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若动,情难自控林可依全本热门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聂小倩FS 2018-11-08 阅读


《人心若动,情难自控》
 
主角:林可依,韩澈
 
讲述了:
她对他极尽试探,可换来的是锒铛入狱……《引狼入室:野性小妻难驯服》丈夫一场精心策划的爆炸让我家破人亡,身背巨债,腹中的孩子生父成迷……苦求生路,冰山boss成为我的债主。他护我复仇,保我周全,让我陷入到他得蚀骨柔情……然而,当一切真相大白,面对他的温柔陷阱,我该何去何从?人心若动,情难自控听说母乳可以治疗被电焊弄伤的眼睛……“韩先生,我在喂奶,你扒我衣服干什么!”
 
 
《人心若动,情难自控》精彩试读
 
    “很好,很好。”我没有听到孩子掉地的声音,也没有听到孩子更惨烈的哭声。抬眼看去,非墨稳稳的躺在韩澈的怀里。他脸色黑的吓人,连说两个很好。可听在人的耳朵里,却犹如是突降寒霜。
 
    嘴角明明挂着笑。但却让人没来由的感到一种恐惧。
 
    “岳阳,把孩子先带出去。”
 
    随后走进来的岳阳急忙接过非墨。一边哄着一边往出走。
 
    “别走,韩澈,你得交代清楚,为了这么个野种把我们蕾蕾送进公安局。说。这孩子是不是你跟这个狐狸精的。”
 
    女人不依不饶,还要去拦岳阳。
 
    幸亏岳阳躲得快。没让她碰到非墨。我从地上爬起来,从后面抓住女人的肩膀。她一扭头,我一个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
 
    “你个狐狸精你敢打我?”女人捂着自己的脸。瞪大眼睛看着我。
 
    “滚开。”也许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本能,在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委屈的时候,所有的理智都烟消云散。我一心记挂非墨。不想跟她废话,推开她走向岳阳。
 
    她却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头皮一痛。我忍不住闷哼一声。
 
    正要挣脱。韩澈一个大步跨过来。我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只听女人一声尖叫,松开了我的头发。
 
    我转身,这才看清楚,韩澈的手紧紧的捏着女人的手腕。
 
    “韩澈!”王熙蕾的父亲见此急忙走过来,伸手就要拉开。
 
    韩澈却冷冷的一个眼神瞪了过去,那一瞬间,王熙蕾的父亲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敢打我的儿子,又来欺负我的女人,是当我韩澈不在了吗?”韩澈手腕往前一推,将女人甩了个趔趄。反手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唇角的笑意更深。
 
    我心头一颤,虽然他要替我们娘俩解围,但也用不着把一个孩子往自己身上揽啊。他还没结婚这是有损声誉的事情啊。
 
    我又看向王若兰,但见她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冲着我点点头,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说话。
 
    “好啊,果然是这样,那你今天就给我们一个交代,这对母子你打算怎么办?还有,赶紧去公安局把蕾蕾接出来,你们俩赶紧选个日子把婚定了,这事我们也不追究了。”女人似乎没看到韩澈脸上的怒气,也没有听明白韩澈的话似的,自顾自的说着。
 
    “王熙蕾涉嫌故意伤害,公安局的事情我无能为力,至于订婚,我为什么要跟她订婚?”韩澈嘴角含笑,语气清冷。
 
    “是你把蕾蕾送进去的!”
 
    “哦,的确,她打了我的儿子,还蓄意伤害我老婆,证据确凿,我的确无能为力。”韩澈收敛了唇角的笑容,眼神中带着一抹狠厉。
 
    “韩澈,你知不知道你说什么,蕾蕾才是你要娶的人。”
人心若动,情难自控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娶她了。”韩澈不屑的冷哼,“你们有这功夫在这叫嚣,不如去想想怎么给她请个律师。”
 
    “韩澈,你不要太过分。”女人气的胸膛直颤,指着韩澈吼道。
 
    “没有人可以在伤了我的人后还能安然无恙的,尤其,是我最重要的人。”韩澈眸光一凛,语气带着压抑的怒气。
 
    “韩澈,我们毕竟是亲戚,你这样为了两个外人,做的是不是有些过火了。”
 
    女人还要再说什么,一直没说话的王熙蕾父亲这时候走过来及时制止了她,他虽然嗓门有点大,不过看得出还是个明事理的人,不像女人那么嚣张。
 
    “蕾蕾毕竟是个孩子,她从小的性格你也清楚,就是骄纵任性了点,她一个女孩子,进了那种地方,怎么受得了。”
 
    “她打我儿子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儿子还这么小受不受得了?”
 
