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全本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完结版

涅凰 2018-11-08 阅读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
 
主角:苏锦璃,顾明瓀
 
讲述了:
永历十六年五月初一,年逾花甲的宁国公在金銮殿提出要立世子,众人哗然。帝亦惊,细问之乃是将其二子之长子过继给已故世子苏宁安夫妇,帝略沉吟便大手一挥准了。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精彩试读
 
    永历十六年五月初一,年逾花甲的宁国公在金銮殿提出要立世子,众人哗然。
 
    帝亦惊,细问之乃是将其二子之长子过继给已故世子苏宁安夫妇,帝略沉吟便大手一挥准了。
 
    老国公心满意足地走了,这令人惊愕的消息却迅速传遍了后宫前朝。
 
    长乐宫,正在用膳的苏贵妃闻言手一抖,一只通体晶莹的碧玉碗便摔得四分五裂。
 
    “娘娘恕罪!”众宫人连忙跪下。
 
    苏贵妃仿若未闻尤在呆了许久,这才拿过帕子若无其事地擦手道:“春燕,去七皇子府传七皇子妃来此。”
 
    春燕忙垂首应了,微微侧目果然发现看似平静的苏贵妃一双美眸中此刻满是怨毒和悲愤。
 
    见此春燕连忙打了个激灵,她主子怕是要出手了
 
    紫璃居,难得早早散朝的顾明珏正给她讲诉了宁国公已求得圣旨的事。
 
    顾明珏笑问:“这下,娘子可安心了没?”
 
    圣旨一下,苏瑾峻成为世子便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这个近来一直忧心忡忡的小娘子终于可以放下心了。
 
    孰料苏锦璃却摇摇头道:“不,真正的危险才来临。”
 
    宫里那位盯着宁国公府的兵权已久,此刻这块肥肉咋然落在了他人口中,她如何会甘心?
 
    闻言顾明珏面上的喜悦也慢慢消散,眸中闪过一丝忧色。
 
    随后他拉过苏锦璃的手安抚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娘子莫要忧心,凡事有我在!”
 
    苏锦璃与他对视,眸中满是信任地点点头。
 
    少倾,两位夫妻正吃着饭时,青歌进来禀报:“殿下,皇子妃,国公府来人了!”
 
    苏锦璃夫妇早已知道是何事还是连忙道:“命人进来!”
 
    青歌福身行礼后便退了出去,而后领着上次来皇子妃传话的小厮苏三进来了。
 
    苏三连忙行礼道:“奴才见过七皇子和七皇子妃!”
 
    顾明珏浅笑着摆摆手道:“起来吧!青歌,赐座!”
 
    苏三明白七皇子这是因为宠爱自己大小姐这才对国公府的任如此客气,默默领了好意听话地坐了下去。
 
    而后他喜笑颜开道:“老国公命奴才来给报喜,册封瑾峻世子的圣旨已经到了国公府!”
 
    国公府后继有人,这对国公府来说是天大的喜事,他虽然只是个家生子但他同样喜悦。
 
    虽然早已得知这个消息,顾明珏还是笑着点点头道:“嗯,的确是喜色,小宁子,赏!”
 
    闻言伺候在顾明珏身后的小名字连忙从袖中取出一块金锭笑嘻嘻地递给了苏三。
 
    “多谢殿下恩典!”苏三面上的笑容更大了。
 
    赏完苏三,顾明珏柔柔地看向苏锦璃,“璃儿,瑾峻今日册封之喜我们作为姐姐、姐夫是不是该送点礼物!”
 
    苏锦璃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是该送,妾身但凭夫君做主!”
 
    礼物嘛,是要送,可她可不想动库房和她的嫁妆,既然是明珏说的,便由出礼物吧!
 
    顾明珏失笑,而后无奈地瞥了她一眼,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他家小娘子竟是个守财奴?
 
    虽然无奈,他还是笑道:“我书房那方紫金祥云砚倒是不凡,便送给瑾峻吧!”
 
    说罢望向苏锦璃用目光询问她是否满意,后者忙笑着点头。
 
    见状顾明珏这才吩咐道:“小宁子,去取它过来!仔细别磕了碰了!”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
    紫金祥云砚乃皇室贡品,其用材考究,一年不过出数方。
 
    他得这方还是当时立了战功他父皇龙心大悦时赏的!
 
