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及你情深最新章节|时光不及你情深全文阅读

裸竹 2018-11-08 阅读


《时光不及你情深》
 
主角:温岐,任平生
 
讲述了:
那年清明时分,雨水缠绵,二十二岁的温岐漫步在细雨的樱花园中。连片的樱花在细雨中含娇欲滴,她流连忘返,雨落了一身也不在意。“姑娘,当心别感冒了。”一把黑色的伞出现在她头顶,握着伞的男人微微笑着。仿佛梦中见过千万次,那男人自雨中漫步来,眉眼之间全是温柔。温岐的心就那么沦陷了。后来,她嫁给了他。那个在A城能呼风唤雨的男人。A城无数女孩羡慕温岐的好运,温岐也以为自己被命运之神眷顾。谁知,他却成为了她的地狱…… 
 
《时光不及你情深》精彩试读
 
    “啧啧,别这么气急败坏嘛。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作为律师,你要知道,凡事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那就毁谤我,我也可以告你的。”任平生心平气和地反驳。
 
    杜致恒呼呼喘着粗气,气得根本说不出来话了。
 
    “上次温岐下山,是你去接的她,是你把她安排到酒店。你带她去见她母亲和姐姐,然后又送她来找我。杜致恒,你为了将她对我的恨激发到极点。你让人在我的车上动手机,导致笑笑死亡,那个下手的人现在在牢里呆着呢,光是这一点,就够喝一壶的了。还有,你买通白管家,给温岐寄DV,在我家卧室里装双面镜。杜律师,请问,依法,你该判几年啊?”任平生起了身走到杜致恒面前,他伸手拍打着杜致恒的脸。
 
    “你,你……”杜致恒害怕了,他的嘴唇翕动着,字不成句。
 
    “你诋毁我父母,散发各种谣言,说我父亲和你母亲之间存在不正当的关系,说你母亲临死前接到的电话是我母亲打的,说我父母害死了你的母亲。实际呢?”任平生拿掉他鼻梁上的眼镜,“事实是什么呢?来,说给我听听事实是什么?”
 
    杜致恒的眼神闪烁着,他不说话。
 
    “来,易佳,你来帮他说吧。”任平生抓过易佳的头,把她拖了过来。
 
    “阿生哥哥。”易佳怕得直抖,前几天,任平生的助理找到她,说任平生要见她,她跟着去了,随后就被关起来了。天天都有人来逼她回答一些问题,一开始,她还想耍些小花招,几顿暴打后,她老老实实的把底全掏了。
 
    “我不是你哥哥,别喊我,现在你帮杜律师说一说他母亲做过的那些龌龊事儿,他不是什么都跟你说了嘛,你还给他出主意了呢。”任平生微笑着。
 
    易佳看着杜致恒,那两个黑衣男人咳了一声,易佳差点没跳起来。
 
    “杜律师说,他说,任伯父和他母亲有奸情,他们暗中相好,说他母亲为了任伯父离婚,但任伯父辜负了他父亲。还说,任伯父指使任伯母去迫害他的母亲,把她母亲活活气死了。他,他,母亲死之前留下了一个保险柜,那个柜子里有个雕像,是任伯父和他母亲交媾的情景。”易佳说不下去了。
 
    “闭嘴,给我闭嘴。”杜致恒挣扎着大喊。
 
    “你不让她说啊,那我来说,我和我父亲对质过了。所谓的你母亲和我父亲有奸情,全都是你臆想出来的。真相是,我父亲是你母亲的初恋。这么多年来,是你母亲一直在苦苦纠缠我父亲,还有,她临死前接到的电话,是你父亲打的。追究起来,是你父亲把你母亲活活气死的。”任平生起身,他朝黑衣男人打了个手势,黑衣男人出了门,很快拿着个文件袋回来。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这些证据,看看你这一年多来像个疯子一样臆想,又没有能力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杜致恒,你真是侮辱了律师这两个字。”任平生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大堆的纸,然后摔到了杜致恒面前。
 
    “给他松绑,让他好好看看这些东西。”任平生道。
 
    黑衣男人过来解开了杜致恒。
 
    “现在轮到你了。”任平生看着易佳,“咦,你脸怎么肿成这样啦?”
 
