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时,你爱着她蒋星宸全章节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芷兰兮 2018-11-08 阅读


《我爱你时,你爱着她》
 
主角:蒋星宸
 
讲述了:
二十岁那年,我被亲姐姐骗到了蓉城,并嫁给了刚刚离过婚的蒋星宸,我伤心不忿,拼尽全力反抗这不公的命运。 婚后,我刁蛮任性,无理取闹,毁灭了一切他喜欢的东西,可得来的却是他无尽的宠爱与包容。
 
《我爱你时,你爱着她》精彩试读
 
本来我在下楼时还以为是蒋柏澜或者蒋兰儿与蒋固强发生了争吵,可到楼下时,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给我滚,滚!蒋固利,我没有你这个弟弟,我们蒋家也没有你这个不肖子孙。”蒋固强颤抖着双手,满脸愤怒的指着一个和他有六七分相似的中年男人。不用说,他就是蒋星宸的叔叔,蒋睿团的爸爸。
 
前段时间他刚来过这儿找麻烦,没想到这才多久,他又来了。
 
“哥,我可以走,但是该是我的东西,你是不是该给我?”蒋固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与蒋固强的愤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蒋固强看他那样,眼中的怒火更盛:“什么东西?你这不要脸的混蛋,我这儿还有你什么东西?”
 
“哥,咱不能翻脸不认账啊!”蒋固利不知从哪叼了一根牙签,翘着二郎腿,一脸欠揍的坐到身后的沙发上。
 
“当初老头子死的时候可是说过,让你照顾我的。当年你入狱,蒋氏濒临破产,要不是我跑东跑西拉了蒋氏一把,蒋氏能熬过那段黑暗的日子吗?”
 
“蒋固利,你少在那血口喷人。”花雅如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蒋固强身边,一脸愤怒的盯着蒋固利:“当年你差点把蒋氏盗卖给别人,要不是我求我爸帮忙,蒋氏早就毁在你的手里了。”
 
“嫂子,话可不能乱说啊!当年……”
 
“蒋固利,我也告诉你,话我花雅如肯定是不会乱说的,但你的屁最好也不要乱放!”
 
‘我去!’花雅如这话一出,即使我这么对她反感的人也想为她拍手叫好了,这话说的,有涵养,有素质。
 
“嫂子,你……”
 
“爸,我们先回去吧!”一直站在角落中的蒋睿团看蒋固利吃瘪,走到蒋固利面前,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
 
“你这窝囊废,起开!”蒋固利一把把蒋睿团的手扫开。
 
他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花雅如面前:“嫂子,很多事情我蒋固利不愿意说,你可别逼我呀!”
 
“你什么意思?”听到这话,花雅如眼中闪过一抹慌张。
 
我也一脸不解的看着场中的两人。
 
还是蒋固强最先反应过来,他将妻子拉到身后,看着面前的弟弟,眼中全是悲哀。
 
“蒋固利,你不就是要钱吗?好啊!我给你。但是我请你明白,以后我蒋固强再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是死是活我也不会再管!”
 
“哥,你这是不是有点……”
 
“星宸,马上给他开张支票。让他滚蛋!以后他要是再来我蒋家闹事,直接报警!”不等蒋固利把话说完,蒋固强已经冷声打断。
 
站在我身边的蒋星宸平静的看着这场闹剧,直到听到蒋固强吩咐才轻轻应了一声。
 
蒋固强听到儿子答应了下来,也没再说什么,抿着嘴唇就向自己房间跑去。
 
五分钟后,蒋固利心满意足的拿着蒋星宸刚刚开好的支票,看着那后面的一串串零,脸上堆起来的横肉直叫人恶心。
 
“爸,我们走吧!”蒋睿团满脸歉意的看了眼蒋星宸,倒是蒋星宸给了他一记放心的眼神。
 
“走什么走?星宸啊,咱两可是亲叔侄,你这钱是不是有点少啊?”蒋固利这话一出,我明显感到蒋星宸嘴角抽了抽,也是,蒋星宸刚才可是直接写了一个一千万的支票,可这蒋固利实在贪婪,竟然……
 
“爸!”蒋睿团皱了皱眉。可蒋固利竟然完全没当回事,依然看着蒋星宸。
 
“是有点少哈!”蒋星宸微微一笑,可除了蒋固利以外,我想其他人都看出来蒋星宸的一个笑容不寻常。
 
果然:“妈,当年我爷爷的遗产声明应该还在吧?还有当年叔叔想要将蒋氏盗卖给他人的证据,我想让您一起交给尹律师,她应该很乐意……”
 
