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映柔纱沉碧影全文免费阅读_月映柔纱沉碧影谢淑影萧月沉by飞花飘雪完整在线

飞花飘雪 2018-11-08 阅读





南唐国。
 
    八月十五夜,月若玉盘色皎洁。
 
    宁王府,春晖院的正厢内,暗色沉沉,绯糜气息一室。
 
    芙蓉帐微微晃动,帐内喘息声粗重。
 
    榻上男女交叠的身影,此起彼伏。
 
    “月沉,很痛,痛......”全身痛得冷汗涔涔,谢淑影承受不住,双手试图用力推开粗暴和她圆房的男人。
 
    知晓女子初夜的疼痛,方才萧月沉喂她喝了一碗苦涩的药汁。
 
    撕裂的痛一点点演变成从心窝子漫起的冷痛,那痛简直生不如死。
 
    她的哀求没有换来身上男人的怜惜。
 
    耳畔粗重的喘息声越加沉急,痛得泪眼模糊。
 
    能明显察觉到他的腰身,更加用力地撞击娇软的身子。
 
    萧月沉的声音冰冷无情,“痛吗?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为了嫁给我,你让你父亲陷害曲家,害得凝烟成了罪臣之女,害得她差点被卖进官乐坊,如今我只能纳凝烟做妾,你高兴了,你满意了。”
 
    男人的腰身更加用力。
 
    心碎了一地,淑影伤痛落泪。
 
    疼痛和折磨,比不得爱了八年之久的男人对她的厌恶。
 
    比不得此刻无情欢好之时,他依然怀着对另一个女人的疼惜。
 
    双手用力推他的身子,推不开他,双臂只能紧紧抱住他精窄的腰身,不让他那么用力。
 
    他的动作因此变缓,疼痛减缓一分。
 
    她将他抱得更紧,只听见他的喘息变得更深重。
 
    肌肤的滚烫让谢淑影委屈的心头寻到一丝错觉的温暖。
 
    她抱着他,粗重灼热的呼吸和她酸楚的气息交缠。
 
    含着哭腔,淑影委屈伤惶道,“朝堂之内的纷争为何要牵扯到我身上,难道曲家人贪污受贿,买卖官职也是我逼的不成。”
 
    她不喜欢娇柔虚伪做作的曲凝烟,因为她爱了萧月沉多久,萧月沉便呵护了曲凝烟多久。
 
    得不到心上人疼惜和长久付出没有回报的失落,使得曲凝烟成了她人生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曲凝烟的父亲因贪污受贿,被月沉的弟弟六皇子萧月寻揭发。
 
    曲家被抄家,满门女眷被充卖,或为奴,或被卖入官乐坊间。
 
    曲凝烟原本已卖入官乐坊,萧月沉不顾皇上的反对,直接将人赎身接进王府。
 
    对萧月沉,她心灰意冷,已准备嫁给三皇子萧月寻。
 
    可半个月前,萧月沉去相府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她以为八年的痴心终于得天眷顾,这个男人终于看见她的好。
 
    没想到一切不过是一场报复。
 
    从新婚当晚到之后的半个月,她独守空房,直到今晚......
 
    “对,你没逼谁.你只是让你姑姑在我父皇耳边吹枕头风,借着凝烟罪臣之女的身份来逼我,逼我娶你,我娶了,你高兴了......”
 
    萧月沉搂住细软的腰肢,溶着喘息的声音似讥似讽。
 
    精窄的腰身陡然再次对她用力撞击,冲刺。
 
    谢淑影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楚化作嘶哑的求饶声。
 
    他豪不怜香惜玉,喘息似浪般起伏,极致的快慰过后,男人没有停歇。
 
    他心急从枕头下抽出锋利的匕首。
 
    金属声划破夜色里的撕心裂肺,淑影惶恐惊怕,“你要做什么?”
 
    难道他恨她已然至此,要杀她来泄恨,为什么恨她?
 
    曲家抄家关谢家什么事?
 