    易佳瑟缩了一下,不敢说话。
 
    “说吧,那天你给我下了什么药?为什么给我下药?”任平生懒懒的语气。
 
    易佳根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见任平生大动杀戒,她一古脑的就把她怎么被温岐激的,她怎么弄到的药,又是怎么找朋友合力帮忙,先给他下药,然后从地下车库把他背上楼,最后打电话通知温岐来抓现场。
 
    “还有呢。”任平生瞟了一眼床上的温岐,那女人已经完全的呆了。
 
    易佳拼命的转动脑子,还有呢?对,还有,还有,她细细碎碎的交代,她那次差点撞死温岐是故意的,但温岐命好,躲过了一劫。任平生也不打断她,易佳就一直说,说了半天,连她十五岁时,在任家大院里做过的*都说了出来。
 
    “好了,别说了。”任平生看向她,“你真是让我倒尽了胃口,把她拖走,再多看一眼,我要吐了。”
 
    有个黑衣男人过来,拽着易佳就往外走。
 
    “阿生哥哥,你救我啊,我向你发誓,我再不敢了,从今往后,我发誓我不会再出现你的面前了,求求你放过我。”易佳尖叫着,哭喊着,声音在山间的夜色中回荡,慢慢的消失得听不见。
 
    杜致恒捧着那些资料,他被彻底的击倒了,原来他所谓的仇恨,都是假象,他臆想出来的假象。他妈妈留下的这些笔记本,书信,影像带还原了全部的事实,是他母亲作茧自缚。真的太可笑了,怎么能这么可笑呢?杜致恒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真相。
 
    “滚滚滚,你也滚。”任平生厌烦的挥了挥手,另一个黑衣男人过来。
 
    瘫得像一堆烂泥的杜致恒被拖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任平生和温岐,温岐像是魔怔了,这场大戏演完,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你不说什么吗?”任平生走到床边,挨着床沿坐了下来。
 
    温岐好一会儿才凝神看清楚他,她想笑一下,但笑不出来。真相撕开了,笑笑是被杜致恒害死的,她被他利用了。如果不是她心软,任平生已经死了吧。可现在,她能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
时光不及你情深
    她和他之间,从来就是不平等的。她的冤屈,她没法证明。他的冤屈,他只消花点时间就一清二楚。
 
    “不说话就可以了吗?”任平生提高音量,他的声音里透着绝望,“温岐,你住在这山上不肯走。我想,你是因为喜欢这山上简单的生活,你喜欢老姚夫妇。原来不是啊,你是在等一下机会,等那个杀了我的机会。”
 
    任平生停顿:“我仔细想过了,这两年多来,我虐你,打你。你为了我失去了两个孩子,还自杀过一次,你姐姐孩子也是因为我而死。子不杀伯仁,却因伯仁而死。温岐,你恨我入骨,现在我懂了。既然这么恨,那就该了解,埋在心里只会把自己逼疯。所以,现在,你来复仇吧。”
 