“蒋星宸,你居然……睿团,我们走!”听到蒋星宸竟然将遗产声明都给搬出来了,蒋固利脸色才终于变了,一甩衣袖,愤怒的转身离开。
 
“爸……那大妈,几位哥哥姐姐,我就先走了!”蒋睿团转头看着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蒋固利,再次朝着众人歉意的点了点头。
 
而众人虽然讨厌蒋固利,但都没有将这份讨厌波及到可爱的肉团身上,也都礼貌的点了点头。
 
蒋固利与蒋睿团离开后,花雅如就瘫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蒋星宸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关心的问道:“妈,您怎么了?”
 
“没事!”花雅如抬起头来,我竟是觉得她瞬间苍老了许多:“我先回房了,你们聊!”
 
她撑着沙发站起身来,蒋星宸还想问些什么,可看花雅如脸色实在不好,也就没再相问。
 
花雅如离开后,蒋柏澜与蒋兰儿还有厉爵君也都依次回房了,倒是俞雅茜,站在那儿看着蒋星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星宸,我想单独和你谈谈!”
 
俞雅茜虽是对着蒋星宸说,可现在客厅里就我们三个人,我也不好在待着这儿,就出声说道:“那……我先回房了。”
 
“等等!”我刚刚抬起腿,蒋星宸就将我喊住。
 
我和俞雅茜都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就见蒋星宸拉过我的手,朝着沙发旁走去:“有什么话直说就行!”
 
“这……”俞雅茜抬头看着我。
 
我看着俞雅茜乞求的眼神,又想着蒋星宸以往看俞雅茜的目光,还是决定给他两时间。
 
至于蒋星宸和我,如果他真的爱我,俞雅茜就不会是我们之间的障碍。
 
“星宸,我想雅茜肯定想和你……”
 
“薇薇,你坐下!”我话还没说完,蒋星宸就将我按在沙发上,随后他也坐了下来。
 
“你……”俞雅茜显然已经有点生气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忍了下来,直接坐到另一张沙发上。
 
“星宸,我就直说了,当年我逃婚确实是我的不对,但那是因为我有苦衷!我爱的是蒋柏澜,这我早就告诉过你,就算当年我们真的结婚了,我想我们婚后也不会幸福的。而姐姐爱你,她爱你爱的已经失去了自我。她跪下求我说只要她能嫁给你她什么都愿意付出,我实在不愿看姐姐伤心,只好按着她的指示离开了。”
 
俞雅茜说的声情并茂,我仿佛真的看到了当年的那场婚礼,但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按理说俞雅茜说的有理有据,蒋星宸和花雅如也多次说过俞雅茜是顶替她人嫁到蒋家的。而顶替谁嫁,在俞雅茜出现的那一刻已经众所周知了。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如果你今天找我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些,那我就先和薇薇上楼了。”俞雅茜话音落后,客厅里响起蒋星宸冷淡的声音。
 
我看着他的目光,真的和他的声音一样那么冷淡,完全没有当初俞雅茜刚从牢里出来时的炽热。
 
我不知道他是做给我看还是他不愿意让俞雅茜看不起,或许是他真的放下了。
 
当然,我也希望是后者,可我真的不知道,他的这份情殇,是否和俞雅茜对待蒋柏澜一样,已经爱的失去了自我,已经病入膏肓!
 
而俞雅茜听到蒋星宸的话后,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显然,以前的蒋星宸从来没有如此对待过他,我不禁想着,若是俞雅茜爱的不是蒋柏澜,而是蒋星宸,现在他们两个一定过的很幸福吧!
 
“不是!蒋星宸,我很抱歉,我只是希望你能放下,毕竟现在你已经有了薇薇,我看得出来,薇薇他很爱你。而我也已经有了柏澜的孩子,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了,我不想……”俞雅茜急切的解释着,可蒋星宸却是不客气的将她的话打断。
 
他轻轻握住我的手,一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俞雅茜:“俞雅茜,我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我告诉你,当年你逃婚后我确实很伤心,但我早就从当时的那场情殇中走了出来。现在我和薇薇过的很幸福,你也早就在我心里消失。我不会再纠缠你,我会好好和薇薇过日子,也希望你和蒋柏澜在一起能幸福!”
 
