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我心里放冷枪唐诗诗热门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公主病 2018-11-08 阅读


《谁在我心里放冷枪》
 
主角:林越,唐诗诗
 
讲述了:
林越是高岭之花。我是路边杂草。本无交集,却在阴差阳错中,欠下我两条命。一次见死不救,一次淡然转身,他让我背负丑闻,嫁给一个年纪能当我爹的男人。我对他的恨,从不消停。在我以为报仇无门时,命运朝我泼来一大盆狗血……婚后,继子欺我辱我,想方设法赶我净身出户。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林越这个讨厌鬼再次出现。他一副救世主的模样,说给我荣华富贵。我脸上笑颜如花,心里一个呸字!林越,记住了:这次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谁在我心里放冷枪》精彩试读
 
    脑海里,一个火花亮起,我想到了一个之前没有过多关注的一个细节!
 
    那天假扮包工头女儿,欺骗绑匪护士的小女孩好像喊林越是喊叔叔的。
 
    也就是说
 
    “那天那个女孩是林深的女儿?”我瞪大眼,不敢相信刚刚看见的男人看上去那么年轻,竟然会有个上初中的女儿!
 
    “是的。”林越笑了笑,“那天我哥从嘴里听说了你的事情后就一直想找个机会认识你,叫我带你去看看他。但那时候我们感情不确定,我没答他。
 
    昨天兜风的时候路过,就想起这个事情来。在送你出国前,把你带给他看看。林家是龙潭虎穴,也就早些年被逐出家门的林深还算有点人情味,不至于吓跑你。”
 
    “逐出家门?为什么?”我问。
 
    “这个也是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吧。今晚上的海鲜盛宴是我给你举办的鉴别宴。不提这么沉重的话题了。”林越从容的把方向盘打了个弯,继续说,“我让人追查李茹的行踪,有了结果。我根据她最近刷卡消费的几个地点,选出了几个生活区域是她最有可能定居的。你到了纽约,可以是那找她。”
 
    林越对我出国的事情有些异常地坚持,我最后还是没能说服他,只能勉强答应,并为自己争取了两三天的时间。
 
    回到苏市,林越把我放在一个车流量很大的十字路口,并给我买了份早餐包和牛奶,让我打车回家。他开车赶去公司,叫我别忘记晚上去林家吃海鲜的事。
 
    我很是敷衍地点头,目送他离开后,走进一家移动营业厅。
 
    通常出于对客户信息保密选择,不是本人,或者没有密码,要看别人的通讯记录是不可能的。
 
    但我认识这个店的店长,私交也很不错。所以,我可以舒悦的手机号抄写在纸条上,让我的朋友赵佳燕帮我查一下舒悦最近的通话和短信记录。
 
    舒悦的朋友并不多,即使我打了半年的账单,也才六张纸罢了。
 
    一行行阿拉伯数字,都是林越居多,其次是境外电话。我基本可以判定是她前夫的。果然,她前夫求和无望,伤心回罗马以后,账单就没有再出现这个号码了。
 
    很快,一个陌生且突然频道联系的号码闯入了我的眼里。
 
    “你帮我查查看这个电话号码的户主是谁,户口,家庭地址在哪里。”我拿红笔在可疑的手机号上画了个五角星后,又不放心地把其他两个号码也圈了进去,“这两个也查查看。反正顺便。”
 
    十分钟左右,赵佳燕告诉我,“第一个号码的户主叫陈永,是海城军县人。后面两个号码,一个户主叫舒远超,一个叫张明一。”
 
    陈永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猜测他应该就是那个肇事谋杀李医生的那个司机。因为他最后一次和舒悦联系,就是在我差点出事的你一天。第二天,司机不幸落水身亡,这个号码也从舒悦的常用联系人里退路让位了。
 
