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瑾年中免费阅读全文_花开瑾年中陈氏十三现言小说在线阅读

陈氏十三 2018-11-08 阅读


 


朝阳升起,天空沐浴在一片朝霞中。古老的h市在朝霞的映衬下,散发着它另类的风姿。妖娆缭乱的绚烂朝阳,光影重重,柔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车辆川流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妩媚在这一刻被尽显无疑。
 
    硕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早晨的光线,刺得刚下公交的薛芊芊睁不开眼。
 
    薛芊芊走过一条马路,公交站对面就是她上班的地方,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设计部。
 
    不同于商业区的喧嚣,h市的开发区显得颇为冷清,大多数公司和厂房因为太早,都还铁门紧闭。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严宇。
 
    此时,严宇服装设计公司空旷的大楼外,与往常有些不一样。
 
    几个高管在那严阵以待,大厅玻璃门两旁还摆放着迎宾的鲜花篮,地上铺就着鲜亮的红地毯。
 
    今天据说有大人物要来。
 
    严宇的设计公司开到现在,一年了,一直冷冷清清,也不受上面总公司的技术支持,就像是任其自生自灭一样,要不是还挂着严宇这个名号,工资也照发,公司里的人都要以为这家分公司快倒了。
 
    可是今天不一样,一年被放养的分公司,上头竟然来人了,据说还是集团总监级别的人物。
 
    这可真是跟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一样稀奇。
 
    薛芊芊透过玻璃看了看外面忙碌的身影,员工们一个个守在这里,半步没离开,可是这位据说来分公司考察的总公司高管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十一楼设计部外的宣传壁画掉了颗钉子,你,现在去修一下!”
 
    薛芊芊回头一看,就见设计部部长刘涛在她身后一脸的面色不善。
 
    “哦。”薛芊芊从迎宾队伍中退出来。
 
    还没走远,就听见刘涛在那小声谩骂:“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一个两个月的实习员工还敢站在这抛头露面!”
 
    设计部外的宣传壁画那根小钉子掉了也有一个月了,无伤大雅,也没人去管,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刘涛却把薛芊芊调开了。
 
    部长又拿薛芊芊开刀了。以刘涛为核心的部员们,暗地里笑了笑,今天来的人这么特殊,所有人几乎都牟足了劲要在总公司来的人面前露上一脸,薛芊芊什么资历也没有,却站在了这里,一些员工早就看她不满了,没人帮她说话。
 
    玥玥担忧地朝薛芊芊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薛芊芊自然是听到了刘涛那些讽刺人的话,但她一向忍耐力好,也并不是不与人纷争,只是现在时机不对,她只是刘涛手下一个实习员工,根本没那个资本和人斗,所以还是先自保吧。
 
    想到掉的那颗钉子,薛芊芊先去了三楼的维修部,维修部此时空无一人,应该是都去楼下迎接人去了。
 
    薛芊芊无奈,转而去仓库取钉子去了。算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公司门口的各层领导,足足等了大半个小时。夏天的阳光,七八点的时候就已经很毒辣了,现在已经是十点了,人才姗姗来迟。
 
    一辆银色的限量版布加迪威龙跑车稳稳停在了公司门口。
 
    王经理一见来人了,擦了把汗,带着众员工迎了上去。
 
    带着黑色墨镜的严瑾修长的双腿迈出跑车,将墨镜一摘,递给一旁点头哈腰的王经理。
 
    王经理抬头,就见男子眉宇犀利,薄唇紧抿,一双深邃的眼直直望向公司门口。这人王经理愣住了。
 
    “欢迎总公司领导莅临指导!”众员工齐声,这整理响亮的声音倒是把王经理的魂拉了回来。
 
    但是他更惊悚了,怎么来的不是总监,是集团那位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这简直是要把王经理刚拉回来的魂都给惊没了好吗?
 
    员工们弯腰恭迎,等喊出那声恭迎词,抬头才发现,这谁啊,好帅啊!
 
    女员工们小鹿乱撞,只感觉炎热下,一阵春风拂面,心悸不已。刘涛更是连眼睛都看直了,回过神后,她唇角勾了勾,这个男人不错,很有气势!她可是刘家的千金小姐,姿容在公司这群胭脂水粉里更是上佳的,她就不信会勾不起那男人的注意力。毕竟,多个人追捧,就是多一种炫耀的资本。刘涛笑得不动声色。
 
    太阳有些刺目,严瑾抬手挡了一下,同时看见门口站了那么多员工,几乎全公司的人都来迎接他了,他匆匆扫了一眼,没有那个人!眉头狠狠皱了皱,严瑾面色不愉。
 
    面色不愉的严瑾,表示心情很差,直接朝无辜的王经理开刀:“看来今天一个订单都没有啊!”
 