    任平生探身,他用力拖过了温岐的手。
 
    “你要干什么?”温岐恐惧起来。
 
    “你不是埋我的坑都挖好了吗?当然是带你去杀了我,顺便埋掉我啊。”任平生冷冷道。
 
    “不,你放开我,我不去,我哪里都不去。”温岐哭起来。
 
    “不去也得去。”任平生狠狠甩她一下,“你不去,我扛你去。”他拖着她往外走,出了房间,银色的月光洒了一地。
 
    “任总。”屋前,隐在夜色里的几个人喊他。
 
    任平生置若罔闻。
 
    “任总,你去哪里?”老姚焦急起来。
 
    任平生从他头上栽下探照灯,然后戴到了自己头上。戴好后,他就拖着温岐往后山走。
 
    “任总。”大家在后面焦急地喊。
 
    温岐被任平生拖着,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她一直在哭泣,在哀求。
 
    任平生感觉自己的心腔要被悲伤撑炸了,原来温岐这么恨他,恨到要他去死。那行,那他就一定要给她这个机会。
 
    山路那么漫长,任平生和温岐往深林里走着,不时有野兽吼叫的声音传来。温岐已经不哭了,她知道任平生的脾气,他今天钻进了牛角尖,不把她拖到那个大坑前是不会罢休了。
 
    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任平生拖着温岐已经来到了那座有大坑的山间,野兽的嘶鸣声越来越清晰。爬了快一个小时的山,任平生已经没那么激动了,但听着林间的野兽嘶鸣声,他却心慌起来,他开始担心有野兽会随时冲出来伤害温岐。
 
    他收住了脚步,算了,吓吓她,到这里就算了吧,任平生这样想着。他拽她的手太久,手心全是汗,他松了手,想要擦擦汗。
 
    温岐也喘着粗气,她真的累得双腿全软了。就在两个人站着时,一只不知名的野兽从林间窜出,那野兽贴温岐的后背擦了过去。温岐尖叫一声,求生的本能让她往跑去。
 
    “温岐。”任平生也被吓到了,月色下,他看着温岐窜出去,急得他大喊,“你给我站住,不许跑。”
 
    温岐听到任平生的喊声,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别慌,有任平生在呢,不要怕。可这黑漆漆的山间,就像那间密室,仿佛到处都有蛇在蠕动中。温岐的头要炸了,她感觉她的噩梦永远都不会醒了,她要逃走,所以她只能不停的往前跑。
 
    任平生深一脚浅一脚的追着,温岐看着那盏探照灯不时在她前方晃动,她恐惧到整个人都要痉挛了。
 
    拐过一道弯,温岐消失在了任平生的视线里。再往前追了一段,他看到温岐的小披肩落在树枝上,可人却不见了,他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
 
    “小岐,你在哪里。”他的声音颤起来。
 
    “小岐,你快出来啊。我们回去了,我带你回去。”任平生往前走着。
 
    此时的温岐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她这一路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全身上下都是创口,到处都在火辣辣的疼。她抱着头,浑身哆嗦得厉害。
 
    “小岐,你再躲,我就自己回去了。”任平生大声喊着。
 
    温岐听到任平生的喊声,她扶着大树颤颤巍巍地起了身。他要一个人回去,丢下她在这山上,马上就会有野兽出来把她撕成碎片。
 
    “我在这里。”温岐哭得喊。
 
    任平生大喜:“你站着别动,在那里等我。”
 
    温岐站在树下,看着那盏探照光朝她晃近。任平生大约走了一半路时,他头上的探照灯急速的晃动起来,他摔倒了。
 
    “阿生。”温岐喊着他名字从树后跑出来。
 
    “我没事儿……”任平生说了一半,就听到“哗啦”一声,他后退着踩着了,是那个大坑,那个原本被他毁掉了,但又被贪财的捕猎者悄悄装回去的捕猎坑。
 
    “阿生。”温岐惨叫,她连滚带爬往任平生跑去。
 
    “小岐。”任平生幸运,他抓住了大坑边缘上的一根树藤。
 
    温岐扑到坑边,月色下,任平生抓着的树藤发出断裂的声音,她想也没有想就抓住了任平生的手。她咬着牙用力将他往上拖,人的潜力多么神奇,温岐在恐惧的支配下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她将任平生拖上来了。
时光不及你情深
    任平生抓住温岐脚下的一颗小树时,温岐知道他得救了,她想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撑着地面想站起来,想最后再拉任平生一把。
 