    不仅这样。他还是海城军县人。而舒菲就是跟着离婚的妈妈离开苏市,最后在海城军县定居。他们估计有些同乡之友谊。
 
    只要能证明陈永就是那个肇事司机,基本可以可以判定李医生的死,那夜我遇袭和舒悦都脱不了关系了。
 
    我把陈永的个人信息拍照,发给了林越,并编辑了一条短信,“你查查看这个人是什么来历,最好弄点照片给我确认下是不是那个人。”
 
    处理完完重中之重的问题,我又看向后面的两个号码。舒远超是舒悦的爸爸,两个人保持联系也无可厚非。
 
    而让我惊讶意外的,却是舒菲和张明一的通话记录。
 
    因为昨天我会约舒悦聊那些,就是为了敲山震虎。
 
    那时候,舒悦慌了手脚。紧张的神色不像是装出来墨。在我和林越离开后,她应该只是会和亲友吐槽诉苦。
 
    我只要锁定她那时候打电话联系了谁,我就能知道她是不是幕后凶手。
 
    但我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张明一。
 
    他不是失忆了吗?
 
    救他上船的时候,也没看见他身上有手机。而我也想不到,在我成功刺激完舒悦后,舒悦会给他打电话
 
    我看向赵佳慧,一再求证,“你在帮我想想查查看。这个手机号的使用情况,是不是张明一最近新开的卡?”
 
    “不是新开户的。这个手机号积分都一万五千分了。而且最近一直都有在使用。”
 
    我看了看新打印出来的账单,心里的疑元更大了起来。
 
    张明一都失忆了,他怎么会用以前地手机?而且据他前女友所言,他已经父母双亡,没有其他亲人了。那么他的手机卡现在是在谁的手里?是谁在用这个卡,和舒菲保持联系?
 
    这些,我都有必要去问清楚。
 
    我把账单收起来,又和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叙旧了一会儿才离开。
 
    等我打车回到家门口时,天色已经很黑了。
 
    我走到门口准备掏钥匙,房却诧异地发现房门是打开的。
 
    想到林越说的,那次幕后之人是剪切了李茹拍戏的某段台词,播放录音给我听,把我骗出门的。我此刻的危机感瞬间提升满满。
谁在我心里放冷枪
    我下意识地拿出手机,一边准备报警,一边躲在走廊的安全出口处,暗中观察强闯我屋子里的坏人到底走了没有。
 
    结果,警察公式化的服务台词没有出现,我竟听见了林越的声音。
 
    “怎么了?不是还没到时间吗?我说的是晚上六点半来接你。现在去的太早,也没海鲜给你吃。”林越的声音带着戏谑感。
 
    我愣了愣,半天才发应过来我潜意识更想寻求的依靠是林越。
 
    “不是。我想回家洗澡换衣服的,但是我的房门被人撬开了。”
 
    大概是听见了林越的声音,我就特别有安全感,不仅不害怕,反而还开玩笑说,“要是一会儿我突然不说话,没反应,你可记得帮我报警啊。”
 
    林越的声音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唐诗诗,你敢给我乱来?乖乖站着,别乱跑,等我!”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掉了。我猜,他这一会儿估计已经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
 
    我在原地躲了大概一刻钟左右的样子,迟迟等不到林越,也听不见里面传来什么动静,猜测歹徒八成已经走了。毕竟我一天一夜没回家了。估计家里早就被人搬空了。
 
    这么一想,我就特别担心我的全家福照片,还有一些心爱的物品有没有被破坏。
 
    所以,我没有继续等,立即冲到了房门口,伸手去开灯。
 
    黑暗里,开灯了。
 
    暖白色的灯光瞬间亮起,把一屋子的风卷残云的狼藉样映照得分外清晰。
 
    放置在客厅里的全家福照片被人蓄意摘下,踩踏。我爸,我妈,我妹的照片都还好。唯独在我的脸上踩了个窟窿。
 
    如此小家子的做派,明显是个女人做的!
 