    小宁子是顾明珏的贴身宫人,自然晓得这砚尊贵,见他嘱咐忙认真地应了才走。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苏锦璃突然开口道:“苏三,你替本皇子妃给爷爷带句话!”
 
    苏三见她面色肃穆便知道是重要的事,忙敛了笑恭敬道:“皇子妃请讲!”
 
    苏锦璃半挑着眸子幽然道:“瑾峻册封固然是大喜之事,可我苏府绝不能放松警惕难免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尤其是世子的吃穿用度须得专人负责出不得半点差错!”
 
    宫里那位必然会因此事勃然大怒,可世子已经封了她无法改变,依她的性子怕是会暗中下手!
 
    前世她能为了兵权害她夫君堕她孩儿,难保她今生不会让瑾峻英年早逝。
 
    苏三是个伶俐的,听了这话眸中的喜色也散了,忙郑重保证道:“皇子妃所言甚为有理,奴才必定一字不差地转达给老国公!”
 
    顾明珏询问道:“璃儿,不若我隔几日命卫易挑选几个聪慧的孩子去给瑾峻作书童?”
 
    他的暗卫营里倒有几个年岁尚小却武艺高强的,可以送去保护主苏家孙辈唯一的男丁。
 
    闻言苏锦璃一愣,他送的绝非只是几个书童吧?
 
    据她前世所知,他暗地里收养了不少孤儿培养成了暗卫。
 
    国公府也养了不少出色的暗卫,瑾峻不缺人保护,只不过暗卫无法时时刻刻跟着瑾峻。
 
    比如册为世子之后他便不能继续在国公府由教书先生教导了,而是要去国子监随京都所有的贵族世子们一同学习。
 
    国子监守卫森严,国公府的暗卫就无法进入。
 
    而明珏送的书童则可以陪着瑾峻,时刻保护他。
 
    只是此举怕是会引起宫里的那些人注意到明珏。
 
    万一因此提前暴露了他暗地里的那些势力被永历帝所忌惮可怎么办?
 
    她的神色变幻自然逃不过一直注视着她的顾明珏的眼睛,只是他不说话,只温柔笑着,等她回答。
 
    思虑良久,她起身行礼道:“也好,那就让夫君割爱了!”
 
    闻言顾明珏略带愠色地抬手敲了她一记,可般客气真是恼人!
 
    见状苏锦璃也没在意,只浅浅一笑后便又坐着了。
 
    小宁子刚气喘吁吁地捧着砚台过来,便见青瑶略有些惊慌地快步往过来走。
 
    不待苏锦璃夫妻俩询问她直接福身行礼道:“殿下,皇子妃,春燕姑娘来了!”
 
    闻言苏锦璃和顾明珏皆是神色一凛,夫妻俩飞快地交换了个眼神,而后顾明珏开口道:“让她进来!”
 
    青瑶点点头便出去了,而后苏锦璃道:“小宁子你走后门将苏三送出去!”
 
    “是!”
 
    “是!奴才告退!”
 
    小宁子和苏三异口同声道。
 
    苏锦璃摆摆手便让他们走了。
 
    他们前脚刚走,青瑶和春燕后脚便到了。
 
    春燕毕恭毕敬地行礼道:“奴婢拜见七殿下和七皇子妃!”
 
    苏锦璃眸中闪过一丝厌恶,而后笑道:“春燕快快起身!青歌,上茶!”
 
    闻言春燕忙笑着阻了要去沏茶的青歌,道:“皇子妃真是折煞了奴婢!奴婢只是来传句话,不敢劳烦青歌姑娘!”
 
    索性苏锦璃也没真打算给她上茶,只是客气一番罢了,她这样一说也就作罢了。
 
    苏锦璃优雅地喝了口金丝燕窝后道:“不知春燕前来所为何事?”
 
    春燕闻言立即面露忧色,怅然道:“贵妃娘娘最近心思不畅,想请皇子妃进宫说会话!”
 
    苏锦璃心下冷笑,哪里是最近心思不畅,怕是今日才堵心的吧?
 
    心里明白,面上她还是装作关切的模样道:“姑姑心思郁结可曾请了太医?”
 
