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想盛装嫁予你全章节在线阅读|曾想盛装嫁予你小说大结局阅读

凌沐 2018-11-08 阅读


《曾想盛装嫁予你》
 
主角:顾槿妍,贺南齐
 
讲述了:
坊间传闻盛世集团继承人独宠一人。某天记者采访道:“贺总,请问你喜欢顾小姐什么?”某人想了很长时间后回答:“喜欢她……善解人衣。”记者又问:“那遇到两人意见不合时您作何处理?”某人这次回答的很干脆:“意见不合……就睡服!”一场沙漠偶遇,铸就了一段难解的缘分,从此,撩汉的路上她越走越远,被撩的路上他越陷越深…隐忍男神VS小妖精的故事,爆发之后的爱念一发而不可收拾……
 
《曾想盛装嫁予你》精彩试读
 
   结果这一晚上顾槿妍自然是没有睡好。
 
    她想了所有她认识的人,脑袋都要想破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隔天傍晚,贺南齐打来电话,让顾槿妍收拾一下。
 
    顾槿妍穿戴整齐,在鲁明的护送下,来到盛世旗下的一家星级酒店。
 
    她赶到时,贺南齐也刚到,于是她便自然而然的挽着他的胳膊一起进了酒店的包厢。
 
    门打开的一刹那,贺南齐伸展双臂,面露笑容的招呼:“皮,欢迎你的到来。”
 
    顾槿妍傻眼了。
 
    这特么是什么鬼?
 
    “齐,好久不见,想念你。”
 
    皮鲁德也伸展双臂向他奔来,高兴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转而面对顾槿妍,笑得更加欢乐,“顾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顾槿妍是硬着头皮被他拥抱的,特么的鬼知道她是有多么排斥。
 
    当初在撒哈拉分别时,皮鲁德要抱她,她尚且可以躲避拒绝,可如今不一样了,她的身份已然有了改变。
 
    如今的她的身份,不再是一个驴友,而是未来的贺太太。
 
    “惊不惊喜?”
 
    贺南齐低头小声问她。
 
    顾槿妍心中一万头草泥玛奔腾而过。
 
    惊个毛线喜,惊吓还差不多。
 
    这个皮鲁德算个什么东西啊,她跟他有一毛钱关系么?当初在沙漠上她可是粗暴的被他的手下给掳了,所以,没有半点交情就算了,要说仇恨她俩倒是有一点。
 
    “顾小姐,一别数载,你如今有了齐的孩子,我其实一点不意外。”
 
    皮鲁德的普通话依旧说的有模有样,跟他那俗气的形象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顾槿妍盯着他黝黑的脖子上挂着的那一条粗大的狗链子,黄灿灿的,甚是耀眼,心里想着不重么,勒不死人么?
 
    “为什么不意外?”
 
    顾槿妍没说话,贺南齐饶有兴趣的问。
曾想盛装嫁予你
    皮鲁德也饶有兴趣的回答:“因为你小子当时的心思老鲁我全看在了眼里,虽然你不承认,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瞧瞧,我是不是很有眼光?”
 
    这一点顾槿妍不否认。
 
    当时皮鲁德还夸她长得好看来着,所以,他人品虽然不咋地,但眼光真的不错。
 
    “听说皮先生是特地为了我而来?”
 
    顾槿妍忍着心底的严寒,皮笑肉不笑的问。
 
    “对啊,我听齐说你们有宝宝了,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过来看看你,小妍妍,你还是和当初一样美,尽管身材上有了变化。”
 
    顾槿妍撇过头,这一声小妍妍真是叫得她鸡皮疙瘩飘落一地。
 
    “拉吉,把礼物抬上来!”
 
    皮鲁德一声吩咐,他的手下将一只精致的小匣子端到了顾槿妍面前。
 
    “小妍妍,这是我送给你和我未来侄儿的礼物,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顾槿妍盛情难却,掀开了匣子的盖子,顿时,一道金光从匣子里喷射而出,顾槿妍本能的拿手挡了一下,定睛一瞧,我滴个乖乖,不愧是土匪啊……
 
    “皮大哥,这一箱金子莫非都是给我的?”
 
    “当然了!”
 
    皮鲁德笑着顺他的大肚皮:“这可是南非正宗的黄金,在世界上含金量最足,弟媳回头可以挑几块大的做几样喜欢的首饰,再给我未来侄儿捣腾个金锁什么的,我估摸着你们一定喜欢!”
 
    “呵,喜欢,喜欢……”
 
    顾槿妍连忙盖上了盖子,特么的多看一眼都担心别把眼给闪瞎了。
 
    “小妍妍,不是皮大哥我吹牛,我的品位那在沙漠那一块,是公认的好,根本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
 
    顾槿妍哼哼两声,那是好啊,沙漠荒无人烟,那找不到人当然是最好的。
 
    “皮大哥顺这些黄金应该也挺不容易的。”
 
    她是故意嘲讽,但对于奇葩的粗人来说却听不出来,皮鲁德甚至还自豪的摆手:“那有啥难的?简直小意思,干的就是烧杀抢掠的行当,我就是想要那天上的星得,老子也能顺得来!”
 