    舒悦尖酸刻薄的五官轮廓在我脑海中慢慢清晰。
 
    我虽然如此揣测,却不会没有证据的随意冤枉别人。
 
    我要做的,不是辨别坏人是谁,而是拽着坏人的小辫子,让他嘚瑟不起来。
 
    这么想着,我把目光投向柜子上其貌不扬的泰迪熊。
 
    那一对眼珠子里藏着隐形摄像头。
 
    是我专门买来防贼的。
 
    我暴露自己手里有录音笔这个口供罪证,就是想逼她出手的。
 
    如果破坏我家的人是舒悦本人就更好了。
 
    我慢慢走过去,拿起小熊,拉来它屁股底下的拉链,伸手进棉花里掏摄影机的存储芯片。
 
    但我掏了半天,指尖都没有碰触到任何硬质地的东西。
 
    不由警铃大震!
 
    来的人有这么精明?连藏的这么深的摄像头都发现,还带走了
 
    “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吗?”一个熟悉的,却不该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声音穿过我的耳朵。
 
    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纽约呼呼大睡吗?怎么回来了!
 
    因为沈放神一般的出现,我人一下子转过身去看他。
 
    他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单手把玩着一个类似u盘一样的东西,站在玄关处的阴影里。不开口的时候,我还真没发现他的存在。
 
    “沈放,你怎么回来了?”我张了张嘴,问了句废话。
 
    他信步游庭地朝我走来,手还和玩杂耍一样把那袖珍存储芯片抛上抛下。
 
    问题是,这东西可比我矜贵多了,根本不耐摔。
 
    “你当心点,别摔坏了我的宝贝!”我急切地喊出来。
 
    万一刷坏了,少一件指正她的证物,我这屋子不是要白白被人砸成垃圾站了吗?
 
    我现在客厅的废墟堆里,走路高高低低的样子,迎了过去。
 
    “你的?”沈放表示怀疑,“这好像是我买的,结果放在客厅里不超过十分钟,就被你拆开包装,放自己屋子里了。我都算暂放的了,不是送你的。结果你搬家连它都带走了!你这个小偷!”
 
    “握草!你还好意思说!你一个大男人,买摄像头买什么不好?卖萌你也可以买变形金刚啊!你买泰迪熊!还是在我生日那天买的!摆明故意坑我嗯,让我以为是送我的生日礼物!”
 
    “坑你?你怎么不说是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才会这么误会的!”
 
    “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放房间里了,你也不告诉我,眼珠子是个摄像头。如果不是我偶然发现,你要偷窥我一辈子吗?你个偷窥狂!”
 
    “草。就你那草莓图案的四角裤,谁要看?”
 
    “你妹的!你果然看了!你那时候还骗我说,你也不知道这是摄像熊!”我瞬间彪了,扬手就把熊砸了过去。
 
    沈放迅速躲开。
 
    萌萌哒小熊继续低空飞行,噗地,砸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林越的脸上!
 
    林越应该是刚从公司赶过来的,正装整洁,领带都没有解开,浑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而小熊砸到他那张尊贵帅气的脸,没有掉落在地的机会,就被他一把抓住耳朵,拎在手里。
 
    他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似笑非笑,“草莓四角裤?”
 
    “那是我在试穿新买的泳裤!是泳裤!“我一再强调重点。
 
    一般情况下,换衣服什么的,我都还是习惯在卫生间里解决的。而且,那个小熊摆放的位置比较偏,基本上算是我房间的某个死角,很少能拍到什么。
 
    林越点了点头,像是接受了我的解释。但他脸上的表情却还是看上去很不高兴。只见他又不满意地看了沈放一眼,随后冷冷问,“你怎么在这?”
 
