晚上必须得成事!”
 
    接着在她的身后一推,就把她推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遮光布,漆黑一片,连个小夜灯都没有。
 
    夏末站在门口发了会呆,才咬着下唇,一步步的往前摸去。
 
    终于颤抖着摸到了床,然后顺着床边,小心的爬了上去,再往前,摸到了一个滚热的身体,赤条条,什的么也没有穿。
 
    夏末跟触电了似的,缩回了手,可是想到那一百万,她又只得再次的伸出手,顺着他的腰往下摸——
 
    夏末发现男人一动也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男人不是昏过去了,就是睡过去了?
 
    她一咬牙,本着早死早投胎的心思,按照电视里女人的模样,小手一把就握上了他身前的那处。
 
    迷迷糊糊的男人,被她这样猝不及防的一握,弄得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不由的低咒了一声,“我靠!”
 
    长臂一伸,就把面前的女人带到了自己的怀里,接着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满是酒香的双唇,准确无误的堵在了她的樱唇上,堵住了她所有的惊叫。
 
    男人凭着本能,脱掉了她身上的那层睡袍,然后自有主张的摸上了她身前的丰莹,感受着它在自己的手掌里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清涩单纯的夏末,哪里受过这样的撩拔?
 
    没用多时,身体里的药物就被撩拔的发挥了作用,她纤细的手臂搂上了男人的肩膀,有些急切的用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身上蹭着,想要的更多,但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男人挑着唇角,在她的头顶轻吻了一口,就直接开始玫城略地,当碰到那层阻碍,他的身形微顿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宝贝,乖!”
 
    接着就深深的埋到了她的身体里……
 
    “啊——”夏末疼痛的惊叫出声,她感觉到了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她刹那间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完了!
 
    “你放开我!”夏末就象将死的鱼儿,忽然产生了强烈的求生的欲望,她用力的推着身上的男人,“你放开我!”
 
    “乖!一会儿就好!听话!”男人就跟神志不清的病人似的,牢牢的控制着她的身子,只是不停的重复着这样的话,“马上就不疼了,乖!”
 
    夏末使劲的扭动着身体,踢打着双腿,想要摆脱掉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可是……她的扭动不但没有撼动男人分毫,反而让男人进的更加彻底……
 
    随着男人的动作,夏末慢慢的停止了反抗,这是一百万的代价,她怎么能忘记呢?
 
    接着她体内的药效慢慢的又发挥了作用,她伸手搂着他的脖子,闭着的眼角无声的流下了两滴清泪。
 
    男人就象一头疯狂的野兽,在她的身上不知疲倦的宣泄着他的谷欠望,一次又一次,虽然她也吃了助兴的药,也确实感觉到了那致命的欢愉,但初经人事的她,还是昏了过去……
 
    发泄了半宿的男人从她的身上退了出来,仰躺在床上休息了几分钟后,睁开了清明的双眸,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伸手毫不怜惜的把身边的女人给推开了,女子毫无反应的被推到了一边。
 
    他站起身子,光着脚把床帘拉开了一道缝。
 
    冷笑着穿上了他自己的衣服,看也没有看床上的女人一眼,就走出了房间。
 
    在客厅里,他看到他的妻子陆宛如,温柔贤良的坐在沙发上。
 
    “起来了?”陆宛如冲着男人笑了笑,眼角扫了眼楼梯口的佣人,看到她快步的上了楼,才柔声问道:“是在这里吃饭,还是出去吃?”
 
    “我昨天晚上吃的太饱,不饿!”男人气哼哼的与她擦肩而过,在手将摁在门把手上时,又停驻了脚步,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再反悔,也请你不要再给我下药,你也不想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傻的吧?”
 
    陆宛如站在窗前,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小院,微红了眼圈。
 
    “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旁边吴妈有些心疼的给她倒了杯温水,“先生对您还是有感情的。”
 
    “吴妈,那个女人回来了,她不会容得下我的,”陆宛如拿起水杯轻抿了一口,道:“如果再让她先一步生了孩子,我这个冷夫人也就真做到头了。”
 
    深知其中过节的吴妈,也只能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要给那个夏末再吃药了,先生那里也不要再下药,”陆宛如长长吁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很重要,不能有一点的闪失。”
 
    “那让她跟先生互相见了面,万一……”吴妈想起夏末那张清纯精致的小脸,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要是真能喜欢上夏末,正好可以气死那个女人!只可惜,你家先生的心可是坚贞不渝。”陆宛如冷笑了两声,但想到自己还想要个孩子呢,就改口道:“把夏末的眼睛给蒙上吧,别到时她缠着先生不放,让先生因她厌了孩子。”



 
“凭什么?”一看见说话的人,博文就跟让人踩了尾巴似的跳了起来,“你找她干什么?你凭什么找他?”
 
    “就凭她是我的女人,我就早晚有一天能找得到他。凌亦琛走到博文跟前,跟他正面相对,“陆嘉文,你和你姐藏了她一年,我不跟你计较,你就应该感觉到庆幸!”
 
