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特工妃寒紫晴君北月全部章节目录_独宠特工妃寒紫晴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寒紫晴 2018-11-09 阅读





“嘭!”
  
 
  梦中一声巨响,寒紫晴猛地惊醒,眼前并不是她总是彻夜明亮的房间,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
 
  她下意识往右侧开关摸去,不过才抬手呢,便是晕眩阵阵,一大段一大段陌生的记忆争先恐后涌入她的脑海!
 
  寒紫晴,年十五,大周相府庶女,胆小怯弱,不得宠!
 
  难道她做个噩梦都能穿越?穿越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那陌生的记忆告诉她,她现在身处大周帝都最奢华的一家酒楼“国色天香”里经历了什么。
 
  吃了一种叫魅香的药,而且被人欺负了?
 
  不!
 
  无害形容此时的震惊,寒紫晴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十分虚弱,动弹不得。
 
  虽然原主的经历,让她无法接受,但是,身为雇佣兵的她,却很快就保持冷静,在如此黑暗而陌生的环境里,最危险的不是未知,而是来自于自己的不冷静!
 
  然而,当寒紫晴冷静下来,却嗅到了异样的香味,单单的似乎是什么中药材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间,又似乎有什么人来过!
 
  是那个人的吗?欺负她的人?
 
  到底是谁?
 
  嗅着陌生的清香,寒紫晴一边察觉黑暗里的动静,一边回忆来到“国色天香”的经历!
 
  是她的亲姐姐,也就是寒相府的嫡女,寒汐儿把她骗到这里来的!
 
  大周曜王来相府选妃在即,寒汐儿居然就因为害怕她的美貌被曜王爷相中,而出此阴招,这该说她对自己没有自信呢,还是该说她把大周被封为“战神”的曜王爷,看得太肤浅了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于她无关,只是,如今,她继承了原主的一切,那么原主承受的侮辱,就是她的耻辱!
 
  好个寒汐儿,好个姐姐!  
 
  等着瞧,等她恢复体力,一定好好算这笔帐!要知道,她可不再是那个曾经那个胆小怕事的“寒紫晴”了!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雇佣兵!  
 
  寒紫晴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关注自己的体力,总觉得身体的疲惫有点怪异,天晓得寒汐儿让你吃了什么药!  
 
  不管怎么样,寒紫晴的体力很好,长期的佣兵训练,让她的身体比常人更加有耐性,她原本以为很快就能恢复了的,可谁知,不仅仅没有恢复,竟还越来越疲惫,意识越来越模糊!
 
  怎么会这样!
  
  在有悖于那种药的常理呀!  
 
  渐渐的,即便寒紫晴很努力要保持清醒,可是,她却还是慢慢陷入昏迷了!  
 
  在这样一个地方昏迷,老天爷跟她开玩笑吗?  
 
  周遭一片黑暗,然而,就在这一间全封闭的密室之外,有一个外厅,那个欺负她的男人,并没有走!
  
 
  他,是谁?
  
 
  外厅虽然不似里头那么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却也十分昏暗,只见,一个男子身着宽松的衣裳,背对着灯火,站在窗前。



“抬头来本王瞧瞧。”
  君北月一出声,周遭的议论便戛然而止,寒相爷怯怯看去,见他那深邃的犀眸寒彻得不着一丝温度,着实揣摩不透此时此刻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寒相爷禁不住有些后怕,国色天香事发之后,曜王爷都没有什么反应,不会这档口上才追究吧!
 
  紫晴微微抬头,沉敛的双眸,并没有正视君北月的眼睛,静默、驯良,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这个男人少招惹为妙。
 
  寂静中,君北月步步走下台阶,迎面朝紫晴走来。
 
  紫晴心下禁不住打鼓,不自觉又低下了头,她一个庶女而已,这高高在上的王想做什么?
 
  谁知,他止步,突然就撅起了她的下颔,逼得她不得不直视他的眼睛。
 
  这一双黑眸,冷得如同一泓寒泉,令人一旦陷入便沉溺无法自拔,深得如同一个无底深渊,一旦迎上,视线便不愿意离开,不自觉虔诚恭敬凝望。
 
  紫晴一个不小心也陷入了其中,两人对视,旁若无人。
 
  一时间,背后哗然一片,曜王爷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他突然松手,淡淡道,“寒紫晴……咏菊一首本王听听。”
 
  顿时,背后哗然更甚,连寒相爷都有些站不住脚了。
 
  咏菊!
 
  这可是刚刚大堂里选妃“文选”中的题目呀!
 
  大周选妃历来分“文选”和“武选”。文选无外乎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大周风气开化,国策朝政也可议可论。而“武选”便是十八般武艺的较量。
 
  曜王爷拿选妃的题目考寒紫晴,是一时兴起,还是想把她当作秀女来选吧!
 
  曜王爷对女人绝对不会有一时兴起的可能,可是,把寒紫晴当秀女,更是不可能呀!
 
  谁知,就在众人惊诧之际,紫晴避开了他的视线,欠了欠身,淡淡道,“王爷,民女不会。”
 
  她不会?
 
  这话一出,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寒紫晴知不知道眼前这是什么机会呀!居然随随便便“不会”两个字就打发了曜王爷!天下多少女人日思夜想,千万百计想得到曜王爷的注意呀!
 
  她倒是拒绝得干脆。
 
  君北月陡然蹙眉,寒相爷连忙解释,“殿下,紫晴她……她自知文采不如诸位秀女姐姐,才如此回答,殿下息怒。”
 
  “呵呵,寒相爷,贵千金真是谦虚呀!”
 
  “谦虚也得看对象不是?难得殿下雅兴,着实不识趣。”
 
  “虽是庶女,好歹也出身相府,这般不懂规矩!她是真不会,还是不乐意呀?”
 
  ……
 
  嘲讽、责难之声顿起,打都是相府的脸,寒相爷怒瞪了紫晴好几眼,这臭丫头除了惹祸还能做什么?她知不知道曜王爷若怪罪下来,轻易就可以迁怒当姐姐的汐儿了呀!
 
  见曜王爷至今俊眉紧锁,他连连赔罪,“小女年纪小,不懂规矩,都是老夫教女无方!殿下就赏老夫一个薄面,大人有大量,饶了她这不敬吧。”
 
  终于,君北月又开了口,“十八般武艺,你会什么?”
 
  这,这不正是刚刚选妃“武选”的题目吗?寒相爷禁不住酿跄,一干大臣全傻了眼,文选后武选,曜王爷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谁知,紫晴淡淡开口,温顺驯良,却还是那句话,“王爷,民女不会。”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