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恋天荒到地老(江皓轩杨淼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思恋天荒到地老小说全文

江皓轩 2018-11-09 阅读





夜色浓郁得犹如墨泼般沉重,黑压压的将整个汉阳市笼罩住。
 
    杨淼焱躺在手术台上,嘴上带着呼吸罩,两行苦涩的热泪从她眼角滑落。
 
    产妇胎盘前置,长到了前两次剖腹产的疤痕上,子宫基层已经被穿透,必须立马做手术将胎盘拿出来!
 
    妇产科医生汪洋面色凝重地对江皓轩说道,随即将手中的手术单递给江皓轩要他签字。
 
    医生,如果有什么危险,切记大人可以死!小孩不能!江皓轩冷眼扫视了一下虚弱的杨淼焱,眼底没有一丝关心。
 
    汪洋神情一僵,未料到产妇丈夫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
 
    江先生,你……汪洋看着江皓轩不假思索地在手术单上加了这样一句话,惊得不知如何接话。
 
    杨淼焱费力地抬手摘掉自己的氧气罩,哀求地喊道:皓轩……甜甜和盼盼不能没有妈妈……
 
    她没想到,这场维持了六年的婚姻,在这个危难时分,竟是一触即溃。
 
    我会给她们最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你就放心地,去死吧!
 
    江皓轩阴戾开口,不耐烦地将手中的单子递还给汪洋,然后转身坐到走廊上的长椅上掏出手机开始把玩。
 
    麻药已经生效,杨淼焱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圆滚的肚子下方一道如蜈蚣般触目惊心的紫红疤痕看得汪洋眉头一皱。
 
    医生,求你……救我……
 
    杨淼焱趁着自己的大脑还有最后一丝薄弱的意识,拉住了带着白手套的汪洋。
 
    双眼被泪水浸湿得视线模糊,她看不清这个男医生的样子,可她的生死皆由他手中的手术刀决定,她不想死,她也不能死!
 
    若自己死了,江皓轩就能顺理成章和师百合结婚,她的两个女儿就会惨遭那个恶毒的女人虐.待!
 
    ……
 
    一望无际的白,如迷雾般笼罩在杨淼焱的周身,她努力地睁开双眼想看到迷雾外的景象,一个黑色的身影却自己冲破迷雾走了过来。
 
    你终于醒了!如恶魔般的声音在杨淼焱的耳畔响起,视线范围内的浓白迷雾被惊得瞬间散去,自己没有死?
 
    你以为只要你活着我们的婚就离不了吗?杨淼焱,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没有关怀,没有呵护,入耳的只有扎心刺骨的狠话,杨淼焱大口地呼吸着,腹部的伤口被她扯得生疼。
 
    那个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将她的心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再放置一根根尖针,扎得她遍体鳞伤。
 
    我妈被你推下楼梯变成了植物人,杨淼焱,你还有什么脸活着?为什么要让孩子替你去死?那是我妈心心念着的孙子,是个男孩啊!!
 
    皓轩……不是我……杨淼焱吃力地开口解释,看向江皓轩的双眼中尽是浓郁的痛楚。
 
    她是婆婆陈玉梅钦点的儿媳妇,杨淼焱又怎么会去伤害陈玉梅!
 
    江皓轩不想再和杨淼焱多言,他从西装口袋中掏出折叠整齐的离婚协议,然后在杨淼焱眼前晃悠一下。
 
    我已经吩咐医院将你的药全部停了,如果你想活命,那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否则,你就只能在这无人问津的病房等死!
 
    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杨淼焱又被推进了抢救室,当值班护士去查房时,才看到惨白如纸的杨淼焱整个人躺在血泊中,那白色的床单被子全部被染成了红色,甚至连床两侧的地板上都滴落了数滴,身侧一个看护人员都没有!
 
    杨淼焱刚从鬼门关回来,现在又术后大出血,整个产科的医生护士都人心惶惶。
 
    出了人命,这医院又得被那些媒体添油加醋的乱报告了!
 
    汪医生,前天您主刀的那位胎盘前置的产妇大出血了……汪洋已经换好便装准备下班,听到护士的急切叫唤,他连忙又换回了白大褂。
 
    汪洋在手术室中反复检查杨淼焱肚皮上缝合的伤口,发现伤口的破裂明显是由外力导致,回想到她的丈夫恨不得她去死时的残暴嘴脸,汪洋无比同情眼前这个彻底昏死的女人。
 
    继续加大输血量!汪洋对着护士大声吩咐道。
 
    不行,出血量太大,已经止不住了!必须把子宫切除!
 
    可是汪医生,产妇家属都不在,这个手术单没人签字……护士紧张问道。
 
    看着心脏已经停跳的杨淼焱,汪洋眼眸紧缩,斩钉截铁说道:按我说的去准备!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杨淼焱整整昏迷了三天,才再次从死神的手里逃了出来。
 
    睁眼看到的人不是她的丈夫江皓轩,而是另一个有点眼熟但又记不起来是谁的男人。
 
    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汪洋往前探了探身子,清澈的双眼只有关心,没有其他多余一丝杂质。
 
    杨淼焱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看向汪洋的双眼中满是警惕。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汪洋。汪洋表情淡然的自我介绍。
 
    杨淼焱终于记起了这个如春风般温暖的男人,就是她在手术室最后陷入昏迷前祈求的那个医生,求他救自己。
 
    汪医生……谢谢你……杨淼焱大口喘气,泪水哗哗往下落。
 
    她的丈夫要她死,这个陌生男人却救了她……
 
    三天前你术后大出血,又进了抢救室,你能告诉我三天前有谁碰过你的伤口吗?汪洋略带磁性的嗓音低柔又温暖。
 
    我昏迷了三天?杨淼焱惊呼道。
 
    为什么,她只是有着江皓轩妻子的这个名分,师百合就要如此恨自己,江皓轩的身和心都只属于她师百合一个人啊……难道她还不满足吗?
 
    江……汪洋本想唤她太太,但转念又觉得那样一个男人不配做这个女人的丈夫,杨小姐,我必须坦诚告诉你,这次术后大出血你心脏停跳了两次,但子宫还是血流不止,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给你做了子宫切除,这是保你性命的唯一方法……
 
    杨淼焱呆若木鸡,她看着自己心脏一瓣一瓣枯萎掉下,再重重地跌至深渊,最后碎成粉末随风飞扬,消失无影。
 
    我才28岁……我就失去了做女人的能力……你凭什么切了我的子宫,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对不对,你这个刽子手!你这个魔鬼!
 
    杨淼焱不可置信的痛吼着,她顾不得腹部缠满绷带,直直地拿起旁边的针筒狠狠地刺向汪洋!
 
    她要杀了这个男人……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