    萧月沉翻身坐在她身旁,大掌捏起她纤细冰冷的手腕,声沉若冰,“放心,你是本王的妻子,本王不会杀了你。”
 
    匕首寒芒惊颤人心,瞬间划过玉白的手腕。



坐在铜镜前,谢淑影轻轻装扮自己,可惜蔷薇刺虽痛,却并未能留下什么明显伤口。
 
    “小姐,王爷来了。”红绫在外细声禀报。
 
    “知道了,你下去。”谢淑影亲自点燃百合香,等着萧月沉来算账。
 
    上次是一巴掌,就因为辜负了曲凝烟的好意。
 
    这次曲凝烟当众受了伤,她会要他半条命吧。
 
    “谢淑影,早知道你是个口是心非两面三刀黑心肠的女人。”
 
    怒斥声跟随萧月沉颀长的身影,一同进入房内。
 
    谢淑影平静地看着怒气冲冲的男人。
 
    人人都说他精明英武神锐,可每次听到曲凝烟颠倒黑白的话。
 
    他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的罪过都归咎到她的头上。
 
    眼中泛起层层泪花,淑影委屈哽咽怨怼道,“王爷是亲耳听见我口是心非还是亲眼看见我两面三刀,难道王爷没告诉她,往后让她见到我绕道而行,为什么每次她主动贴上我受委屈告状的总是她,王爷你是鏖战于战场的英雄,总是被这种鸡毛蒜皮,后宅院落里勾心斗角的小事劳心劳神,王爷难道不心烦吗?”
 
    “是你把她扑入蔷薇丛没错吧。”不为她的楚楚可怜所动,萧月沉大掌一挥,桌面上的杯盏统统砸落到谢淑影的脚边。
 
    被内力溅起的瓷片碎末划破娇俏的下颚,带起一丝血迹。
 
    她的委屈柔弱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不再辩解,谢淑影唇角漫起凄楚,“没错,我不想看见她,也不想看见你,你横竖不想娶我,我现在也后悔嫁给你,你不过是为了那些药引子,我不稀罕那点血,不如我搬到别庄去,等你需要放我的血再带着她去别庄,这样自然没有人总去招惹她,你也不用总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烦心。”
 
    搬出去,好给曲凝烟让位,做梦,谢淑影冷笑。
 
    萧月沉瞬间暴怒,他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从凳子上提起,面色狰狞道,“后悔嫁给我,还想搬出去,你想做什么,给我戴绿帽子来羞辱我吗?”
 
    咽喉不能呼吸,谢淑影面色胀得绯红。
 
    模糊的视线中是男人狰狞的面容,她想摇头,却动不了。
 
    死亡临近,她惧怕,艰难求饶,“没有,我没这么想过。”
 
    男人眉头松动,手臂用力将她用力扔到榻上。
 
    那么重的力气,淑影被砸得头晕眼花,五脏六腑都扭绞在一起。
 
    侍卫将药送来。
 
    萧月沉端着药汁上前,半跪在榻上。
 
    男人居高临下,语调冰冷,“你最好乖一点,没准我看你下贱的份儿上,留个暖身侍妾的位置给你,毕竟,和歌姬厮混在一起,有碍于身份,你只是比歌姬命好。”
 
    他又将药灌进她的喉中,那要苦涩得腹内翻江倒海,之后全身似针扎一样痛。
 
    “你给我什么喝的什么药。”谢淑影含泪哑声质问,胆颤心惊,她真的要毒死她。
 
    “凝儿不喜欢我在榻上带给你快活,所以,这药,会让你痛不欲生,你得不到半点欢愉。”
 
    淑影的唇角颤抖,已被体内万箭穿心的痛楚折磨得没了呼吸,她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他。
 
    身体被他无情贯穿,那痛已无法形容,她感到自己再过一秒就快死去。
 
    “和我做了这么多次,你对我有没有生出一点别样的感情,哪怕只是一点点。”
 
    淑影痛声哭泣,想求饶,却还是不甘问出愚蠢的问题,哪怕已没有半点欢愉。
 
    黑暗中,男人蹙眉,继续狠命冲刺发泄,“其实男人更喜欢榻上放浪的歌姬,你比歌姬有光鲜的身份,容貌也不差,就算是有点喜欢,也是因为你比歌姬下贱,你可以再贱一点,没准我会更喜欢一点。”
 
    嘴唇泛白,谢淑影痛得绝望,双腿将男人精壮的腰身紧紧缠绕。
 
    他不爱她,永远也不会,眼中泪水滑落干净。那就一起堕入欲孽的深渊。
 
    没有灵魂的激荡,只有他一个人的兽裕得逞。
 
    淑影咬牙,笑得狠厉,“可我爱你,这辈子,哪怕是死也要爱定你。”
 
    他晦暗不明地盯着疯狂的女人。
 
    锋利的刀刃再次出鞘,谢淑影闭上了眼睛,那些疼痛,早已被仇恨付出行动后的快慰抚平......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