    春燕眸光微闪,这苏锦璃还真的不同于以往那般好忽悠了。
 
    她继续蹙眉道:“请了太医看了,开了安神汤并无什么作用,说娘娘这是闷的,需要多出去走走便好了!可娘娘幽居深宫无法出宫,故而只得请了皇子妃去陪她聊天散散心!毕竟娘娘也就您一个嫡亲侄女能放心的说说话呀!”
 
    闻言苏锦璃眸中闪过一丝赞赏,这春燕不愧是她姑姑的左膀右臂。
 
    不说别的,就是今日这番话可谓是说得滴水不漏呀!
 
    寥寥数语便说了几层意思,情理都被她占了去!
 
    最后一句话说得最妙,自己若是不肯随她去便成了不孝之人。
 
    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她却装作忧伤的模样,叹道:“姑姑的难处我自是知道,也罢,我这就随你进宫吧!”
 
    闻言春燕方松了口气,笑道:“不急,皇子妃用完饭再说!”
 
    苏锦璃与苏贵妃本也无几分真情实意,既然春燕开口了她也不推辞,便细嚼慢咽地吃了些饭菜。
 
    待吃饱后,她在青羽的服侍下漱口净手后这才随着春燕进宫。
 
    她到长乐宫时,往日趾高气昂明艳高贵的苏贵妃正神色黯然地窝在美人榻上,满面愁容,看着倒真有几分生命的柔弱感。
 
    然而苏锦璃却并未产生半点怜悯之情,她笃定她姑姑不过是听到立瑾峻为世子一时心火过盛罢了!
 
    不得不说苏锦璃很了解苏贵妃的为人,她在春燕走后便再也压不住脾气将她偏殿的东西砸了个干净,而后怄出了一口老血,这才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苏锦璃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至榻前拉着苏贵妃的手关切道:“姑姑,你这是怎么了?”
 
    苏贵妃哪里肯将她气急攻心的事告诉苏锦璃,只勉强笑了笑道:“本宫无事。”
 
    苏锦璃微红了眼眶,神情激动道:“姑姑骗人!你明明如此憔悴!定是这些贱婢没把你伺候好!璃儿这便去禀了父皇让他责罚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闻言苏贵妃微微蹙眉,还没开口,苏锦璃便径自往外走去,显然是玩真的。
 
    春燕反应极快地给了众宫女一个眼色,众人齐齐跪下求饶道:“求七皇子妃饶命!”
 
    这时苏贵妃也轻咳一声开口了,她虚弱道:“璃儿莫要兴师动众,本宫已经没事了,就是心里不大舒坦。”
 
    春燕也连忙道:“是啊,太医已经来瞧过了,只是娘娘心思不畅才会像如今这样,这些宫人的确未曾懈怠,只是娘娘的是心病呀!”
 
    闻言苏锦璃终于转过身回来了,虽然明白这不过是托词她还是很配合地大手一挥道:“既然姑姑和春燕替你们圆白,那本皇子妃就饶你们一次!”
 
    众宫女虽然心下厌恶苏锦璃作践她们却还是齐齐叩头道:“多谢皇子妃恩典!”
 
    见状躺在美人榻上的苏贵妃瞳孔一缩面上快速掠过一丝不悦。
 
    若不是苏锦璃还有重用她如何容得了他人在她这长乐宫呼来喝去?
 
    这与当众掌掴她又有何异?
 
    春燕自幼伺候苏贵妃对她任一神色变幻若表达的含义都了如指掌。
 
    为免苏锦璃再继续拿乔苏贵妃一个忍不住冲动发作,她连忙出言挥退众宫女。
 
    “娘娘与七皇子妃有体己话要讲,你等且随我出去!”
 
    “是!”众宫女闻言一喜,忙不迭地行礼往外走。
 
    见春燕如此,苏贵妃也笑道:“璃丫头,你来姑姑身旁,姑姑有话同你讲!”
 
    苏锦璃眸光微波,随后笑着点点头,走到苏贵妃身畔时她挥退了青月几人。
 
    少倾,这寝宫内就只剩苏锦璃姑侄了。
 
    为了表达自己对姑姑的关怀之心,苏锦璃率先开口问道:“姑姑是因为什么事烦躁?”
 
