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我余生只暖你免费阅读章节_倾我余生只暖你慕倾暖大结局

猫千羽 2018-11-08 阅读





夜,深沉。
 
    奢华的起居室里,灯光昏黄暧昧。
 
    欧式大床上。
 
    慕倾暖在睡梦中,紧皱着眉,神情痛苦,身子不安的扭动。
 
    她整个人,都沉沦在悲伤起伏的梦境里——
 
    梦,最开始,泛着微微的桃花色。她好像回到了十年前,还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女学生。在学校的一次典礼上,她看到了霍御霆,只一眼,便爱上他。
 
    那天阳光那么好,暖暖的全都打在他身上,映得他俊美威仪、面容冷酷,有如天神。他是人群注目的焦点,是绝世无双的天选之子,是无数少女一眼就心动的霍家少爷。
 
    他眼神森冷,扫视过她们,漠然转眸离去,气场强势——那一刻,慕倾暖几乎相信,这世界就是围着他转的。
 
    从此,她开始了一场漫长得好似没有结局的暗恋
 
    一切美好,也在这时戛然而止。她的梦境,色调骤然阴暗起来,如同夏日的天空,积了满天的乌云。
 
    她不再是学生,她穿上婚纱在教堂里,身旁的新郎俊美得不像真人,正是她心心念念、暗恋十年的霍御霆。可他眉眼冷沉,一如当年,没有丝毫新婚之喜;
 
    新婚夜,霍家别墅里,他矜贵冷傲:“记清楚,这只是一场交易。”
 
    她心脏泛起密密麻麻的疼,强行压抑着不久前父母双亡的痛苦,点头:“我知道。”
 
    他帮她处理慕氏集团的危机,她嫁他权当报答。
 
    她还有了霍家少奶奶的名头,表面看起来,是不亏的。
 
    可他,只在婚礼时出现,此后无比忙碌,经常去国外出差,一年也没和她见几次面。
 
    更别说夫妻感情。
 
    她只能默默忍受,婆婆的白眼和羞辱折磨
 
    到此,梦境,再一次变得黑暗起来!
 
    睡梦中的慕倾暖好似掉进了深渊之中,双眉紧皱,紧张得喘不过气。
 
    梦里,她守活寡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霍御霆搬来了霍家别墅住,和她朝夕相对。甚至,和她,夜夜笙歌
 
    可他,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梦境里,慕倾暖都能看到,他幽深的黑眸里,噙着肃杀的冷酷凉薄,目光犀利凶煞,带着偏执的嗜血意味
 
    他现在暴躁得,人人害怕,脾气越来越大。
 
    可,慕倾暖无法忍受他的日夜索取。
 
    他对她,仿佛只有无尽的慾望;不爱她,却偏要和她抵死缠绵。
 
    慕倾暖心中清楚,这不是爱!
 
    这也不是她暗恋十年的美好男子!
 
    她所了解的霍御霆,是洁身自好的清冷贵公子。
 
    禁欲、自律,绝不是现在这样,是慾望的奴隶,是被愤怒支配的魔鬼。
 
    梦里,他再次强势霸道的索取
 
    “啊!”即便在梦里,慕倾暖还是羞愤不已,伤心欲绝的惊醒。
 
    她大口喘息,茫然睁眼,缓缓从可怕的噩梦中解脱出来。
 
    曾经,她爱他卑微入骨,站在尘埃;
 
    现在,一想到他,她就会做噩梦!
 
    这样的生活,她万分想逃离,他却不肯放走她
 
    她没留意,灯光昏暗处——
 
    矜贵俊美的男子安静坐在床的另一侧,大半个人掩在了阴影中,幽深目光紧盯着她。
 
    眼底,透出了丝丝微不可察的心疼
 
    慕倾暖有些恍惚,摸了摸身侧,没有人。
 
    她渐渐放松几分,拿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多。
 
    她长舒一口气,闭上眼,低声喃喃:“他应该不会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侧,突然传出低哑锐利的男声:“霍太太在想我,嗯?”
 
    “!”慕倾暖吓了一跳,双眼大睁,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霍御霆。
 
    他绯薄的唇勾起邪肆冷笑,如恶魔,向她走来



她从他幽邃的眼中,看到的只有认真和心痛。
 
    仿佛她,是他的整个世界
 
    慕倾暖怔怔的看着他,有些不真实感,仍然不敢相信。
 
    他很在意她?
 
    比她自己还在意?
 
    明知道他现在可能没有恢复记忆,她还是忍不住问:
 
    “你为什么要救我?差一点就没命了!但是以前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我不明白!”
 
    一直以来深入骨髓的困惑,让她变得勇敢,岔开了话题,大声质问他。
 
    霍御霆无言,静静看着她。
 
    两双泛红的、湿润的眼睛,深深对视。
 
    “因为,你踏马是个傻子啊!”他突然大力的把她揽在了怀里,力度大得让她吓了一跳,牢牢护着小腹。
 
    她感觉到他火热、宽厚的胸膛,怦怦直跳的心,也充满男人的力道
 
    耳边是他的心跳,肌肤是他的体温,鼻端是他的气息慕倾暖闭上眼,整个世界里,仿佛只有他。
 
    他像对待一个小女孩那样,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声音低低的:
 
    “你真的很傻,不会照顾自己,也不会权衡利弊”
 
    慕倾暖紧闭着眼,眼泪却还是涌出来,濡湿了她的长睫。
 
    她在他怀里,伸出手,环抱住了他。
 
    霍御霆身体微微一僵。
 
    似乎从来没想过,她会主动抱他。
 
    是,他们结婚好几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互相拥抱。
 
    真诚的、深刻的、世界只剩下彼此的拥抱。
 
    互相交融的暖意里,霍御霆感受着她细软的腰身,眉眼、语气都变得无限温柔:“乖,转院吧,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差你去了。”
 
    慕倾暖仍然有些不舍,尖锐的反驳起来:“不!你不能这么粗暴的就不要这个孩子”
 
    这段时间,发生这么多事,让她改变了以前的看法。
 
    她母亲生前说得对,没有孩子的婚姻关系,很难稳固。
 
    嫁给爱情?
 
