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若动,情难自控(聂小倩FS)最新章节列表_人心若动,情难自控TXT全文下载

聂小倩FS 2018-11-08 阅读





手术室外,我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和亮起的红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抓着父亲的手,“爸,家里怎么会煤气爆炸的?”
 
    今天早上一道震天响声。一瞬间的火光,空气中。一股二氧化碳的臭气弥漫开来,这场煤气爆炸。把我今后的日子炸的天翻地覆!
 
    我妈被压在厨房的门下,衣服已经全成了破布挂在身上,满身的血肉模糊,送进医院。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爸揽着我的肩膀。心疼的无以复加,“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一夜就……你妈会没事的!”
 
    “谁是病人家属?”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伸手摘下了口罩冲着我们问。
 
    “我们是!”
 
    “病人因为是爆炸导致很多地方伤势都比较严重,再过一段时间会全身发肿。现在需要马上切开喉管。就算后面所有的手术成功了,她的下半生估计也不能自理,后期……”
 
    “救!”我不等医生说完。急忙表态,“不管以后怎么样。求求你一定要救活我妈妈。”
 
    “后期需要全身植皮。费用大概100万!”医生再次开口。把我想要救妈妈的心打落谷底。
 
    “100万!”
 
    我跟杨晋结婚前。两人出钱共同创办了公司,身上几乎没什么积蓄,我这怀孕都快生了,婚礼都迟迟没办。
 
    我和爸身上仅有的十万都交了,还差90万,怎么办……
 
    今早刚送杨晋去机场,现在应该下了飞机,可是他的电话始终打不通,我心理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天下来,我找遍了所有能借钱的亲戚朋友,也就凑到了二十万。
 
    情急之下,我想起我放在新房里的存折,那上面还有十万,是我爷爷当年留给我的嫁妆,这钱我本来打算应急用的,杨晋一直不知道。
 
    我安排好我爸,连忙打车回了和杨晋的新房。
 
    “爽不爽?嗯?”隔着门板,杨晋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还带着沙哑的喘息,暧昧的让人脸红心跳!
 
    我一愣,想要推开门的手收了回来。
 
    “你好坏啊……”是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
 
    “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坏吗,哦,小妖精,今晚,我一定好好的满足你。”
 
    “讨厌,你就哄我吧,说不定一会儿她一个电话你就吓的魂都没了!”
 
    “瞎说什么呢,”杨晋的声音再次响起,还带着一丝不耐烦,“放心吧,她现在在医院陪着那俩老不死的,没工夫管我。”
 
    “什么意思?”女人喘息着问。
 
    “昨晚我陪那贱人回去,夜里把她家厨房煤气阀给松了,然后把厨房门和窗户都关上,今早你猜怎么了?”男人得意的说着,声音中还带着调笑。
 
    “爆炸了!”
 
    “聪明!只有他们死了,我才能拿到贱人手上的原始股!”
 
    “你可真坏!”女人娇喘的笑道。
 
    “你不就爱我的坏吗?”说着,传来更用力的喘息!
 
    两人又说了什么,我完全听不到了,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
 
    卧室里面男女交织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那激烈的啪啪声,就算不用看也知道此刻正上演着多么淫靡的画面。
 
    我站在门口,捂住嘴巴,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房间里的人像是故意跟我作对一般,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对于我,犹如万箭穿心之痛。
 
    我的老公,在我怀着他的孩子的时候,不仅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出轨,还设计差点害死我父母!
 
    我颤抖着手推开那扇门,看着床上忘我交缠的男女,几乎是在这一瞬间,我觉得我仿佛跌入万丈深渊,四周都是冰川。
 
    我体贴的好老公,和我的闺蜜正抱在一起,在我大红色的婚床上,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挥汗如雨。
 
    那大红的颜色,在这一刻显得那么讽刺,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双眼。
 
    “可依!”女人最先察觉到我的出现,娇喘着推了推还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
 
    “你怎么回来了?”男人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过来,动作一顿,但脸上却不见任何的慌乱,只是淡淡的问了我一句,伴着一声低吼,他抖动着身子,好一会才从女人身上起来。
 
    似乎对于我的打扰很不满意,他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妈的,真扫兴!”
 