说完,他直接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就要离开。
 
“蒋星宸!”俞雅茜急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与蒋星宸不得不回过头去,就见俞雅茜紧咬着嘴唇,身前的手似乎都要被她自己捏断。
 
“蒋星宸,不管我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也不管你到底有没有放下我,婚礼上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星宸,所有的事情都让我来承担好吗?放了俞雅琪,她并没有错啊!她只是……”
 
不等俞雅茜说完,蒋星宸的脸色就已经冷了下来,而我也终于知道了俞雅茜找蒋星宸的真正意图:“我再次声明,我要告俞雅琪和当年的事情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也早就对所有人说过,不管谁来求情,俞雅琪我是告定了,所以我也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蒋星宸一脸坚定的说着,他温暖的大掌包裹着我的手心,这一刻,我的内心很温暖。
 
“可是星宸……”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不奉陪了。”蒋星宸再次不客气的打断俞雅茜的话,他拉着我向楼上走去。
 
”蒋……“就在我刚准备向蒋星宸说话时,身后却响起俞雅茜尖利的声音。
 
“蒋星宸,你忘了当年我为你做的事了吗?”
 
那声音响起的瞬间,我亲眼看到蒋星宸的脸色彻底暗了下来。
 
“俞雅茜,你真的要拿那件事来逼我吗?”他的脸上像是被冰雪覆盖一样,就连声音也冰冷的可怕。
 
俞雅茜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她用力的摇着头:“不是我逼你,是我不能让姐姐身陷囹圄,这是我欠她的。我……”
 
“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蒋星宸突然放开我的手,一步一步向着俞雅茜走去:“你和俞雅琪的关系如何我们每个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不过既然你提到那件事,我再推脱也就有点不尽人意了。俞雅茜,你听着,俞雅琪那里我会撤诉,但是我和你的情意,从今天起,也画上了句话!”
 
冰冷却也坚定的声音落下后,蒋星宸猛然转身,再不留给俞雅茜丝毫说话的机会,拉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虽然我不知道俞雅茜说的那件事是什么,但我看的出来,通过这件事,俞雅茜与蒋星宸的情意,真的到头了。
 
回到房间后,我看着蒋星宸。心里有许多许多的疑惑要问。
 
我正想着如何开口问他,蒋星宸却一直抓着我的手,拉着我坐到窗前:“薇薇,对不起!”
 
我自然知道他说对不起是什么意思,虽然我心里确实不是很好受,但我这次没有怪他。
 
蒋星宸将我揽进怀中,只是目光却没有焦距的看着窗外:“我曾经欠了俞雅茜一条人命,我欠一个人一份承诺,所以我不能不答应她。”
 
不知为何,听到蒋星宸这样说,我的心竟颤了。
 
是多大的事情,竟然让他欠了一条命。
 
我仰着脑袋,轻轻掰开他攥在一起的手指:“没关系!蒋星宸,其实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不在意,但我希望你能真的放下俞雅茜,我是你妻子,我受不了我的丈夫心里有着另一个女人。你说我善妒也好,说我小家子气也罢。蒋星宸。我只告诉你,你是我林薇薇看上的人,你也说了让我考察,所以你要是真的让我失望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
 
‘离开’两个字我还没有说出,蒋星宸突然俯下身来,一脸坚定的看着我。
 
“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他的话掷地有声,又是那么的强势,但听完以后,我竟是笑了。
我爱你时,你爱着她
蒋星宸轻轻抚着我的脸庞,脸上不再乌云密布:“薇薇,其实我昨天看到俞雅茜时,早就没有了曾经动心的那种感觉,我会一直盯着她看,只是一时无法理解她为何会出现在那!我只是惊讶,只是好奇。我虽然和她有着诸多纠葛,但是那也只是年少的冲动。当心中没有了那份悸动后,一切就都过去了。”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长气,这一刻我明白了,他,是真的把那些都放下了。
 
因为蒋星宸后面还有伤,他说完这些我就扶着他,让他上床休息。
 
“我没事!”坐到床上后,蒋星宸突然拉过我的手。
 
我不得不坐到他身边,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那么依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蒋星宸紧紧抓着我的手,看着我:“薇薇,我和俞雅茜从小就认识,年少无知,我曾经以为我对俞雅茜的那种感觉就是爱情,但其实俞雅茜对蒋柏澜的关心更多。”
 
蒋柏澜突然说起了他和俞雅茜小时候的事,我原本以为我不会愿意听,可当听到他说起后,我才知道,其实我内心深处竟是渴望知道他们的故事。
 
至少他愿意说,是不是就说明他对过去彻底放下了。
 
“俞雅茜是俞家的小公主。小时候的她天真活泼,几乎她身边所有的男孩都围在她身边转。我虽然没有像其他男孩那样热切,但也是喜欢和她一块玩的。只是俞雅茜对我的态度和其他人一样,她也曾说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只是朋友!”
 