    别逗了。
 
    他现在爱你,不代表他未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还爱你。
 
    这次,慕倾暖决定为自己打算。
 
    如果实在不行,她会放弃孩子,优先治疗。
 
    可试都不试,她差不多亏得什么都没有。
 
    霍御霆深深盯着她,忽然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腹,点头:“好,先看那边医生怎么说。”
 
    周舒雅站在几米远外,想过来又不敢。
 
    现在霍御霆不准任何人靠近慕倾暖,除了他自己。
 
    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慕倾暖随他一起,去了他说的医院。
 
    她不太清楚是哪里,只知道环境很好,相当整洁,人却很少。
 
    不像医院,倒像是一个小别墅。
 
    霍御霆表示,会在这里陪着她一起。
 
    当然,工作的事也不会耽误,会有助理在这里、公司之间送文件,会比以前忙很多。
 
    慕倾暖初来乍到,被霍御霆勒令好好休息。
 
    她乖乖服从,但睡不太好。
 
    醒来之后,就开始全身检查。
 
    她有些紧张,霍御霆全程陪同。
 
    检查结束,她本来想问些什么,又觉得冒失唐突,显得急躁,只好闭嘴。
 
    没想到霍御霆也没问,神情严肃地叮嘱医生:“仔细化验,不要急。”
 
    医生看他们一眼,点头:“检查报告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
 
    慕倾暖先就在这里住下来了,忐忑不安,又觉得没有必要。
 
    她的人生,到现在,有过太多缺憾。
 
    那,为什么不能看开一点呢?
 
    她心里,默默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无非是一尸两命。
 
    这样想着,她又觉得心里一颤。
 
    霍御霆幽深的眸,仿佛就在眼前,深邃的盯着她,眼中盈满深情。
 
    他还是没有直白地说我爱你。
 
    但她懂了,也信了;为她差点死还不够,还要怎么证明?
 
    她一想到,他那双漂亮如同黑宝石的眼睛,泛红,会涌出眼泪,就觉得
 
    心狠狠地抽痛起来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愣愣看着窗外的青山,发呆。
 
    忐忑地胡思乱想着。
 
    明知道这样没有任何用,还是忍不住胡乱寻思。
 
    像等待一场宣判,判死刑,还是其他刑罚。
 
    不管是什么,她都只能被动的,默默承受
 
    霍御霆突然推门进来,目光发亮。
 
    可慕倾暖不敢看他的表情,飞快的瞥了一眼之后,就低下了头,满心的忐忑不安。
 
    她声音细弱得像一只淋在雨夜里的猫,发着抖,颤颤的:“有结果了吗?阿霆”
 
    “”霍御霆大步冲过来抱住了她,握紧了她冰凉的、汗湿的手。
 
    他紧紧地拥着她,宽厚的胸膛莫名有种令人心安的力量。
 
    他的温暖,让她渐渐止住了颤抖。
 
    霍御霆修长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声音温柔,竭力安抚:
 
    “听我说,暖暖,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现在的医疗水平这么高,医生说”
 
    慕倾暖双眸定定凝视着他,脑袋里有些嗡嗡作响,反应迟钝。
 
    他的薄唇一张一合,说得很慢很小心:
 
    “他们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却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而且生产之后不久,你就必须接受全方位的治疗。”
 
    心,缓缓的落地——反正,不是坏消息,那就是好的。
 
    慕倾暖对他笑了笑,笑容勉强,却又坚定:“我会全力以赴。”
 
    为这个孩子。
 
    为他们饱经波折的爱
 
    接下来的日子。
 
    慕倾暖吃一种特别的药,稍微遏制癌细胞的增长,而且对胎儿的影响很小。
 
    两个月后。
 
    她的身体,还是承受不了沉重的孩子,早产。
 
    霍家第一个小少爷出生!
 
    瘦小,纤弱,很轻,像一个小小的布娃娃。
 
    好在,体检结果显示,这个早产儿身体各项发育正常,只是有些虚弱,精心照料的话,一样可以养大。
 
    一家人已经高兴得快要疯掉,开始争执他长得像谁。
 
    霍御霆给他取名叫霍慕暖。
 
    意思不言自明。
 
    “以后每天叫着宝宝的名字,你就会听到最简短的情话。”他笑容邪美撩人。
 
    慕倾暖脸上,漫起娇媚红云
 
    她漆黑的眼眸深处,也亮着光彩,那是对生命的渴望
 
    孩子出生了,她休养一段时间之后,便开始了积极的治疗。
 
    六个月后。
 
    她完全康复了。
 
    接到医院报告之后,霍御霆将她紧紧箍在怀里,双眸幽深水润。
 
    慕倾暖只朝他笑,欣喜到说不出话来。
 
    他在她耳边,轻言细语,情意绵绵: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女孩撞进了我怀里
 
    很久很久以后,我决定,倾我余生,温暖她只暖她一个人。”
 
    慕倾暖眼中泛雾,脸上在笑,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我们,互相温暖吧”
 
    “嗯。”他轻轻吻着她的额头。
 
    这辈子,他做过最坚定的事——倾我余生,只暖你。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