    严瑾浑身冒着生人勿进的冷气,瞅了眼点头哈腰请他进公司的王经理。王经理被惊到了,总裁这是在说他们生意不好?他赶紧道:“有的有的!”
 
    “有的?那门口那么多人”严瑾咬着字,一字一顿,清清楚楚:“都是在玩我吗?”
 
    我去,祖宗啊,可不是在迎接你吗?不是不务正业啊!王经理感觉被自家总裁下套了,有种有苦难言的感觉,却偏偏找不出话来圆。可不就是他下令这么干的嘛。
 
    总裁难不成原先是想“微服私访”?完了,会错意了!此刻那些带着鲜花的巨大花篮,铺张的红色地毯,还有笔直而立的全体员工,统统成了王经理眼中他的“把柄”。
 
    “都散了,都散了!”王经理抹了把冷汗,朝员工们吆喝:“站在这里玩忽职守像什么样子,都回去上班!”
 
    员工很快就走了,却还有人留恋的回头去看。
 
    严瑾二话不说进了公司大楼,走高层电梯直通十三楼,直接将晚了一步的王经理隔在了电梯外。
 
    王经理愣愣看着已经和上门的电梯,一咬牙,和员工们挤公用电梯去了。
 
    薛芊芊从负一层的仓库刚上来,就见电梯停在了一楼。
 
    她也没太在意,始终低着头。严瑾进了电梯,就见薛芊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唇角一勾,直接摁了关门键,把可怜的王经理关在了电梯门外。
 
    挤在众员工中间,跟几个员工被动打招呼的王经理显得不尴不尬,恐怕他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总裁就把他扔电梯外头了。
 
    刘涛见王经理进了电梯,打过招呼后,就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王经理,刚才来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王经理只见一身的工作装将身材包裹的曲线毕露的刘涛,唇红齿白,不由心生一种对美女的怜香惜玉,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总裁!”
 
    刘涛一惊,眼中暗芒划过。
 
    而这边,薛芊芊看着进来那人的背影,有些奇怪。难不成这人也是去十一层设计部?怎么没见他摁电梯楼层?
 
    看背影,不是公司员工吧。
 
    正想着,就听前面的男人开口了:“十一层是什么部门?”声音偏低沉,似乎刻意压低了。
 
    薛芊芊脱口而出:“设计部。”说完就奇怪了,去十一层的,竟然不知道十一层是什么部门?她抬头看了眼那人,背影伟岸飒爽的很,倒是有种莫名的熟悉。错觉吧?
 
    只听那人淡淡“嗯”了一声,电梯门开了,脚步略微一顿,直接就朝刻着“部长办公室”铭牌那边去了,只留给薛芊芊一个背影。
 
    薛芊芊疑惑,新来的员工?客户?不像,难不成是小偷?也不对啊,设计部有什么好的,偷也该偷财务部啊!怪人!
 
    她摇了摇头,也不想想那么多,还是办自己的事儿吧。
 
    严瑾站在办公室的单向玻璃前,看着外面忙碌的薛芊芊,眼睛里一道暗芒划过,多年不见,薛芊芊,呵呵,欢迎回归!
 
    夏日的闷热在h市是独一份的,四十度的高温,快把人都烤化了。
 
    众员工挤在密不透风的电梯里,等电梯慢吞吞从一楼上到十一楼。到了十一楼,刘涛带着几个设计部的成员从电梯里出来,然后一拥而散。
 
    连正眼都没有瞧就在电梯旁的过道上极为醒目的地方,在那敲钉子的薛芊芊。
 
    看了刘涛那趾高气昂的样子,薛芊芊认命的叹了口气。
 
    在说刘涛这边,她一路朝自己的部长办公室走,还不忘教训人:“你们都闲了不成,赶紧自己干自己的,不然就都去过道那儿给我乘凉去!”
 
    众所周知,电梯旁的过道那是没有空调的,现在的室外温度已经蹿到了高温四十度,众员工想到还在那敲钉子的薛芊芊,不禁浑身一抖,麻利的干活儿去了。
 
    而刘涛打开“部长办公室”大门的一刹,一声惊呼就从口中溢了出来,脸上喜色划过,随即就嗲声嗲气地嚷嚷了起来,几分的刻意:“呀,总裁您怎么在这!”
 
    员工们听到刘涛那一声娇呼,早就按耐不住好奇心了,一个个探起头来往办公室的方向瞅。



刘涛虽然知道这男人来她办公室,肯定是不经意或者走错了,总之不是来找她的。但奈何那么多人看着,刚才那声惊呼又那么耐人寻味,众人说不定心里早就认定了这个总裁是来找她刘涛的,这样让人误会,而且顺杆子就可以往上爬了的事,自己怎么会傻到往外推!
 