    对于男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言语,韩澈根本不为所动。“还有,我再说一遍,非墨是我的儿子,可依是我的女人,你们才是外人。”
 
    韩澈这个儿子叫的似乎特别的顺口,我窝在他怀里,听着心都直打颤。
 
    “好,那蕾蕾的事情先放一边不说,我们的合作你怎么能说停就停。”王熙蕾的父亲眼光闪了闪,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但马上又恢复如常,毕竟是个生意人,韩澈的意思他是彻底听明白了,急忙转移了话题。
 
    “哦,本来只是停止一些项目,不过,从今以后,风华集团将永久不再和王氏合作。”韩澈眉峰上挑,一句话说的云淡风轻。
 
    “韩澈,你别欺人太甚。”女人一听急了,又冲上来指着韩澈吼道。
 
    韩澈瞥了她一眼,“你最好掂量一下,有没有在我面前嚣张的资本。”
 
    男人一见韩澈的态度,转而看向王若兰,“若兰,你看这件事,我们毕竟是亲戚,蕾蕾小不懂事,教训教训就行了,别影响了生意上的事情,这闹僵了对谁都不好。”
 
    我眼看着,这男人还不算笨,知道王熙蕾的事情是没转圜的余地了,继续说下去只会更糟。也知道韩澈的态度坚决,就去求王若兰。
 
    “你是我哥,蕾蕾是我的侄女,出了这种事我也很难过,但论私,韩澈是我儿子,不管做什么决定我自然要支持他。论公,风华集团都是韩澈做主,我不参与。”
 
    王若兰叹气道,听得出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不过她这种做事的态度倒是让我很钦佩,没有不明是非的护着娘家人。
 
    “若兰,你别忘了你是王家的女儿。”男人有些愤怒了,但看得出还是尽量克制着自己。
 
    “但我现在的身份是韩家的媳妇,韩澈的妈。”
 
    正在这时,一个护士突然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告诉我们非墨哭的背过气去了。
 
    我猛的推开韩澈,跌跌撞撞的就往急救室跑。
 
    身后,是一连串焦急的脚步声。
 
    “非墨,非墨。”我跑到急救室门口直接就要往里冲,韩澈从后面赶上来拦腰抱住了我。
 
    “韩澈你放开我。”我疯了一样完全失去了理智,大吼大叫,手脚并用的就往韩澈身上招呼。
 
    他生生的挨着,抱着我的手更紧了,“可依,医生在抢救,你不能进去。”
 
    我挣脱不开,把怒气都撒在了他身上,拳打脚踢,“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是你们害的非墨。”我歇斯底里的哭喊,目光看到也跟着王若兰一起过来的王熙蕾的父母,指着他们大吼大叫,“非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可依,可依你冷静点。”韩澈低喝一声:“非墨会没事的,你冷静点。”
 
    我扭头看他,猛然抓住他的衣领,“求求你韩澈,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救救非墨,只要你帮我找到那个男人,我求求你啊……”
 
    我哭求着就要给他跪下。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母子连心的痛,此时此刻,看着非墨在里面受苦。我却无能为力,我的心,犹如被生生的拿着刀子剜割一样。痛得无法呼吸。
 
    “可依!”韩澈清冷的眼中,此时满是心疼。他眉头紧紧的锁着,扶着我的手青筋暴起。
 
    他猛然仰起头。喉咙滚动了两下,手腕一用力把我紧紧的勒在怀里,像是要把我勒进他的身体。
 
    半晌,他才微微送了力道。在我头顶轻吻了一下。耳边传来他轻轻的近乎呢喃的声音。像是哄孩子一般的柔软,“乖。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非墨没事的。相信我。”
 
    他的吻,他的声音。像是一道魔咒,让我忘记了哭闹,机械的任由他把我拖抱到一旁的休息椅上坐下。
 
    我双眼木讷的紧盯着急救室的门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王若兰抹着眼泪走到我身边,握住我的一只手。“孩子不会有事的。我跟韩澈都不会允许孩子有事的。”
 
    她的安抚。对我并没什么效果。我只是木讷的眼神瞟向她,很快又瞟向紧闭的门板。
 
    “真是老天有眼,也在为我们蕾蕾抱不平,一个狐狸精生的野种,死了最好。”女人站在不远处不屑的瞥了眼急救室,语带笑意。
 
    “婉薇,你少说两句。”王熙蕾的父亲低声呵斥道,眼光看向这边。
 
    “我说错了吗,本来就是。”
 
    我耳听着王熙蕾的母亲阴阳怪气的诅咒,刚安静下来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但这一次,没等我做出反应,王若兰已经先我一步,“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在空旷的走廊里异常的清脆。
 
    “滚,从今以后,你和你的女儿不许踏进我家一步!”
 