    原本我还抱着一丝希望,但这一刻,我彻底崩溃了。
 
    “杨晋,刘玲,你们……你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我家爆炸,都是你计划好的?”我颤抖着手指着床上的两个人,气的浑身发抖。
 
    杨晋无所谓的耸耸肩,长臂一伸将刘玲搂在怀里,“你都听到了?是又怎么样?”
 
    “杨晋,你混蛋!”我奔过去,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疯了吧你。”杨晋没想到我会动手,生生受了这一巴掌后,脸色瞬间变得阴郁,反手一推,我就跌倒在地上。
 
    “我是疯了,所以才没看清你的嘴脸,难为你还能装的那么深情,原来根本就是早有预谋,杨晋,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刘玲!你不要脸!你就是个小三!”
 
    我双手本能的护住肚子,还没站起来,刘玲已经跳下床,“啪啪”两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
 
    “自始至终不要脸的那个人是你,你才是第三者,是你挖了我的墙角,杨晋根本就不爱你,你还偏偏上赶子倒贴,呸,恶心死了,我要是你,直接上吊算了。”
 
    “你胡说,是你勾、引我老公!”我大叫一声,猛的抓住刘玲的一只腿用力一扯,她应声摔倒在地上。
 
    我趁机骑上去,抓着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脸一阵胡乱的拍打,我的心,此时彻底疯了!
 
    “啊!”我再次扬起的巴掌还没落下,就被杨晋狠狠的抓住甩到了一边。我用手肘撑住地板,才没让自己的肚子磕到。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用再装下去了,签了离婚协议书,滚出去!”他把手里的文件狠狠的摔在我的脸上。
 
    我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脸上全是恨意,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杨晋,你等着上法院吧,你婚内出轨,我要让你一无所有,还有,你蓄意谋杀,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你就等着坐牢吧!”
 
    “啪!”我毫无防备的挨了一耳光,嘴里一股腥甜。
 
    “让我一无所有?哈哈哈!我不妨告诉你,结婚前我偷偷做了婚前财产公证,除了那两个老不死留给你的原始股,公司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他冷笑着说道:“想告我,让我坐牢,你有证据吗?”



“你们两个就不怕遭报应吗?我告诉你们,这字我不会签的,我一定要让你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签字。我打死你了!”刘玲一边骂着一边对着我开始拳打脚踢,我因为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躲躲闪闪。只能凄厉的喊叫,却迎来了杨晋的加入。
 
    他抓着我的头发一连甩了好几个巴掌。直打得我失去了反抗。
 
    “TM的,不签字?我会慢慢折磨到你签字为止!”
 
    说着又一脚踩在我的腿上。那头刘玲拿了一个被单,撕得一条一条,对着杨晋说道:“先把她绑上!”
 
    “不!”我不住的摇头,“杨晋。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还怀着你的孩子!”
 
    我本以为用孩子能够打动他,可谁知道我这话一出口。他的目光变的更凶狠了,抬脚就往我肚子上踢。
 
    说时迟那时快。也许是母性的本能,我就地翻了个身。双手护住肚子,“啊!”后背上挨了狠狠的一脚。
 
    “艹,你个骚、货。还敢跟我提孩子,MD!”杨晋恶狠狠的瞪着我。从刘玲手里接过被单拧成的绳子。把我的手脚反绑起来。似乎还不满意。又踢了我两脚。
 
    “放开我!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我佝偻起身体,看着肚子起伏的地方,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
 
    到底是为什么,杨晋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不顾,想起刚才要不是我躲得快,那一脚肯定流产了,到现在后背还隐隐的发疼。
 
    杨晋不耐烦的对着我的头又踢了几脚,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刘玲翻出我的手机接通,电话那头传来我爸焦急的声音!
 
    “依依,你妈妈快不行了,你快……”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掉了.
 
    我竟然被愤怒蒙蔽了心智,差点忘了我妈还躺在医院里等着我拿钱去救!
 
