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此生错过你by苏苏(陆临川余暮烟)在线阅读_最怕此生错过你免费章节在线阅

苏苏 2018-11-08 阅读





小腹传来的阵阵绞痛时刻提醒着她,腹中的孩子可能不保。
 
佣人们都被陆临川叫上去伺候余小念了,楼下除了她,空无一人。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如今能救她的只剩自己了。
 
每往前走一步,双腿都在打颤,白皙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子。
 
她颤巍巍的往门口走着,好不容易走到别墅门口,似乎已经用尽了洪荒之力。
 
到门外的马路上还有五十米的距离,余暮烟攥了攥手心,吃力的往前走着。
 
“宝宝,妈妈不会放弃你,不会的……”
 
好不容易走到马路上,夜已经深了,哪里还有什么出租车?
 
余暮烟绝望的站在马路上,单薄的身体在凌冽的寒风中愈发的摇摇欲坠。
 
身体越来越轻飘飘的,她已经站不住了,就在此时,不远处一道刺眼的车前灯照了过来。
 
余暮烟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努力摆着手,让车子停下。
 
如她所愿,一辆私家车停在她的面前,从车子上走下来一道挺拔的身形。
 
“小姐,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醇厚带着一丝熟悉的声音传来。
 
余暮烟痛的快要晕倒了,干涩的唇瓣动了动,“救我,救我的孩子……”
 
……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余暮烟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
 
护士正在为她做记录,她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平坦的小腹,一脸惊恐的叫道:“我的孩子呢?孩子还在吗?”
 
护士被她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刚准备开口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道挺拔的身影。
 
护士微微低头示意,“何医生,病人情况一切稳定。”
 
“恩,你先下去。”何思珏淡淡的回了一声。
 
护士起身离开了病房,余暮烟微微皱眉,疑惑的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脑海里闪过一抹记忆。
 
她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呼道:“你是思珏学长?”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暮烟。”何思珏笑道。
 
他的笑容还和当年一样的温暖阳光,大学时期的男神范儿一点都没减。
 
“是你救了我?”虽然当时痛的没有知觉,但是余暮烟还有一些印象的,那个把自己扶上车的人,就是思珏学长。
 
“恩。”何思珏微微垂眸,若有所思的看向余暮烟,“他不知道你怀孕了吗?还让你一个人在马路上。”
 
他的话一出口,余暮烟的脸色一滞,没有回答他,而是开口问道:“学长,我的孩子保住了吗?”
 
看她一脸迫切的样子,何思珏不由得颦眉,抿了抿嘴,低声说道:“孩子保住了,不过……”
 
“不过什么?”只要孩子还在,就足够了。
 
“胎盘不稳定,要注意休息,保持情绪稳定,不能再受刺激了。”何思珏一本正经的说道。
 
余暮烟点了点头,“不会了,我会保护好他的。”
 
“暮烟,你过的并不幸福是吗?”何思珏突然开口道,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话一出口,余暮烟的表情僵住了,脑海里出现陆临川和余小念你侬我侬的样子,不由得心里一酸,转移了话题,“学长不是去国外了吗?”
 
“恩,不过心里还有些放不下的事儿,所以回来了。”何思珏意有所指。
 
余暮烟低下头,微乎可微的叹了一口气,“学长,当年的事儿……”对不起。
 
她的话还没有出口,何思珏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安慰道:“你不用自责,不怪你。”
 
“我……”
 
余暮烟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视线的余光扫到病房门口,那里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陆临川,他精致无可挑剔的五官上透露着怒火,表情像是要吃人一般……



“余暮烟,你到底怀了什么心思?害的小念差点流产,现在又气的爷爷濒临生死,你存心不让陆家安宁是不是!”
 
医院的拐角,陆临川把余暮烟挤到墙角,目光逼迫的看着她,质问。
 
余暮烟紧拧眉头,“临川,我…对不起,我没想到爷爷会……”
 
“呵!”陆临川冷笑一声,“当年设计小念离开,让我迫于爷爷的压力娶你,何等的心机,现在你说你没想到?是没想到爷爷还有一口气吗?恩?”
 
“你弄疼我了,临川。”手腕快要被拧断,余暮烟艰难的开口。
 
陆临川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把甩开余暮烟,低吼道:“如果爷爷出了什么事,我会让你陪葬!”
 
余暮烟被他大力一甩,身体重心不稳,一个琅跄栽倒在地。
 
单薄的衣服不受重,刺啦一声裂开了,露出一片嫩白的皮肤。
 
陆临川准备转身的瞬间,视线无意中扫她腰间衣服破烂的地方,他突然大步迈了过来,蹲下身,大手抚上那块像是蜈蚣长度的疤痕。
 
“你怎么有这道疤?”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急促。
 
余暮烟强忍着掌心的疼痛,不以为然的瞥了他一眼,“我一直都有。”
 
陆临川的脑海里浮现出久远的回忆,十五年前的那场车祸险些让他丧生,而最后救了他的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女孩。
 
那个女孩的腰间就有这么一道疤痕,当年是他看到余小念有这条疤,便认定她就是救过自己的女孩,所以宠了她这么多年。
 
要说他爱不爱她,他也不知道,因为他没有感受过爱一个人的滋味,只知道他欠她一条命,所以只要她开心,他做什么都可以。
 
“病人家属过来签字。”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陆临川微眯起黑眸,深深的看了余暮烟一眼,起身走开。
 
余暮烟抱着腰间破掉的衣服,也跟着走了过去。
 
“病人脑内出血严重,需要做手术,请家属签字。”护士把文件夹递到陆临川的面前。
 
陆临川看了一眼,签上名字,“好了。”
 
“临川,我回来了。”余小念走过来,挽着陆临川的胳膊,轻声安慰道:“爷爷一定会没事儿的,你不要担心。”
 
陆临川狠狠的瞪了余暮烟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他一定会把余暮烟碎尸万段。
 
余暮烟一个人颓废的靠在医院的长廊里,身体像是一只脱水的鱼一般,浑身都无力。
 
她大口的喘着气,在心里默念着:爷爷,一定会没事的,会没事儿的……
 
没过多久,余暮烟看着陆临川搂着余小念离开,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麻木的不成样,挪一小步都很痛苦。
 
她在A市没什么朋友,嫁给陆临川之后,就放弃工作做了全职太太,所以也没什么人脉。
 
离开别墅,她像是游魂一样,不知道该去哪。
 
七年前,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她逼走余小念,嫁给陆临川,她被亲生父亲赶出家门,从此余家上上下下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失去了唯一的避风港湾。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