蒋星宸悠悠叹了口气,他仰着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也或者是,他想透过天花板看到其他的东西吧!
 
“后来一次意外,俞雅茜的母亲离开了,她的爸爸将她的姐姐俞雅琪还有继母接到了俞家。从此以后,天真活泼的俞雅茜不见了,她变得沉默寡言,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但是从俞雅琪来了以后,俞雅茜对我的态度却是发生了改变。她喜欢和我玩,刻意亲近我。我虽然觉得她的转变很奇怪,但因为当初一门心思扑在她的身上。也从来没有将这事当回事。”
 
蒋星宸低下头来,一脸苦涩的看着我。
 
我猜到了,其实那就是那场悲剧的开端。
 
“直到后来,我看到俞雅琪竟然喜欢上了我,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她的预谋。我质问她,为什么要把我当成挡箭牌,她竟然很平静的坦白。她说对不起,她说她喜欢的是蒋柏澜,但她的姐姐俞雅琪最喜欢的就是抢她的东西,她没有办法,只好这样做。”
 
停顿片刻,蒋星宸再次苦笑一声:
 
“那时候的我,真的很伤心,初尝爱情,最后才知道一切都只是利用。我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期间和蒋柏澜打了好多次架,和他之间的仇恨也越积越多。”
 
我能想到蒋星宸当时的心态,我抓着他的手,轻轻拍着,以示安慰。
 
“有一天,我妈竟对我说蒋家要和俞家联姻,希望我娶了俞雅茜。我当时很开心,但更多的却是纠葛与矛盾。那个女人既然喜欢蒋柏澜,我是不是该放弃?”蒋星宸说的很用心,或者说是当初的经历太过刻骨铭心,俞雅茜对他的意义实在太重要。
 
“可是薇薇,你知道吗?当蒋家和俞家要联姻的消息传来以后,俞雅茜竟然主动找了我,她说她愿意嫁给我,她说她现在才知道,她喜欢的其实是我。”蒋星宸脸上浮现淡淡微笑,要不是他现在是我的老公,我想我现在一定也为他高兴吧。
 
“薇薇,你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吗?你知道我有多激动吗?”他反手握住我的手,看着我,激动的说道:“我满怀希望的准备着我们的婚礼,我恨不得那一天早点到来,可最后,那竟成了我人生最大的侮辱!”
 
气氛一下子变得悲哀,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了后面所发生的事。
 
但蒋星宸还是说了出来,他把他人生那件对他伤害最大的事情说了出来。
 
“没错,新娘当天换了人,由我喜欢的俞雅茜换成了我完全没有感觉的俞雅琪。我当时就想找俞雅茜问个清楚,我想逃跑,我想离开。可是最后耐不住我妈还有那些所谓亲人的逼迫,我娶了俞雅琪。”
 
他嘴角一勾,自嘲的笑了笑。
 
我没有说话,或者说我不知道说什么。
 
蒋星宸突然伸手摸着我的脸庞:“薇薇,我和俞雅琪当初虽然结了婚,但是我们却是有名无实。我们结婚当天她手中拿的骨灰盒,我不知道是谁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和她发生过关系。薇薇。你信我!”
 
他似乎已经从他的故事中走了出来,满脸真诚的看着我。
 
我轻轻抓住他的手,笑看着他,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我相信你!”
 
我话音刚落,蒋星宸的眼里明显亮了许多。他眼中倒影着我的影子,我想,这一次的敞开心扉,真的是那么的有必要。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把他全部的事情告诉我,但我现在愿意等了。因为那些他到现在都不愿意说的事情,一定比这件事更加让他难以启齿,也更加可怕,或者对他的伤害更加的大。
 
蒋星宸手指反复的在我的脸上摩擦,眼中精光闪闪:“其实我有时候想,我应该感谢俞雅茜的,要不是她的拒绝、她的不喜欢、她的逃婚,我或许就没有机会碰到你,也不会娶你,不会爱上你!”
 