    “若兰。”男人想要说什么,却被王若兰厉声打断,“哥,你该好好教育下你的老婆和女儿了,真给我们王家丢脸。”
 
    王熙蕾的父亲还想在说什么,韩澈冷冷的丢出一个字,“滚。”
 
    “韩澈……”男人还想说什么,被韩澈直接打断,“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最后,带着一丝不甘,一丝愤怒,拉着一脸怨气的女人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门开了,岳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孩子怎么样了?”王若兰焦急的问道。
 
    我跟韩澈也疾步走过去,四只眼睛看向岳阳。
 
    “暂时没事了。”岳阳摘下口罩,“孩子一直高烧不退,刚才是受了惊吓,哭闹不止才导致暂时休克……”
 
    我双眼一黑,耳膜嗡嗡作响,岳阳再说了什么,我完全听不到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映入眼帘的,是韩澈紧缩的眉头。
 
    “非墨呢?”我抓着他的胳膊问道。
 
    刚才,我似乎做了一个梦,我梦见非墨化成一缕烟飞走了。
 
    “别担心,非墨没事。”韩澈低声安慰道:“非墨的骨髓配型已经找到了,等情况稳定下,就可以做手术了,你放心吧。”
 
    “你说真的?”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太震惊了,听韩澈的语气并不是找到了那个男人,可是怎么会这么快,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找到了骨髓配型。
 
    非墨的血型很特别,是稀有的熊猫血,就是医学上说的RH阴性血。
 
    “真的。”韩澈郑重的点点头。
 
    虽然只有这两个字,但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希望。
 
    “我去看看他。”我说着就要起身,他抬手按住了我,“你在输液,非墨有我妈和吴敏照顾。”
 
    我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插着针管,想了下,便又躺回去。
 
    非墨的病有希望了,我得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非墨。
 
    非墨的烧慢慢的退了下来,各项检查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哭闹也减轻了,喝,奶也比前几天多了些。
 
    我悬着的心虽然没有放下,大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
 
    两天后的上午,我和王若兰刚给非墨喂完奶粉,逗着他玩,病房里,来了一个蓝眼睛的外国人。
 
    严格来说,他应该是个混血。
 
    因为除了他的眼睛,他的五官是典型的东方面孔。
 
    我知道他就是那个叫大卫的专家,韩澈和岳阳今天一早去机场接的就是他。
 
    我们打过招呼,他就直入主题的让岳阳安排我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
 
    市医院的设备是全国最顶尖的,大卫还带了一些奇怪的药品过来,在我检查的时候注射,说是帮助更好的分析。因为岳阳的关系,我的检查都是加急做出来的。
人心若动,情难自控
    当晚,所有的结果就都出来了。
 
    在岳阳的办公室里,大卫手里拿着一沓化验报告单,面色有些凝重。
 
    韩澈跟我和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我没来由的紧张起来,感觉气氛很压抑,双手不自觉的搅在一起。
 
    韩澈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手掌包裹住我的手,捏了两下,“别紧张,没事的。”
 
    “岳阳,把那个孩子的病例拿给我看一下,包括所有的化验报告。”半天不出声的大卫一开口就要非墨的病例,这让我的心狠狠的一沉。
 
    岳阳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病历夹递给大卫,“都在这里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需要对比一下才能确认,但愿不是我猜的那样。”
 
    “什么意思?”我到底是个女人,这段日子我虽然也练就了冷静沉稳,但是遇到非墨的事情,我就不受控制。
 
    大卫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盯着我们母子俩的检查报告看了片刻,终于抬起头来,他的脸色较之前更不好了。
 
    “大卫,到底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说。”岳阳的语气有些沉重。
 
    “我想,我可以肯定孩子会得病的原因。”他缓缓开口,“之前岳阳在电话里跟我说过孩子的情况,我还在纳闷,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你们没有家族病史,这就排除了遗传因素。另外,幼儿后天得这种白血病的案例不在少数,但绝不会出现在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身上。”
 
    “那你的意思是?”岳阳拧了拧眉。
 
    “其实你已经怀疑了是不是?”大卫看向岳阳,随时问句,但却极其肯定的语气。
 
    岳阳点点头,“我针对非墨的病情查过一些资料,但没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直到给可依做了骨髓配型,但我不能确定,所以只好把你叫来了,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韩澈攥着我的手突然紧了紧,我抬头看他,见他的脸色很凝重,我又看向岳阳和大卫,似乎,他们三个人都明白,只有我糊涂。
 
    “韩澈,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问。
 
    “可依,我跟他们都是朋友,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大卫突然把滑头转向我,我点点头,示意不介意。
 
    他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语气很是严肃的问我。
 
《人心若动,情难自控》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