    “你真是无耻!”博文气的脸色涨的通红,“你把我姐当成了什么?她是你的妻子,你在她的面前,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凌亦琛从早上得到了夏末离开公寓,被博文接走的消息以后,心里就一直窝着一团火,刚才进来正好听到他一半的话,他一时怒火攻心,才会肆无忌惮的说出那样的话。
 
    现在再看旁边默不作声,但有些尴尬之色的陆宛如,他就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
 
    “我告诉你,夏末不是你在外面花钱找的那些女人,她单纯善良,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你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她就会做你的情妇,你那是在做梦!”
 
    “情妇”两个字刺激到了凌亦琛,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让他喜欢的女人做着“情妇”,这个认知让他的心里万分的生气。
 
    他忽然就明白夏末为什么要离开了,因为她跟着自己,不管自己对她多好,在别人的眼里,她就是个情妇!
 
    “博文,你闭嘴!”陆宛如看见凌亦琛太阳穴的青筋都“突突”直跳,忙上前拉住弟弟,“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吵架,还是为了解决事情的?”
 
    她在弟弟的胳膊上用力的掐了一下,冲着他使了个眼色。
 
    “你姐夫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慢慢的谈。”陆宛如硬拉着博文坐了下来,又看向了凌亦琛,“你也坐下吧?”
 
    凌亦琛气冲冲的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夏末说了,她绝不会跟你在一起。”博文先开口道:“我明天就带她走!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你敢?你带她走个试试?”凌亦琛冷笑道:“我不开口,我就不信她能走出d市半步!”
 
    “你当你是谁?”
 
    博文又激动的差点跳起来,陆宛如手疾眼快的将他拉住,“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陆宛如头疼的看着两个冲动的男人,手摁着弟弟,眼睛看着凌亦琛,“你是什么意思?你是要把夏末留在身边吗?”
 
    “我不可能让给我生了孩子的女人再去跟别的男人!”凌亦琛的脸沉如墨,冷冷的看着博文,“我丢不起那个人!”
 
    “那陆宛秋呢?你准备把她也留下?”陆宛如温柔贤惠的脸上,带着一丝嘲笑,“你比我爹还厉害,想一妻两妾?”
 
    “我已经跟陆宛秋说过了,孩子可以抱回来给你养,记在你的名下,也可以我出钱她自己养,但孩子就不能再跟我有一点的关系。”凌亦琛又变得不焦不躁,就象在跟人谈合约条件似的,没了之前谈夏末时的那份急不可待。
 
    “把陆宛秋的孩子抱回来给我姐养?”博文又叫道:“你是不是疯了?她害的我姐不能生孩子,你现在还让我姐养她的孩子?”
 
    陆宛如拿自己的这个傻弟弟真是一点招也没有,他怎么就不想想陆宛秋的目的是什么?就算是自己想养,也得陆宛秋让她养才行呀?
 
    “这事也得她同意才行,我到是没有意见。”陆宛如伸手紧紧的拉住了弟弟的手,“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我和元琦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就可以了。”
 
    “孩子会永远都跟你在一起,凌氏跟陆氏的合作也会一直继续下去,你凌夫人的身份不会变,元琦是你生的,是凌家的长子长孙的身份也不会变,”凌亦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夏末的身份是我的女人,而不是我的情妇,我也没有想一妻二妾的想法,我只想要这一个女人,我希望你们陆家的任何人都不要插手。”
 
    “我知道了。”陆宛如死命的掐着博文的手,指甲都差点抠进博文的手里,让博文实是没有办法忽视掉她。
 
    “博文好不容易来一趟,让他在这里多住几天吧!”凌亦琛说完就要走。
 
    “我一会儿就得回去!”博文强忍着看凌亦琛出去了,他才站起来叫道:“我以前就知道他无耻,现在才发现他竟然这么无耻至极!”
 
    “你往哪回?他现在应该已经去了度假村了!”陆宛如站起来,走到了窗前,看着渐逝的夕阳,“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不是你我能改变得了的,博文,你还是放手吧!”
 
    “不!”博文冲到自己姐姐的身边,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怒吼道:“他都是有妻子有儿子的人了,他凭什么还要占着夏末?如果夏末同意的话,也就算了,可是夏末并不同意,他凭什么可以强迫她?”
 
    “就凭他是凌亦琛。”陆宛如转身看着自己的弟弟,“母亲的幸福,我和元琦的幸福都在他的身上绑着,你觉得我们三个也比不过夏末一个吗?”
 
    “你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怎么可以这么比?”博文烦躁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我喜欢夏末,我把她带走,我带她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都不行吗?”
 
    “上一次我把夏末送出去,是因为时间比他快了一步,而现在你没有了这个先机,”陆宛如苦笑的看着弟弟,“他能这么快的赶来,就证明他一直在监视着你们呢,知道你来了这里,他才跟着来的。”
 
    “呃?”博文眼睛一瞪,“他真的会去度假村?”
 
    “应该是在去的路上。”陆宛如很肯定的说道。
 
    “那我现在就得回去。”博文急的头发都象是要立起来了似的,就往外冲,“大姐,我现在就得回去,万一他真闯了进去,夏末怎么反抗得了他?”
 
    “博文!”陆宛如在后面追着他,叫道:“就算你现在回去,你也进不去度假村!”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