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恨爱来迟一步(小董事儿啾咪)全文免费阅读_只恨爱来迟一步小说最新章节

小董事儿啾咪 2018-11-08 阅读





苏小绒被吓了一跳,以为家中进了坏人,下意识用手护住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
 
    却听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醉酒后的沙哑,“小绒,我都等你好久了。”
 
    原来是她老公驰誉。
 
    苏小绒松了口气,忍不住伸手打了他几下,笑骂道:“你这人,在家怎么不开灯?吓死我了!”说着便挣脱他的怀抱去把灯打开了。
 
    驰誉自知理亏,任她捶打,反正也不疼,然后趁她闭眼适应光线的时候将她一把抱起。
 
    “啊。”苏小绒惊呼一声,扑腾了几下,“谁让你抱我了?快放我下来。”话虽如此,手臂却牢牢圈在他的脖颈,一点都没有松手的意思。
 
    驰誉将她稳稳捧在臂弯中,轻轻地放到沙发上,小心翼翼得仿佛她是世间最宝贵而易碎的珍品。
 
    数月以前,他给了她全城最盛大的婚礼,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诺会宠爱她一辈子。而婚后,他确实对她温柔呵护,百依百顺,想方设法让她开心。
 
    苏小绒心里被甜蜜涨满,伸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便往他怀里钻。
 
    驰誉将她搂紧了些,“你今天都去哪儿了?”
 
    苏小绒笑容一收,咬唇,“就去了一趟公司啊。”说着,又抬头担忧地看向他,柔声问道:“阿誉,你怎么突然喝这么多的酒啊,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驰誉没有接话,只是凝视着这张令他魂牵梦萦的小脸,脑海中闪过她对那个男人关怀备至的画面,胸口传来一阵钝痛。
 
    他忍不住粗鲁地掠上了她娇嫩的双唇,其势如狂风骤雨让人招架不能。
 
    苏小绒印象中的驰誉一向是耐心温柔的,像一池温暖的春水一样令人陶醉,还从没见过驰誉这么急不可耐的样子。
 
    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伸手捶打着他宽厚的胸膛,呜呜叫喊,勉强从唇齿间蹦出几个字:“阿誉,不……宝宝……”
 
    “别怕,我不会伤到宝宝的。”
 
    苏小绒在他的攻势下,缓缓地放松了身体。
 
    最后时刻他捧着她的脸,命令道:“小绒,说,你是我的。”
 
    苏小绒迷迷糊糊地回应,“我,我是你的。”
 
    驰誉紧紧地抱住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苏小绒耳边,充满磁性的声音异常性感,“小绒,我爱你。”
 
    我也爱你,阿誉。
 
    苏小绒在心中回答后,无力地陷入昏迷。
 
    可驰誉心里有太多问题想问:
 
    方文嘉不是已经出国了吗,为什么还在国内?你们不是分手了吗,为什么你要偷偷瞒着我去医院照顾他?你们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你还瞒着我跟他做了什么?
 
    可最后,满腹疑问皆化为一抹苦笑,“这些我都不在乎了。”
 
    “只要……只要你不离开我。”



新闻爆出八个小时之后,苏小绒再次收到神秘人发来的邮件,她却有些不敢点开了。
 
    苏小绒深深吸了口气打开邮件,里面全是驰业的机密文件,满满当当,令人头皮发麻。
 
    她瞪大了双眼,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到开心还是应该感到失望,轻声低语:“看来神秘人不是他。”
 
    苏小绒重新振作起来,开始仔细查看这些资料,准备给驰业致命一击。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商业巨头驰业集团覆灭的速度竟比魏氏家居还要快上几分,几夕之间便成了一个摇摇欲坠的空壳子。
 
    小杨终于把调查结果送到了苏小绒面前。
 
    经检验,黑色小药品里残留的液体是一种无色无味的催情药,中药的人不会出现体温升高,胡言乱语的情况,只有催情效果。
 
    如果配合安眠药等使用,中药者会失去意识,其它情况中药者都是清醒的。而按照这一瓶的量,应该只能用三次。
 
    “三次?”一次用到了她身上,那另外两次呢?魏雪凝会不会也给驰誉下过药?
 
    苏小绒睫毛轻颤,手心冒出了一层薄汗,“那个邮箱地址查了吗?”
 
    小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那些邮件的发件人……发件人是……是……”
 
    苏小绒握起双拳,低喝,“是谁?”
 
    小杨浑身一颤,“是驰誉的秘书!但是小绒姐,肯定是我查错了,毕竟如果是驰誉派人发邮件的话又怎么会给你发驰业的机密文件呢,这不是明知道你要杀他还给他递刀子的节奏吗,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傻的人你说是不是……”
 
    小杨看着苏小绒的双眸渐渐失去神采,声音也随之弱了下来,心里难受得紧,鼻尖一酸眼泪就涌了上来。
 
    怎么她一个旁观者反倒哭起来了?
 
    就在此时,办公室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两人谈话的焦点,驰誉的秘书路易斯。
 
    小杨惊讶过后默默退了出去关好门,而苏小绒和路易斯两人隔空对视,沉默了许久。
 
    最终,路易斯沉着脸走过来将一个文件袋放到她桌上,冷声道:“这里有一些机密文件,您妥善保管,必要时用来求助、保命。银行卡的密码是您的生日,保险柜的指纹是您左手无名指的指纹……”
 
    “我不要。”
 
    “这是您的东西,随您处置。”
 
    “我说了不要!”苏小绒抓起文件袋用力扔到他身上,眼中含泪,“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补偿我?让我愧疚?”
 
    路易斯心里腾地一下窜起一团火来,却又被他努力压制下去。他捡起地上的文件袋再次放到她面前,又放下了一封信,转身离开。
 
    苏小绒死死盯着那封信,却听到前方的脚步声一顿。
 
    “今天法庭终审。”
 
    而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终审结果出来后,他将会面对怎样的判决。
 
    良久之后,苏小绒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尖探上冰冷的信封,拆开这封信。读过之后,她猛地站起身跑出办公室,椅子倒在地上,轮子转动几圈归于平静。
 
    苏小绒开着车一路疾驰,赶到了法庭外,却见前方已经被群众和记者围得水泻不通,只能隐约看到一辆警车。
 
    情急之下,她甩掉高跟鞋,毫无形象地爬上车顶,终于看到了驰誉的身影。
 
    他被夹在一左一右两位警察之间,手上戴着刺眼的镣铐,再没有以往的意气风发,憔悴落魄。
 
    “驰誉!”
 
    撕心裂肺的呼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哇,那不是苏记者吗?我竟然看到了我的女神!”
 
    “快,机不可失,我们快过去采访她!”
 
    大家一下子掉转头朝着苏小绒跑去,围着她的车喊着他们的崇拜,高举着手中的话筒争先恐后地采访她,仿佛在拥戴一位光彩照人的巨星。
 
    可苏小绒的眼里却只有那个人温柔的双眸。
 
    他微微一笑,红唇轻启,无声道:
 
    “小绒,谢谢你。”
 
    苏小绒的泪一瞬间涌了出来,哭得肝肠寸断,狼狈不堪。
 
    ---下辈子,我们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互诉衷肠。好不好?
 
    ---好。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