    “远道而来一次不容易,上一次来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有五六年了吧?这次说什么也要多呆两天。”
 
    贺南齐岔过了话题。
 
    “不行,最近好不容易掳来一名印度小美女,我这要不回去,她逃了怎么办?哈哈哈。”
 
    皮鲁德笑完了之后指着门外说:“我去下洗手间,尿急。”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顾槿妍啧啧的望着贺南齐摇头。
 
    “干嘛?”
 
    “这就是你所谓的朋友?真是叫我大开眼界。”
 
    难怪昨晚怎么也猜不到,如果土匪也叫朋友,那她当初在撒哈拉还认识了一位乞丐忘年交呢。
 
    “皮鲁德快人快语,也仗义,哪里叫你不满意了?”
 
    “我没有不满意,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只是下次别说是我的朋友来见我,我可没这么粗犷的朋友,还一定会高兴,呵呵呵,贺总,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幽默了。”
 
    “你总有一天会为你今天的错误认知感到后悔,日久见人心,以后你会发现,皮鲁德是一位非常值得深交的朋友。”
 
    “我可没有跟土匪交朋友的特殊癖好……”
 
    “你……”
 
    贺南齐刚想教育她,皮鲁德进来了。
 
    “齐,什么时候开饭,老鲁我饿了,记得给我来最好的酒!”
 
    “那还用说。”
 
    贺南齐拍了拍手,不一会儿,各式精美菜肴端了上来,其中不乏天下美酒。
 
    顾槿妍吃饭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主要她也插不上他们的话题,贺南齐也没怎么说话,几乎全都是皮鲁德在说,而说的最多的就是他跟那些掳来的美貌少妇们发生的强取豪夺、虐恋情深的故事。
 
    皮鲁德的酒壶子一打开,那真是没完没了,顾槿妍听他叽里呱啦听的简直头疼,她借口出去上洗手间,从包厢里出来到外面透了会气。
 
    想着回到包厢也是无趣至极,她便随便找了一间空置的包厢,想要小憩一会。
 
    包厢的里面还有一间小包厢,小包厢有几面窗,窗外就是一片静谧的树林和一条小溪,她躺到了小包厢的沙发上,没有开灯,静静聆听着窗外溪水流动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包厢的门被仓促的打开了,顾槿妍刚想问是谁,却先听到一阵喘息的声音。
 
    她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自然知道这种喘息是什么意思。
 
    尴尬的又躺了回去,这个时候打扰别人的好事,不但自己难堪,也是叫别人难为情了。
 
    她索性闭上眼,想着如果对方先发现了自己,就假装睡着了什么也没听见。
 
    毕竟是吃饭的酒店,还能有什么疯狂的行为不成?顶多亲个一会就出去了。
 
    但显然顾槿妍低估了欲望的力量,起初那一对男女进来时也只是反锁了房门,在黑暗中热列激吻,吻到天昏地暗时,两人双双倒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接着顾槿妍听到了撕扯衣服的声音,这个时候她已经快要尴尬的不能呼吸了。
 
    怎么会这么倒霉,不过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一会罢了,居然都能遇上这种事。
 
    想想这两人得发晴到什么程度,才能在吃饭时都想着开泡?
 
    现在的年轻人……
曾想盛装嫁予你
    造孽啊!
 
    顾槿妍不是不能理解接吻这种事,毕竟她跟贺南齐也干过不止一回,可在包厢里就颠鸾倒凤,好像他们还从来没有过。
 
    这样看来,他们算是有素质。
 
    沉闷的包厢里渐渐传来男女不可描述的声音,借着微弱的光线,顾槿妍悄悄抬头一探,居然看到男人将女人抱在桌子上,两人起伏起来。
 
    我滴个娘。
 
    那可是别人吃饭的地方,在别人吃饭的餐桌上搞这种事,真特么恶心到家了。
 
    顾槿妍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将这个恶劣的现象告知贺南齐,毕竟这可是盛世的酒店,这可是她男人的地盘!
 
    在她男人的地盘上如此银乱,她得忍下多少洪荒之力才没有冲过去。
 
    现在的年轻人……
 
    造孽啊!
 
    悄悄摸出手机,她决定给贺南齐发个短信,让他到外面敲个门,一方面阻止两个已经疯狂的疯子,另一方面也解救她这个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人。
 
    “谦,好爽,快一点,再快一点……”
 
    信息编辑到一半,她突然听到一个似乎颇为熟悉的声音。
 
    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
 
    她愣了一下,将手机压回腋窝下,竖起耳朵又仔细听了听。
 
    “宝贝儿,我的心肝宝贝儿,来了,我来了,我来弄死你了……”
 
    陌生男人的声音,她不认识。
 
    “谦,好棒,你真的好棒…啊……啊啊啊!”
 
    如五雷轰顶一般,顾槿妍生生被雷劈了。
 
    她听到了什么?
 
    是她?
 
    这次顾槿妍听清楚了,完完全全的听清楚了,可听清楚了,她也就被雷劈的外焦里嫰了。
 
    怎么会是她?!
 
    怎么会!!!
 
 
《曾想盛装嫁予你》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