    沈放双手环胸,随意答道,“你能来这里,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我一脸黑线,总觉得这两个人聚头就是一场灾难。
 
    结果,我正祈祷沈放今晚上能收敛一点脾气,别和林越杠上时,他就已经开口挑衅,“是你拦着唐诗诗,不让她飞纽约的?姓林的,你怎么那么自私。就你女儿的病是最重要的,所有人都要围着你和你女儿打转?别人的女儿下落不明,就不用在意了?“
 
    “我并没有这样说过。”林越低声说完,又说,“相反,如果你能强行带她走,我感激不尽。“
 
    “你”沈放指了指他,俨然一副搞不懂他在搞什么飞机的迷糊样子。
 
    林越环顾了四周,乱糟糟的屋子像是经历了一场龙卷风,摆设东倒西歪。看得他不由皱了皱眉毛,“不然的话,她继续一个人呆在这里,我不放心。”
 
    沈放挑起眉,直接顺杆子往上爬,“你是在说,你没有能力照顾保护好她,需要求助于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你的请求。”
 
    他笑得踌躇满志,潜台词就表达一个意思:他比林越牛逼多了。
 
    “不是请求,而是买卖。”林越说,“如果你能带她走,帮她找到女儿。你可以和我开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沈放笑了,“我怕你请不起我。”
 
    林越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付不起?”
 
    “我要你放过唐诗诗,你应吗?”沈放反问。
 
    这次不等林越回答,我先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够了。我不是货物,你们也不是物流公司。我的去留,不需要你们操心。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我去不去纽约,而是赶紧收拾这残局,把弄乱我房子的人给揪出来。”
 
    我说完这句话,目光就再次看向沈放。
 
    沈放瞪了瞪眼,“不是我做的。我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谁说是你了?”我哭笑不得,又正了正嗓子,“我是要你手里的芯片,看到底是谁干的。”
 
    结果我一说完,沈放就又得瑟了,继续玩杂物一样把它丢上抛下,并说,“想要看吗?可以啊,你求我。我就给你看。”
 
    但他帅不过三秒,芯片还没有抛到最高点,就被他身边的林越一把抢过,握在手心里,“都别乱动,注意保护现场。我来之前就报警了。等警察来了,再一起看这新品里的视频。”
 
    他说完,就让我们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自己往更深的里面走了去。
 
    他一走开,我在沙发上坐了没两分钟就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紧跟着他的脚步,追了过去。
谁在我心里放冷枪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的是要吓死了。
 
    我的房间比客厅都要乱,床褥都被掀开,扔在地上。柜子桌子都被翻的乱七八糟,枕头被子也被刀子割开,里面的棉花都被翻了出来。就是找私房钱都没有这样凶残的!
 
    我能感觉我额头的青筋都跳的要抽筋了一样,不由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走到站定不动的林越身后,问,“你在看什么呢?“
 
    林越不回我,依旧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份a4纸,神情特别的庄严肃穆。
 
    他发现了什么?
 
    我又走近了三步,从他背后探过头去看他手里的文件,我的脸擦过他的袖口布料,痒痒的。
 
    然后,我就看清了他手里的文件,是沈放从徐佳莹电脑里偷出来的亲子鉴定报告。我打印出来后就顺手放到了一边,自己都不记得放哪里了。后来琢磨着反正有电子档,也不急着找。就随它去了。
 
    没想到,这次我的屋子被人洗劫过后,这个丢失很久的文件会突然冒了出来,又被林越给看见了。
 
    “怎么了?“我小心凝问,总觉得林越的反映有些怪怪的。
 
    他捏着报告的手指又紧了紧,a4纸微微一皱,发出轻轻的纸张声,“这个东西,你哪里来的?“
 
    “徐嘉莹电脑里发现的。“我没有隐瞒,把那次为了找女儿的音频来源邮件,潜入徐家的事情又详细地说给林越听了一遍。
 
    林越听了之后,嘴唇紧抿,然后掏出裤子里的手机,翻出一份电子档的鉴定报告,进行逐一比对。
 
    “你看,这份亲子鉴定报告里,孩子的各项数值和茵茵的报告完全一致。“
 
    我凑过去,拿过他手里的报告和手机,又进行一次对比,发现两份报告,母亲的染色体数值什么的,都不一样。但孩子的各项标准和指数确实一样。而两份报告的结果也截然不同。
 
    徐佳莹的这一份是百分之99.9的可能为直系亲生关系。而林越手机里的那一份,则是非亲生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敢相信这个真相竟然因为我疏忽大意,而隐藏了这么久。
 
