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情深赴余生宋向晚慕以深最新章节_且以情深赴余生宋向晚慕以深全文阅读

克拉 2018-11-08 阅读





黑暗里,她的双腿被人强行分开。
 
    那掌心传递出来的灼热温度让宋向晚浑身一颤,“以深,你轻点。”
 
    “闭嘴!”男人冷冰冰不容置疑的命令再次传来,身子用力一挺,直接挤进了她的身体。
 
    没有亲吻,没有爱抚,没有任何前戏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宋向晚紧抿的唇蓦地张开,发出一声痛呼。
 
    太疼了身体像是突然被撕裂了一样,背脊里瞬间沁出一层冷汗。
 
    双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了慕以深的脖子。
 
    “以深,好疼”她低低地求饶。
 
    结婚三年,这是他第一次回家
 
    “呵。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男人轻蔑地哼了一声,身下只顿了一下,便加快了动作。
 
    宋向晚疼得根本无暇顾及他的话,只想推开他,但又忍住,只能死死咬着唇承受着他的掠夺。
 
    没事,真的没事。
 
    她等这一刻不是等了这么多年了么,这点疼算什么。
 
    直到空气里弥漫开来淡淡的血腥味,一股热流在身下蔓延开来,男人翻身下床,离开了卧室。
 
    慕以深再次进来的时候,直接打开了房间里的大灯。
 
    突如其来的刺目灯光照得她下意识抬手挡住了灯光,等她适应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平静地传来,“离婚吧。”
 
    宋向晚瞬间僵住,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以深,你说什么?”
 
    “你想要的我给你了,淼淼怀孕了,我得对她负责。”男人那深邃的五官里透着淡淡的疲倦,蹙眉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眼神扫了一眼床头柜的位置,“药吃了,签字。”
 
    姐姐宋淼淼怀孕了?他的孩子?
 
    宋向晚仓皇地扭头看去。
 
    “离婚协议”几个粗体大字的文件赫然映入眼帘。
 
    旁边,是一杯清水,和一颗淡粉色的药片。
 
    方才还热乎乎的一颗悸动的心,瞬间被一把冰冷锋利的铁钩刺入了一般,血肉模糊,疼得她窒息。
 
    天堂坠入地狱,不过如此。
 
    羞辱,不解,伴随深深的伤痛。
 
    宋向晚红着眼睛问,“以深,为什么?我才是你的太太,你为什么要让我姐姐怀上你的孩子?你们这是乱伦!”
 
    慕以深残忍地勾了勾唇,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屑道,“宋向晚,不是因为你陷害淼淼,让她遭遇强暴,我会娶你吗?从嫁过来那天开始,你就应该明白你的结局是什么!”
 
    瞧着他满眼的嫌弃和憎恶,宋向晚冷笑,“慕以深,你真狠。”
 
    “比起你那些龌龊的手段,我慕某这些不过是回礼罢了!”慕以深满眸的阴鸷,咬牙说完,用力推开了她,“吃药。”
 
    “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不是你们慕家当初来求亲,我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你!”
 
    宋向晚愤然地说完,抓起药和水咕咚喝了下去。
 
    “看完签字,明天我安排人过来拿。”慕以深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转身大步离开。
 
    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宋向晚掀开薄被下床,光着脚跑进了浴室。
 
    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之后,瞧着被她抠喉吐出来的药片,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苦涩凄美的笑来。
 
    绝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慕以深冲过去的时候,“噗呲”一声,向晚手里的手术刀已经抽了出来。
 
    “不许过来!”向晚惨白的脸上两行绝望的眼泪滚落,歇斯底里大叫了一声,横在脖子上的手术刀已经将白皙的脖子划了一刀。
 
    一瞬间,殷红的血迹从伤口渗出来,和她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骇人。
 
    慕以深正要去夺她手术刀的手停在了空中,下意识后退一步,“好,我不过去,向晚,乖,把刀放下,不要再做傻事了”
 
    素来喜怒不行于色的慕以深,此刻慌乱到了极点,声音不住地颤抖,带着浓浓的害怕恐慌。
 
    还有那双从来都幽深到任何人都看不到情绪的眸子里,此刻赤裸裸地流露出来的,全都是担忧,自责,还有震惊。
 
    猩红的眸子,似乎下一秒就要蓄积出眼泪来。
 
    他从来不知道,看着温婉乖巧的小女人,竟然可以做出这么激烈的事出来
 
    他从未想过要她的命,从未想过!
 
    向晚瞧着他停在了原地,嘴角勾出一抹惨绝的笑来,“慕以深,这第三刀,是惩罚我错嫁。你知道吗?那么多年来,你都未曾多看过我一眼,我给你写过那么多情书和表白的情信,满怀期待地交给姐姐,让她帮我带给你
 
    可是每一次,等待回来的结果,都是你的不屑。我安慰自己,你就是这种高冷的性格,你是知道我爱你的,只是你不想在我们都应该学习的时候,分心来谈情说爱我安慰自己,只要你没娶妻生子,我都有机会,哦,不,哪怕你娶妻生子了,说不定我还有机会,因为有可能你会发现你和你的妻子并不合适,而终于发现了最爱你的我
 
    所以,当你提出娶我的时候,我心花怒放,我激动得难以置信,我想,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的等待终于开花结果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终于看到我了”
 
    向晚越说声音越低,自嘲的声音低落到了极点,小腹上有汩汩流出的鲜血,似乎止也止不住
 
    慕以深彻底石化了,紧紧拧着的眉心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还有愤怒
 
    而站在他身后的宋淼淼,听完这些,已经慌乱得不行,“你,宋,宋向晚,你别胡说八道!”
 
    “住口!”慕以深转身过去,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到了宋淼淼的小腹上。
 
    那一脚,蕴含着男人所有被欺骗之后的愤慨。
 
    宋淼淼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脚踢得,直接摔到了门后,又从门上狠狠摔落在地上,痛得直呻吟。
 
    她不明白,她的以深今天怎么了,怎么会为了疯掉的宋向晚这么对她
 
    可这些,向晚仿佛根本没有看到。
 
    因为疼痛,她的牙齿开始颤抖,猩红的眸子狠狠瞪着慕以深,“原来一切,都只是我自己自欺,根本欺不了别人”
 
    言落,向晚拿起横在脖子上的手术刀,抬手扔向慕以深。
 
    慕以深下意识一躲,可她的手术刀根本没扔过来。
 
    只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向晚手里那只染满了鲜血的手术刀第四次刺向了她的小腹
 
    “噗呲”
 
    刀子进入的声音,仿佛都快没了力气,那样绝望,那样无可奈何。
 
    慕以深蓦地瞪大了眼睛,看过去的时候,向晚那瘦弱的身子已经轻飘飘着地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拔出了手术刀。
 
    “向!晚!”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