    一阵天旋地转,温岐往前一扑。
 
    “哗啦。”一声响。
 
    任平生刚好爬上了大坑边缘,那一声哗啦,他就怔在那里。
 
    温岐掉下去了。
 
    那些竹尖从她的身体里穿过,将她整个人刺穿,温热的血争先恐后的冒出来。温岐想喊一句阿生,但她发现,她张不开口了。她看着头顶的月色,它们倾洒在她的身上。温岐又想到她二十二岁那年,任平生撑着伞朝她走来的样子。
 
    爱情,最后竟演变成了这样。
 
    就像从前一样,温岐再次感觉到了漫无边际的痛苦,生命和血一样在往外流,她知道这次她是真的活不了了。
 
    任平生攀爬下了大坑,拔掉那些竹子,他爬到了温岐身边,她身体里插了五根竹子,血从她的嘴巴往外流。
 
    “温岐。”他跪着爬到了她的面前,他不敢抱她,怕她血流得更多。
 
    “阿生。”温岐凝聚了全身的力气喊出了他的名字,她说话时,咳了一下,嘴里的血冒得更急。
 
    任平生俯下来,然后伸手去拭她嘴角的血,过度的惊恐让他完全不知所措。
 
    “任总,小岐,你们在哪里?”有喊声传来,老姚他们追来了。
 
    “我们在这里,快来救人。”任平生拼命晃动头顶的探照灯,晃了几下后,他跪下来,他想托起温岐的头,可她头上也穿过了竹子。
 
    “阿生,对不起。”她向他道歉。
 
    “小岐。”任平生握住她手,“我抱你下山,你一定要坚持住。”
 
    “不要。”她说话越来越困难。
 
    任平生抓她的手,他的眼泪往下掉,“小岐,这两年多来,是我一直陷在心魔里,不肯正视当年的真相。我上山这段时间,让我助理去查清所有的事情。我说过了,我要给你一个交代。”
 
    温岐听他说着这些,心里觉得很轻松,他没有怪他,这就好。
 
    “小岐,我不该意气用事。我只是生气,可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呢,我曾经那样虐待你,你也忍过来了。轮到我,我知道你和杜致恒合谋要杀我,我就气疯了。我就不理智了,我不该带你上山的。”任平生哭出声来,“小岐,我求你,你一定要坚持住。老姚他们已经来了,我一定会救你,你相信我。”
 
    “本来,我,是想,想杀你的。”温岐的意识开始涣散,“可我,还是,不,不忍心。阿,生,我,我真的,好爱你,我不想,你死。”
 
    任平生呜咽出声,为什么要变成这样,为什么他要把她逼成他的仇人?
 
    “小岐。”他哆嗦得泣不成声。
 
    “我好,爱,爱你。”温岐想笑,但眼泪混着血滚落,“爱,爱得,好,好苦,多,想生一个,你的,你的孩子。你,却不,不肯给我,机会。阿,生,我,我太累了,真,真的。好累,我先,走了。我去找我们的,我们的孩子,你,保重。”
 
    “小岐。”任平生把她抱起来,腿是软的,他又跪下来:“我求你,你坚持住,我会救你。以后,我们生好多个孩子,好不好?”
 
    温岐靠在他的怀里,她还想和他多说几句话,可是已经没有力气。拼着最后一口气,她问:“阿生,你,爱过我,我吗?哪怕,一,一点点。”这句问完,她再也支撑不住,那口气没再提上来。
 
    “小岐。”任平生跌跪到地上,怀中的女人再无回应。他爱她啊,要不是不爱她,他就不会这么苦了。他不止爱她一点点,他爱她全部。
 
    那年清明,他打着伞,带着一颗复仇的心向她走去。薄薄的雨雾中,她抬头看他时,像一朵盛开在四月里的桃花,那么明亮。
 
    是从那一眼,他就没再放下过她。
 
    命运辗转间,他将她逼进绝镜,她终于恨到要将他置于死地。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不忍杀他。
 
    清冷的月光,从高大茂密的树林间洒落。
 
    照不见的,是这人世间的悲伤。
 
《时光不及你情深》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