    刘涛将长发别在耳后,露出那精致的一张脸,妩媚的笑了笑。她就不信,那男人会傻的不待见美女的。
 
    刘涛开口了:“总裁大人,您来我这设计部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然后,不动声色将门给关上,隔绝了外面无数探查的视线。
 
    “我是设计部的刘涛刘部长,也是商贸刘家的千金,现在您的公司任职!总裁,您有什么需要的吩咐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为您办到的。”说完,不动声色抛了个媚眼过去。
 
    严瑾看着刘涛关门的动作,又瞧着她在那边喋喋不休、搔首弄姿,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很不好看。谁给这个女人的胆子,竟然跟他玩儿这套?表面上是一个部长的尽忠尽职,暗地里却是一个女人的小动作,还是个极为不讨喜的女人。厌恶!
 
    严瑾将厌恶摆到了明面上,直接指着大门:“出去!”
 
    刘涛脸色僵住,不敢置信挂在了脸上,愣在了当场。
 
    “需要我说第二遍?”严瑾厉色道。
 
    刘涛一惊,被煞住了,直觉得按着他说的做,开门,退出去
 
    “慢着。”严瑾冷眸一扫,“把门带上,顺便把王喜仁给我叫过来!”
 
    “好,好的总裁!”刘涛把门关上,只感觉到地狱里过了一遭,这样的男人,那样凌冽的气势
 
    众员工本以为那位大人物是来找刘涛的,结果却见刘涛给人轰了出来,不免凑做一堆,窃窃私语,脸上各种猜测,神色各异。
 
    刘涛脸色很不好看:“看什么看!”随即,趾高气昂得踩着高跟离开楼层,上了电梯,经过薛芊芊的时候狠狠白了她一眼,惹得薛芊芊莫名其妙。
 
    有病!更年期!薛芊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过多久,王经理就屁颠屁颠来了,脸上是万年不变的笑,整个一笑面虎。他走在刘涛前面,推开部长办公室大门,恭敬的鞠躬:“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一定办到。”
 
    那种谦逊做低的模样,看得刘涛又一次心惊,看来这严氏总裁的地位,比他想象的还要高上不少啊。
 
    严瑾此刻正坐在刘涛办公桌前的真皮沙发上,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正是设计部这个季度的设计稿,只不过刘涛还来不及看过。
 
    刘涛看总裁肯屈尊降贵,这么认认真真看一份文件,这文件的设计一定有它的过人之处,她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看了也好吹捧一下。
 
    “这是谁做的?”严瑾果然开口问了。
 
    “是我!”刘涛心想,管他是谁做的,既然让总裁赏识了,那就是她的了,量她手下的员工不敢多说一个字。
 
    “你?”严瑾果然正眼看刘涛了。
 
    刘涛心中一阵窃喜,刚要迎合着夸上自己两句,就听:“请问,像这种幼儿园大班的设计风格是怎么出来的?”
 
    严瑾将文件狠狠往刘涛跟前一掷。没有装订好的几张散页,顿时,铺开在了褐色的木质地板上,格外显眼。
 
    “红色,配蓝色?休闲嘻哈风?亏你想得出!我们是做礼服设计的,不是让你设计街边上十元一件的地摊货!
 
    你刚刚说你是设计部长,是吧?王喜仁!”
 
    “在,在在!”王经理鞠着躬,忙不迭应道。
 
    “撤掉!”
 
    刘涛一下子傻眼了,怎么也没料到是这么个结果。她慌忙捡起扔在地板上的设计稿,一看,怎么那么眼熟?猛然间想起,这是她在上班闲着无聊时手绘着玩儿的,结果忘记扔了。这下可好了!
 
    王经理也被自家总裁的雷厉风行给愣住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刘涛趁着这个空档,拿着那些设计稿,装出一副诧异的样子:“总裁,我刚才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不是我的设计风格,倒像是薛芊芊的!”将矛头直接嫁祸给了无辜的薛芊芊。
 
    “薛芊芊?”猛然听到这个记忆中熟悉的名字,严瑾薄唇紧抿,诡异得沉默了一下。
 
    刘涛见缝插针:“要不要属下叫她过来?”
 
    “不用了。”严瑾似乎考虑了一会,还是拒绝了。果然不甘愿就这样,那么草率的相遇吗?是害怕她的恨意吗?严瑾沉默着。
 
    刘涛本想嫁祸薛芊芊,将她从公司里赶出去,却不想总裁直接拒绝了,只好压下心头的不甘愿,抬头却见严瑾似乎在想什么事情,那么入迷,却又显得孤单寂寞,就像一个人压抑着封闭在一个无人的空间一般可怜。
 
    可怜?这可是总裁,刘涛嗤笑着,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只听严瑾忽然间开口:“公司设计总监的位置还空着,你传下去,王喜仁,公司内部公平竞赛!”
 