“对。我们应该感谢她!”我用力的点了点头,而后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所以星宸,放下吧!有些人,终究只是过客!”
 
“我明白,我早就放下了,只是薇薇,对不起!”
 
他再次一脸愧疚的看着我,我看着他:“为什么又说对不起?”
 
“因为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不是你,其实我期待一份从头到尾的爱情,若是可以,我真想在你小的时候就开始守护你!”
 
“从小时候就开始守护我?”我不禁喃喃自语,看着他,心中却在想,那是一份怎样的爱情?世间又真的存在那样的爱情吗?
 
“星宸,我虽然很期待那样的美好,但是现在我真的知足了!人生在世,不管怎样,我们只用过好自己的现在就好。其他的,既然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好,我听薇薇的!”蒋星宸用力点点头,深深将我拥入怀中。
 
我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嘴角划过一抹笑意。我真的该感谢俞雅茜,不过是感谢她今天找蒋星宸谈话。
 
我羡慕俞雅茜以前拥有的那份爱情,可正如我所说的,她只是蒋星宸身边的一个引路人。我该做的,是珍惜当下。
 
中午吃饭时间,花雅如并没有叫我们下去吃饭,而是早早就将饭菜给蒋星宸送了过来。
 
“薇薇,你陪着星宸吃吧!”
 
或许是因为蒋固利来闹的原因,花雅如情绪不高,也没有找我麻烦。
 
我轻轻点了点头,花雅如没有再说什么,就一个人默默走了出去。
 
“星宸,你妈看着不太对劲啊!眼圈好像也红红的。”花雅如出去后,我一边将饭盒打开。一边出声说道。
 
蒋星宸抬起头来,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一边:“是吗?我没太注意。”
 
“你要是注意了就见鬼了,受伤了也不闲着,好好休息,吃完饭不准在把工作给我拿出来了哈!”我将他扔到一旁的文件给收了一起,一脸娇斟的朝他喊道。
 
蒋星宸无奈一叹:“薇薇啊,我……唔!”
 
“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我把一个鸡腿直接塞进了蒋星宸的嘴里,蒋星宸无奈的把它拿出来,一脸宠溺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我被他看的一点都不自在,蒋星宸抿着嘴笑,直把我弄的心里发毛。
 
“啊!”
 
突然,蒋星宸伸出手来,把手上的油全都抹到我的脸上。
 
“蒋星宸,你造反呢!”我把筷子扔到一旁,直接往他身上扑去。
 
“啊!谋杀亲夫呢!”房中响起蒋星宸杀猪般的嚎叫声,只是我看的出来,他今天很开心。
 
一顿饭打打闹闹的吃完后,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我不好意思让保姆上来收拾碗筷,就像早上一样自己把往厨房送去。
 
“薇薇!”从厨房出来时,蒋柏澜端着一杯茶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开口叫住了我。
 
我转身朝他一笑:“这么悠闲?也是,学生和老师悠闲的时间也就只有这寒暑假了。”
 
“薇薇这是笑话我了?”蒋柏澜摊了摊手,而后突然转头打量着这房中的布置。
 
“这房子很大也很漂亮,但是也很空旷,少了点人气。”
 
“我觉得还好!”
 
我不知道蒋柏澜为何会对我说这些,也不知道他哪里这么多感慨,但我真的觉得还好,或许是因为我总是和蒋星宸躲在我们那一亩三分地里的原因吧!
 
“可我觉得很压抑,薇薇,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蒋柏澜直接对我发出邀请,但我想着蒋星宸一个人在房中无聊,而且我也不想和蒋柏澜再有什么交集,就笑着拒绝:“不了,你要是想出去走走,可以让雅茜陪着你,她怀着孩子,适当的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提她?”
 