    “放开我,我要去医院!你们放开我!”我撕心裂肺的叫喊,却一点用都没有。
 
    “签了字我就放你走。”杨晋讥讽的睨着我,像是看一堆垃圾一般的嫌弃,他的表情变得阴狠。
 
    我浑身一个激灵,害怕他再打我,尤其我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再躲开了,我怕孩子受伤。我闭了闭眼,终于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放弃了,“你们会有报应的!离婚是吗,好,我签!”
 
    当我签了字匆匆赶回医院,父亲看到我脸上的伤,焦急的问我怎么回事,我含糊的说是自己着急摔倒了弄的。
 
    父亲并不信,打算追问的时候,我急忙转移了话题问母亲的情况怎么样。
 
    父亲摇头叹息,说是情况不乐观,现在又在抢救,已经是我走后第三次,而且,医院已经下了好几次催款通知了。
 
    我这才想起,我被迫签了离婚协议,又被赶了出来,别说是钱,就连一件自己的衣服都没拿出来。
 
    怎么办?我握着电话,不停的翻着电话本,打了几个有生意合作的老板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要么就是直接挂断了,要么就是干脆不接。
 
    听着听筒里嘟嘟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一落再落。
 
    那种你眼看着自己的至亲躺在病床上,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助感,让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几近崩溃。
 
    就在我各种想办法筹钱不利的时候,又一噩耗传来。
 
    ICU负责照顾母亲的护士从抢救室出来,告诉我和父亲,“病人抢救无效,已经停止了呼吸。”说完,医生护士陆续离开,硕大的急救室,就剩下我们父女二人。
 
    “不!”安静的医院里,我的嘶喊犹如一记炸雷,回荡在空旷的急救室里,身子一软便直接栽了下去。
 
    “呦!”急救室的门口传来熟悉的男声。
 
    我偏头看去,正是杨晋,他一脸得意的笑着,嘴角含着讥讽。
 
    “杨晋,你还来做什么?”我的声音带着蚀骨的恨意!
 
    “丈母娘,啊不对,是前丈母娘死了,我作为前女婿,总要来吊念一下,送她一程。”
 
    “杨晋,你说什么?”父亲看到他的这幅嘴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呵呵!老丈人没听懂?也难怪,可依一定还没告诉你吧,没关系,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杨晋嘲讽的笑道:“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看到了我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亲热,愤怒不已,所以我们就离婚了,可依这一身的伤,就是因为离婚的时候起了点争执,我不小心弄的。”
 
    “你,你这个畜生,依依还怀着身孕,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你还是人吗,你……”杨晋的这一番话虽然简短,但该说的消息透漏无疑,父亲气的捂着胸口。
 
    杨晋笑的更加猖狂,走到父亲身边,小声的说道,“前丈母娘估计很喜欢我送给她的礼物……碰!那爆炸场面真的是太漂亮了!”
 
    “你……你!”父辈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爸,爸!”我急忙扶住父亲,“杨晋,你不得好死!”我爸有心脏病,他分明就是存心的!正准备打电话求救,电话就被刘玲给抢走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捂着胸口,压抑着愤怒,我爸再不吃药会很有生命危险的!
 
    杨晋甩给我一个文件袋,我狐疑的看着他,他嘴角轻笑的解释道:“这是一份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签了它,我就如你所愿,咱们从此各不相干,我马上带着玲玲离开你的视线。”
 
    “什么?”我打开那份文件袋,文件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我名下所有股权无条件转让给杨晋。
 
    “杨晋,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此时此刻,尽管我压抑自己的愤怒,但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
 
    当初建立公司的时候,我跟杨晋资金有限,杨晋就说服我父母把养老钱拿出来入股。
 
    当然,唯一继承人是我。所以尽管他背着我偷偷做了婚前财产公证,把我们共同的那份占为己有,但我父母的那份却还在。
 
    我现在怀着身孕眼看就要生了,父亲还生死未卜,欠了医院几十万的费用,若是再没了这份股权……他这不是生生的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少说废话,你签还是不签?”刘玲眼中露出一抹算计,冲杨晋使了个眼色。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