    “是的,总裁!”
 
    公司内部公平竞争设计总监,这个消息简直就如同一个重磅炸弹,在设计部就这样炸开了。虽然谁都不知道那天来的人是谁,是总公司什么级别的人物,但就是阻挡不了这个消息跟海浪一样席卷了整个公司。
 
    而在竞争设计总监这件事震惊全公司之前,有一件事已经风靡了全体员工之间,那就是公司竟然组织了旅游项目,只要你是公司员工,就可以参加。也就是说,哪怕是不满三个月的实习员工也可以参加。
 
    “我不打算参加!”坐在家中的薛芊芊朝闺蜜冉婷道。
 
    冉婷诧异:“为什么啊?那么好的旅游机会!”
 
    薛芊芊摇头。
 
    “你傻啊,公司组织的嗳,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想旅游嘛,怎么又不去了?”
 
    薛芊芊欲言又止,眉目间难言的压抑之色。
 
    冉婷一看就明白了:“芊芊,你放心吧,伯母那边,我帮你去照顾。”
 
    薛芊芊看了她一眼,继续摇头:“不行的,那怎么好意思,更何况我也放心不下。”
 
    “芊芊”冉婷再接再厉,一定要劝动薛芊芊:“你就去嘛,算是我求你的,好不好?毕竟伯母生病进了疗养院以来,你都没有好好照顾过你自己啊,这都几年了!你不心疼,我都替你心疼你自己好不好?”
 
    父亲出了车祸死后,母亲便一蹶不振,患上了精神疾病,还时好时坏。
 
    当年薛芊芊二十出头的年纪,在父亲死后,带着五十岁的老母亲四处求医,那种孤立无援的样子,见者无不动容。
 
    还好,那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那段黑暗依旧笼罩在薛芊芊心头,母亲的病总好不了。
 
    “芊芊,去吧!我替你照顾伯母,啊?”冉婷继续劝她。
 
    薛芊芊轻轻点了点头,想想也好,出去散散心,总比继续压抑下去好。她是真的怕,怕有一天也和母亲一样,一蹶不振。如果这个家连她也支撑不住了,那就全都完了。
 
    她该要乐观些,不是吗?
 
    薛芊芊朝冉婷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惹得冉婷更是心疼了。
 
    公司的旅游,组织在竞争设计总监之前,也只有薛芊芊还会在旅游的时候加班加点赶着做出设计项目来。
 
    同住一个包房旅游的同事玥玥见了摇了摇头,也不去制止她。玥玥向来与薛芊芊关系是最好的,尽管玥玥也是在刘涛手下讨生活,但也许是心疼薛芊芊的遭遇吧,玥玥一向暗地里都会比较照顾薛芊芊。
 
    这次也不例外,直接要求跟薛芊芊一个包房住了。
 
    旅游的时间过得很快,公司外出旅游两天,住宿酒店一晚。只是,今天晚上,薛芊芊似乎有心事。
 
    玥玥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就见薛芊芊躺在白色的床单上,出乎意料,没有去做设计项目,而是在发呆?
 
    玥玥一愣:“芊芊,你怎么了?”
 
    薛芊芊似乎没有听到,并没有回她。
 
    玥玥也没有在意,以为薛芊芊是睡着了,便将灯关上了。
 
    薛芊芊猛然将眼睛睁开,月色恍然照入眼底,一如多年前的一抹澄澈。她躺在酒店白色的单人床上,看着落地窗的窗帘被风吹得呼啦啦的响,想起了才发生的事。
 
    这么多年了,记忆就像匣子里的灰尘,不去触碰,就掀不起尘土飞扬,又像死寂的湖面,没有故意翻涌,就不会有惊涛骇浪和阵阵心痛的涟漪。
 
    薛芊芊又遇到严瑾了,如此的出乎预料和措手不及。是的,她遇上了,就在刚刚。
 
    这次来a市完全是因为偶然,本来对于这个有他在的城市,她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哪料得到公司旅游偏偏选在了这个也没什么自然风景的商业都市。
 
    是的,她是来旅游的。
 
    记得上午的时候
 
    薛芊芊捏着手机,一次次反复查看上面显示的时间,手心忍不住冒汗。钱包丢了已经半个钟头了,可是,往回找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外地旅游什么都可以不慌,最慌的就是突然丢了钱包,还有里面的身份证、银行卡一类重要的东西。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