我话音刚落,蒋柏澜突然声音冰冷的喊道。
 
我不得不收起刚刚迈出的脚步,转头看着他:“柏澜,雅茜爱了你十五年,如今也怀了你的孩子。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希望你能爱她。我还是希望你们能……”
 
“林薇薇,你可以拒绝我,但你能不能不要用她来拒绝我?”蒋柏澜突然激动的将我的话打断,我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罢了,他和俞雅茜的事情本来就和我无关,作为朋友,我如果劝不了他,那其他的也做不了了。
 
“我觉得你对雅茜有误解,我还是希望你能冷静冷静。我先上去了。星宸还在房里等我。”
 
我没有和他再多说,转身就向楼上走去,只是我刚刚迈步,身子却再次被蒋柏澜拉了回去:“薇薇,我……”
 
“啊!蒋柏澜,你疯了!”蒋柏澜手里一直拿着一杯茶水,但我没想到他那杯盖竟然没拧好,此时里面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全都洒到了我的身上,我皱着眉头谩骂道。
 
蒋柏澜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脸慌张的将茶杯放到一旁,拿起茶几上的纸巾就开始帮我擦着衣服上的残渣:“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薇薇,我不是故意的,我……”
 
“你们在干什么?”
我爱你时,你爱着她
俞雅茜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暗呼不好。急忙将蒋柏澜推开,对着俞雅茜解释道:“雅茜,你听我说。是柏澜不小心将茶水洒到我的衣服上,他只是帮我擦拭,并没有……”
 
“我眼睛不瞎,全都看到了!”俞雅茜不等我解释完,语气很冲的就开口喊道。
 
我还想再解释一下,可蒋柏澜竟然皱起了眉头,声音冰冷的喊道:“俞雅茜,注意你的态度!”
 
“柏澜!”看蒋柏澜竟然如此对待俞雅茜,我不得不开口喊道。
 
只是我这一声没有对蒋柏澜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是俞雅茜一脸恨意的看着我:“林薇薇,少在那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今天总算看清楚了你的为人,我……”
 
“俞雅茜,你够了!薇薇并没有想怎样,而且我也没有承认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你还没有权力管我的事!”
 
其实以前我一直觉得蒋柏澜的脾气很好,可今天他对俞雅茜的态度却让我大失所望。
 
我不知道俞雅茜到底喜欢他什么,但我觉得。他们两或许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就算在一起了,应该也没有好结局的。
 
“你……蒋柏澜,你竟然这么狠心!”俞雅茜哭喊着,一脸埋怨的看着蒋柏澜,蒋柏澜没有理她,可当她转头看着我时,刚才的怨气已经化为恨意。
 
“林薇薇,你给我等着!”丢下这么一句话,她就转身跑着离开。
 
我再次看了眼蒋柏澜,他也正好抬头看我:“薇薇,我……”
 
“不用解释了!”我无语的摆了摆手,衣服也湿漉漉的实在不好受,叹了口气,就迈步上楼了。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回到房间后,蒋星宸坐在那儿,一脸懒洋洋的问着我。
 
可抬头时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瞬间变了脸色:“这是怎么了?谁弄得?”
 
“没事!蒋柏澜不小心洒的。”我无奈的抖了抖衣服。而后去衣橱间随意拿了件衣服换上。
 
“星宸,你给忠叔打个电话吧!让他有时间带我回家去取点衣服来,蒋家都没有……”
 
“先不说这些,你先说清楚,刚才那衣服是怎么回事?”蒋星宸此时已经从床上下来,一脸紧张的拉过我的手。
 
我无奈的将手抽了出来,扶着他坐到床边,把刚才的事大概给他说了一下,只是没说是蒋柏澜拉我才会把茶洒到我身上的。
 
“哎,这下我还把俞雅茜得罪了,看来以后这朋友是没得做了!”说完以后,我悠悠叹了口气。
 
蒋星宸暗瞪了我一眼,揉着我的脑袋,一脸责备的说道:“你就不该和蒋柏澜说话,他对你不怀好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俞雅茜,以前倒不觉得,不过听刚才你说的,我怎么觉得这俞雅茜有病。这蒋柏澜对她不好关你什么事?哎。幸亏我现在不喜欢她了。”
 
“你怎么说话呢?”我狠狠的翻了蒋星宸一眼。
 
“蒋柏澜是你哥,我们现在又都住在蒋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有俞雅茜,是谁前两天还对人家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这么快就想当负心汉了?”
 
“林薇薇,说谁负心汉呢?你老公和俞雅茜本来就没什么好吗?”蒋星宸在我额头上狠狠弹了一下,我疼得直皱眉头,捂着额头,一脸埋怨的看着他,嘀咕道:
 
“明明以前就喜欢还不让人家说了!”
 