    我把手机还给林越的时候,弱弱地解释,“其实,最初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也以为是茵茵和舒悦的。毕竟徐佳莹一直都对你有着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总会想尽办法扫除你身边的女人。
 
    我想,如果这个鉴定能证明舒乐不是茵茵的生母,她肯定会拿给你看的。但结果恰恰这个鉴定反而证明了舒乐是茵茵的生母,她才藏了起来。
 
    后来,时间久了,我都忘记了这个报告的事情。
 
    再后来,你说你做了鉴定,确定舒悦不是茵茵的生母。我的重心就被转移了,一心想着证明舒悦是舒菲的可能,反而忘记把这个东西的存在。我应该早点拿给你看,让你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茵茵的。
 
    毕竟,如果真是茵茵的,那么看这个做报告的日期,也能推出徐佳莹或许知道真的舒悦人在哪里。“
 
    所以徐嘉莹才会至始至终都认定那个舒乐是假的,不曾动摇过。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她既然手里有这么关键的证据,为什么指正舒悦是冒牌后的时候,都不肯拿出这个报告呢?
 
    徐佳莹到底还隐藏了些什么秘密?
 
    林越握着这一份报告,情绪也很是激动,用了很久的时间才平复心情,对我说,“不怪你。如果不是我刚给茵茵做过鉴定,看了好几遍茵茵的报告,我今天看见这个报告也未必会引起警觉和重视。“
 
    “要不,今晚上的海鲜宴,你找徐佳莹谈一谈吧。如果她能帮你找到真正的舒悦,你也可以不用继续和现在的假舒悦演戏了。“我说完,这才想起还有海鲜宴这个茬,立即抬手看了看手表,大喊,“糟糕,都已经快要7点了。我记得你打电话约他们的时候,说的是7点半开宴啊。你快回去吧,你这个主人总不能放人鸽子啊。”
 
    “那你呢?”林越问我。
 
    “我?”我愣了愣,又摇头说,“我就不去了。这里这么乱,我肯定要收拾啊。”
 
    林越皱眉,“虽然我是主人,但你才是海鲜宴的主角。我是为你鉴别,特意买的。这个打扫工作,你可以明天再弄。今晚上,就睡我家好了。你要不放心我,我可以让你睡客房。”
 
    “但你不说报警了吗?我肯定要留下等警察的啊。”我想了想,采取折中的办法,“要不,你先回去,总不能客人都来了,家里没个主人招待。等我这边忙好了,我再赶过去。你可以给我留点螃蟹腿什么的。“
 
    林越的眉头还是皱着,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这里有沈放陪我,真的不用你。你先去忙。而且,你早点把茵茵的事情解决好,才能早一点帮我找我的女儿啊。“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去说服他。
 
    就在我们争执不下的时候,沈放走了过来,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板,“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警察都到家门口了。你们还在这里磨磨唧唧。唐诗诗,快去泡几杯茶。“
 
    “哦。好的。“我点头,又看向林越,”你看,警察都来了。你可以走了。回头我这边做好口供,就过去找你。“
 
    林越终于松口,把手里的芯片递到我手心里,让我注意安全,别打车了,可以邀请沈放和我一起去他家吃海鲜宴。这样可以搭他的车。
 
    我听了,更是哭笑不得。还真没见过这么心宽的男人,完全不把情敌当一回事,各种物尽其用。仿佛在他眼里,任何男人都只分为有用和没用的。
 
    林越走后,我这个业主,还有沈放这个第一发现现场的人都留下和警察做口供。而现场勘查的专家也开始忙碌他们的工作。提取脚印,采集指纹
 
    而我也主动交出手里的芯片,在警察的陪同下,一起见证视频里的真相和答案。
 
《谁在我心里放冷枪》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