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相思全章节在线阅读|醉相思全章节目录免费全文阅读

池清浅 2018-11-08 阅读


《醉相思》
 
主角:阿黛,战槐
 
讲述了:
新婚之日就被迫分离,战槐上了战场,而阿黛在家苦苦等了他四年,可是迎来的却是他牺牲在战场上的消
 
《醉相思》精彩试读
 
  不过见秀儿笑得那般高兴,也就没有扫她的兴,笑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走吧!我们一同去尝尝吧!”秀儿挽着阿黛的胳膊,就准备往前走。    阿黛没什么心情和胃口,扯了扯嘴角,“秀儿你和六婆先吃吧。我先回房换个药,一会儿出来。”    “好吧。”秀儿点了点头,见她手上拎着的药包,拿过去,“这是要煎的药吗?秀儿帮你去煎。”    说着就蹦蹦跳跳往厨房去了。    阿黛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折身回了房间,。    进了屋,也能听到外间秀儿跟六婆的谈话。    “奶奶,你尝尝,这个绿豆糕可好吃了。”    “嗯,好吃。”    “还有这个这个,桂花糕!”    “你喜欢,你就吃吧。”    “秀儿要跟奶奶一起吃,吃一口,就一口!”    最后好像六婆奈不过秀儿,应该是吃了。    于是秀儿高兴地说到:“呐,你吃了一口,剩下的也都要吃哦!”    “奶奶年纪大了,这些个……”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你吃完。我去给阿黛姐姐煎药了!”    阿黛在屋里听着这温馨的对话,不由得眉目也柔和了许多。    她放下药膏,才想起,方才秀儿塞给她的推荐信还未还给秀儿。    从前,阿黛是大字不识一个的。  
 不过后来救了战槐后,战槐教她识了不少字。    她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信,展开,里面却只是一段最简单的千字文,根本不是什么推荐信!    阿黛蹙眉疑惑不已,突然灵光一闪,仿若想起什么,朝外跑去。    却见六婆倒在水缸旁,人事不省。    “六婆?!”    她上前,见她嘴角是深褐色的血,将手放到她的鼻前,已没有了呼吸。    “六婆!”    阿黛伸手将她扶起,却见一块糕点从她手中滚落。    见此,阿黛大惊,放下六婆,便往厨房里奔去。    一边跑一边着急地唤着,“秀儿!”    看着厨房煎药处倒地的秀儿,阿黛几乎是呼吸一窒,她捂着嘴,挪动着脚上前。    她僵硬着身体蹲下,颤抖着手放到她的鼻翕前,顿了片刻,也没有呼吸。    她死了!    她们都死了!    阿黛身体一下子发软跌坐在地。    她看着秀儿嘴角的糕点碎屑——糕点有毒!    阿黛猛地爬起来,跑向主厅,从怀里掏出那根战槐用来跟她提亲的银簪,插入糕点,很快没入部分,通黑!    方才秀儿说了什么?    侯府的人送来的?    侯府!    为什么?他都已经将她赶出来了!    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阿黛瞪着一双通红的眼,浑身像个筛子一样,抖得厉害。    “小姐说得果然没错,光靠这点心是不保险的。”    身后传来熟悉的女声,阿黛回头,见那女子蒙着面。    对上眼睛,阿黛识得,那是缪水清身旁的轻衣,“是你?!”    “是我!”见被认出,轻衣也没有丝毫的慌张,气定神闲,“不过一个丑陋的贱婢,竟然敢跟我家小姐抢世子爷,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世子爷是何等高贵的人,岂是你一个贱婢能够妄想的!你难道没有自知之明?你的存在和痴心妄想简直是对世子爷的侮辱!”    她的存在是对战槐的侮辱么?    呵!    也是,他是谁?她又是谁?    她的存在不就是他一世英名的路上最最重的污点?!    “你就不怕我去衙门告你?”    阿黛紧紧捏着手中的银簪。    “怕?我为何要怕?”轻衣冷笑一声,望着她,目光冷凝,“难不成一个死人,还能开得了口?!”    话落,只见一道银光闪过。    一个黑衣人从房梁跃下,手执长剑,朝阿黛迎面袭来。    阿黛抬手想用银簪挡,却不料黑衣人早已看透一切,手腕处突然一痛,银簪落地“叮”的一声。    下一瞬间,“噗嗤”一声,长剑没入她的胸口。    一刹那,阿黛思绪放空,反应不能。    她就这样看着那黑衣人,拔出长剑,带出她身体的血,溅上他的额头。