    闻言苏贵妃面上的笑顿时垮了下去,略幽怨道:“也无什么,就是陛下已有半月未曾踏足这长乐宫了!”
 
    苏锦璃心念一动,这事她早就听说过了,想不到她这入宫数十年盛宠不断的姑姑居然也有失宠的时候。
 
    虽然对于其中的缘由她也有了猜测,但她还是惊讶道:“怎么会?陛下不是最宠姑姑吗?”
 
    闻言苏贵妃眸中的怨气更深了,还不是托了她那不省心的儿子和魏氏的福!
 
    碍于苏锦璃在这,她只神情凄然半真半假叹道:“帝王之爱从来都是这般虚无不定!”
 
    宠她的时候可以由着她耍小性子欺负百里娴,甚至因为百里娴给自己没脸连着七天宿在长乐宫让百里娴颜面扫地。
 
    厌弃的时候便如现在这般连着半月不踏足长乐宫一步,连她送至御书房的吃食也一并退了回来,使她沦为笑柄。
 
    苏锦璃柔声开解道:“姑姑莫要伤怀,陛下心里是有您的!更何况你还有深得圣心的九哥哥呢!”
 
    听到她提起顾明瓀,原本还算克制自己的苏贵妃眸中顿时闪过一簇火焰。
 
    气恼道:“若不是他娶得那个魏氏,本宫又怎会沦落至此!”
 
    “哦?姑姑,此话怎讲?”苏锦璃惊讶问道。
 
    “那魏氏不够庄重,太庙失仪落了本宫和明瓀的脸面,本宫便赏了一个礼仪嬷嬷给镇国侯府,陛下恼本宫公然打魏府的脸!”苏贵妃狠狠道。
 
    闻言苏锦璃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当日她便觉得她姑姑这招会惹了永历帝,果然呢!
 
    想来她姑姑那日也是在她的“助力”下气得失了理智,她也不想想那镇国侯府再如何也是由着几百年根基的勋贵世家,岂容得她一个后妃如此轻贱?
 
    再则,永历帝前脚才命皇后“赏了”嬷嬷给魏紫鸢,她后脚便来了这么一出,这不是在公然让永历帝没脸吗?
 
    虽然心里明的镜似的,苏锦璃却未说破,她只愤愤道:“陛下这样也未免太过于无情了!怎得姑姑都陪伴了他数十年还孕有皇子,他怎么能这样呀!”
 
    见苏贵妃眸中闪过一丝赞同,她又开始地给魏紫鸢上眼药,她道:“说到底,都是那魏紫鸢的错!”
 
    闻言苏贵妃精致的美眸顿时蒙上了一层冰霜,显然对魏紫鸢厌恶到了极致。
 
    苏锦璃深谙过犹不及,她还需要与苏贵妃虚与蛇委一段时间,故而她认真地给苏贵妃提了条解决困境的主意。
 
    “姑姑,既然陛下恼您赐嬷嬷给镇国侯府,不若您派人让嬷嬷回宫?这样陛下的气也就顺了!”
 
    闻言苏贵妃眸光一动,认真地思索了片刻,而后道:“璃儿说得是!只是如此本宫怕是要再让人看笑话了!”
 
    人是她赐的,不过半月便弄回来她这脸着实有些疼!
 
    “姑姑!这宫中最重要的不就是陛下的宠爱嘛!您只要挽回了陛下的心,其他人也只敢背地里笑笑,谁敢真的轻视你?”苏锦璃怕苏贵妃拉不下面子,连忙给她分析利弊。
 
    闻言苏贵妃眸光猛的一亮,显然是听进去了。
 
    而后她声音微凉叹道:“璃儿说的是,之前是本宫糊涂了,竟与陛下置气!”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
    这事就此落幕,之后姑侄俩又说了会话,苏贵妃这才将话题转至她今日的目的上来。
 
    “璃儿可收到爹爹今日请旨册封苏瑾峻为世子的消息了?”
 
    苏锦璃一笑道:“明珏下朝后和我说了!”
 
    今日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她所说不知就显得太假了,故而她才如实答了。
 
    闻言苏贵妃长叹了口气,这才怅然道:“若是哥哥还活着,岂容庶系染指我苏家世袭数百年的爵位!”
 