“林薇薇!”某男咬牙切齿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急忙低下头去,装作没听到他的声音,站起身来,将他推的床上:“赶紧休息吧你,受伤了还不知道安分!我可就今天再陪你一下,明天我就去饭店上班了!快过年了,饭店生意正好,我昨天听丹姐声音都有点哑了。我得赶紧过去帮她的忙。”
 
“你真的要去?”蒋星宸一把把我拉进怀里,我急忙将他推到一旁,嘟囔了句别闹,而后趴在那里,用手拖着下巴点了点头。
 
“去啊!越忙的时候才越来学习到东西,何况这是我家老公的饭店,我不得操点心呐!”我皱着鼻子捏了捏蒋星宸的脸蛋,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急忙放开,还转过身去,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缩在里面。
 
“哎!”好半天后,我才听到蒋星宸无奈的低叹声:“好吧,那你明天去吧!反正除夕当天我名下的所有产业都会放一天假的。”
 
‘除夕?’我暗想蒋星宸好好的给我说这些干嘛,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明天是除夕。哎,最近实在是事情太多,都给忙糊涂了,没想到一年竟然过的这么快啊!
 
我转头身去,狠狠瞪了一眼蒋星宸,拉长声音,恶狠狠的喊道:
 
“蒋星宸!”
 
“在,老婆有何吩咐?”蒋星宸倒是淡定的应道。
 
我看着他一脸笑嘻嘻的样子,一个没忍住,又捏住了他的脸蛋。
 
“林薇薇,再捏我脸小心我收拾你!”
 
“且,我就捏,看你能把我……唔!”
 
‘怎么样’三个字我还没说出来,就悲催的被蒋星宸给‘收拾’了!
 
他一手拖着我的后脑,眷恋的吻着我。
 
我轻轻闭上双眼,没有再反抗,热情的回应着他。
 
晚上吃饭时蒋星宸是和我们一起吃的,厉爵君说他今晚就要回去,陪家人一起过年。
 
蒋固强应了一声,而后竟然放下筷子,直直的看着厉爵君:“我知道这次我能在年前就出狱你帮了很大的忙。这么些年,我身陷囹圄,没有做到尽父亲的责任。对不起星宸柏澜,当然,也对不起兰儿。”
 
蒋固强突然这么认真的在饭桌上说这些,所有人也都没心思吃饭,放下了筷子。
 
蒋固强转头看着饭桌上的一家人,欣慰的点了点头:“当年我入狱实在太突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安排好,我本来以为兰儿至少会有你们厉家的照顾,可刚进监狱却听到了你们厉家要退婚的消息!”
 
“伯父,当年的事情是我的不是……”
 
不等厉爵君解释,蒋固强就抬起手,没有让他再说下去。
 
“我今天说起这事并不是想要兴师问罪,而是想让你珍惜兰儿。君儿,我这样叫你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伯父叫我什么都可以。”厉爵君看了眼蒋兰儿,轻声应道。
 
蒋固强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君儿,当年你已经丢下过兰儿一次,虽然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帮助兰儿。但知女莫若父,我知道兰儿当年所受的伤害。不是你这么多年的帮助能够弥补的。”
 
“伯父放心,我保证不会再丢下兰儿!”
 
“我可不要你的保证!”蒋固强再次摆了摆手。
 
厉爵君皱眉看着蒋固强,实在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蒋固强也没让他多等,就再次开口:“你要怎样对兰儿你自己心里都清楚,关键还是看兰儿愿不愿意原谅你。我这个女儿我清楚,她认死理,认准的事情就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
 
后面的话蒋固强没有继续说,但桌上所有人都明白了。
 
大家都将目光放在了蒋兰儿的身上,厉爵君也一脸期待的看着蒋兰儿,只是蒋兰儿依然没有半分反应,她一脸淡然的坐在那儿。
 
“兰儿,给句话!”最后还是蒋固强实在看不过去,这才开口。
 
蒋兰儿皱眉看了眼父亲,又看了看饭桌上的其他人,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厉爵君的身上:“厉爵君,我不管你对我爸他们下了什么迷魂汤,该说的我早就说清楚了!你对我的帮助,还有你这次救我爸的事情我很感激,但报恩有很多种方式,而以身相许是我蒋兰儿最反感的一种方式。厉爵君,我想你应该不会逼我吧!”
 
“你……”厉爵君估计也没想到蒋兰儿拒绝的这么干脆,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只是蒋兰儿可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拒绝,站起身来,冰冷的留下一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说完,就转身进了房间。
 
“蒋兰儿,你站住!”厉爵君也紧跟着站起身来,疾步向蒋兰儿追去。
 
《我爱你时,你爱着她》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