  翌日。    天还没有亮开,阿黛便被杂役房的管事一脚踹醒,“天都大亮了,你还挺着,要死早点死!没死就赶紧起来干活儿去!”    阿黛吃痛惊醒,看着管事狰狞的脸,心下一抖,连忙爬起来。    她跟着管事出去,只见管事将两个木桶丢给她,指着旁边的大缸,“今儿,把这缸水打满,不打满,不准吃饭!”    话毕,管事往旁边啐了一口,方才离开。    留下阿黛一人,看着偌大的水缸,和脚跟前的木桶,想伸手,才想起,手上的伤。    “呵呵……”阿黛低低地自嘲而笑。    她俯下身,用手肘勾着木桶朝水井处而去。    可是到水井处才发现,她能用手肘勾桶,却无法用手肘打水。    在水井旁伫立了片刻,她低叹一口气,缓缓伸出手,握住打水的轴,眉头轻蹙,唇色渐渐泛白,额间也腻起细汗。    如此这般,往往复复。    到水至半缸,手上的血早已浸湿绷布,染红了木桶的横木。    入秋的天本应是凉的,可这日头却是炙烤得仿若盛夏的烈日,叫人头晕目眩,难以忍受。    伴随着“哐啷”一声,木桶摔倒在地,水倾泻而出。    阿黛跌跪在地,手撑在水漫过的石板上,刺痛蔓延让眩晕中的她,抽回丝丝的清明。    突然一道清凉光影打下来,她努力撑开眼皮。    入目是那双卷云纹的缎靴,晃了好一会儿的神,才缓过来。    她缓缓抬起头,望着烈日之下的男人,仿若踏着万丈光芒来到她身边。    “战槐……”    她蠕动干裂的唇,一张开,唇缝便裂出一道血口子。    阿黛望着男人,在她神思和心理最最脆弱的时刻,她遵从自己的本能,朝男人伸出了那染满鲜血的手。    “战槐……”    她低声唤着她最爱的男人的名字,仿佛在寻求一种救赎。    阳光好耀眼,刺得她睁不开眼。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到头顶传来冷如冰雪的声音,“扔出去。”    扔出去?
   呵……    扔出去……    最终,她望着男人落下了泪,。    手无力地垂落。    阿黛望着他模糊迷蒙的脸,落下了伤痛的泪,悲凉的泪,悔恨的泪水。    她恨他!    她也恨自己!    恨自己当年为何要救他?    她救了他,却是害苦了自己……    阿黛从昏迷中醒来,却是在医馆。    她疑惑不已询问,只得知,送她来的是一个男人,医药费也已经替她付了。    她离开医馆的时候,大夫给她开了好些涂抹的膏药,又给她抓了两帖药让她煎熬相兑而服,还嘱咐了她一些注意事项。    提着药,阿黛回了收留她的老人六婆家。    到门口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渐暗。    一进门,见她的手包得那般吓人,六婆一脸心疼自责,“真是难为你了,叫你去顶工,却不料让你受了罪。”    “我没事的六婆。该自责的是我,秀儿宁国侯府的工可能……没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倒是有一些银子,是之前战槐战死的抚恤金,可是一路来京都加上要回乡的盘缠也剩不下多少了,给六婆她们也只能解燃眉之急。    可那毕竟是一份稳定的工。    “说什么呢阿黛姐姐,多亏了你啊!”秀儿满脸欢喜地跑出来,“方才侯府的姐姐来,说是介绍我去什么尚书府的大官人家做一等丫鬟呢!”    “你看,这是推荐信!”秀儿将那信塞给阿黛,同时指了指屋里,“那位姐姐还送了好些精致的糕点呢!就等着阿黛姐姐你回来一起用!”    阿黛一怔。    虽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醉相思》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