    这话一方面是在诱发苏锦璃的不满,一方面也是苏贵妃的肺腑之言。
 
    她虽不喜苏锦璃,可她却与她一母同胞的哥哥苏宁安关系亲密。
 
    她惊才绝艳的哥哥传来噩耗时她也难过了一段时间。
 
    苏锦璃闻言唇角微勾,眸中闪过一丝冷意,这就开始软语挑拨了?
 
    未免苏贵妃对自己生出戒备之心来,苏锦璃连忙换了神色,凄楚道:“爹爹英年早逝,怕是应了天妒英才那句话吧!”
 
    闻言苏贵妃的神色也变得黯然了几分,沉默了会,她才道:“我听说那苏瑾峻是过继给哥哥以他嫡子的身份封了世子的?”
 
    苏锦璃点点头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见状苏贵妃面色微冷,眸中闪过一丝受伤,怅然道:“你可知他是什么时候过继给哥哥的?可曾让你回府观礼?”
 
    苏锦璃摇摇头道:“并无人请我。”
 
    闻言苏贵妃审视地盯了苏锦璃良久,见她目光坦然这才信了她是真的不知道。
 
    而后她一拍桌子道:“这么大个事居然都不让你知道!你再怎么说也是这国公府高贵的嫡系长女!”
 
    闻言苏锦璃的眼眶红了红,略委屈道:“常言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爷爷不肯见我回去也能理解!”
 
    嘴上说着“理解”,她的脸上却写满了委屈。
 
    见状苏贵妃眸中总算闪过一丝满意,虽然她被苏锦璃那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刺得心一痛,可是见苏锦璃心生不满她还是开心的。
 
    只要苏锦璃有怨气便好了,这样她的瓀儿便还有机会得到那五十万兵权。
 
    “璃儿知道就好!唉,想来咱姑侄俩也是同病相怜了,如此重要的事爹爹也未曾知会我一声!”苏贵妃叹息道,言语间不动声色地拉近了她和苏锦璃的距离。
 
    “唉!”早已看穿苏贵妃用心的苏锦璃配合地叹了口气。
 
    而后姑侄俩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似在自怨自艾。
 
    良久,苏贵妃才关切道:“璃儿,上次顾明珏也在,本宫未曾问你,他对你可好?”
 
    闻言,苏锦璃眸光一滞,像是被戳中伤心事一样,苦笑一声道:“姑姑别问了!璃儿很好!”
 
    “唉!苦了璃儿了!”苏贵妃迅速敛目以长睫盖中眸中的窃喜,装作心疼道。
 
    “你和明瓀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他听到选妃时便求了本宫给陛下说他要娶你作正妃,谁知道”
 
    说到这,她顿了顿才继续道:“谁知道老七半路杀出来,惹得你父皇不快,迁怒于你,险些要了你的命!”
 
    苏贵妃满脸愤懑,说得义愤填膺,就像是顾明珏强自破坏了苏锦璃的幸福一样。
 
    苏锦璃心下微寒,她姑姑好演技!
 
    若不是早有前世的惨痛经历说不定她就信了她所说的一切!
 
    颠倒是非还能说的如此清新脱俗她反正是头一次见!
 
    事情的真相她早就知道了,在她被赐鸩酒的第二日顺仪长公主和云阳前来探望。
 
    她们告诉她,永历帝按排序挨个传了几位皇子前去询问赐婚的事,待到八皇子出来时他老人家还是满面笑容。
 
    直到九皇子进去后,他不知为何勃然大怒,发了一通火。
 
    之后又传了苏贵妃过去,问过苏贵妃之后消了几分气,但对内侍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
 
    永历帝道:“有着竹马还不安分去勾引别的男子,这样的女子如何能让她入得皇室!”
 
    综上,分明是明珏已经请旨成功,而后顾明瓀与其相争惹怒永历帝,苏贵妃为了儿子抹黑了她!
 
    心里恨不能杀了苏贵妃,明着,苏锦璃怅然若失道:“是璃儿没有福分!未免连累九哥哥失了清明,璃儿方刻意冷着他,还望姑姑多劝劝他!莫要因我失了分寸,不值得!”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